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大患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十六年前葬魂宮異變的時候,蕭艷骨也不過二八年華。

她是蕭白水跟妓子留下的風流帳,他對她沒有多少父女情,蕭艷骨也就從小歇了孺慕之思,因此當赫連御看中她的暗器天賦時,蕭艷骨沒怎么猶豫就答應了跟他做事,像是條再合格不過的白眼狼。

然而在她認識赫連御之前,已經有了師父。

十歲的時候,蕭艷骨還沒有名字,始終等不來爹,娘卻早死了,她身在風塵之地,死后一口薄棺葬了一生,老鴇看著眉清目秀的小姑娘,琢磨著怎樣調教她一身奴顏媚骨好做棵搖錢樹。

趙冰蛾就在那個時候路過,看著小姑娘死死扒著棺材不放手,想起自己瘋傻的兒子,難得動了一線惻隱之心,花錢把人買下。

她看著小姑娘哭哭啼啼地收斂娘親遺物,那一包不甚值錢的東西里有支鐵質的蝴蝶釵子,趙冰蛾瞇了瞇眼,上前把東西撥動了幾下,竟然是一枚偽裝極好的蝴蝶鏢,后面刻了三道水紋。

這是白虎殿主蕭白水的印記。

當時趙冰蛾被赫連御欺瞞,對赫連沉懷恨在心,蕭白水是那人的左膀右臂,就是趙冰蛾復仇的絆腳石,可惜對方謹慎得很,就連趙冰蛾也一時找不到下手之處。

以她的傲氣,不屑于騙個小姑娘,趙冰蛾拿著那枚蝴蝶鏢,對小姑娘道:“我想收你做徒弟,給你吃穿,教你武功,讓你做人上人,但你要幫我把一個人拉下馬。”

小姑娘抹掉眼淚:“誰?”

趙冰蛾道:“你爹。”

十歲的小姑娘從來沒見過爹,她記憶里的男人只有青樓龜公小廝和來往恩客,保護她的人是娘,給她溫飽的人也是娘,娘一直等的男人失了約,她就沒了娘也沒有了爹。

于是小姑娘說道:“好。”

趙冰蛾把蝴蝶鏢拋還給她,七天后蕭白水得到了消息,前來此處用一杯薄酒祭奠了女子新墳,帶走了跪在墳前的小姑娘,給了她一個名字叫“艷骨”。

蕭白水悉心教導她暗器,又隨她愛好去找了天下各大易容高手為師,待她像手下、像學徒,偏偏不像個女兒。在葬魂宮人的眼里,蕭艷骨在暗器和易容兩道上天賦異稟,然而奇淫巧技終究鬼蜮小道,登不得大雅之堂,就連赫連御招攬她最初也只為策反一條可用的狗。

除了趙冰蛾,沒有人知道蕭艷骨是會用刀的。

挽月十二式,在六年的時間里被她融會貫通,可蕭艷骨練得好卻藏得深,趙冰蛾教了她也防備她,無論父女還是師徒,對蕭艷骨而言都不可信。

迷蹤嶺變天的那日,她扮成蕭白水的樣子偷襲赫連沉,卻在后來看著趙冰蛾將真正的蕭白水放走。蕭艷骨想了想又跟上去,看到那人逃亡路上被殺手所阻,蕭艷骨抬手一記蝴蝶鏢打在他天池穴上,看著蕭白水墜下暗河,從此以后他是生是死,都已經與她無關了

葬魂宮風云變幻,赫連御開始了血腥清洗,蕭艷骨在如花年華徘徊于腥風血雨的刀尖之上,她只需要變強,只需要對赫連御忠心,讓趙冰蛾放心,于這樣復雜的情況下無師自通了低眉順眼和陽奉陰違。

這樣的生活她過了三年,終于在一次暗殺任務中遇到了硬茬子,雖然事成卻傷重,跌跌撞撞中滾下山坡,雙眼閉上之前看到有年輕男子跑過來,充斥血腥味的鼻腔里竄入了藥香。

她醒了過來,卻沒有趕回葬魂宮。

曾經多少刀口舔血蕭艷骨一一熬過,卻輸給男人擰著眉頭幫她上藥的一個眼神。

可惜葬魂宮的暗探發現了這個山谷,那天她在窗臺上看到了一朵嬌艷欲滴的般若花和一封信,上面是赫連御的字跡:“提頭來見。”

短短四個字,一股寒意從腳底直竄頭頂,蕭艷骨在赫連御身邊待了這幾年,怎么會不知道他的意思——提男人的頭回葬魂宮,既往不咎;讓殺手提自己和男人的頭回去,同葬狗腹。

她看著男人在廚下忙碌的背影,把紙條扔進了香爐。

十日之后,臉色蒼白的蕭艷骨回到葬魂宮,手里提著一顆死不瞑目的頭顱,大夏天已經腐爛發臭,可她拎在手里舍不得放,跪在赫連御面前道:“屬下知錯,還請宮主開恩,讓我把他葬在自己的院子里。”

赫連御大笑,允了,從此她就成了白虎殿主。

他并不知道,蕭艷骨葬下頭顱的時候,趙冰蛾就站在廊下陰影處,問她:“恨赫連御嗎?”

蕭艷骨蓋下最后一抔土,道:“我并不恨宮主,他教會我所謂情愛不過是無用拖累,我只想自己能成人上人,就別帶上累贅。”

“那你恨我嗎?”

“自然也不恨,師父教會我除卻自己誰也不可信,當面能低眉垂首言笑晏晏,背后能反手一刀置人于死地。”

趙冰蛾瞇了瞇眼睛,道:“那天你果然聽到了蕭白水的話。”

蕭艷骨道:“他已經是死人了。”

趙冰蛾大笑:“艷骨,我當年收你為徒,就是覺得你夠聰明也夠果決,小小年紀可見今后心狠手辣,是能成大事的人。”

“師父想報仇,我想生殺自主,這條路上你我師徒并無矛盾之處。”蕭艷骨向她俯身,“我愿為師父做宮主腳下爪牙耳目,但請師父做好變成弟子墊腳石的準備。”

“人要往高處爬,總得踩別人的骸骨,我自己便是如此,自然不會怪你,若有朝一日我能因你而死,才算你出師。”趙冰蛾冷笑道,“不過,你得記住,為師能死而瞑目,得要赫連御做個墊背。”

蕭艷骨的額頭貼在了伏地手上,道:“弟子謹記。”

趙冰蛾能為赫連御的命不惜一切代價,蕭艷骨看中的卻是赫連御手里權勢利益,在問禪山上她做了趙冰蛾的敵人,只為赫連御還不能死,否則魔道失龍首便是群魔亂舞,她想趁機劃權立足便是難上加難。

因此雖然她讓趙冰蛾功虧一簣,后者死前對端清說的那幾句話里,其中之一卻是:“蕭艷骨是我的弟子,不可盡信其為人心性,卻可信其目的手段。”

端清看著她苦心積慮營救赫連御,卻逼死了魏長筠,成了赫連御不得不信的那個人,謀劃“金蟾”大權,蠶食“天蛛”、“百足”余力,步步為營,到了這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位置。

他從這低眉順眼的女子身上,嗅到了危險的氣味,知道是收斂多年的鋒芒終于到了該出鞘的時候。

“……原來道長早有打算,難怪膽敢只身入虎穴。”蕭艷骨將手鐲機括復位,退后兩步看著端清,哪怕那人連站立都有些不穩,她卻一步也不敢越雷池,眸光暗沉,聲音壓低,“只是恕艷骨愚昧,以道長之能要殺赫連御并非不可能,為何還要傷己助敵?”

端清道:“斬草需得除根。”

蕭艷骨心頭一凜,腦子轉得飛快:“道長說的是……蠱毒之事?”

步雪遙雖死,他幫助赫連御培養出來的蠱蟲毒物卻遺禍仍在,這些東西藏在哪里,世上只有赫連御一個活口,要殺他可以,卻得先設法把這些禍害一網打盡,否則流毒出去才是后患無窮。

她一念及此,便道:“此事艷骨所知不多,只曉得步雪遙早在三年前便受赫連御之命,從南地、北疆和關外三方暗行毒物生意,為此不惜與未開化的山野氏族交易,就算養蠱乃自相殘殺之事,怕是也積累了數百只有余。”

“從問禪山的蠱毒來看,恐怕還不止。”端清抬起眼,“然而赫連御已失長生蠱,全靠秘法進行操控,然而這些東西性本兇戾,等他死了就會脫離控制降瘟落毒,到時候迷蹤嶺將成蠱禍之源,內中生靈有一算一,或死于當場,或逃出囚籠流毒在外。”

蕭艷骨的臉色終于變了!

不提滿山飛禽走獸,迷蹤嶺內已有千百葬魂宮門人,再加上白道聯軍不日就將攻打此地,到時候無論敵我,都會成為人間地獄里垂死掙扎的惡鬼。

她顫聲道:“難道他不怕毀了葬魂宮根基?”

端清淡淡道:“你以為,他做葬魂宮主是為了什么?”

蕭艷骨一怔。

若說赫連御貪生怕死,可他身為宮主卻不在乎以身犯險;若說赫連御貪圖權勢,可他勾結禮王私通關外卻又能干脆舍棄;若說赫連御偏執愛恨,可他能對執著之人心狠手辣。

他這一生,到底為了什么?

蕭艷骨驚疑不定地看著端清,聽見白發道長冷聲道:“他一生所求者,不過‘求不得’而已。”

赫連御生而卑微,故求立于人上,所以他向往權勢,處心積慮往上爬,成了葬魂宮主;

他貪生怕死,故求長生不老,所以他修煉魔功踐踏他人性命,成了人人畏懼的魔道魁首;

他曾被冷棄,故求生殺予奪,所以他勾結亂黨反賊換取權勢,成了翻云覆雨的掌舵之手。

赫連御一生數十載光陰,都為這些“求不得”而不擇手段,可當他如愿以償,這些東西就不再是他的目標。

他享受的是這個殘酷過程,而不是榮光結果。

蕭艷骨想通關節,冷汗涔涔。

“他的《千劫功》已經在第八層巔峰瓶頸停滯數年,若還不能突破,要么瘋癲至死要么變成廢人,沒有第三條路可走。”端清看著地上的血跡,“赫連御是賭徒,也是亡命徒,他一面會設法讓自己成功,一面會做好失敗的準備……若是前者,他將破而后立更上一層樓;若是后者,他會拉上自己苦心經營的一切墊背。”

頓了頓,端清道:“問禪山一戰,他被趙冰蛾與色空的陰陽內力重創,《千劫功》真氣已經在體內亂走,經過這一路之后,熬不過三兩天。我若不給他一線生機,他定會在白道聯軍攻入迷蹤嶺后,放出蠱蟲把這里的一切都拉為墊背,那才是連一絲轉圜的機會也沒有。”

蕭艷骨被這話中涼意驚住:“我該怎么做?”

“我立刻動身去找蠱洞,你派心腹盯緊出入迷蹤嶺的各大要道,蠱蟲之患未解之前,必須將白道眾人阻在山外。”端清看著她驟然慘白的臉色,“赫連御得了我的功力,沒有三天出不了關,該怎么做才最有利,你該比我清楚。”

“可等他功成出關,豈不是……”

這句話沒有說完,因為她看到端清側過來的目光。

那樣淡,又那樣冰冷。

端清的聲音很輕,卻讓蕭艷骨背后生寒——

“世間萬物從來盛極而衰,武道如此,人也一樣。”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