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宮變(三)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唐芷陽說完最后一個字,靜王楚琰便大發雷霆,一腳踢翻了書房里的檀木桌案,筆墨紙硯砸了滿地,誰也不敢在這當口吭聲。

“楚婉寧,楚婉寧,好一個楚婉寧!”

靜王妃剛一進門就有一只瓷杯砸在腳邊,她垂眼看出這是自己早年描出花樣的那副茶具,王爺向來喜歡,現在卻棄如敝履,不知道是氣急之下沒認出來,還是壓根沒有多想。

捏著巾帕的手指緊了緊,靜王妃心里松了口氣:幸好阿堯已經被他師父帶遠了。

楚琰余怒未消:“王妃不在瑤光閣伴客,莫非是楚婉寧說了什么?”

“單看宸妃之面,以公主名義,王爺還該稱其皇姐,慎言才是。”靜王妃小心避開碎瓷片,走到他身邊輕聲寬慰,很快壓下楚琰的火氣。

靜王脾性頗烈,只是會披溫和穩重的外殼,相比之下這位王妃就柔和太過,寧靜如庭院環繞假山的池水,就算凝眉動氣也是婉約似春風拂過水面。

無怪靜王哪怕唯有一子也未納側妃,一心一意對她好,大事小情均不避諱,除卻與唐家的關系,也不少對王妃的情義信任。

見楚琰壓下火氣,王妃這才道:“公主并未多言,只道‘血脈傳承不易,她與駙馬皆已非韶華,對子嗣當十分謹慎,何況陛下年事已高,更對孫輩多些看重’。”

此言一出,駙馬唐芷陽的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

靜王妃瞥了他一眼,道:“大通寺的計劃,還是從長計議吧,為此事傷了子嗣又跟公主鬧大,無論對唐家還是宸妃都不是好事。”

她說話點到即止,一語畢便放下親手調制的參茶,令婢女快速收拾了滿地狼藉,便干脆地帶人走了,半點也不拖沓。

楚琰目送她離開之后,才示意唐芷音關上門,書房里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兩人,一個是高大英武的年輕男子,一個是白面長須的中年男人。

王府暗衛長林校尉,兵部侍郎鄭秋。

明軍暗衛,悉數在此,可見靜王已經有些按捺不住了。

鄭秋在四人之中輩分最高,便對唐芷陽冷笑一聲,毫不客氣地道:“公主好大威風,芷陽你娶了好夫人!”

自今日一早楚珣自請祈福,楚琰就回府召集部署,打算借這機會動點手腳,就算要不了命也會讓其脫層皮,不管殘疾還是毀容都將失去登寶機會,還能設法將臟水潑到其他皇子身上,一箭雙雕。

然而,玉寧公主去御前請愿隨行,卻讓這個計劃不得不擱置。

她是唐宸妃的獨女,又是唐芷陽的妻子,如今還身懷有孕,若是因為他們的行動出了半點差錯,此后都不好交代。

縱使近年來唐宸妃不止一次說過玉寧公主與她離心,到底還是舍不得這個唯一的親生骨肉,何況她的存在也是為唐宸妃固寵的一大籌碼,在崇昭帝駕崩之前都不可得罪狠了。

“她這么做,是在給楚珣當護身符,為此拿自己和孩子威脅舅兄,今晚親至王府,也是把我們擺在了父皇面前,倘若出了事,王府逃不了干系。”楚琰神情陰冷,“因此,這一回我們不僅不能下手,還要保人。”

鄭秋皺眉道:“玉寧公主怎么會知道我們要動手?”

楚琰看向林校尉,聲音轉寒:“顧瀟,今日去了哪里?”

身為楚珣的師父,又在靜王府中資歷最淺,他的確是最值得懷疑的人。當初楚琰愿意松口讓他收下楚珣,不過也是動了將其作為眼線安插在楚珣身邊的意思,然而對方終究不是自己一手提拔的心腹,永遠不可疏于防范。

“回稟王爺,屬下不知。”林校尉惶恐低頭,“他輕功卓絕,又有麾下暗衛遍布天京城,屬下的人不敢跟得太緊,只曉得他今日并未進宮。”

楚琰冷聲道:“七年前我便將暗衛勢力交到你手里,可他只用了三年就讓你變成了睜眼瞎子。”

林校尉背后生出一股寒意,當初是他先行起意殺顧欺芳留顧瀟,是因為比起老練狠辣的顧欺芳,一個初出江湖的小輩顯然更好掌控利用。然而這三年磋磨過去,當顧瀟將靜王府中暗衛擴充一倍不止,在帝王眼皮子底下把暗網鋪滿天京城,那些曾有的輕視早已化成了懼意。

如果說那位遠居迷蹤嶺的葬魂宮主是披著人皮的惡鬼,顧瀟便是一棵長于光明卻扎根黑暗的妖樹,靠著血肉飛快成長,無論武功眼界還是心機手段,到如今都令屋內無人不忌憚。

他們用三年的時光,把一只狼崽變成了餓狼。

林校尉不止一次想要過河拆橋,然而諸般手腳都有顧慮,稍不留意就會露底,到時候麻煩更甚,只能這樣提心吊膽地拿顧欺芳之事勾著他,如履薄冰。

既然暫時不能殺人奪權,就只能暫且穩住,好在那時手腳利索,少有線索留下,顧瀟又被看在靜王眼皮底下,難以獲得對此事確切有用的情報。

一念及此,他趕緊道:“王爺,雖然顧瀟與楚珣有師徒之名,但他與世子更多師徒之情,何況大通寺之事咱們是臨時起意,他不該事先得知,自然也來不及泄露情報。”

“如果不是他,消息是如何走漏?”說話間,鄭秋一眼落在唐芷陽身上,未盡之意昭然若揭。

唐芷陽握緊了五指:“鄭大人以為是本將軍賊喊捉賊?”

不待鄭秋反諷,楚琰便開了口:“還有一個可能……王妃。”

此言一出,三人臉上都現出驚色,鄭秋喃喃道:“王妃怎么會……”

“今日后晌,她派人去給母妃送了新制調香,婢女回稟說當時公主也在場。此香名為‘通寧’,木盒上有手繪的‘守宮’紋路。”頓了頓,楚琰拿起參茶,摩挲著光滑杯壁,“我本沒多想,直到這茶……”

林校尉駭然道:“茶中莫非有毒?”

“王妃不會如此,然而她心細謹慎,不會不記得本王最厭惡這味道。”楚琰將茶杯擲于桌面潑灑了半面宣紙,模糊上面未成的書信,“人參如人生,縱有苦后回甘,終究歸為白水一盞……她在警告本王,收手。”

鄭秋想得更多:“這是王妃自己的意思,還是唐大人的意思?”

唐芷陽搖了搖頭:“家父跟王爺早已同盟共舟,豈有在這緊要關頭反水的道理?”

“女人總是容易心軟,尤其她有了阿堯。”楚琰淡淡道,“阿堯已經十一歲了,若是本王不起事,一生榮華富貴總是穩當的,王妃不指望他能有什么大的出息,僅此便已足以,倘若本王失敗,反而連這樣的生活也會一去不返,她愿意與本王同生共死,卻舍不得阿堯跟我們同甘共苦。”

唐芷陽身為靜王妃親兄,當即冷聲道:“婦人之見,大事未起便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王妃的擔心不無道理,本王并不怪她,但是……本王最討厭輸,自然也不會輸。”楚琰瞇起眼看向林校尉,“三年了,依你之見,覺得顧瀟如今還可信嗎?”

林校尉道:“只要他一天不知道真相,就是可信的。”

楚琰輕按額角:“然而這天底下哪有包得住火的紙?”

他為難猶疑,便是舍不得顧瀟帶來的利益,畢竟自己身為皇子,一舉一動都有無數人看在眼里,暗中籌謀便至關重要,幾乎代表耳目左右決策。

林校尉掌管暗衛七年,也只能勉強與其他勢力分庭抗禮,直到顧瀟前來,用三年時間重組昔日掠影的部分后人,又將暗衛部署重新安排訓練,現在整個天京城的音容都被放在楚琰面前,被顧瀟托在兩掌之間。

正因如此,他才會生出忌憚。

顧瀟能成長如斯,顧欺芳的事情還能瞞他多久?

自斷臂膀以絕后患,還是設法拖延再行欺瞞?

鄭秋道:“顧欺芳的事,知情者除了我們四人,還有幾個?”

林校尉道:“當時隨屬下前往葬魂宮的死士,已經全部成了封口死人,事后屬下也親自帶人去燒了飛云峰,滿山活物絕命如今寸草不生,這世上知道真相還能活著的,也就只剩下赫連宮主了,不過……”

楚琰皺了皺眉:“不過什么?”

“此番屬下前往迷蹤嶺與葬魂宮接洽,赫連宮主送了一個人,說王爺也許用得上。”

唐芷陽追問:“什么人?”

“他的一個手下,據說在三年前曾領命看守泣血窟,并對顧瀟用過刑。”

楚琰先是一怔,繼而大笑:“好!替本王多謝赫連宮主!”

林校尉道:“赫連宮主此番將人交給屬下,還讓屬下向王爺帶一句話。”

楚琰正是心情愉悅之際,聞言便道:“他說了什么?”

林校尉猶豫片刻,才道:“赫連宮主說自己舊傷復發,葬魂宮內人心浮動急需整頓,兼之迷蹤嶺離天京山高路遠,此番事變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好待王爺得償所愿之日,再親上天京向您敬酒祝賀。”

楚琰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鄭秋和唐芷陽齊齊皺眉,靜王府與葬魂宮的合作向來隱秘又至關重要,在這個緊要關頭,葬魂宮卻不進反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赫連御到底是什么意思?

半晌,楚琰意味不明地問道:“宮主舊傷復發,是什么傷?現在可有大礙?你,可是看準了?”

林校尉遲疑片刻,道:“屬下此番入迷蹤嶺,是被破例請到主峰禁地,看見赫連宮主正在冷泉中運氣練功,他的身上……確實有三道劍傷。

唐芷陽一怔:“劍傷?”

“兩道分別在前胸后背,都離心口極近,還有一道在肩上,再偏兩分就能割頸封喉……以屬下眼力,能確認這是陳年舊傷,但是傷口難以愈合,近日又再度崩裂。”

楚琰終于面露驚色:“什么人能傷他至此?”

林校尉道:“一個死人。”

屋內其他三人終于定心,既然是死人,那么無論對方生前多么可怕,如今都不足為懼了。

楚琰緩緩落座,手指輕敲桌面:“既然宮主不是推辭,那便罷了,左右有了他這份大禮,本王能將顧瀟徹底綁上戰船,暗網之事也可暫且放心……林朝,北方貴客將至,你也要做好準備了。”

他說得隱晦,林校尉當即會意:“是!”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心腹通報:“王爺,顧副尉求見。”

說曹操曹操到,屋里四人對視一眼,鄭秋身份特殊先行從秘道離開,林校尉迅速將機括復原,楚琰這才道:“讓他進來。”

顧瀟攜著一身風塵踏入門內,不多看也不多話,直接探手入懷將一頁薄薄的紙呈上,道:“今夜屬下去了醉春樓蹲點,看到禮部侍郎違規嫖妓,便用些手段問出了些東西,請王爺過目。”

箋紙上不過寥寥幾句,楚琰的目光卻在上面停駐了很久,半晌才將其轉給鄭秋,緊緊盯著顧瀟:“此事當真?!”

“陛下將于三日后當朝立皇太孫,詔書已經擬好。”顧瀟道,“旨意尚未正式下達,陛下已經密令禮部做好準備,可見決心已定。”

楚琰陰沉著臉,唐芷陽寒聲道:“雖說取嫡不取庶,可是這立孫不立子,陛下就不怕招致異議?”

“他信不過我們。”楚琰冷冷一笑,“二皇兄現在雖然沉寂,可是他余威猶在,又有司徒家作為后盾,再加上秦公案的積怨憤恨,父皇若是選了他,恐怕連閉眼都不安穩……至于本王的幾個弟弟,除了老五之外都是不堪大用,可惜他是個天生的九指,形體有缺如何做這人皇?”

顧瀟道:“既然如此,王爺才該是眾望所歸。”

楚琰的臉色更難看了,那是濃濃的不甘和怨恨,一閃即逝,轉眼就恢復常態。

唐芷陽適時道:“王爺,我們不如再試一次。”

靜王道:“試什么?”

“試試百官對此事的看法,試試陛下對子孫的態度。”停頓片刻,唐芷陽沉聲道,“十皇子心直口快,若得悉此事,必然不肯沉默……如此一來,若成則是眾意難違,若不成也能讓端王難以獨善其身,水越渾對王爺才越有利。”

靜王一怔,繼而大笑:“好!”

顧瀟一言不發,和林校尉一同變成沉默的石像,做暗衛的寡言少語才是正道,該不說話的時候就一個字也別多言。

靜王看到他,忽然開口道:“林校尉,你去了西南月余,可有查到葬魂宮的消息?”

林校尉聞言,立刻想起了適才合計,拿出早已想好的說辭:“回稟王爺,屬下奉命調查王室何人與葬魂宮勾結,冒險潛入迷蹤嶺,意外找到了昔日參與顧副尉之事的一名活口,已經押回王府密……”

林校尉的話沒有說完,因為他看向了顧瀟,聲音戛然而止。

未及弱冠的年輕男子容色淡淡,看起來平靜得過分,一只手落在驚鴻刀柄上,慢慢摩挲,聲音比這秋夜冷風更寒:“哦?”

他瞥見了顧瀟的眼睛。

刀鋒從那方寸之匣破出寒光。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