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7章 兄妹情(三更)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各家公主府的調查結果,就放在案頭。

劉詔拿起來,隨手翻閱。

其中記載的內容,足以讓他的心情變得極壞。

“難道就沒有一個像話的?”他厲聲質問。

林書平躬身回答,“回稟陛下,各家公主府的情況大致都差不多,沒有誰比誰強。”

他倒是敢說實話。

啪!

劉詔將資料丟在書桌上,“這么說來,公主下嫁果然沒一個能把日子好好過下去。”

“老奴不敢欺瞞陛下,的確是這樣。”

劉詔雙手背在背后,在大殿內走來走去。

他就一個寶貝閨女汝陽,讓她下嫁,然后每日里雞飛狗跳,日子一團糟,他身為父皇自然于心不忍。

莫非就沒有辦法解決此事?

望著外面天色。

今兒天氣陰沉沉的,猶如他的心情。

“去將汝陽叫來。算了,還是朕去見她。”

劉詔記得顧玖的提醒,和汝陽談話一定要心平氣和。否則非得被汝陽這個死丫頭氣死不可。

父女兩人,談了整整一個時辰,偶爾也爆發了爭吵。

不過總體情況還是好的,父女二人算是達成了一致。

汝陽高高興興去找衠哥兒。

劉詔則是找親親娘子訴苦。

他告訴顧玖,“朕和汝陽談過了。這死丫頭,成心想要氣死朕。”

顧玖問他,“吵起來了?”

劉詔點點頭,“吵了幾句。哎,朕還是爭不過她,同意她出海。你是沒看到死丫頭變臉有多快。上一刻還在哭哭啼啼,下一刻就笑著說父皇最好。”

顧玖哈哈一笑,半點不同情,“知道汝陽有多難對付了吧。做父母的,永遠都爭不過子女,你也不用沮喪。”

“難怪世人都說孩子都是討債鬼。”

“我們還一口氣生了四個討債鬼。”

劉詔問她,“你說讓汝陽出海,等她吃了苦,她是不是就能知道好歹。乖乖回京城聽從我們的安排?”

“別做夢了!不會有那一天的。”顧玖直接戳破劉詔的美夢。

劉詔不樂意了,“怎么就不會有那一天?”

顧玖搖搖頭,“你還是不了解你閨女。她性格堅韌,只要下了決心,再苦再難她都會堅持下去。指望一點困難就讓她回頭,純粹白日做夢。這一點像你,九頭牛都拉不回來。”

劉詔一臉得意,“朕的國女自然像朕。不過朕聽你這話,貌似是在貶損。”

“一定是你耳朵出了問題。”

劉詔捏捏耳朵,真的是他耳朵出了問題嗎?

當然!

此刻,顧玖特別真誠。

……

閨女要去海外,身為父皇的劉詔,恨不得將所有好東西都給她。

還是讓顧玖給攔住了。

“你給她金銀財寶沒用,不如幫她多物色幾個人才。”

“還有幫她組建一支能征善戰的海軍,讓她自己想辦法去降服那幫驕兵悍將。”

“這都是她必須經的過程,我們不可能事事替她辦好。如果你事事插手,最終結果她有可能付出性命代價。”

“該放手的時候就必須放手。寵愛她的同時,也狠得下心。”

“休要拿那種眼神看著本宮。她也是本宮的孩子,本宮狠心,都是為了她好。”

為了汝陽,夫妻二人不知爭吵了多少回。

當然,每一回都是劉詔妥協。

劉詔不能不妥協。

因為顧玖在這件事上更理智,更有計劃性。

劉詔的寵愛,就是毫無理智的寵愛。

在出海這件事情上,沒有理智是最大的錯誤。

到了后來,劉詔負氣,“朕不過問此事,全都你做主。”

顧玖直接將他這句話當成了耳旁風。

因為劉詔說的這話就是放屁。

第二天,他又會屁顛屁顛跑來操心,指手畫腳,扮演著一個慈父外加搗蛋鬼。

顧玖氣得想打人。

汝陽心虛,跑到宮外住進齊王府。

她告訴劉御,“父皇和母后和好如初之前,我不會回宮,我怕挨打。”

劉御呵呵冷笑,“吵著要出海的人是你,父皇母后終于同意讓你出海,你又心虛了。不如你就別出海,老老實實留在宮里,讓父皇給你指一門婚事。”

“做夢!”汝陽堅決不肯留在京城。

“你就是不想讓我出海,因為有一天,我會超越你,會比你做得更好。”

“本王拭目以待。”

劉御眉眼一彎,含笑看著汝陽。

精氣神十足的汝陽,讓人見了,都得生出一股豪氣。

汝陽挽著劉御的手,“大哥,你嫌棄我嗎?”

劉御抬手,在她額頭上戳了一下,“嫌棄得不要不要。”

汝陽皺著鼻子,“你不能嫌棄我。我出海,圈地為王,是為你開疆拓土。你是大周的皇帝,域外土地終歸也會屬于大周。我會永遠臣服你,不和你作對。”

“就算你真的同我作對,我也不怕的。因為我會把你打趴下,叫你知道好歹。”

“哼,你就知道欺負我。”汝陽控訴。

劉御笑了起來,“這會就耍小孩子脾氣,平日里就囂張得不行。”

汝陽得意道:“這叫善加利用自己的優勢,我從母后身上學來的。我終歸是姑娘家,我得學會將劣勢變會優勢,攫取利益。”

“你才多大一點,就想這么多,不累嗎?”

“不累啊!反而覺著很有趣。大哥不也一樣嗎。”

“我是男子,又是嫡長子,生來就注定背負重擔。”

“大哥你是注定背負重擔,而我是主動背負重擔。大哥,你可是我們的榜樣,千萬不要讓我們失望。當然,我允許你偶爾脆弱,躲在沒人的地方偷偷哭兩場。”

劉御哭笑不得,“本王不會躲在沒人的地方偷偷哭兩場,你說的分明是你自己吧。”

汝陽笑了起來,“這都叫大哥發現了,大哥厲害。”

“少拍馬屁。說吧,到底想要什么?”

“大哥,把你身邊那幾個師爺借給我唄。”

劉御緩緩搖頭,拒絕了汝陽,“我的人始終是我的人,他們只效忠我。借給你,你能放心使喚?就不怕他們在背后偷偷打你的小報告,把你所有的計劃都告訴我。到時候,我是不會客氣,我會直接派人摘桃子,搶奪你的果實。”

汝陽皺眉,“這么陰險的計劃,你得偷偷執行。你怎么能當著我的面說出來。你既然說出來,可見你就沒打算這么做。你就是嚇唬我。”

劉御笑了起來,“你還得練練啊!正所謂虛則實之,實則虛之。我把計劃告訴你,不等于我不會這么做。人的想法是會變的,過個十年二十年,我覺著時機合適了,派軍隊出海,不是不可能。所以,你的身邊人,你的謀士,你的核心團隊,你得自己去物色。從別人手中借人才,乃是下策。”

“明明是大哥舍不得將幾個師爺借給我,故意說這些話嚇唬我。”

“是啊,大哥就是嚇唬你!你被嚇壞了嗎?”

“怎么可能!”

汝陽一身豪氣。

劉御很歡喜。

他給她想辦法,“去軍事學院,去各大書院尋摸人才。帶上情報司的人,讓他們將你挑中的人祖宗八代都查清楚。你要出海,所以最好挑選南方人。南方廣大,不能只挑選一個地方的人,最好南方各個州府的人都挑選幾個,如果他們彼此之間有矛盾那就更好。

不怕手下人有矛盾,就怕手下人一團和氣。有矛盾,方能互相制衡,不會被蒙蔽視聽。一團和氣,當心手下的人合起來欺瞞你,凡事都將你蒙在鼓里。”

汝陽將劉御的話牢記在心頭,“大哥當初挑選人才,就是這么辦的嗎?”

劉御沒否認,“我手下的人,主要分為南北兩派。祖籍南邊的人又分多個地域,彼此之間磕磕絆絆,矛盾不少。北邊這一派,同樣來自多個州府,同樣有著矛盾。聽起來是不是很混亂?就像是朝堂上朝臣們打架一樣。然而,這卻是效率最高的組合。

任何一派都無法一家獨大,也就意味著,沒人能蒙蔽本王。本王交代的事情,他們會全力以赴。因為如果他們做不好,他們的位置就會被對手取代。這就是母后一直強調的良序競爭。”

汝陽有些苦惱,如何駕馭下人,是一門需要長久修煉的功課。

這方面,她還很弱。

劉御摸摸她的頭,繼續提點她:“你看母后手下的人,都是內侍,他們從來都不是一團和氣,彼此競爭內斗。鄧存禮算一派,白仲算一派,黃卓算一派,容信算一派。就連后來才到母后身邊伺候的許有四,馬小六,都有自己的派系人脈。聽起來很亂,做事卻很有效率。說了這么多,你明白了嗎?”

汝陽重重點頭,“謝謝大哥,我再回去琢磨琢磨。”

“別一個人瞎捉摸,有什么不懂的就來問我。”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