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血債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東方將明,山風未靜。

因為長時間提氣狂奔,恒遠喉嚨里已經竄出了血腥味,可他腳下絲毫不敢停,緊隨步雪遙的腳步在蒼茫山林間穿行,在他們身后還有一隊黑衣人。

相比恒遠之前見過的“天蛛”,這隊由趙冰蛾出借的“魔蝎”少了那種詭譎的虛偽感,卻多了幾分沉默的危險氣息。恒遠在他們前面,只覺得有如芒刺在背,腳底下踩的柔軟草葉也似變成了刀尖,扎得人生疼。

這樣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覺,步雪遙卻已經習以為常,“魔蝎”是趙冰蛾的私衛,里面個個都是如她那般毒辣的蝎子尾脾氣,時不時就要扎人。若是平時,步雪遙就算再垂涎這份勢力,也萬萬不敢沾手,然而眼下情急,趙冰蛾不得不放權換取“天蛛”的協助,步雪遙也不得不利用“魔蝎”達到目的。

恒遠看著他在崎嶇山林中如履平地,對周遭大路小徑都十分熟悉,心里“咯噔”一下——自己在問禪山待了八年,不說對整座山頭了若指掌,也是心有計較,可看步雪遙的樣子竟比自己還要熟悉這里。

之前步雪遙說在山中暗藏了火油,恒遠還道他是虛張聲勢,因為自己常年在山寺活動,又跟其里應外合了三兩月,并未察覺此事,眼下大敵當前方才吐露,誰知道會不會是步雪遙隨口胡謅的幌子?

如今看來,恐怕就算是假,也摻了幾分真。

眼睛微不可及地一瞇,恒遠輕聲問道:“步殿主,這里不是下山的路。”

問禪山由主峰和幾處依附的斷崖共同組成,其中東、南兩邊都被設置了山道用以出入,北邊則是渡厄洞等后山所在,西邊落日崖隔河臨近連綿三十里的西嶺。

恒遠聽著步雪遙和趙冰蛾商議誘敵陷阱,想來火油埋藏之地該是在下山路上,如此才能在佯裝不敵時誘敵直驅,更能在計成后及時撤退。

可是步雪遙走的這條路,卻是一路向西。

步雪遙腳步未停,嘴上卻道:“恒遠,我聽說色空對你名成師徒,實則視如己出,可為何我找你給他下藥的時候,你會答應得這么干脆?”

恒遠腳下一頓,頃刻提步再起,道:“潑天富貴動凡心,我非菩提亦俗人。”

“說得好,天底下蕓蕓眾生有幾個不為生計苦?人不為己,才是天誅地滅。”步雪遙笑了笑,目光落在他身上,“可是你若不背叛,跟著色空混上十幾二十年,之后就是他的接班人,哪怕武功不濟,也有無相寺罩著,照樣是名利雙收,還不必背罵名。我給你的東西雖然好,可沒好到這個地步。”

隨著這一聲話音落下,恒遠眼前一花,發現行步暫緩,二十多名“魔蝎”將他團團圍住,步雪遙站在戰圈外拂了拂衣袖,笑意盎然,眼睛里像藏了淬毒的針。

恒遠面上驚慌之色一閃而過,掐著手指強行鎮定下來:“步殿主懷疑,小僧應謀是假,暗通計劃是真?”

“趙冰蛾這瘋婆子雖然討厭,可說的話的確有道理。”步雪遙冷冷盯著他,“這段時日以來,我的精力大半都落在渡厄洞,自你從東陵回轉,因著身份之便,我便將安排暗樁和崗哨的權限開放給你,現在百鬼門悄然入局,我卻事先沒受到半點風聲,若是沒有內鬼,我會信?然而我思前想后,除了我自己,唯一有機會幫他們打掩護的就只有你了。”

額頭有汗滴落,恒遠一撩僧袍下擺雙膝跪地,道:“步殿主所言雖有理,但小僧從未有半點不臣之心,更不敢私自做下這等事情,否則也早被‘天蛛’察覺通報殿主,哪能等到今日?”

步雪遙向來相信“天蛛”的能力,可惜這一次又的的確確在自負上面栽了跟頭,他眼睛一瞇,道:“所以,我需要你一個理由,能夠比金銀財帛更能說服我相信……你背叛無相寺、背叛色空的理由。”

若是別人,步雪遙但凡有丁點懷疑就會斬草除根,可現在恒遠還是枚好用的棋子,倘就這么宰了,步雪遙還有點可惜他的價值。

短暫的時間似乎在這一刻被拉長,恒遠身軀僵硬,他臉上神情變換,一時悲慟又一時憤怒,最終都歸于壓抑許久的瘋狂。

在步雪遙喪失耐性的前一秒,他終于聽到了恒遠的回答:“請殿主屏退左右,小僧的理由只能告訴您一個人。”

皺了皺眉,步雪遙上下打量他幾眼,揮手示意“魔蝎”繼續前行。

等到最后一個黑衣人也消失,恒遠才對步雪遙道:“小僧……俗家姓郭,名謂,祖籍西川漠漢城黃山人。”

步雪遙眉梢一挑:“漠漢城黃山派?郭飛舟是你什么人?”

恒遠深吸一口氣:“家父。”

趙擎“血閻王”之名成于八年前的黃山派血案,滿門一百三十四人無一活口,然而掌門郭飛舟活著的時候靠著一對“飛鷹爪”也曾聞名江湖,門派在他經營下不說多么強盛,卻也絕非庸碌草芥。

可是黃山派在一夜之間就成為了廢墟,郭飛舟的一對“飛鷹爪”被生生剁下喂了狗,如此血案震驚整個江湖。

趙擎自然做不到這一點,幫他殺了郭飛舟的是其母趙冰蛾。

趙冰蛾愛子成狂,步雪遙毫不意外這個瘋婆子會為趙擎做到這一步,他只是勾了勾唇:“我以為黃山派的人,早就死光了。”

“出事的時候,我娘將我藏在死尸堆里……”恒遠的聲音有些抖,“我那時受了傷,昏死過去,后面發生了什么也不知道,醒來時只聞見血腥和焦糊味,還有很多蒼蠅在耳邊飛……幸好,師父來了。”

無相寺與黃山派同屬西川境內,閉關已久的色空那一次罕見地下山奔赴過來,搶在其他人前頭先到了黃山,也發現了快要下黃泉見爹娘的郭謂。

步雪遙笑了起來:“那你應該感恩他,恨極我們才對。”

“一開始的確是這樣……我恨趙擎,恨趙冰蛾,恨葬魂宮每一個人,將師父當成我最后的倚靠,他也不嫌棄我根骨不佳,收我做了弟子,細心照顧教導。”恒遠的嘴唇慢慢翹起來,“可他對我這么好,卻一直不肯傳我《浮屠拳經》,也不肯幫我報仇,我本來也對此不苛求,想著勤能補拙,有生之年總能給家人亡魂一個交代,直到五年前……”

五年前東道紀清晏病逝,色空帶著恒遠從西川問禪山趕赴東陵忘塵峰,只為悼唁這位至交好友。可是就在他們祭拜離山之后,于一條偏僻山道上見到了趙冰蛾。

那是恒遠頭一次看清這個仇人。事發當晚趙擎發瘋一樣殺人,趙冰蛾派了手下掠陣,縱容這條瘋狗去撕殺黃山派弟子,她自己則提刀問戰對趙擎威脅最大的郭飛舟。

恒遠被尸體壓住大氣也不敢喘,只來得及匆匆一瞥記個囫圇,沒看到月牙附于寒刃斬落飛鷹利爪的驚心畫面,卻在次日看到了山間野狗啃著那只熟悉手掌的慘痛場景。

“我上去跟她對拼,不到三個回合就敗下陣來,我央求師父替我報仇收了這個魔女,可是……”恒遠嘲諷地扯了扯嘴角,“師父攔下她的刀,卻對她說‘別來無恙’。”

步雪遙笑了起來,他想起了葬魂宮里老人暗里傳說的風言風語,又看著恒遠憤懣的模樣,就像在看一場好戲。

“我以為師父收我為徒是慈悲,可仔細一想,黃山派與無相寺素無交情,他救我已經是仁心,為什么要收我為徒?”恒遠道,“天底下沒人會無緣無故對另一個人好,不是別有企圖就是心懷愧疚,師父……只是在替另一個人贖罪,他對我那么好卻不教我《浮屠拳經》,也是怕我學成之后去向那個人討仇。”

頓了頓,他嗤笑一聲:“一個德高望重的和尚跟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有私情,還生了個瘋瘋癲癲的私生子,多可笑的事情!”

他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就像背后倚靠的城墻突然倒落,坍塌的碎石把他掩埋在下,砸了個粉身碎骨。

“我恨趙冰蛾,恨趙擎,但我更恨……師父。”恒遠抬頭看著步雪遙,“可是無相寺還在一天,我就得被拘在這廟里;師父還安然一天,我就不可能向趙冰蛾討仇。”

步雪遙笑道:“因此你不惜暫且放下仇恨跟葬魂宮合作,想借我們的手掃除障礙重得自由,伺機向趙冰蛾報仇。如果我沒猜錯,趙擎的死也該有你一份吧?”

“是小僧派人將太上宮的玄素道長引到浮屠塔,叫他撞破趙冰蛾的手下營救趙擎之事。”恒遠神經質地笑了笑,“趙擎死得好,就是太便宜他。”

“我以為自己高估了你,現在看來還是小看了你。”步雪遙上前,俯身勾起他的下巴,“可惜你說出的真相,注定你要跟葬魂宮為敵。”

“冤有頭債有主,小僧恨的是趙冰蛾母子,并非殿主。”恒遠合掌頌了句佛號,“小僧雖是出家人,但也知道‘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趙冰蛾仗勢欺人,事事壓殿主一頭,殿主就沒有自己的打算嗎?”

步雪遙的手指微微用力:“小和尚,聰明人往往早死。”

“裝傻的人,更該死。”恒遠直視著他的眼睛,“小僧只要趙冰蛾的命,而殿主想要取代她的地位。適才殿主若沒有動心,也不會依小僧之言屏退‘魔蝎’,在這個緊要關頭跟小僧浪費時間。”

步雪遙眼中精光流轉,緩緩松開了手:“你能助我?”

“火油陷阱事關重大,殿主自然不可假于外人之手,但是……趙冰蛾,未必可信。”恒遠看著他,“她與西佛有私情,現在又為趙擎之死方寸大亂,葬魂宮的布置幾乎被她全盤打亂,到底是有心還是無意,我想殿主心中當有尺稱。”

步雪遙冷哼一聲。

他不是傻子,既然都能懷疑恒遠,沒道理不去懷疑趙冰蛾。只是他沒有跟趙冰蛾對拼的實力,而赫連御失蹤也讓他失去了威脅趙冰蛾的倚仗,只能暫且放過。

“我的確有拿下她盤問的意思,可惜也只能想一想,這女人慣會耍手段,除了忠于她的‘魔蝎’,剩下的人也都被她所惑,現在亂成一鍋粥。”

恒遠道:“只要能證明趙冰蛾這些舉動是有所陰謀,葬魂宮當然不會留下這個叛徒,縱使赫連宮主不在場,以您和蕭殿主的手段也能借此為由頭重新將人手組織起來,對上她并非毫無勝算。”

步雪遙嘴角一抿:“要讓她自露馬腳,談何容易?”

恒遠的聲音微涼:“我們不行,就讓別人來……現在她和西佛共處寺內,那些個滿嘴禮儀道德的白道眾人也都在場,而我還是西佛之徒。”

他行事謹慎,又有葬魂宮樁子的滲透清理,寺里知道他暗通葬魂宮的人本就不多,現在色見方丈已死,一直對恒遠心懷歉疚的色空不到萬不得已也不會說出這一點,讓他沒了活路。

“我要回去指認他們的私情。”恒遠微微一笑,“趙冰蛾的反應,就是她有沒有背叛的答案。一旦事成,她要么當場反水投向正道以求庇護,要么就跟西佛一起被同道所滅,無論哪一種都對我們有利。”

步雪遙死死盯著恒遠,仿佛第一天認識這個年輕的僧人。

他向來是溫和內斂的,相比恒明和玄素,恒遠實在是太不起眼。可就是這樣一個人,從一枚棋子變成下棋的人,現在還要去咬人。

步雪遙勾起嘴唇,從懷中摸出一枚骨哨扔到他面前:“倘若事成,以此為憑!”

“是!”恒遠低下頭,乖順得像條狗。

步雪遙從他身邊走出老遠,恒遠才慢慢起了身,膝蓋生疼,踉蹌了一下。

也因為這樣身體一晃,才讓他躲過了凌空一記飛刀,然而下一刻有柔軟細韌的火紅緞帶如蛇般兜轉而來,用力勒住了他的脖子。

“咳……薛姑娘?”

脖子一緊,恒遠被帶得躺倒在地,謝璋一刀抵在他面前。

薛蟬衣他們在混亂中突破山寺,本來是要去尋找被困在外面的白道眾人以求回援,卻不想沿途都有殺手埋伏,他們且戰且避,漸漸就偏離了其他人,來到此處。

謝璋內力深厚,頭一個聽見了腳步聲,薛蟬衣當機立斷讓所有人都匍匐暗處屏息凝神,才聽到了這樣一番驚心動魄的談話。

薛蟬衣寒聲道:“不管你有千般委屈萬般怨,都得冤有頭債有主,仇恨不是讓你助紂為虐的理由!”

謝璋道:“蟬衣不必跟他廢話,綁了此人押上山寺,也好叫眾人警醒,設法從他口中撬出寺內剩下的暗樁!”

薛蟬衣收回赤雪練,揮手就讓手下上前把恒遠綁起來,年輕僧人倒是不抵抗,只是沖地上的骨哨努了努嘴,道:“請薛姑娘拿上這個。”

薛蟬衣冷笑道:“你以為我會給你亂開口的機會?”

“非也。小僧好不容易從步雪遙手里騙出此物,姑娘若是棄如敝履,可就枉費了小僧苦心。”恒遠被五花大綁,說話還不溫不火,“這是步雪遙獨有的信物,按照計劃只要我帶人到了他布置的陷阱周圍吹響此物,他就會立刻點燃火油。此外,這骨哨還是他召集‘天蛛’的憑證,有了這東西,何愁不能用疑兵之計?”

薛蟬衣臉色一變,驚疑不定:“你——”

“姑娘大可不必信我,只要仔細想一下,也該有可用的手段。”恒遠垂下眼瞼,“血債深如海,恩怨自有主。小僧文武不成聲名不就,一生不求修成正果立地成佛,只是想做個人罷了。”

人生于世最難,難在恩仇明了、是非相較,更難俯仰無愧、事在人為。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