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血罪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赫連御將最后一股內息沉入丹田,這才虛虛松了口氣,睜開眼睛。

他手上熱血已冷,起身后一腳踢開身邊死不瞑目的尸體,披上重紫外袍推開石門,外頭的昏暗甬道不見天日,唯有如豆燈火照出洞壁上的血跡斑斑。

沿途沒有任何守衛的蹤影,只有暗處傳來人牲特有的躁動和窸窣聲,這些東西比任何看家狗都要好用,還不必擔心會在他閉關的時候捅刀。

自離開問禪山到現在已經是第七天了,有事先安插在白道的暗樁引導風向爭取時間,又有蕭艷骨犧牲了最后兩名“替身”易容改裝,大半追兵都朝幽川和洛城涌去,卻不知道那最可怖的魔頭已輕裝簡從,由問禪山下的隱蔽深澗取道,一路疾奔夜行,在昨天夜里便神不知鬼不覺地回到了迷蹤嶺。

因他失陷問禪山的消息傳出,魔道之內風起云涌,縱有厲鋒坐鎮也難鎮壓四方窺探,更別提白道聯軍即將不日抵達,葬魂宮這棟高樓仿佛被逼到了懸崖邊上,要么騰空九天,要么墜落深淵。

赫連御的回歸沒有驚動任何人,他讓蕭艷骨將隨行手下秘密安插進各處崗哨,然后暗中聯系了“蝮蛇”在斷魂崖四周布下天羅地網,自己則悄然入了泣血窟,拿路上擄回的四名白道武者練功療傷,經過十二個時辰才堪堪穩下暴動的《千劫功》內勁。

然而……他目光微沉,還不夠。

《千劫功》就像一只貪得無厭的惡獸,境界每上一層,對武者氣血的渴望就越來越強烈,赫連御從來不去壓制自己,但也不喜歡被瘋狂占據頭腦的感覺,畢竟失去了清醒,就等同于把自己逼上絕路。

尋常武者的氣血已經無法滿足他,赫連御迫切需要吸收強大中和的內力來平衡自己體內真氣,可這樣的人太少了。

少到,他一旦動了手,就再也找不到第二個。

“屬下恭迎宮主出關!”守在通道外的蕭艷骨見到他出來,立刻單膝跪地俯下脊背,看到那雙染了血污的云紋緞靴停在了自己面前。

“這一天,嶺中有什么異動嗎?”

蕭艷骨沒抬頭,快速說出情報:“厲殿主雷霆手段快刀斬亂麻,葬魂宮弟子雖有人心浮動,卻無一膽敢造次,至于魔道其他門派倒是來了好幾批探子,現在還有人留在……”

“都殺了。”

蕭艷骨一怔,就聽見赫連御的聲音從頭頂傳來:“雖說‘樹倒猢猻散,墻倒眾人推’是亙古不變的道理,可既然我赫連御回來了,葬魂宮就不是任他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蕭艷骨背后寒意一閃即逝,她低下頭應道,“是,屬下這便去聯系厲殿主,把那些探子割舌封口,頭顱送回各自門派里,叫煽風點火的有心人都知道‘禍從口出’的道理。”

赫連御看著她低伏在腳邊的身影,如看著一條順從的好狗:“艷骨,不枉你跟我十幾年,聰明得恰到好處。”

蕭艷骨道:“宮主的栽培,艷骨不敢忘。”

“那么我讓你殺了自己喜歡的男人,你也還記得吧?”赫連御微微一笑,“那年你說不想做暗客,要跟救了你的男人退隱江湖做對神仙眷侶,而我不同意,你……還記得自己是怎么做的嗎?”

蕭艷骨的聲音半點起伏也沒有:“我殺了他,提回頭顱來見宮主,然后執掌白虎殿至今。”

“我記得你看他的眼神,是真正愛著的,為什么能下手呢?”赫連御語氣帶笑,“你真的,不恨我嗎?”

“是屬下無能,沒有保護自己、得償所愿的本事,歸根究底是他讓我動心、成了我的絆腳石。宮主讓我殺了他,從此剔除軟肋拋卻天真,才有今天的蕭艷骨。”她低聲道,“宮主的教誨,艷骨銘記于心;宮主的規矩,艷骨一刻不忘。”

赫連御悅,卻又有些惆悵:“你覺得,如何才算是愛一個人呢?”

蕭艷骨愣了一下,終于抬頭看向赫連御,發現這個喜怒無常的魔頭此時竟然有了迷茫的神情。

他靜靜等著蕭艷骨的回答,又或者是在自己思慮,蕭艷骨躊躇片刻,道:“常人所謂的愛,應是溫柔妥帖、周全細致,為了讓對方開懷幸福,可以不惜一切搏一個轟轟烈烈,等一回天長地久。”

“是么……”赫連御的目光有些悠遠,“若是如你這般說法,我也曾得到過‘愛’。”

他臉上浮現微笑,蕭艷骨卻莫名心寒,她無法想象會有誰敢給予這個心冷魔頭關懷深愛,更無法想象……赫連御會以這般追憶懷念的口氣,說起這樣一個人。

她下意識地問道:“那,宮主也愛對方嗎?”

“我當然愛他,從當年到現在,一直沒有變過。”赫連御垂下眼瞼,“只是我跟你的看法不一樣,不管付出還是犧牲在我看來都是愚蠢的行徑,就算最后那個人得到了幸福,也不是屬于我的,那還有什么意義?”

頓了頓,他抬起腳步往前走去,蕭艷骨只聽見了一句冰冷的余聲:“我愛一個人,就一定要得到,哪怕不擇手段地去掠奪、破壞和摧毀,他也只能留在我手中,即使……是粉身碎骨。”

“……”

等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眼中,蕭艷骨依然不敢起身,她從未如此清醒地意識到,赫連御是個瘋子。

瘋子一路進了泣血窟最深處。

自從當年設計顧欺芳一局之后,此密室已封禁十三載,就連嵌入石壁的半截破刀還留在原處,銹跡幾乎要蝕斷鐵刃,上面的血跡早已不可分辨。

端清就坐在這半截刀刃下,后背倚靠冰冷山石,盤膝閉目,如一尊凝固的石像。

他聽見了赫連御刻意放重的腳步聲,卻沒有任何反應,后者也站在遠處靜靜地看著。

時間一點點過去,赫連御的耐心終于告罄,他惡意地勾起唇角,出言問道:“師父,十三年后重回故地,心中可是歡喜?”

見端清不答,他又笑了:“當年你來晚一步,沒看見顧欺芳是怎么被自己的好徒弟一刀貫體釘在這里,然后斷刃脫身用手推開石門想逃出去,呵……都說人心是肉長的,那個時候她該多疼呢?”

端清睜開眼,一雙眸子徹底變成血浸般的紅,里面映著赫連御的影子。

“就是這個眼神……”赫連御一步步走近他,語氣很是懷念,“那天你背著她從迷蹤嶺殺出去的時候,就是這樣看著我,如果沒有顧欺芳那句話、沒有顧瀟的掛礙,你是不是在那一天就要跟我至死方休?”

他在端清面前單膝跪下,手指輕輕撫上白發道長眼角那顆朱砂痣,有些可憐的模樣:“師父,你真的忍心嗎?”

指尖傳來的溫度完全不似活人,赫連御險些以為自己撫上了一具冰封多年的尸首,他端詳著白發道長的模樣,滿意地一笑:“這么多年了,你還是這副模樣,頭發白了沒關系,你笑一笑吧,像以前哄我那樣。”

“然后像以前那樣,被你下毒捅刀嗎?”

端清終于開口,他左臂一抬拂開赫連御的手,右手扶著洞壁慢慢站了起來。

等他起了身,微弱的燭光才映出腰間一截玄鐵鎖鏈,末端連著洞壁內的機括,只要牽扯超出三尺,便會拽斷隱藏在后的細繩,到時候出口封閉、暗箭齊發,而白發道長手無寸鐵。

赫連御故作難過地道:“三十多年前的舊賬,師父就不能大人不計小人過,放了弟子這些事?”

“我不是你師父。”端清道,“沖著牽扯其中的數百人命,就算慕清商還在也不會放過你。”

赫連御頓時笑了:“自己犯下的血案,如今倒來怪我?道長,好沒道理啊。”

“他動的手,你設的局。”端清直視著赫連御的眼睛,“動手之人以死謝罪,設局禍首又當如何?”

赫連御的目光徹底冷了下來:“你口口聲聲說‘他’死了,那么你到底是誰?”

說話間,他忍不住細細打量端清,明明除了滿頭白發和面上神情,眼前之人與他記憶中的慕清商一般無二,卻讓赫連御越看越心驚。

四十年前,他與慕清商初得《千劫功》秘籍,后者將此魔功當場焚毀,卻不知赫連御在此之前已經憑借過目不忘的本事將那一卷武典生生記了下來;

三十八年前,赫連御偷練《千劫功》初成小境,卻被慕清商發現,向來對他溫和寬容的師父首次動怒,為幾個被他抓來練功的無名小卒差點廢了他的丹田;

三十六年前,他憑借赫連絕的暗中支持,在《千劫功》的修煉一途上一日千里,于未及弱冠的年歲達到了第四層巔峰,也從此入了赫連沉的眼,開始了聯合旁系對抗主家的行動;

三十五年前,赫連氏家族內亂正式拉開,赫連御心知事成之后,慕清商決不會原諒他修煉魔功、造殺作孽的行徑,兩人之間要么是清理門戶,要么是一刀兩斷,無論哪一種結局都是他不想要的。

于是,便有了三十四年前那一場連環布局。

彼時慕清商因為他修煉《千劫功》又主動提出回歸赫連主家的事情震怒而去,師徒之間已將近一年沒有往來,然而當慕清商接到迷蹤嶺內亂的消息時,還是不遠千里趕了過來。

慕清商不在意赫連家存在與否,卻重視弟子和其中無辜稚兒,他昔年應了赫連絕一諾,若有朝一日迷蹤嶺大劫,定保赫連家一條血脈,為此不惜硬闖迷蹤嶺。

從嶺外天塹到禁地斷魂崖,慕清商一人一劍一步步闖進來,手下有生無死,自己遍體鱗傷,重復著詢問赫連御的下落,卻不知道自己想救的那個人正在高崖上遙遙觀望,手持一壺美酒與赫連沉談笑風生;

當他終于到了禁地,在斷魂崖見到“受制于人”的弟子時,慕清商劍掃四方明槍暗箭,卻在為赫連御解開束縛的剎那,險些被短劍穿心而過。

赫連御一直可惜,當時被個已經記不清名字的小賤人撞開一下,否則那一劍就能永遠把慕清商留住,而不是看著那個人拼起余力,搖搖晃晃離開迷蹤嶺。

然而,他遺憾之后卻忍不住笑了,短劍上淬過離恨蠱的毒血,對尋常人來說頂多發作毒性,可對身懷長生蠱的慕清商而言,就是打開禁錮的一把鑰匙。

走了又如何?他在心里這般想著,等你的長生蠱兇性發作,等你變成昔日自己最不齒的瘋子,等你濫殺無辜淪為公敵……你還是得回來,因為只有我會給你生路。

赫連御覺得自己是那么恩仇愛恨分明的人,慕清商害他失母落拓,他讓他身敗名裂;慕清商教養他近十年,他留他一線生機,此后恩仇兩清,高高在上的人由道入魔,跟自己一同沉淪快活,豈不好過在所謂正道里做辛苦耐勞的大俠?

南地血案傳來的當天,赫連御在泣血窟里大笑,喝干了整整一壇酒。

然而慕清商沒有回來。

他竟然在第一次失控后便強行壓制了自己,一頭鉆進了深山不知從何而去,赫連御一面讓人去追查,一面卻不甘心,換上與慕清商一模一樣的衣著打扮,帶上早早仿制好的面具和長劍,于當天夜里進了血案附近的村子,開始了為期三日的屠殺。

慕清商花費心血教給他的水云劍法,成了最無可推脫的罪證。

赫連御殺了三天三夜后,于趕來阻止的武林白道面前被赫連沉帶人救走,然后搖身一變成了深明大義的慕燕安,去武林大會為師請罪,作為了如山人證,甚至利用從慕清商那里偷來的金令,以他從赫連主家那里打聽來的舊事為最后助力,終于把這個人逼到千夫所指的風口浪尖。

從此劍不如故,人不如昔。

赫連御不知道慕清商被誰所救、在哪里休養生息,但他曉得以對方的性子,在這淪為天下公敵的時候決不會安居一隅拖累友人,而他只需要把聲勢做大,自然有大把的人去逼出慕清商。

一旦成了無處可逃的倦鳥,終將如他所愿入籠歸巢。

他用了半年的時間,終于把那個人逼到了絕境,往前是刀鋒所指,往后是百丈深淵。

“大義滅親”的慕燕安不顧自身安危上前勸說誤入歧途的師父,實際上他看著狼狽的慕清商,笑道:“師父,你好好看看這些人,他們可以原諒‘迷途知返’的我,卻不管你曾經做過多少對的事情,只要一旦錯了就是罪無可赦,你為他們堅持所謂正義有什么用?沒人會聽你解釋,更不會有人敢冒天下大不韙站在你這邊……只有我,會在這個時候愿意為你反殺動局,你跟我回迷蹤嶺,以前的事情一筆勾銷,好不好?”

他一步步前進,已經拿不穩破云劍的慕清商一步步后退。

然而赫連御最終抓住了那把劍,卻只能看到那個人轉身一躍,頭也不回地跳下了高崖。

他只聽見了慕清商最后一句話——

“我做的任何事情,不為任何人、任何說法,只為讓自己活成堂堂正正的人。”

一劍破云的慕清商,其性不管多么溫潤仁和,他的骨子里都是那柄劍,寧折不彎,若不能以無愧之軀活著,他愿以僅存之身死去。

“那時我親自帶人在崖下找了兩天,可是底下水流太急,河道蜿蜒岔開,我根本不知道你被沖去了哪里,直到在其中一條河底打撈上一具尸體。”赫連御凝視著端清,“尸體已經浮腫潰爛,變得面目全非,我僅憑著衣物和體骨勉強認為是你,親手帶回了迷蹤嶺安葬,卻沒想到在三年后見到你跟顧欺芳在一起……現在,你說自己不是他,難道還是復生的水鬼不成?”

端清默不作聲,赫連御又把語氣放軟:“師父,我知你對這些事情意難平,但你也要站在我的立場考慮,我身在魔道,若不殺人便要傷己,難道你要看著我不得好死才高興?過去的事情都這么久了,你再放不下也不可能讓那些人活過來,你我師徒已經錯過這么多年,難不成還要為此把殘生也搭上?弟子任罰也愿認錯,但你總要給我個彌補的機會,而不是口口聲聲否決過去不想認我。”

端清忽然笑了一聲。

他本來就是喜靜厭煩的性子,哪怕當年跟顧欺芳在一起時,動情用心也少見笑容,更別提十三年被關懺罪壁參悟《無極功》后,幾乎變成了無悲無喜的死人面孔,若非現在功法走岔、心境松動,恐怕連笑都不可能發出。

因此這一聲笑并不好聽,卻諷意入骨。

赫連御不悅地攥緊了僅剩五指:“你笑什么?”

端清輕聲問道:“你知道當年,慕清商為何能壓下·體內的蠱毒嗎?”

赫連御瞇了瞇眼睛,這是他一直沒有想明白的事情,現在不禁屏住呼吸。

下一刻,勁風忽至,端清右手屈指成爪向他咽喉抓來,其力之猛、其速之快、其位之詭乃赫連御平生僅見,他失了一手,面對著雷霆一擊只能狼狽退后,險險脫出三尺距離,方覺頸上有血滴落,指風竟然隔空抓破了他的脖子,再深一點便能斷喉。

一股寒意從赫連御背后升起,他看著端清那只屈爪的右手,不可置信地道:“修羅手?!你——”

“當年發現你將《千劫功》已練至第四層,要廢掉它就得廢了你的丹田,從此毀你一生,他不忍心,就回太上宮尋找有關《千劫功》的記載,終于發現了祖師留下的手札,上面載有《千劫功》心法。”端清舒展手指,淡淡道,“要想保全你的丹田氣海,就必須有一個同修《無極功》和《千劫功》的人作為渡體,將自身的無極真氣灌入你體護住心脈丹田,同時用體內的《千劫功》內勁強引你的內力入體,反向相沖才能化解此力,事后你雖失《千劫功》真氣,卻得《無極功》內力,而他一身功力將化為烏有,成為經脈盡斷的廢人。”

赫連御的瞳孔陡然一縮,緊握的左手不自覺地顫抖起來:“你……你說什么?”

“一人一心便是一念,如何練好兩種相互矛盾的內力?于是,他連續七天晚上留書刻信,求我幫這個忙。”端清輕笑一聲,“他這輩子,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求我,卻是想為了救你,廢了我們自己。”

頓了一下,他看向赫連御:“我不喜歡你,但我因他而生,要還他一命,所以我答應了他。”

功法相沖無非兩大要處,一是經脈所承,二是心念所持,若是一人哪怕心有七竅也難成,可偏偏慕清商不止一個思想。

端清本是長生蠱影響而成,性本兇戾,修煉《千劫功》事半功倍,而慕清商則堅持《無極功》的修行以壓制體內日日增長的兇性,同時承受真氣沖撞經脈的痛苦。

一年三百六十五個日夜,是他咬牙熬過來的。

“我將《千劫功》突破到第三重的那日,他接到你的‘求救信’,然后去了迷蹤嶺……等我被亂走的真氣驚醒,他已經瘋了,人和劍都是血,腳下全是尸體。”端清的聲音很平靜,赫連御卻聽得發抖,“我受不了血腥的刺激,只能狠心封了九大奇穴避入深山,把自己困在山洞里,跟他接連熬過長生蠱的藥性,可是體內兩股真氣因此徹底亂了,糾纏不可分,然后……”

端清說到這里看向赫連御,眼中并沒有什么恨意和厭惡,只是純粹的冷漠。

“你徹底毀了他。”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