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故事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玄素醒過來的時候,只覺得全身上下無一處不疼。

這疼痛不似缺胳膊斷腿那般撕心裂肺,只像密密麻麻的針尖扎進了奇經八脈,全身關節穴位陣陣隱痛,更有一股陰寒刺骨的內力附著其上,玄素剛起身便臉色一白,直接跪倒下去。

“別動。”身后忽然有人開口說道。

玄素聽得這聲音有些耳熟,他一手扶著墻勉強坐直了,才發現自己是在一處山洞里,此地寬敞卻極是昏暗,若非玄素乃習武之人耳聰目明,怕是都看不出背后那團黑黢黢的影子原來是個人。

那人道:“你的傷口雖然已經處理過,但失血過多,功力耗損,還是得休養兩日。”

玄素一怔,他被趙冰蛾彎刀砍傷的左肩還在作痛,但傷口卻已經被包扎好了,白布上連半點血色也不見,只隱約散發著藥物清苦的味道。

定了定神,玄素拱手行禮:“多謝前輩……”

那人笑道:“救你之人并非老衲,少宮主不必言謝。”

隨著他說起這句話,洞里亮起了一點灼色,盤坐在一塊大石上的老僧吹燃火折子,扔在旁邊的枯枝堆上。

有了火光,玄素終于看清了那人面目,頓時驚住:“色、色見方丈?”

眼見本已葬身火海的無相寺方丈好端端地出現在這里,玄素差點以為自己見了鬼,等看到對方投射在洞壁上的影子才堪堪定心,忍不住生出一把狂喜——色見無事,那么端衡恐怕也平安。

不等發問,色見方丈已對他豎起手指示意輕聲,玄素屏息將內力聚于雙耳,聽到從洞穴深處還有數人呼吸的動靜。

他扶著墻站起身,跟著色見方丈朝里面走了一段路,繞了好幾轉才看見洞穴最深處里橫七豎八地躺著二十余人,個個雙目緊閉癱倒在地,身上大多染血,若非胸膛尚有起伏,玄素幾乎要以為這是遍地尸體。

再細細一看,玄素更是驚怒。

他雖然幼年瘋傻,但自十歲那年被治好后,記性便是極好,幾乎算得上過目不忘。因此這么一過眼,他就很快認出這些都是之前被關在渡厄洞里的人牲,只是不知道為何會在這里。

洞里四十多人有半數出現于此,剩下的又去了哪里?被困洞中的西佛此刻又是怎般處境?

他越想越憂慮,心急火燎時被一只枯瘦的手輕輕握住,怒火便似被冷水澆熄,任色見方丈將他帶出,回到了之前所在的地方。

玄素的腦袋里一片混亂,他一時想著那些不知生死的人牲,一時想著端清和色空,隨著身體的不適,將他昏迷前對無相寺情況的忐忑也勾引出來,匯成了千言萬語,偏偏不知道從何說起。

他在這一刻無端想起已故的師父,端涯道長紀清晏為人溫潤端方,性情更是樂觀不失沉穩,玄素從來沒在自己師父臉上看到過驚慌失措的模樣,曾一度認為他是無所不能的天。

直到端涯道長舊疾復發臥病在床,他才明白天也是會塌的。

“生為凡人,也許能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人立于天地間,便似蜉蝣寄于滄海,有無奈之時,有無能之事,故喜怒哀憂思恐驚乃人之常情,在所難免。”彼時已形容枯槁的端涯道長輕撫他的頭發,輕言淺笑,“云舒,我并不是不曾畏懼,只是在其位思其責,縱驚惶也不可亂方寸。因為最難讓人一敗涂地的不是敵手,而是自己。”

“寺內遭逢大劫,方丈平安無事,實乃大幸。”玄素閉了閉眼,將心里頭剛剛冒出頭的恐慌脆弱悉數壓下,先對色見方丈行了禮,這才開口問道:“里面那些人,可是方丈所救?”

“老衲自身難保,想救人于水火也是有心無力,將他們送至此處的乃是另一位施主。”頓了頓,色見方丈又道,“與帶你來此的是同一人。”

玄素回憶起自己昏迷前的事情,他本以為自己落敗之后就該被趙冰蛾血祭亡子,卻沒想到還能全須全尾地活在世上。

他跟趙冰蛾交了手,知道寺內怕是無人能從她手上搶回自己的命,再看看色見方丈,思及楚惜微之前跟自己分析的火燒藏經樓之事,一個念頭突然閃過腦海。

“……是趙前輩?”

“然也。”色見方丈頷首,“夜襲浮屠塔、火燒藏經樓,都是她自露葬魂宮馬腳、激起寺內武林人士公憤,使得原本劍拔弩張的白道眾人不得不將刀口對外,緩解了之前內斗惡況;之后她借趙擎之死發作赫連御,迫使葬魂宮提前動手,又在渡厄洞設下殺局,引其入甕……”

色見方丈將自己所知娓娓道來,玄素不禁屏住呼吸,他聽著這一樁樁的暗流疾涌,結合自己之前見聞與楚惜微、葉浮生的推測,從中窺出葬魂宮這場處心積慮的陷阱布局,更隱約感覺到這還只是冰山一角。

更令他驚疑的,是葬魂宮內部分裂之情與趙冰蛾的手段城府。

“趙前輩……是要反赫連御,還是要叛葬魂宮?”

色見方丈贊許地看他一眼,卻是不發反問:“何出此言?”

“若為前者,則應是利益沖突;若為后者,恐是恩仇報復。”玄素沉聲道,“葬魂宮如日中天,赫連御權操在握,趙前輩在這個節骨眼上要反他,不論多少部署都是勝算不夠。能讓她一意孤行至此,甚至犧牲自己的獨子做餌,除了這兩個原因,晚輩一時間難料其他。”

色見方丈靜靜地看著他,向來溫和悲憫的目光在這一刻猶如雷電,卻又很快柔軟下來。

“這兩個原因,都有。不過你說錯了一點,趙冰蛾愛子如命,不會犧牲自己的孩子,那個趙擎只是她的一枚棋。”色見方丈輕聲道,“她的親生兒子……早就死了。”

玄素瞳孔一縮。

“趙冰蛾是從母姓,她的本名該是赫連月,是上任葬魂宮主赫連沉的親妹。因為赫連御跟赫連沉結拜為兄弟,所以他跟趙冰蛾之間還有姐弟虛名。”色見方丈盤膝坐下,“趙冰蛾自幼隨母在關外生活,與父兄關系冷淡,只有在三十多年前葬魂宮建立之初,她看在血緣面子上領著母親留下的死士助了赫連沉一臂之力,這些人就是后來‘五毒衛’中的‘魔蝎’,名義上歸屬葬魂宮主,實際只聽她一人調遣,個個都是異族高手,不可輕忽。”

經過連日磨礪,玄素心思敏銳已非昔日可比,當即便察覺出一絲不對:“獨斷專行,手握重權,縱使有相助之義,赫連沉對她也必定是忌憚多于信任。”

色見方丈微微一笑:“那個時候,赫連沉最信任的人是結拜兄弟赫連御,他們一起成立葬魂宮,若非赫連御以年少做由頭推卻,也許那時候葬魂宮主之位應設雙席。饒是如此,他也在葬魂宮里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玄素瞇了瞇眼睛:“因為比起趙冰蛾,他更有辦法控制赫連御?”

赫連沉連自己的親妹都不放心,怎么會如此信任另一個人?再過命的交情,也比不過權力侵蝕,赫連沉敢放開如此大權,只能說明他有自信掌控住這個握權的人。

“葬魂宮的前身是關外大族赫連氏,他們原本扎根在西南境外,在前朝時候甚至與皇室有過姻親,風光在西南異族中曾一時無兩,勢力也因此向中原侵入,甚至一度活躍于王都。”色空方丈枯瘦的手在地上畫了一條杠,“然而六十八年前,高祖領兵起義推翻前朝暴·政,前朝皇室在焚毀宮闈的大火中付之一炬,赫連家的人也退出中原重回關外,不過他們帶走了一樣東西。”

玄素直覺這不是什么好玩意兒,他在腦子里飛快回想自己所知的前朝之事,搜腸刮肚地找出一個玩意兒:“罌粟?”

罌粟,更早之前被叫做“阿芙蓉”,是在前朝時期由遠航而來的海外夷商帶入中原,說是有療傷治病、延年益壽的奇用,最先在民間流傳開來。前朝王公貴族大行靡麗之風,士子文人聽說此物還可助興,更是推動阿芙蓉濫行,有世家入宮的妃子甚至將其作為香料,引得帝王愈發荒淫無道。

可是后來發生的事情證明,阿芙蓉根本不是什么神藥,而是摧折人身心的毒物。

使用阿芙蓉的人陸續出現神智不清、癲狂癡傻的反應,半日離不得此物,前朝不少王公貴族與富商都受此物荼毒,不僅掏空家底大量購買此物,還淪為控貨夷商的爪牙,心智都被阿芙蓉所奪,為此與親近之人自相殘殺的也不在少數。偏偏帝王也受阿芙蓉所惑,非但沒有嚴令禁止,還大開東海國門,使得東海邊境一時間陷入危局。

本該再延數十年的王朝,就這樣輸給了處心積慮的海外夷人和阿芙蓉。

“前朝因阿芙蓉敗壞國之根本,損民傷財,引敵入境,使得生靈涂炭,故有志之士不忍國破家亡,揭竿起義,攘外安內,將夷人趕出東海國門,也推翻了風雨飄搖的前朝。”頓了頓,色空搖頭嘆息,“高祖打進王都之后,一面掃清前朝余黨,一面搜刮所有阿芙蓉,連同皇莊里種植的也一并燒毀,甚至立下國法嚴禁此物。但是那個時候,退離王都的赫連家人帶走了一包阿芙蓉的種子。”

玄素屏住呼吸,雙拳不自覺地捏緊。

“赫連家本就擅長蠱術,有了這毒物之助,他們煉出了兩種蠱蟲。”色空閉了閉眼,“這兩種蠱蟲嗜血為生,極其兇戾,都能助人練功淬毒、延續真氣保命,也能噬咬心脈、殺人于無形。其中,雌蠱為主,名喚‘長生’,赫連沉與趙冰蛾體內皆有此物;雄蠱為從,名喚‘離恨’,赫連御就曾為握權自請種下此蠱。”

玄素深吸一口氣:“也就是說,長生蠱對離恨蠱有絕對的壓制作用,哪怕武功再高也受制于體內的蠱蟲?”

“不錯。”色見方丈點頭,“而且離恨蠱是由罌粟提煉的毒藥喂養長大,每隔一段時間就要發作毒性,只有長生蠱宿主的血才能緩解痛苦,因此赫連沉對赫連御十分放心。”

玄素只覺如鯁在喉:“可是赫連沉已經死了!”

十六年前葬魂宮易主,雖然說是赫連沉因病暴斃,可只要長了腦子的江湖人都知道其中必有貓膩,所謂病逝不過是一塊遮不住丑態的破布,拿來做一個幌子罷了。

色見方丈抬頭看著他:“那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嗎?”

玄素腦子里念頭閃過:“使他敗亡之人必定是赫連御,但赫連御想扳倒他,得先悄然解決離恨蠱的威脅,那么……是趙前輩!”

當年若無趙冰蛾之助,赫連御想要奪得大權絕不容易,但她素來與赫連沉井水不犯河水,為什么要這樣做?

好在色見方丈不會賣關子,繼續說了下去:“阿彌陀佛。世間最難,莫過于求不得、堪不破;最難求難堪,又莫過于情之一字。趙冰蛾性格乖張,一生縱情肆意,偏偏也在情上墮入魔障……但是歸根究底,也是老衲的錯處。”

玄素只覺得腦子里全是霧水,再攪和一下就能變成漿糊:“這……與方丈有何干系?”

色見方丈嘆了口氣:“緣來是劫。三十年前,趙冰蛾化名何憐月在中原武林游歷,結識了我色空師弟和你師父端涯道長。那時候她還不似現在這般性情,三人脾性相投引為好友,本也算一樁美事,可惜……”

玄素心頭莫名一驚,忍不住追問:“可惜什么?”

“可惜……”色見方丈的手指慢慢握緊,“她愛上了色空師弟,為此情生出偏執怨憤,甚至動武相逼,激怒了無相寺上下。”

玄素皺了皺眉,一個女人愛上一個和尚,聽起來的確是荒誕無比的事情,但無論佛與道,雖有清規戒律,但都從心而持。若是一個人已經生出情愛凡心,斬不斷放不下,縱使強據伽藍夜雨也是無用之功。

因此,他難得逾越地問了:“那么,色空禪師又如何看她呢?”

豈料色見方丈道:“師弟如何看她,是我至今也不明白的事情,因為在那個時候沒有人會聽他的答案,他也沒有機會說出口。”

“為何?”

色見方丈聲音微啞:“阿彌陀佛,善哉善哉。雖說我佛慈悲,愿渡厄向善,但是置身于江湖就有不能邁過的界限,比如正邪之分。”

若她只是何憐月,那么不管色空作何抉擇都是天命人心所定,但她是趙冰蛾,那就是天地不容千夫所指。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