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宮變(八)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人生際遇,禍福旦夕。

靜王之亂在一夜間天翻地覆,又于十日內銷聲匿跡,崇昭帝遭到連番打擊終于一病不起,年少的皇太孫臨危受命,在阮非譽的暗中推動下,大楚朝堂開始了一場短促而血腥的清洗。

丞相秦明德本是南儒一脈的人,自然全力支持;誠王楚云帶兵平亂追查亂黨余孽,以此表明自己無心大位之意;端王楚煜一力壓下以司徒為首的各大世家,聰明的在這風雨之際做出頭鳥。

彈劾攀咬、順藤摸瓜、株連同罪……一張張奏折上呈,一道道指令發下,一家家門戶被抄,一個個人頭落地。

未滿十六歲的皇太孫,在隱忍兩年之后終于不再忍耐,鋒芒畢露,爪牙盡出。

然而這些,都與楚堯沒有干系了。

天牢,這個他只聞其名不知其實的地方,如今終于來此做了客。這里沒有人知道這個孩子是誰,為何年紀小小就被關進來,獄卒得了命令不敢多話,將他單獨關在一間牢房里,除了每日送來水糧,并不與他說一句話。

十日之內,天牢變得很是熱鬧,不斷有人進來,又陸續有人出去,有人沒日沒夜的謾罵詛咒,有人拖泥帶水地瘋狂攀咬,獄卒們拿著鞭子重重抽在犯人身上,漸漸有了死傷,血腥、腐爛、騷臭……各種各樣的味道混合著楚堯從未見過的眾生百態,像洪水猛獸沖開他有生以來被王妃精心保護的城門,在里面肆虐洶涌,把曾經深信不疑的柔軟和美好全部淹沒。

知情的獄卒當然不敢打他,卻也不管他,楚堯坐在發霉潮濕的草堆上,背靠冷冰冰的磚墻,老鼠竄來鉆去,他卻比這些老鼠更可憐。

“陛下!我要見陛下!”

“大膽!本官乃御史大夫,你們誰敢……啊!”

“是王爺要謀反!我們不過聽命行事,求皇太孫殿下開恩!”

“小的知錯了,我、我曉得誰還是同黨,你們放我出去,我親自去拿人贖罪!”

“……”

楚堯雙手捂住耳朵,聲音卻還是如此清晰。

十天,他瘦了一大圈,渾身臟兮兮得發臭,手腳都是在粗糙地面上磋磨出來的傷痕。從一開始抓著門欄鐵鏈高聲哭喊,到現在一言不發的沉默,楚堯已經三天沒說一句話,沒吃一口飯,安靜得像丟了魂。

楚堯覺得自己有很多事不懂,有很多事要想,可他一無所知,自然也無從想起,到現在更沒有心思去想。

人都會說漂亮話,諸如冷靜沉穩,可是等事到臨頭,又有誰能真做到三思后行?

他想知道發生了什么,卻又本能地不敢細想,眼睛張惶地望著四周,入目都是可憎可悲的臉龐,而他想見的人始終沒有來。

楚堯想見的人正在東來閣。

這是崇昭帝的書房,現在已經屬于臨危代政的皇太孫楚珣,此時東來閣內屏退了宮人,就連原本正在議事的阮非譽也在見到顧瀟入內的剎那告辭離開,只在擦肩而過時瞥來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楚珣放下奏折,一身華服配上束發金冠,給人的感覺同以前那個貴氣溫和的少年大不一樣,多了讓人不敢逼視的威儀。

顧瀟走到近前,一句話也沒說,掀開下擺跪在了地上。

他從小到大都沒彎過幾次腰,下跪更是寥寥無幾,除了師父師娘和師祖靈位,便只有百花村那二十多條人命值他屈膝,到現在他卻二話不說,跪在了楚珣面前。

楚珣捏著奏折的手頓時一緊,掩去眼中一閃而逝的神色:“師父,你這是何意?夜深風大,你傷勢未愈,還是快些起來。”

顧瀟沒有起身,拱手行禮:“皇太孫殿下千歲。”

“你我師徒,現在又無外人,何必這些虛禮?”楚珣放下奏折,“莫非師父認為珣兒坐上這個位置,就沒資格做你的徒弟了?”

顧瀟抬起眼:“殿下既然還認我這個師父,那么……能否對師弟網開一面?”

楚珣陡然沉默,顧瀟長跪不起。

半晌,楚珣長嘆一聲:“師父,你向來深明事理,現在何必為難我呢?”

“不知者無罪。”顧瀟聲音沙啞,“阿堯還小,王妃將一切都瞞住,他什么都不知道。”

“靜王妃唐芷音,我的四皇嬸……呵,她的確好手段,銷毀證據保全了大半舊部,又給自己的兒子找了這樣一條退路,可是……”楚珣抬起眼,語氣轉寒,“我為什么要如她所愿放過對自己滿心仇恨的人?”

顧瀟垂下眼瞼。

楚珣離開御案,親自走到顧瀟面前來,蹲下身虛虛指著他受傷的腹部,道:“十日之前,若非師父替我擋下,這一刀就該捅進我的心口……他不知道靜王謀逆,卻曉得我們逼死他的父母,此仇深如血海,恐怕他存活一日,就一天不會放過我們。”

頓了頓,楚珣又道:“或者,師父你去把真相都告訴他,如果阿堯能想明白,我這個做兄長的自然也不會定要置他于死地。”

“殿下,若是阿堯現在知曉一切,縱使你放過了他,別人也不會了。”顧瀟的唇角緩緩抿起,“如此一來,你的確給他一條生路,卻有大把的人爭著把他送上死路。”

楚珣被他戳破了盤算也不惱怒,起身道:“師父既然如此明白,又何必枉費心力?”

顧瀟默然片刻,抬頭道:“阿堯的生死對殿下來說,如今不過是朱砂一筆代過的事情。靜王叛亂結束得短促,現在首惡雖已伏誅,余黨仍深埋,兼之局勢緊張,后續只能徐徐圖之,在這個節骨眼上比起窮追猛打將事態擴大,殿下應當更偏向如何把這樁皇家陰私壓下去,須知從長計議總好過打草驚蛇。”

“師父的看法,倒是與阮大人不謀而合。”楚珣垂下眼,“然而把阿堯押入天牢,是皇祖父的意思,我不可能為了一個想殺我的人在這個時候觸怒圣顏徒增麻煩。”

“陛下重病不起,半壁玉璽已落在殿下手中,只要你愿意網開一面,他就有一條活路。”

顧瀟俯下身,額頭落在手背上,許久沒有起來。

楚珣的眼眶,在這一瞬間紅了。

他看著顧瀟低伏的身影,從三年前落難相遇,這個年紀不大卻頂天立地的人在楚珣心里就是如師如父般的存在,很多時候楚珣覺得自己撐不下去,都會想起那一年顧瀟帶著他跳下斷崖時的果決眼神。

若是沒有這個人,楚珣也許已經死了。

他以為顧瀟能一直這樣挺直脊梁、無所畏懼地活著,卻沒想到這個人也有軟肋,也有舍不得,也會為人下跪低頭。

“師父……”楚珣彎腰,伸手去扶他,卻是紋絲難動。

“于公于私,我都知道殿下為難,這一回不情之請,來日十倍奉還,請殿下……放了阿堯!”

“……”

“殿下,我求你,放了他。”

“……”

滾燙的液體從眼眶涌出,又被一只手用力抹得干干凈凈,楚珣定定地看著顧瀟,半晌之后才終于開了口:“可以。”

顧瀟抬起頭,楚珣親自把他扶起來,一字一頓地說道:“師父,我應你這一次,但是有兩個條件,你也要答應我。”

“殿下請說。”

楚珣深吸一口氣:“第一,我要將他逐出天京,此生不得擅自回轉。”

“好。”

“第二……我要你親手廢了他的武功,然后給他灌下宮中秘藥。”

顧瀟擰了眉。

楚珣握緊了拳:“師父不要怪我狠心,放他一條命已經是極限,可是他耳聰目明又身懷仇恨,于公于私我都不能安心……我向你保證,就算他成了啞巴癡兒,我也會讓他一生富貴平安。”

“可是你這樣做,跟殺了他何異?”顧瀟在這一點上不肯讓步,“他現在年紀尚小,若是落下殘疾,今后該如何自處?到現在他已經不是世子皇孫,變得一無所有,倘若連那點微薄武功也不存,你讓他如何在市井安身立命?”

楚珣終于怒然拂袖:“好好好,師父你為他打算得周全,可有想過我的立場?他有武功傍身,又無殘疾智損,他日若是泄露了身份,勾結亂黨余孽卷土重來,我又該怎么辦?人算永遠不如天算,這一次有天時人和相助才將一場叛亂鎮壓,到時候又有誰來幫我?”

顧瀟一言不發,楚珣心中壓抑多年的郁憤委屈卻好像找到了宣泄口,他用力一揮,紫檀博古架翻倒,上面的珍貴瓷器和銅器砸了一地,碎成了再也拼不回去的曾經。

“我爹被他父王所害,我母嚇得了病長居佛堂,留我一個人面對這龍潭虎穴的皇宮,自幼不曾嘗過父母恩寵,而他還在雙親膝前享受天倫之樂,無憂無慮得讓我羨慕!他父王騙我十載,我對阿堯好似手足,視其父母如親如長,卻是險些因其算計死在宮外,更差點釀成北疆大禍……是,阿堯年幼無知的確無辜,難道我就罪有應得活該受這些苦?我為什么會變成如今這樣,我憑什么放過仇人的兒子?

“師父,當年你救我一命,后來你收我們為徒,縱然知道我心懷異想仍不遺余力地教導,我心中敬你感激你,可你總是為他考量比為我計較更多,為什么他永遠過得比我好?!”

顧瀟抬起頭,看著楚珣手撐桌案站立,身體因為情緒太過激動而有些發顫,就連呼吸和心跳也俱都亂了,兩眼通紅,一張臉雖然還保持著笑意,卻比哭還難看。

楚珣喃喃道:“師父,我到底……哪里不如他?”

顧瀟看著散落在地的奏折,上面除了一行行密密麻麻的文字,還有一道道觸目驚心的朱砂筆痕跡,可見這個年僅十五歲的皇太孫是真的在用心做一名儲君,將來成為英明的皇帝。

滿朝文武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楚珣這十天來進退得度表現得無可指摘,可是誰能知道他也會在人后痛哭迷茫?

都說“男子漢流血不流淚”,可是這天底下哪個人降臨世間不是從流淚開始的?

顧瀟嘆了口氣,好像在這一瞬間老了十來歲。

他終于站了起來,雙手攬過這個只比自己矮半個頭的少年,不甚熟練地將其按在自己肩膀上,輕拍著對方背脊,道:“我師父在世的時候,常說‘寧缺毋濫’,因此她這一生只有我這么一個徒弟……因此,我收你們為徒是出于真心而不僅是因為旁的干系,這一輩子也只會有你們兩個弟子,絕無第三人。”

頓了頓,他放輕了語氣:“然而我的確偏了心,在你與他之間我做不到一碗水端平,不僅是身份地位亦或者年齡悟性,更因阿堯對我來說,重逾性,但是……珣兒,我知道你現在在其位謀其事,有千般不容萬種不易,我也只求你這一次,今后十年,我為你賣命,自此生死不論、名姓全無,以微薄之力死而后已,直到你獨當一面成為一個好皇帝為止。”

楚珣本欲推開的雙手僵在半空。

良久,他啞聲道:“要是我還不愿意,師父……是不是就離開天京,再也不會幫我了?”

顧瀟搖了搖頭:“如果你不愿意,我說出的話也不反悔,幫你護朝堂家國十載,然后……”

“然后什么?”

“然后,我去找阿堯說‘對不起’,補全我欠他的東西之后再去投胎,十八年后又是條好漢了。”顧瀟松開手退后兩步,眉眼彎彎,“到時候我和阿堯青春年少,你年過而立,說不定逢年過節的時候還要跟著百姓一起遙祝陛下萬壽無疆。”

楚珣鼻子一酸,他閉上眼,心中天人交戰。顧瀟這一次沒有再逼他,而是屏息靜氣地等著回答。

等到楚珣臉上的淚痕都干涸,顧瀟才聽到了那句微不可聞的話:“我答應你。”

一道令牌落在顧瀟懷中,楚珣背過身去,聲音微顫:“今天晚上,我準你再去見他一次,然后我會派人把他送走,自此天京再無‘楚堯’……十年,我不能保證一輩子不動他,但是我會讓他活過十年,到時候他長大成人,生死禍福皆由自主,與我再無干系。”

頓了頓,楚珣澀然道:“師父,記得你的話。”

“許君一諾,絕不反悔。”

顧瀟頷首,收起令牌出了東來閣,楚珣這才轉身看著他的背影,緊握的十指一點點松開。

天京下了連續幾天夜雨,在今晚終于有了月色。

只可惜月色涼如水。

顧瀟走得極快,出了皇宮大門就直往天牢而去,不多時就進了這座森冷可怕的牢房。

此時夜已深,楚堯不吃不喝三天早就沒了力氣,哪怕沒有睡意也疲倦不堪,冷不丁聽到牢房里喧囂大作,犯人們咒罵的聲音陡然間節節拔高,一時間就連獄卒揮鞭斥責竟然也沒能壓制下來。

“畜牲!背主的畜牲!”

“顧瀟你這走狗,不得好死!”

“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

楚堯聽到這些罵聲,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一骨碌爬了起來,死死盯著牢門。

顧瀟對這些罵聲置若罔聞,將所有人拋在腦后,打開牢門走到了楚堯面前。

他看著這個在十天之內脫了形的孩子,輕輕喚道:“阿堯……”

楚堯沒有動,站在原地呆呆地看著他。

顧瀟勉強笑了笑,道:“我來跟你道別。”

楚堯默然片刻,問道:“生離,還是死別?”

這個天真無邪的孩子好像在這十天之內被消磨了所有活潑和單純,此時看著顧瀟的目光讓他想起了黑夜里的鷹隼,縱然年幼未生雙翼,皮毛之下已經初見骨之雛形。

他蹲下來,與楚堯平視,伸手去摸那張臟兮兮的連,道:“你會離開天京,過上新的生活……”

顧瀟的聲音戛然而止,楚堯側頭咬在了他右手食指上,用盡了全身僅剩的力氣,牙齒陷入皮肉,嘗到血味也不肯放開,顧瀟覺得那牙齒咬到了骨頭上。

他動作一僵,用左手輕輕去撫楚堯的頭,繼續說道:“我知道你恨我,恨珣兒,但是如果你不能好好活著,這些都沒有任何意義。”

楚堯終于松了口,他嘴里都是血腥味,卻半點高興也無,扯了扯嘴角,并沒有哭,只是道:“師父,我現在不想活了,你告訴我真相……告訴我,這一切都是為什么……好不好?”

“是你母妃說過,讓你活著。”顧瀟站了起來,“你知道真相又如何?不過是,無能為力。”

楚堯握緊了雙拳。

顧瀟低頭看著他:“你恨我們無可指摘,但是你也要知道‘師為徒先’的道理,仇也好,恨也罷,你都記在我身上就行。”

“記在你身上?”楚堯抬起頭,“師父,我殺了你報仇……也行嗎?”

顧瀟笑了一下,看著手指上帶血的牙印,道:“行啊,這個就算印記,十年后我這條命就給你了。”

楚堯瞳孔一縮,繼而笑了起來,笑得撕心裂肺,咳得斷斷續續。

“給我……呵,師父,你還想騙我嗎?”楚堯的眼淚都被笑了出來,目光陰鷙,“顧瀟,你口口聲聲說十年之后把命給我,可是人間生死無常,你以為自己是閻王爺能定禍福,說了話就一定能算數嗎?你作朝廷的走狗,指不定哪一天就死了,尸骨遺落在何處也不知道,我又該去哪里找你討仇?”

顧瀟一言不發地看著他,直到外面傳來一聲輕咳,是獄卒提醒他,時間到了。

最終,他想好的千言萬語都沒派上用場,顧瀟只是彎了彎嘴角,凝視著楚堯的眼睛,輕聲道:“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做鬼也要托夢去找你,此生不還你一命,來世不入輪回,只是阿堯……你可別怕鬼啊。”

說完這句話,不等楚堯回神,他已經走了出去。

牢門重新關閉,楚堯這才驚醒,從喉嚨里發出一聲受傷小獸般的哭嚎,猛地撲了上去,卻只是撞上冷硬的門欄。

“師父、師父!你回來!”

“……”

“師父!我不要你的命,你回來!我求求你回來!”

“……

“你們是誰?我哪兒也不去!師父!師父!”

“……”

“顧瀟——”

最后一聲哭喊驟然拔高又戛然而止,顧瀟已經走出天牢大門外,聞聲腳步一頓,近乎僵硬地回了頭。

可惜他看見的只有森然漆黑的走道。

他在這一刻有一種沖動,然而最終,他選擇了轉身繼續往前走。

當身邊再也沒有人,顧瀟的眼淚終于奪眶而出。

驀然間,他的耳邊回響起十歲初學驚鴻刀、不堪辛苦的那晚,端清對他說過的一段話——

“寒枝落枯葉,浮生碾輕塵;此身似驚鴻,事故作飄蓬。人生一世,有時便如飛鳥一般,雛鳥欲成蒼鷹,必得離巢獨飛、搏擊風雷,迎來明槍暗箭的危險,回首不見歸途。到了那時,你除了細數千瘡百孔的痛,更得去銘記附著其上的苦樂得失,然后振翼蒼穹越過江山萬里,才能找到讓你心安落定的一片天地。”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