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揭露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你就這么答應她了?”

“不然呢?”

夜幕降臨,天上下起了小雨,葉浮生從路邊小攤上買了把油紙傘,徐徐撐開遮在頭頂。垂下的陰影遮住了他大半張臉,從孫憫風的角度看過去,只能瞅見微微挑起的唇角。

自孫憫風認識這個男人以來,只覺得葉浮生永遠都是這副天塌不驚的模樣,這副神情現在出現于楚惜微臉上,不覺得突兀,反而有種本該如此的感覺。

孫憫風也忍不住笑了起來,說話卻罕見帶了微諷:“你答應她,上嘴皮一碰下嘴皮,輕巧又容易,可這件事情一個做不好,百鬼門就掉進爛泥里,再也爬不起來了。”

“我知道。”葉浮生的聲音很輕柔,像陣風化進雨里,“剛才我們說的話,先生都記住了嗎?”

孫憫風聳了聳肩:“年紀大了,哪有這么好的記性,都忘了。”

跟聰明人說話,總能省下廢話的口舌。

“我們已經在伽藍城暫時落腳,問禪山那邊卻還沒傳來消息,十有八九是出事了。”葉浮生轉移了話題,按了按額角,“那山上敵我混雜,情況怕是瞬息萬變,他身邊可用的人不多,趙冰蛾也是個腹有乾坤的人,不可輕信……先生今夜好生歇息,明天一早我會安排你帶人過去。”

孫憫風挑了挑眉:“如果你們的推測無誤,伽藍城怕是成了有進無出的孤城,要送我們出去談何容易?”

如今“百足”能把持伽藍城,以至于連盤踞在此的明燭賭坊都要暫避其鋒,這背后若少了城中官僚示意,哪有這么多方便可行?

自他暴露行蹤那一刻就明白,天底下最無孔不入的探子不是被精心培養出來的暗客,而是無處不在的蕓蕓眾生。

明面上,他們要對付的只有“百足”,可私底下到底有多少人是他們的敵人?

葉浮生道:“天底下的條條框框,大半都是限制無權無勢的人。”

孫憫風瞇了瞇眼睛:“你很了解這樣的規矩。”

葉浮生笑道:“撞的鬼多了,活人也會演聊齋。”

孫憫風的目光在他臉上一掃,沒看出所以然來,暗道了一句“老狐貍”。

“敢問先生,在下還有多少時間?”

孫憫風不必探他的脈,心里門清,張口便道:“有內力續著,還有十天。”

“我若全力以赴呢?”

“那我就不知道了。”孫憫風道,“運氣好,七八天;運氣不好,連番鏖戰,最多能撐三天。”

葉浮生在心里默默盤算了一下,松了口氣:“夠了。”

“真的夠了嗎?”

傘下,葉浮生的眼里像春冰微裂,隱露了一線流光:“夠我做完該做的事情,只是……也許不夠跟他告個別。”

“我忽然有些后悔了。”孫憫風看著他,“當初救你的時候,只知道主子不想讓你死,卻沒想過你的身份來歷會不會惹來麻煩,現在看來……救你,本身就是一件麻煩透頂的事情。”

葉浮生失笑:“阿堯年輕,孫先生長他年歲,算得上半個長輩,以后還請多幫他掌掌眼,少惹麻煩,多安生些。”

孫憫風向來只救人或者見死不救,從不替人轉達后事。可是眼下話到了嘴邊,又被他生生咽了回去。

片刻,他道:“你跟我一起上問禪山,說不定……”

“來不及。”葉浮生開口道,“伽藍城不能出事,否則他們才是真的斷了后路。”

他們本來打算得很好,清除暗藏城中的“百足”,守住沿途要道,一來阻截增援葬魂宮的勢力,二來為山上撤退的眾人護航。

沒想到的是,西南異族會卷土重來,甚至已經打上了伽藍城的主意,而這與此次問禪山一事恐生莫大關聯。

“跟盈袖姑娘這一談,倒讓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葉浮生閉了閉眼,“葬魂宮所圖的,不是一場武林大會;赫連御想要的,也不是扶持楚淵上位的從龍之功……從一開始,他的立場就不在大楚任何一方。”

孫憫風皺了皺眉:“何解?”

“先生還記得‘奪鋒會’嗎?”見孫憫風頷首,葉浮生繼續道,“那時候我便覺得奇怪,赫連御派厲鋒挑戰中原武林高手,若說僅僅是為了挫銳氣爭個威名,根本不必如此大費周章。尤其是在古陽城的時候,他們刻意把事情鬧大,逼迫武林同道向謝無衣施壓,倘若謝無衣最終沒有接戰,下場會是什么?”

“若沒有那一戰驚天下,從此世間再無斷水。”頓了頓,孫憫風腦子轉得飛快,“葬魂宮不是在爭名揚威,而是在借這個機會挑撥武林內亂。”

“謝無衣死了,厲鋒斷了引以為傲的右手,‘奪鋒會’被迫終止。但是這件事余波未過,又有了南儒起復、禮王謀逆的亂子,這次葬魂宮更動了大手筆,牽涉中人不知凡幾。”葉浮生勾起嘴唇,“然而,對于這件事,我一直都有個疑慮。”

孫憫風沒有親自經歷過,自然也無從想起,聞言挑眉,拋來一個疑問的眼神。

“南儒的謀算,的確嚴密狠辣,不僅揭露了禮王狼子野心,也把端王拉上戰車,成了今上新的臂膀……但是這一連串的計劃里,還有個破局點,那就是——若陸鳴淵沒能活著逃出來,這背后可做的文章可就太多了。”葉浮生聲音轉冷,“南儒那時候窮途末路,別無他法可想,但就我看來,陸鳴淵能從禮王府逃到清雪村的這一路,最多只有五成機會。”

楚淵處心積慮要謀反,自然不會養一群酒囊飯袋,單就那一日在安息山看到的一隊精兵,已經不遜色于邊軍,更何況是他自己掌控之中的禮王府?

他算不到南儒的多智近妖,對付陸鳴淵卻不難。畢竟那個時候南儒已死,衛風城俱是楚淵天下,南儒的諸般安排最多只能讓陸鳴淵安然逃出城去,后面這一路可當真是一場豪賭。

孫憫風一點就透,面色凝重下來:“你是說……還有第三股力量暗中幫了他?”

葉浮生道:“赫連御可不是會隨便發善心的人啊。”

孫憫風眉頭越皺越緊:“照你所說,他一邊下苦力幫楚淵,一邊又在關鍵時刻暗中拖后腿,到底圖個什么?”

葉浮生一抬眼:“你現在,應該知道了啊。”

孫憫風微怔,把這前因后果仔細串聯了一遍,陡然一驚!

葉浮生嘴角一翹:“自先帝末年,葬魂宮便跟大楚皇室中不軌之徒有勾結。無論是……還是楚淵,都為了一己私欲養肥了這條毒蛇,卻不曉得毒蛇會連他們也咬。”

大楚皇室的內斗,使他們迫切向江湖尋找自己的爪牙,從而壯大了葬魂宮這樣的毒瘤。然而,葬魂宮的根基終究在關外,赫連御的眼睛從來只有最根本的利益。

孫憫風聲音一寒:“他想讓西南異族重新入主中原?”

“雖然是猜測,但應該八九不離十了。”葉浮生轉了轉傘柄,繼續道,“他指使厲鋒挑起奪鋒會,在引起各大門派敵視的同時,也使武林內部因名利交惡;他一面幫楚淵謀逆,一面卻把對楚淵最不利的證據漏了出去,導致了如今北疆劍拔弩張的局面。然而當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北疆,他又借武林大會把中原各大門派的力量聚集過來,不僅成功為伽藍城內風云變幻的局面做了遮掩,還使得西川邊陲防守軍力也抽出部分放在了問禪山附近。事到如今,問禪山看似危機四伏,實則是一場困局而非死局。”

孫憫風心念急轉:“趙冰蛾的背叛,赫連御有所預料……他真正設下的死局,在伽藍城!”

問禪山只是個幌子,由于計劃實現走漏,百鬼門介入其中,又有邊軍遙遙關注,就算鬧翻了天,也不過是一座山內的千夫生死。何況無相寺魚龍混雜,早已分不清敵我,赫連御身在其中,雖然危險,卻也多生路。

但是伽藍城不一樣。

“孫先生,早些回去休息吧,明天我送你們出城,但愿這一次……”

孫憫風尚在愣怔,葉浮生卻已經走遠了。

他趕緊追上去,可惜那人身法奇詭,似慢實快,轉眼就消失在街道轉角,放眼一看,連個影子也見不到了。

孫憫風面色沉下,只得轉身走了,卻不知道他走了不久,葉浮生便從一面墻后轉出來,抖了抖傘上的雨珠,重新撐開,出言道:“盈袖姑娘跟了這一路,不累嗎?”

他話音剛落,便見墻頭人影閃動,盈袖自上方一躍而下,在他傘下站定。

盈袖的目光像兩道刀子戳在他身上,冷聲道:“你是誰?”

“我是什么人,姑娘應該比誰都清楚。”葉浮生攤開手,卻是一塊上好的羊脂玉佩,沒系紅繩瓔珞,光禿禿的一塊玉握在手里,并不起眼。

玉上刻了麒麟,和一個“堯”字。

“你若不知我是誰,怎么會把這么大一件事找上我?”葉浮生勾了勾嘴角,“不過,可惜姑娘認錯了人。”

“顧瀟!”紅袖一震,一把短刃抵在了他頸邊,盈袖眼里淬了毒,聲音嘶啞,“你怎么敢?!”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