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殺招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落日崖那邊傳來的巨響,趙冰蛾自然是聽到了。

無相寺內乾坤倒轉,趙冰蛾用一支“魔蝎”為代價炸毀演武場,拖了大半“天蛛”陪葬,連同那些曾自詡正義的白道人質,有一個算一個,跟葬魂宮多少殺手的血肉混成一團,再分不清彼此。

今后武林再談起此事,多少后生晚輩要唾罵她心狠手辣滅絕人性,又要扭捏作態地嘆一句受難之人死得其所。然而身后事如何,對趙冰蛾來說并無干系,她要的是一場痛快,到現在已一解心中多年郁憤難平。

在落日崖巨響傳來之前,趙冰蛾仍在盤算殘局如何收拾,嘴角還帶著笑意,下一刻笑意凝固在臉上,她只覺得腳下地面微顫,回首只見群鳥出林喧鬧嘈雜。

心里忽然漏了一拍,趙冰蛾收斂了笑意,目光低垂看向跪在自己身邊的手下,沉聲問道:“蝎子還沒回來嗎?”

她該做的事情都已做完,除了一部分隱藏極深的樁子和前往落日崖的蝎子等人,剩下的手下都已聚于此處,聞言,其中一人上前答道:“大人,屬下一直帶人駐守此處,并未見副首領蹤跡。”

趙冰蛾的雙手驟然間緊握成拳。

蝎子是跟了她多年的老人,向來行事謹慎周到,此番奉命與步雪遙虛以委蛇,不管火油陷阱之事成敗與否,都不該錯漏情報傳遞這一要事,除非……他自顧不暇沒能做到周全安排,或者派出的人沒能活著回到此處。

無論哪一種,都代表有她所不知的變數發生,而趙冰蛾這些年來最討厭的事情,就是節外生枝。

她的神情陰晴不定,那人覷著她的臉色,小心道:“大人,咱們接下來該怎么辦?”

趙冰蛾嗤笑一聲:“怕什么?我已經毀了‘天蛛’,暴露葬魂宮此番八成暗樁,樹敵于武林白道,使散沙之敵聚成一盤,就算赫連御逃出渡厄洞,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她說得狂妄,眼下也確實有狂妄的資本。慍怒之色只在臉上一閃而過,趙冰蛾又收斂了神情,眉梢一挑:“迷蹤嶺那邊,有消息嗎?”

另一名手下適時接口道:“回大人,厲鋒帶‘金蟾’守巢,封鎖三途六道有進無出,然而這次策算無相寺之事已經消息走漏,各大門派震怒不已,由太上宮端儀師太親發誅魔帖,召集群俠齊聚東陵,意在組成聯軍,先解問禪山之圍,再趁機作勢進宮迷蹤嶺,眼下已過中都,不日將抵此處。”

“很好,不枉我先前在伽藍城留了條活口。”趙冰蛾嘴角一彎,目光也冷下,“事到如今,問禪山已非久留之地,剩下的便讓赫連御跟白道狗咬狗……召集人手,我們先回迷蹤嶺!”

“是!”手下應聲,卻又遲疑片刻,“大人,眼下東山道被百鬼門虞三娘帶人把持,南山道落于蕭艷骨之手,我們該走哪條道?”

趙冰蛾瞇了瞇眼。

她今夜做了這場血腥大戲,雖然與先前目標相去無幾,但也將自己暴露出來,蕭艷骨心思比步雪遙更縝密,一定會懷疑她別有用心。

兩條山道都占地勢之利易守難攻,她雖然有下屬可用,但是要跟蕭艷骨再拼一次,不過是徒增無謂傷亡,從表面看來的確是繼續跟百鬼門交涉為上策。

然而她今晚所為,除卻事先與百鬼門合謀的部分,還做下不少手腳,不僅違背約定狠狠將其利用一番,還觸及了百鬼門行事底線,后更為一消心頭舊恨跟武林白道結下大仇。楚惜微既然有心要與白道結好,那就不可能在這敏感時機放她安然過關,而且一旦真正撕破臉,對她才是大不利,眼下暫避其鋒好歹還能穩住面上的和平。

趙冰蛾不算大度,自然也以己推人。眼下既然左右為難,倒不如擇一荊棘明路,總好過陰溝翻船被反咬一口。

一念及此,趙冰蛾睜開眼,眸中掠過殺氣:“走南山道,招子放亮些,蕭艷骨若是發現了什么,也不必顧及,跟他們做過一場便是!”

“遵命!”屬下得令,正要變換隊形有所行動,忽然聽到有倉促的腳步聲由遠至近,立刻戒備起來。

趙冰蛾瞇了瞇眼,揮手阻止屬下妄動,看著那個黑影奔出草叢來到近前,袖口的蝎子袖紋已是血跡斑斑。

她記得這個人,跟在蝎子身邊多年的心腹。

“大、大人,落日崖……落日崖出事了!”來人見到她和一眾屬下,硬撐的那口氣一松,腳下頓時失了力,一頭栽在她腳邊。

這一趴下,所有人都看到他背后斑駁的傷口,像是被刀劍之類的利器削去數片血肉,好幾處洞穿身體,只勉強避開要害。

一路提氣狂奔,幾乎要耗干他身上最后一滴血。

這人的眼神已經接近渙散,氣息越來越弱,喃喃道:“西、西嶺驚現異族‘狩獵軍’,副首領派我三人趕回……”

血哽于喉,再也說不出一句整話,趙冰蛾不得不俯下身,才能依稀辨認出幾個零散的字:“赫、赫……玄……殺……”

就在此時,一道銀光從遠處電射而來,直沖她面門刺去。她猛然將頭一偏,同時彎刀出鞘一勾一挑,那道銀光反震回去,穩穩落回主人手里。

那個人站在十丈開外的一棵樹上,枝椏陰影掩去大半身形,輕飄飄立于枝頭,像只輕盈的翠鳥。因為離得太遠,其他人都只能勉強看清一個輪廓,唯有趙冰蛾瞳孔一縮,握刀的手第一次顫抖了片刻。

一枚柳葉刀從她身后射出,直奔那人而去,這一下不求殺敵只為試探,轉眼就到了那人身前。呆立的他仿佛從大夢驚醒,驀地伸手拈住刀刃,巧妙避開鋒芒捏住刀柄,緊接著手腕一轉,細薄的刀刃飛回來處,深深沒入原主的眉心,輕松得好像只是插進了一塊豆腐里。

下一刻,那人就像皎月出云騰身而起,于樹梢枝頭連續幾個起落,在許多人都沒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到了趙冰蛾面前。銀光又是一閃,在如此近的距離下才能看清那是一把極細的劍刺,鋒芒聚于尖上一點,凝向趙冰蛾的左眼!

這一劍比離弦之箭更快,仿佛電光火石飛射而來,趙冰蛾的刀已出鞘,手勢也遞出方寸,卻在招式將出的剎那生生收手,身軀向后一仰,劍刺劃破她的眼角,拖出一道刺目飛紅。

趙冰蛾從劍刺下一個翻滾脫出,卻不急起身,手掌在地上一拍,便是鷂子翻身凌空而起,手中彎刀也順勢而出,與劍刺相撞迸濺火花,隨即又是三聲連響,她連翻三轉連出三刀,來人也連出三招連接三刀,終于在一個“力劈華山”下兩廂僵持。

趙冰蛾加力于刀,壓得來人右腿錯后重重踏地,如此近的距離,她終于能確定——這個人,正是玄素。

她瞳孔緊縮,死死盯著玄素,玄素卻眼神空洞,仿佛目光里根本就沒有她。

下一刻,玄素的左手屈指成爪自下而上抓向趙冰蛾咽喉,出手迅猛,如鷹隼捕兔,饒是趙冰蛾退得飛快,也被這一手在脖頸上抓出三刀血痕。

她甫一落定,身后屬下便合身而上。“魔蝎”身為“五毒衛”里唯一能與“蝮蛇”相提并論的存在,其中自然無庸手,眼見趙冰蛾退出戰圈,他們便在片刻間分工完畢,一半守護于趙冰蛾左右,一半分于四面八方,長短錯落,攻守相輔,先后向玄素攻去!

趙冰蛾這次沒有阻攔,她緊緊盯著戰局,心里沉了下去——玄素的外表不見異常,行動武功也絲毫不遲滯,唯獨神情木然,招式戾氣十足更增殺氣,較之先前簡直天壤之別。

以寡敵眾,他仿佛不知退也不覺痛,劍挑、飛踢、出爪、掌擊……一身武藝都施展開來,招招式式都在逼命,一劍貫穿一人咽喉之后血濺面目,叫臉上舊傷更添猙獰,玄素卻恍若未覺,反手搓掌成刀與短槍相接,竟然將木質槍身生生截斷,去勢未絕變掌為爪扣住那人手臂,用力一折,便是清脆刺耳的骨斷之響!

“《千劫功》……修羅手……”

趙冰蛾的一張臉,就像冬雪落于河面,飛快地將流淌的情緒全部冰封,轉眼間只剩下死寂般的冷硬。

眼睛一瞇,趙冰蛾突然抬頭看向玄素所來的方向,聲音聚成一線,入耳生疼:“赫連御,滾出來!”

這一聲灌注內力,就像刀子猝然刺進腦袋里,聽見的人都覺魔音穿耳,就連玄素也是一滯。趙冰蛾眼見前方樹后有一角衣袂掠過,冷哼一聲,一蹬地面飛身而去。人未站定,刀已出鋒,就像一彎月牙割裂穹空,碗口粗的一棵樹竟然被她一刀橫斷,卻沒看到那樹后之人。

耳后風聲呼嘯,趙冰蛾眼色一厲,彎刀去勢突轉直斬身后,卻沒想到眼中映入染血青衫。玄素不知何時拼著受創殺出重圍,此時已到了她身后,劍刺當胸逼來,趙冰蛾的彎刀也即將切上他的咽喉!

無為劍何等鋒芒,挽月刀何等凌厲,這一下刀劍逼命,眼看就要成兩敗俱傷之局。生死一線之際,趙冰蛾倉促撤招,也使得胸前空門大露,劍尖登時刺入!

劍尖入肉半寸就再不得進,趙冰蛾左手死死抓住劍刺,被錐形利刃割開手掌皮肉,熱血匯入暗槽,總算在一劍穿心之前穩穩把持住了無為劍。

這一口氣尚未松出嗓子眼,趙冰蛾突然聽到了一聲熟悉的輕笑,從背后傳來。

她與玄素這生死交手兔起鶻落,那棵被斬斷的樹還在徐徐傾倒,此時有人一掌擊于其上,樹干重重砸上趙冰蛾的后背。

樹干本沉重,這一掌更有雷霆之力,在趙冰蛾避無可避時砸上她的背脊,縱然她反手一刀架住樹干,沒被當場砸斷脊梁,順之傳來的大力依然讓她身軀向前一撲,原本被把持住的劍鋒脫開桎梏,勢如破竹地刺進血肉之軀!

赫連御滿意地看著染血劍尖刺破趙冰蛾背后的湛藍衣衫透出來,就像碧水中開出一朵紅艷艷的蓮,只覺得再沒有比這更美的畫面了。

他看得順眼,臉上也有了笑模樣,左手五指收攏又舒展,玩弄生死于股掌之間。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