第九百九十六章:互飚演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陳純兒、其余殺手都紛紛上前安慰,一句比一句催人淚下,在眾人的口中,靈天帝真正的傳承就仿佛是個垃圾堆,根本配不上趙凡一樣,連帶眾多天驕也被成了草雞土狗。

“……”趙凡差點破功笑噴,極力的控制自己不笑,身為最大的贏家,還享受到一系列無腦吹的彩虹屁服務。

而眼下,現在并非對自己同伴道出真相的時機,不止如此,關于傳承,除了陳純兒外,趙凡也不打算毫無保留的透漏,頂多說是得到了靈天帝的移動宮殿以及附帶贈品般的“少量”典籍、元兵和丹藥,然后再為進行量身分發。

畢竟,這里的資源,太恐怖了,恐怖到完全可在強者如云的元界之中開宗立派。

而其中絕大多數,都是趙凡用不上或是暫時無法動用的,但是,它們卻可成為身邊人的修行保障,不再捉襟見肘,皆為與天階存在一個檔次的頂配,一世無憂!

過了一會兒,漩渦中心的黑色地帶,又有一道身影,猶如發射失敗的炮彈般,直直的射向大地,最后像倒栽蘿卜似得一半插在地下,一半露在上邊。

眾多天驕驚懵不定的望向那下半身,很快,便有眼尖的通過褲子和鞋子,辨認出來了其身份。

“這……這第二回來的是史前猛犬?!”

“他的登場方式,有些標新立異啊,哧哈哈。”

之前被犬道人陣營洗劫過的巡天宮陣營和聯合陣營這兩方之中,頓時充滿了歡聲笑語。

畢竟,回來的早,就意味著淘汰出局!

而犬道人陣營的一眾天驕,如喪考妣般望著倒插于地的大師兄,他們心中隱隱作痛,清楚自己陣營失去了爭奪真正傳承的機會。

接著數道身影同時沖到史前猛犬身旁,將他拔了出來,見到僅是重傷,并無性命之憂時便松了口氣。

“大師兄,你沒事吧?”

“是哪個混蛋下如此重手的?”

“娘的,盤他!”

怒火交加的聲音不斷傳入史前猛犬耳中,使得他意識清醒了幾分。

史前猛犬邊催動元力恢復傷勢,便虛弱的抬起頭來,他看向上空那黑色地帶時,眼中充滿了忌憚和郁悶。

因為,他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破開的屏障,就一本地階下品的功法和一粒天階丹藥,可雖說與真正傳承相比不值得一提,但再怎么樣,價值也不低了,尤其是天階丹藥,極難煉制,對于天階存在來說都屬于奢侈品了,這個附屬傳承,也算不錯了。

忌憚的是,將功法和丹藥收取之后,便被一道莫名的巨大,拍出了小天地,以如此狼狽的方式亮相……

這下臉面是丟盡了。

忽然,史前猛犬像是想起來什么一樣,目光下意識在眾多天驕的身影中尋找著,最終落在了那個頭戴白色面具的玄階初期身上,那位,才是墓府之爭大贏家。

可礙于禁制的束縛,一不可搶奪,二不可泄密,三不可有任何謀害之心,否則,念頭剛一升起,便會直接形神俱滅,連一點機會都不帶給的,故此,即使為了無私的師尊,想不惜搭上命來告密,都沒有一絲的可能。

史前猛犬便蒼白無力的沖著趙凡笑了下,卻沒有言語,隨即,他將視線移向了巡天宮陣營,氣呼呼的說道:“我和那龍套陣營的辣雞,都是被巡天宮的李不語打出來的,這貨在進入小天地后也不知怎么了就忽然爆種,雖然不想承認,可確實是碾壓之勢,估計再過一會兒,王震和白秋離、錢少少他們也堅持不住了,恐怕,巡天宮會成為此次墓府之爭笑到最后的一方。”

他的聲音,沒有掩飾,而演技,也無比的真實。

話音落下的瞬間。

各方陣營的天驕一片嘩然,視線的焦點不約而同的鎖定了巡天宮陣營,又羨慕,又嫉妒。

而那些來自于巡天宮的天驕們,先是怔了數秒,然后陷入了狂歡,開始了提前慶祝。

誰也沒有懷疑史前猛犬所言的真偽,在這種事上不可能說謊的。

想不到都是準地階,爆種的李不語在終極爭奪中卻一枝獨秀!

“大師兄厲害啊!”

“嘿嘿,我已經能想象到他攜帶靈天帝的真正傳承歸來了。”

“等出去之后,不知師尊會如何賞賜我們。”

“看看那幾方陣營的眼神,一個個不爽的樣兒。”

……

像是印證了史前猛犬的話一樣,之后不到十個呼吸,便有著四道身影,與他如出一轍的先后歸來,全都在虛空中留下了一道優美的弧線,插入地面過半,而白秋離,并沒有因為是女性就有特權,她那對修長玉潔的美腿,顛倒對空,以至于裙擺都像傘形垂落在地,所幸有小巧的貼身衣物遮蔽,沒有在眾目睽睽之下徹底走光。

但那些垂涎于白秋離姿色的天驕們,心中紛紛大呼過癮,換做平時,根本沒有機會欣賞到這等景色的。

神玄宗眾女以最快的速度,沖到了大師姐身旁,將四面八方那熱切的目光擋住,然后施救。

白秋離的傷勢,比史前猛犬還重幾分,虛弱不已,起初想睜開眼睛都難,哪還有顧得上考慮意外走光的影響?

而秋師妹,取出了一粒療傷的地品丹藥,放入前者口中。

丹藥化開后,白秋離蒼白的面色紅潤了許多,她呼出一道濁氣,便有些驚恐的看著上方的黑色地帶。

“大師姐……你……你也是被那巡天宮的李不語擊敗的?”

“沒關系,我們已經盡力了。”

神玄宗眾女與她的感情極好,發自內心的安慰著自己這大師姐。

“李不語?”

白秋離若有所思的瞥了史前猛犬和那生命氣機年輕的白面具,便點點頭道:“巡天宮,當真是深藏不露啊,李不語也隱忍的,被犬道人陣營洗劫了都沒有暴露底牌,不然,我們也不至于如此輕易的就落敗。”

她的聲音,在虛空中蔓延向各方天驕的耳中。

王震也是言語之中佩服又無奈的說道:“李不語,有資格問鼎年輕一代,同輩之中,可與其媲美的,絕對不超過一手之數。”

錢少少此時激發了兇性人格,哪怕這樣,也不敢抖摟關于靈天帝傳承的真相,一物降一物,兇又如何?是不怕死,可就怕死的毫無意義。

蕭問天生無可戀的躺在地上,像是打擊很大般崩潰的道:“往日,我以為自己在亂古疆域中耀眼,便擁有著與全元界的天才爭鋒的資格了,今日,卻是被現實打回了原形。”

他們三個,十分默契的將趙凡無視了,就仿佛那個龍套陣營的為首者,根本沒有資格入自己的眼。

巡天宮的天驕們,在聽了這些終極爭奪的參與者話后,短暫安靜了幾秒,便爆發出一波比一波更大的歡呼浪潮。

“李不語!”

“李不語!”

激動的面紅耳赤,而大師兄的名字,也在巡天宮陣營的口中直沖云霄。

趙凡望著如此的情形,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甚至還在心中為互飚演技的王震五人點了個大大的贊,這場瞞天過海的大戲,可以到此為止了。

“哼,巡天宮那幫人得意個什么勁?”美寶撇嘴說道。

“淡定,淡定。”徐坤生怕這一幕刺激到了兄弟,便伸手扶著趙凡的胸口,“順順氣。”

“咳,坤子,咱別這樣成不?感覺怪怪的。”

趙凡尷尬的打落了徐坤的手,眾人就在邊上看著呢,他可不想被誤會。

而在這個時候,覆蓋墓府上空的大漩渦,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朝著中心的黑色地帶縮攏,過了一刻鐘,就剩下那塊詭異的黑色地帶了。然而,縮小的勢頭沒有停下,還在繼續變小,最終化為一個黑點,從眾多天驕的視線中消失了!

“黑色地帶沒了?”

“我們大師兄不是得到了真正傳承嗎?他還沒出來呢!”

“巡天宮的李不語呢?”

……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