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年深雪 (三)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彼時年少未明苦楚,舊年深雪不見紅塵。

慕清商下山的那一天,像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閨女驟然離家,門派里上至長老下到弟子都放心不下,荊斐扯著他的衣袖嚷嚷著要一起走,紀清晏更是把自己那點行走江湖的經驗掰爛揉碎來來回回嘮叨了五六遍,比市井間說媒的婆子還要碎嘴。

慕清商被他們念叨得頭疼欲裂,差點就張嘴說“我不走了”,結果背上那把冰冷沉重的劍壓住脊梁,叫他到底說不出這知難而退的第一句話。

自始至終,肅青道長都沒再多言半句,他攏著一件厚實的披風,露在外面的形容都已現枯槁之色,像棵冰天雪地里的老松樹落滿白霜,枝椏都被壓斷大半,還剩下一根樹干傲然而立,支撐起這一畝三分地的天。

慕清商松開了荊斐的手,接過了紀清晏緊握的包袱,對著師長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轉身走了。

他下山之后去了不少地方,從東陵到南地,見過春花看了夏荷,正準備繞道北上,卻見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中都洞冥谷百鬼門少主沈留,在幼時于迷蹤嶺內曾與慕清商有過短暫相處。當時他們俱是孩童,一個人小鬼大,一個沉默寡言,本來該是八竿子都打不著的兩人,卻因為機緣巧合有了匪淺交情。

那年慕清商七歲,被軟禁迷蹤嶺內不見外界,八歲的沈留卻已經仗著父親沈樂是百鬼門長老,浪得連天上都是腳印,聽說百鬼門要跟迷蹤嶺赫連家做筆生意,就死纏爛打要來長長見識。

沈樂雖帶上了他,做正事的時候卻是不可能還留個小尾巴,故而沈留被趕出靜室后幾乎把嘴巴撅得能吊油瓶。他耐不住寂寞,不肯跟著仆從侍女去涼亭賞玩吃瓜,趁人不備就扭頭沖進了后山,準備來一場招貓逗狗的鬧騰。

結果這一去,貓狗沒見到,倒是誤闖了赫連家懲戒人的蛇窟,數百條顏色各異的蛇盤踞洞里,沈留猝不及防下被咬了腳踝,嚇得連連后退,滾下了小山坡。

他昏迷前還心道不甘,拿定主意等到了地府也要掐著閻王爺的脖子威脅,醒來的時候卻沒看到陰曹,只覺得身下搖搖晃晃,低頭看到一個黑色的小小發旋。

那一日慕清商本來是想去后山悄悄撿些能用的常見草藥給自己受罰的婢女,沒想到會撿到一個跟他差不多大的孩子。沈留滾下來的時候差點把他砸倒,看見這人昏迷不醒時慕清商還嚇了一跳,上下檢查看到腳踝咬痕,所幸血是紅的。

咬傷沈留的是條無毒蛇,這家伙根本就是摔暈了。

在赫連家主沒傳召的情況下,慕清商被明允的活動范圍僅限于他的院子,因此撿到人也不敢叫嚷引來崗哨,他又不忍心把沈留丟在山上喂蛇蟲鼠蟻,只好勉強將其背了起來,一步三晃地往回走。

沈留知道自己沒事,一個翻身就下了地,對他道謝后幫著找了藥草,兩個小孩鬼鬼祟祟地回到前山,裝作什么事都沒發生過。

孩子之間的感情來得快去得也快,沈留在迷蹤嶺呆了三天,也就跟慕清商偷偷摸摸廝混了三天,他們一起給那可憐婢女裹了傷,又一起進山打過雀鳥,然而這些平淡無奇的小事早晚會被喜新厭舊的孩子所忘卻,直到后來發生了一件事。

百鬼門跟迷蹤嶺談判不成,沈樂更是與赫連家主大打出手,徹底撕破了臉。整個迷蹤嶺頃刻戒嚴,要拿下所有隨沈樂前來的百鬼門人,自然也不會放過沈留這樣一個重要的籌碼。

事變的時候,沈留正拿著剛做好的彈弓在后山約好的地點等慕清商,不想聽到腳步聲匆匆,躲在草叢里看到一個百鬼門下屬狼狽逃至此處,還沒等他開口叫人,一支箭矢就從對方的胸膛透了出來。

沈留生長于百鬼門,哪怕還沒真刀真槍干過什么,耳濡目染下也并非尋常孩童可比,當即雙手捂嘴免得驚叫,下意識就想去找父親。

可惜他到底還小,心亂如麻下暴露端倪,那持弓追來的赫連家暗客朝著這邊搭箭,冷喝道:“什么人?出來!”

箭矢吞吐寒光,沈留知道如果自己不動彈就是被射個透心涼的下場,可是一旦暴露自己,誰知道后果會怎么樣?

眼看對方就要松手放箭,一個聲音突然在沈留身后響起:“是我。”

沈留不知道慕清商是什么時候來的,也不知道他躲在自己后面看了多久,只是當慕清商路過自己身邊的時候,沈留忍不住悄悄抓住了他的腳踝。

慕清商頓了頓,掙開他的手繼續往前走,對那暗客說道:“屋里悶得很,我出來走走。”

暗客放下弓箭,說話雖然聽著客氣實則毫無敬意:“家主有令,小公子體弱需多多休息,無召不出院落。何況現在正清理外敵,十分危險,您還是隨屬下回去吧。”

慕清商的身體抖了抖,輕聲問:“是前兩日來的那些中都人嗎?”

沈留心頭一驚,暗客瞇了瞇眼:“是什么人在小公子面前多嘴?”

“是、是我聽灑掃的下人說的……”慕清商低下頭,猶猶豫豫地去牽他的手,“我、我怕,你帶我走吧。”

暗客似乎是嗤笑了一聲,將長弓負在身后,握住了他的手,然而剛一觸碰,他就發出一聲悶哼,連退了兩步。

沈留眼尖,看到暗客肉掌間多出一枚極細的針,手掌已經開始發黑,露在外面的針尾是倒鉤狀,熟悉得讓他害怕。

這是沈留送給慕清商的七枚毒針之一,本來是沈樂給他護身之用,他自覺用不著,就把它當成小玩意兒給了這看起來像病貓一樣的伙伴。

直到現在,虎崽撕破了貓皮,露出藏匿許久的鋒芒。

毒針入體即發作,暗客屈指要吹哨示警,沈留已經回過神來,撿起一塊石頭用盡力氣砸在了他頭上。趁著對方倒地的機會,慕清商撿起了那名百鬼門下屬手中的短刀,照著他的脖子狠狠捅了下去,一連三下,幾乎捅了個對穿。

沈留被他這番突然暴起嚇得大氣也不敢出,等到暗客沒氣之后,慕清商才對他說道:“幫幫忙,把那個人拖過來。”

沈留一點就透,兩個孩子合力把那百鬼門下屬的尸體搬過來壓在暗客身上,讓對方的手握住還插在暗客脖頸里的刀,偽裝好了現場后不等松口氣,慕清商就抓著沈留從小路跑。

沈留被他拽得一個趔趄:“我不走!我爹還……”

“你爹死了,我看到的。”慕清商腳步一停,側來的半張臉上滿是血跡,在黃昏下無端顯得驚悚可怕,眼里是不符合這個年紀的冷靜,“我來找你,結果發現嶺中亂了,有人拖著尸體從家主那邊出來,我看清了……是你爹。”

沈留腦子里剎那時一片空白,他想哭想喊想說慕清商騙人,可是對方似乎早有預料,用手死死捂著他的嘴,幾乎拿出了吃奶的力氣連拖帶拽,把人帶到了一個堆滿血色麻袋的山洞里。

慕清商在他耳邊說:“這里都是沒用的死人,今晚子時就會被帶走扔進外面的長河,你識水性嗎?”

沈留腦子里嗡嗡作響,只能愣怔點頭,慕清商就繼續道:“你找個袋子躲進去,記得打活結,別動也別出聲,晚上被扔進水里后憋一會兒再出來……走得遠遠的,別回來!”

沈留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慕清商,認識他三天,這個比自己小一歲的孩子都乖順柔軟得像只貓兒,從來不曾有這樣冷靜到可怕的地步,甚至連剛才捅刀的時候盡管手抖,也沒失了準頭。

他怔怔地問:“你到底是誰?”

“他們都叫我慕清商。”蹲在面前的孩子擦了擦臉上血跡,在懷里小心摸出個布包,里面是沈留那六根毒針,自己只留了一支,剩下的一股腦被他塞回沈留懷里,“這個你拿著,如果有人要殺你,你就動手……如果你打不過,就殺了自己,總之不要活著回來,否則你會后悔的。”

沈留抓著他的手:“我爹……真的死了嗎?”

“家主殺了他,我不知道為什么,但我不騙你。”慕清商輕聲道,“你對我好,也沒做錯什么事,不該死的……聽我的話,活著出去。”

他說完掙開了沈留的手,一步三回頭地走了。

這一別就多年未見,慕清商雖然記得沈留,但并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故也沒設法聯系。那夜他獨居船上臥看朗月疏星,冷不丁有人爬上了船,狼狽地趴在船舷上喘氣。

十五六歲的沈留生得狐貍眼風流相,哪怕被泡成水鬼模樣,也好看得緊。慕清商本想把其扔回水里,卻看到了他腰間懸掛的一個人頭,瞳孔一縮。

迷蹤嶺赫連家御下極嚴,其中死士都在面上烙了黑色阿芙蓉,雖然沒公明于世,該知道的人卻都心里有數,絕不會認錯。

赫連家的敵人……慕清商瞇了瞇眼,長劍架在沈留頸邊,沒出聲,握劍的手穩如磐石。

沈留此番殺了替赫連家主送信天京的暗客,一路上不知道遭了多少回難。此時他身上傷口被水殺得生疼,好不容易爬上艘船卻沒想到上面還有高手,眼下內力所剩無幾,縱有飲血匕在手,也實在不好硬碰硬。

因此他一面悄然伸手探入腰封,一面舉起右手賣慘賠笑:“這位兄臺,小弟路遇歹人跳水逃命,借你的船喘口氣,還請……”

“你殺了赫連家的暗客。”慕清商打斷了他的話,“此地臨近西川,你掛著這顆人頭還趕往此地跑,是在找死。”

沈留心頭一驚,再不猶豫,右手一轉推開劍鋒,左手向后一揚,一枚細針迎面射來。

慕清商右腕一轉,長劍橫于面前擋下細針,附著其上的內力將針“黏”住,正欲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卻借著月光看清了針頭那丑到別出心裁的倒鉤——

“我跟你講啊,這個針尾是我自己彎的,方便藏在衣帶里,用的時候還順手,是不是很厲害?”

沈留一擊不成,正準備再跳一回河,冷不丁被人一把扯住了袖子:“沈留,我是慕清商。”

這個名字就像重錘打破了核桃殼,把里面封藏的東西重新暴露出來,沈留渾身一震,他下意識地回頭想看個真切,腳下已經踏了空。但聞裂帛聲起,慕清商只覺得手下一輕,那人已經栽回了河里,撲起老大的水花。

他丟掉破布,面無表情地抹了把臉,看著沈留在水里撲騰也沒急著去拉人,而是轉身看向了岸邊。

微帶涼意的風吹來,略消減了夏日暑氣,然而慕清商敏銳地嗅到一絲血腥味。

下一刻,有數枚弩箭破空而至,箭尾都綁著繩索,一半射向船舷,一半射向站在船頭的人!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