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聚攏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煙花炸響,聚散流光,隨后響起的喧鬧聲伴隨鐘鼓響在夜幕下遠遠傳開,幾乎震醒山林眾生,狂風平地起,摧折草木折腰、火光搖擺,人也化成了一個個隨波逐流的影子。

葬魂宮就像在沼澤里蟄伏已久的水蛭,早就餓得狠了,此刻趙冰蛾煙花令出,他們就仿佛聞到了血腥味,幾乎是傾巢出動,向各自定準的獵物伸出爪牙。

無相寺中的里應外合,山林內的敵我難分,還有斷崖上的絕路逼殺……從山腳到山頂,自前山至后山,無不籠罩在腥風之中,場面頓時陷入混亂中。

玄誠三人好不容易爬上來,就見崖上已經展開殊死之戰,甚至來不及多問半句,便不得不提劍加入戰局。

他一邊打一邊心驚,從山林到此處只有一條路,這些殺手能追到這里,恐怕林中留守的同道也遭了埋伏。眼下算是腹背受敵,玄誠縱然還有對敵之力,也無破局之能,一時間心急火燎,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正作難間,他眼光一瞥,不經意間瞅見了一個小小的影子——黑風高,山林幽暗,那人又身量矮小,像個黑不溜秋的影子,若非玄誠所站的位置恰到好處,還真發現不了他。

整個問禪山除了寺內收養修行的小沙彌,就只有謝離一個孩子。玄誠本疑心是這人小鬼大的孩兒跑來送死,卻瞅見了一道隱約的寒光。

那是……

玄誠一怔,卻見那矮小的黑影微微抬手,腕部以下竟是條鋒利的鉤子,朝他輕輕勾了勾。

情勢危急,容不得太多考量,玄誠一咬牙,率先帶著身邊的人殺向來路,同時大喝一聲:“前路斷絕,當回援才是!”

走跳江湖的人除了功夫要過得去,還得會察言觀色辨明局勢,何況跟他同路來到斷崖的大多是成名已久的武林前輩。最初的猝不及防過后,他們很快開始了反擊,單以武學之能穩壓這批殺手不止一頭,奈何對方身備暗器毒刃,彼此合作無間,叫眾人投鼠忌器,不得不在混亂中僵持。

有了玄誠這一聲呼喝,哪怕平日自視再高的人也沒心思端前輩架子,一個山羊胡子的老頭將雙掌一掄,穩穩蕩開一刀一劍,大聲呼喚起來。原本各自為戰的眾人立刻向他聚攏,這下很快殺出一條血路來,緊隨玄誠腳步沖向林中。

玄誠第一個沖進去,就見到那對他比劃的黑影幾個起落跳得遠了,林中暗影幢幢,顯然還有人埋伏。他心中猶豫,腳下沒守住勁,忽覺前方又是冷光一閃,有無形的寒意透骨而來,下意識地抽劍一擋,架住了一根極細的軟鋼絲。

下一刻,劍上阻力一卸,鋼絲松垮落地,從旁邊樹后又露出一只手,沖他做了個手勢。

身后殺聲和奔跑聲已近,玄誠再不遲疑,帶著眾人沖向前路。這么短短的距離間,背后忽然傳來數聲古怪連響,大部分人忍不住回頭顧望,卻見當先數名殺手的人頭忽然飛起,無頭之軀竟然還向前追趕了幾步才撲倒在地,人頭滾落砸出悶聲,仿佛只是秋天樹上落下的瓜果。

流淌的血色暴露了冷光,他們這才發現林中有無數柔韌鋼絲縱橫密布,或纏繞于樹木石塊,或持于暗中埋伏之人的手中,當葬魂宮殺手一如其中,便齊齊動手,展開了一場猝不及防的絞殺。

落后的幾名殺手被這情形驚駭,不等他們吹哨示警,隱藏在此的黑影已然出動,轉眼間戰成一團,兵刃帶血而過,短短幾息后地上便又多了幾具尸體,個個封喉絕命,沒來得及發出半點聲響。

這些黑影共計二十余人,殺人之后將腕一抖,還沾著血的軟鋼絲被他們收回手中,飛快盤在了箭袖上,仿佛只是束袖的細絲繩。

山羊胡老者在江湖上行走多年,目光在這些黑影身上一掃:“閻王線、森羅裳,各位是從洞冥谷來的?”

黑影無人應答,反而是分作兩邊讓開了一條路來,眾人同時目光一凝,只見從斷崖方向又走來三人,步伐似慢實快,上一刻還很遠,下一霎已到近前。

當先一人灰頭土臉,僧袍破爛,光禿禿的腦袋上還殘留血跡,一雙眼緊閉著,手里倘若捧個缽盂,簡直能把化緣當成要飯。這叫花子似的老僧目不能視,卻準確地朝他們這邊側了側頭,輕聲問道:“各位施主,無恙否?”

此言一出,玄誠眾人臉色齊變,一人更是驚道:“色、色空禪師!”

見到色空,眾人就像找到一根主心骨,想要靠近細說危情,卻又被黑影所阻不得近前。一名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將折扇一合,豎臂就想逼開路來,他手法奇詭,折扇自那名黑影抬手縫隙間探入,手腕一抖,扇面“嘩”地鋪展開來,立刻掃向對方面門。本以為這下手到擒來,卻不料對手內功雖不及他,卻難纏得緊,仰頭避開這一扇的同時,雙手一格,眼看就要奪下他的扇來。

兩人交手毫無預兆,山羊胡老者眉頭一皺,就要出手阻止,卻不想還有人比他更快。

一把連鞘長刀自下而上插入兩人之間,一拍一震,同時將他二人逼開,隨即手臂一動,刀也隨之一轉,恰好壓住中年文士將出的一扇,勁力透過扇面壓在他胸膛上,直教人氣血翻滾,當即便臉色一白。

清朗之聲在色空身后響起,戲謔中隱含微諷:“前輩火氣可大,不如留著勁力共抗外敵,先別急著打殺自己人。”

勁力一吐,文士連退三步,心頭火氣,咬牙道:“來歷不明、藏頭露尾之輩,也敢說是自己人?”

“羅家主,慎言!”山羊胡老者開口喝止,他的眉頭已經皺成“川”字,顯然對眼下的情況十分憂慮。

中原武林這些年來勢微,并非江湖之大俱是無能之輩,除卻葬魂宮統帥魔門入侵中土的外力原因,更多還是這些世家門派都各懷心思,大事也好,小情也罷,必先安內才肯攘外。平時風平浪靜的時候尚且明爭暗斗,現在遇到大事,更各自打算,簡直如一盤散沙。

他活了這把年紀,知道私心是人欲之本萬難根除,但倘若人人都只曉得打算自己一畝三分地,早晚有一天被各個擊破。

心里嘆了口氣,老者抬起頭,看到適才出刀止戰之人從色空身后走了出來。

楚惜微頂著葉浮生那張眉眼風流的面容,嘴角笑意也是如出一轍的玩世不恭,他將長刀倒提負于身后,看似輕浮的目光飛快掃過在場每一張臉,在腦子里飛快將它們與情報信息對上號,先對那山羊胡老者抬手施了一禮,正色道:“晚輩葉浮生,見過曲前輩。”

這看起來像個山羊成精的老者,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能人,武學雖算不得絕頂,也能躋身一流之輩;才華未富五車,卻有奇思妙策。他姓曲名謹,是已故南儒阮非譽的友人,無托心深交,卻有意氣相投,早年阮非譽受命剿殺綠林悍匪之時曾慨然相助,后來在三昧書院里做了一名院師,為人豪爽通透,雖不似八大高手在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之名,也算得上一號人物。

他聽到楚惜微自報家門,又打量一番,笑道:“老朽還道是楚門主慨然相助,未料想是葉公子。秦姑娘隨我那陸師侄遠在南地,事務纏身,不知公子此番前來,否則定是要跟上的。”

百鬼門素來情報通達,何況此時關乎大小姐秦蘭裳。楚惜微當然知道陸鳴淵忙于整頓三昧書院抽不開身,秦蘭裳也隱藏身份暗中相助,眼下不可能到問禪山來,只能請曲謹帶人出面參會,以表三昧書院在武林白道的立場,卻沒想到會遇上這樣的事變。

色空適時開口道:“阿彌陀佛。此番無相寺遭劫,武林白道皆面臨葬魂宮逼殺之難,老衲身為伽藍中人,自當回寺率領我佛門子弟渡厄脫險。至于各位千般顧慮,皆應此番大難過后從長計議,切莫因小失大,損人傷己。”

他雙目已盲,抬頭對著眾人的時候,卻叫人生出一種被看穿的錯覺。不等他們遲疑,又是一道目光冷冷掃來,全身血塵斑駁的道長站在色空身后看向他們,緩緩開口:“唇亡則齒寒,覆巢無完卵。”

他的聲音一如既往平淡無起伏,此時恰到好處地應和了色空的話,便似雷霆落于心頭。就連楚惜微都慢慢松開緊握的拳,抬起眼,開口道:“葬魂宮此番蓄謀已久,早早安插了大量暗樁,如今一聲令下,里應外合。無相寺內已成修羅場,問禪山上下俱是刀山火海,我等局中之人都進退兩難,諸位是想此夜之后黃土蓋臉,還是明朝之前殺出重圍,聯合同道眾人反戈一擊?”

他開門見山,話說的不好聽,卻立足實際直切要害,語氣態度也不卑不亢,卻在這種平淡的態度里將所有人趕在一條船上。

船下是波濤洶涌,四面風雨呼嘯。

無論何種心思,但凡要求一個以后,就得先保住現在。然而萬事開頭難,只要這些所謂的武林前輩松了口,就像冥頑不靈的石頭裂開一條縫,早晚會有被完全打開的那一天。

曲謹老眼一瞇,將目光從端清身上移開,重新落回他身上,用一種鄭重的語氣問他:“葉公子,有何打算?”

楚惜微的腳尖輕輕踢了踢一具殺手的死尸,學著葉浮生的樣子歪頭一笑:“自然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