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云涌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煙花炸開的剎那,就像一個久候的信號終于出現,掀開了蓄勢已久的殺機帷幕。

天上煙花轉瞬即逝,步雪遙的一雙眼里卻還殘留余痕,他冷下臉朝渡厄洞的方向望去,可惜想去已遠,根本什么都看不見。

他身后的恒遠忐忑道:“步殿主,這信號彈……”

“山上出事了。”面前的女人瞇起眼,原本彎彎的嘴角倏然回落,紅唇白牙,說不出的驚悚,“宮主身上沒有這東西,那……左護法?”

這女人也是一副柳眉杏眼,模樣跟蕭艷骨一般無二,便是言行舉止也少見端倪,若是她們兩人站在一塊兒,恐怕天下間難有人能分出真假。

步雪遙自然也不能。

“剛才那幾聲炸響,似是從渡厄洞那邊傳來,恐怕是宮主那邊出事了。”步雪遙面色一寒,“信號彈一出,山上的樁子都該動作起來,恐怕無相寺內已經生變,我們的精心打算……被壞了個干干凈凈!”

他帶人在山上蟄伏數日,是從一開始就知道單憑手下這些人對上武林各派,就算最好的結局也是兩敗俱傷。葬魂宮雖然要做的是贏家,可不是得不償失的贏家。

那些被下在飲食里的藥物,是步雪遙精心調制,與調教人牲所用有異曲同工之妙,能刺激武者氣血浮躁易動怒火,倘若動武,更會被內力所激導致神志不清,做出傷人傷己之事。

武林大會之日,各門派來人均為了名利手段進出,大動刀兵勢要爭出個高下輸贏。如此一來,就正合葬魂宮坐看鷸蚌相爭之意。

可惜這一回變數連連,先是死了趙擎、泄露葬魂宮行蹤,繼而火燒藏經樓使得原本互有間隙的各門派開始合作,現在赫連御那邊又不知出了何事,信號彈騰空而起的剎那,就代表他們想要漁翁得利的打算完全落空。

“該死的瘋婆子!”步雪遙忍了又忍,到底是沒忍住,毒蛇一樣陰鷙的眼神流露出來,屈指在唇吹出一聲口哨,很快就有一個黑影急急趕來。

“山上出什么事了?”

“回、回殿主,渡厄洞被炸毀,宮主現在情況不明!”來人單膝跪地,快速說著情報,“山洞塌陷驚動無相寺里白道眾人,現在大半都聚了過去。左、左護法道宮主遭難不能再等,趁機帶人闖進了無相寺,意圖奪回右護法尸身、斬斷白道后路,特遣屬下來通知二位大人準備里應外合!”

趙冰蛾的話有情有理,對于現在突變的局勢而言也不失為一個好決定,然而說得容易做起來難,那些白道眾人還沒被武林大會磋磨掉一層自相殘殺的血肉,哪是什么好啃的骨頭?

步雪遙驚疑不定,他在心里飛快盤算著這一戰勝敗幾成,怎么想都是對半開的賭局。以他謹慎的性子,更傾向于暫時退離問禪山,迅速聯合魏長筠從外部圍殺回來,左右這些人都還困在山上,沒必要去冒這個險……

“傳我命令,‘天蛛’留下一半人協助左護法,剩下的隨我……”步雪遙的話戛然而止,他將長袖一揚,昏暗中也看不清究竟擲出何物,只聽到“啪”的一聲輕響,仿佛有什么東西被抽開。

漆黑小路上,緩緩走來了一個人,穿一身漆黑如墨的衣裙,唯獨唇脂和雙手蔻丹艷紅,手里握著條血跡斑斑的鞭子。

她將鞭子一抖,發出獵獵之響,巧笑嫣然:“步殿主,你久等的好戲才剛剛開始,怎么就要急著走呀?”

頓了頓,她又看向“蕭艷骨”,唇角笑意更深:“蕭殿主來這一路也不容易,何不先留下歇歇腳呢?”

“我看,是要永遠留下吧。”輕輕一笑,“蕭艷骨”抬起眼,“你是誰?”

黑衣女子輕聲細語道:“我是虞三娘。”

步雪遙看著她的臉:“我聽說,百鬼門有個‘折容手’虞二娘,你跟她,是什么關系?”

虞三娘笑道:“那是我二姐。本來爹娘留了我姐妹三人,可惜在流亡時失散了,我跟二姐輾轉江湖至此,大姐卻命不好被步殿主的人抓走試藥,我再見到她的時候只有亂葬崗的一堆爛骨頭,分不清誰是她了。”

步雪遙細細一想,道:“奴家,可是真記不得了。”

“步殿主貴人多忘事,手底下沾的人命不知凡幾,怎敢要求殿主記掛?”虞三娘慢吞吞地笑著,“不如,勞煩殿主親自下去,跟她說說話吧!”

步雪遙倏然驚出一身冷汗,他并不應戰,而是一拽恒和“蕭艷骨”,厲聲道:“所有人,速退!”

“步殿主輕功卓絕,可惜這一回的路,可不好走啊……”虞三娘抬起眼,長鞭抖擻而出,像蛟龍出水,轉眼纏住恒遠的胳膊。步雪遙只覺得手下一緊,險些就讓她將恒遠拽走,然而就在這片刻僵持間,腳底鋪滿落葉的泥土下突然傳出機括響聲,數道鐵刺穿破地面爆射而出!

步雪遙瞳孔一縮,他雖然拽回了恒遠,自身反應卻因此慢了一步——虞三娘的打算,也正是如此!

片刻的遲緩,步雪遙雖然避開了鐵刺扎身,卻覺左腿劇痛,竟是虞三娘長鞭抖擻,那鞭頭上竟然是一把三角利刃,剎那間穿過血肉,若非步雪遙見機扭身,怕是要傷了筋骨。

利刃去勢未絕,深深釘在了他身后一棵大樹上,虞三娘用力一拽鞭梢,步雪遙被這力帶得失衡,險些撲倒在地。

她左袖中滑落一把短匕,正要補刀,卻陡然回刺——“蕭艷骨”不知何時到了她身后。

“好妹子,當著我的面殺人,當我是死的嗎?”冷笑一聲,“蕭艷骨”手中同樣持著一把短刀,兩人力道一格一震,虞三娘不得不撤鞭避開,冷眼看著他們。

“你的機關術不錯,恐怕洞冥谷的布防該由你沾過手吧,今天抓了你……也不虧。”步雪遙腿上多了個血洞,他忍著痛,嘴角笑容卻更妖冶,“你說得對,既然來了,就別走了!”

話音未落,林中人影閃現,是“蕭艷骨”帶來潛伏于此的人手終于現身!

適才那見勢不妙便被“蕭艷骨”推走的屬下,及時帶人趕到!

虞三娘孤身一人,被近百人團團圍住,真真是插翅難飛了。

“這人手……可不少啊。”虞三娘勾了勾嘴角,“看來,這邊是到齊了啊。”

她突然大笑,長鞭一打樹干,拍起了灰塵,也驚起了林中潛藏已久的數道“鬼影”。

一時間風聲大作,暗影閃現,步雪遙臉色驚變,卻又見一張大網從腳下兜起!

這張網子巨大,上面附有無數柳葉刀,落在人身上用力一收一絞,便是猶如凌遲之刑千刀萬剮!

步雪遙、“蕭艷骨”、恒遠三人身在其間,避無可避!

玄素并沒有趕往渡厄洞。

那巨響傳來的時候,他渾身一驚,失手碰落了桌上茶盞,瓷杯砸碎的聲音清脆得很,也讓他驟然一空的腦子勉強冷靜下來。

他推門而出,看到慌亂的人們大多往一個方向趕過去——渡厄洞。

“少宮主!”

“出事了……”

院里的弟子看到他,紛紛聚攏過來,臉上都有掩飾不住的驚慌。

玄素袖中的雙手捏緊,他心里也慌得很,可是看到這一張張無措的臉,卻不得不拼命對自己說:“冷靜點,我是掌門,我不能亂。”

他勉強平復氣息,沒泄露自己的端倪,開口道:“怎么回事?”

一名弟子急忙道:“適才傳來連聲巨響,地動山搖,還以為是地龍翻身,一出來見四處慌亂,問了幾人才曉得是渡厄洞那邊傳來的動靜,現在大家都去查看情況了。”

又一名弟子忐忑道:“少宮主,我們也……”

“你們六個,跟大家一起過去看看情況。”玄素只沉吟了片刻,伸手點了六個武功不錯又為人機警的弟子,對其中那年歲稍長者吩咐道,“玄誠,你帶隊,萬事小心!”

被稱“玄誠”的弟子乃是端儀師太座下徒弟,按資歷能為來說在太上宮同輩里十分靠前,他聞言點頭應下,猶豫片刻,又道:“少宮主,你們留在寺里,也要小心。”

他話說得隱晦,玄素眼色一凝,敏銳地嗅出警惕之意——這位心思機敏的師兄,看來是擔心有人會聲東擊西。

玄誠帶人走后,玄素也不可能在這個小院子里坐等,他留了四人隱藏下來看守院子,自己帶了剩下二十人提了武器就準備出門,去寺內各處查看一番。

“玄素道長,請留步!”背后傳來喊聲,他回首一看,是薛蟬衣姐弟。

薛蟬衣疾步到了他身邊,道:“我隨你一同去。”

斷水山莊雖敗落,謝家此番卻不止來了她一個人,縱使其中也許已經被外敵滲入,薛蟬衣也不能將這些得用之人一口氣全做棄子,不管是利益還是心腸,她都沒狠到這般地步去。

謝離曉得自己年紀小,倘若真出了什么事,也許便是個拖累,此時開口道:“阿離在此等你們回來。”

事不宜遲,玄素到了嘴邊的勸阻只得吞了回來,又留下兩名弟子,帶上薛蟬衣急匆匆地走了。

也幸虧他帶上了薛姑娘。

太上宮畢竟是初來乍到,對無相寺的情況根本不熟悉,何況眼下大部分人都往渡厄洞去,各處要么混亂不堪,要么就空蕩死寂。幸得薛蟬衣早來了幾日,又善于安排人手打聽寺里消息,整個無相寺的地圖都在她腦子里,眼下帶著他們左拐右轉,倒是避免了許多麻煩。

“我得去聯系屬下,玄素道長要去哪里,蟬衣先為你指個路。”

玄素一怔。

眼下,該去哪里?

哪里,最有可能出事?

他心念急轉,很快拿定主意,卻是把自己身邊的弟子分出十四人給薛蟬衣,道:“薛姑娘所去人多眼雜,一個人恐生差池,帶上他們也安全些。”

薛蟬衣不傻,可不相信這年青道士僅因憐香惜玉便派這么多人護著她,腦瓜一轉:“你要我做什么,說吧!”

“貧道,想勞煩薛姑娘跑一趟,看看無相寺護院要處是否有失……”玄素肅容道,“今夜情況多變,然而鬧出這么大動靜卻不見寺內武僧出面,貧道……希望,只是多想了。”

薛蟬衣卻被這句話驚出一身白毛汗,連半個多余的字都沒說,帶著人便轉身離開。

原地只留下玄素和四名弟子,其中一人終于忍不住問:“少宮主,我們去……”

玄素冷冷道:“去擂臺。”

武林大會原定明日開啟,今天演武場封閉一日,擂臺上只有一個高架子,上面懸掛著趙擎人頭作為明日大會奪魁之物。

然而大半夜,放著這么多緊急事情不做,去看個人頭是何道理?

他們對視一眼,都有些存疑,本有人想追問,卻被玄素一個眼神釘在原地。

玄素許是心里記掛了太多,眼前又著急太多,平日里的溫柔到現在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春水凝冰的料峭寒意,一眼看來就如冷風撲面,割得人面頰生疼。

他們再不敢問,跟著玄素趕往演武場。此處院門封閉,玄素留了兩人在外看守,帶著剩下二人自墻頭翻身而入,屈膝落定。

這里沒有點燈,只在場地中央立了口銅鼎,里面放了松油、木柴,燃起了滿滿一團火。

借著火光,玄素放眼看去,擂臺上果然空無一人,只有一個懸掛人頭的木架。

真的是他猜錯了嗎?

玄素瞇了瞇眼,轉身準備離開,天上烏云卻被突來的風吹開些許,月光與火光交映,有一道冷色被照亮,晃花了他的眼。

那是……刀鋒出鞘的寒芒!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