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陷阱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趙冰蛾愛子如命,葬魂宮人盡皆知。

不管他們心里多么譏諷那個瘋子,在其面前卻都會裝模作樣,因為趙擎不算什么東西,趙冰蛾卻是不好惹的,便是連赫連御都要給她三分薄面,避其鋒芒。

可是現在,趙擎死了。

趙冰蛾倚靠著石壁,雙手環臂,面無表情。

沒有瘋狂怒意,也沒有殺機縱橫,她在聽完傳信后腳下一個踉蹌,下一刻就站穩了,一言不發。

步雪遙心驚,卻一個字也不敢多說,連“節哀”這樣假惺惺的安慰也說不出口,只能倉皇入了渡厄洞。

他依照趙冰蛾的吩咐,準備派人把那些人牲一個個抓出來,打算拿一場血祭撫平心里的惶急,卻沒想到那幫子廢物進了密室,竟然很快就被逼了出來,橫七豎八地倒在他腳邊,就像扶不起的爛泥。

步雪遙帶在身邊的自然不是什么濫竽充數的廢物,那些已經被藥物所控的人牲當然沒本事把他們趕出來。一念及此,他冷下眉目,推門進了密室。

色空還盤膝坐在那巖洞中,手指輕撫琴弦,一抹一壓,琴音震顫。

他是個瞎子,步雪遙又輕功高強,若沒有這些見人就發癲的人牲,本可以悄無聲息地接近。

一個人牲撲來,步雪遙反手一刀就要捅穿對方咽喉,眼看血光將現,琴音忽然一轉,但聞錚然一聲,便似驚雷在耳邊炸開,步雪遙渾身筋脈俱震,胸口一悶,血腥涌上咽喉,被他勉強吞了回去。

手下失了準頭,這一刀擦過脖頸,步雪遙卻陡然將腕一抖,刀刃順勢下滑,沒入這個人牲的胸膛。

血腥味在密室里彌漫開來,色空皺了眉,手下動作卻放得更慢,《問水》琴曲穿耳入腦,撫下人心狂躁,讓人牲的動作都慢了下來。

“他還沒死。”步雪遙知道自己暴露了行跡,索性開口,腳下踢了踢剛才倒地的人牲,后者發出一聲極細的呻吟,“不過,我若不救他,也就快了。”

色空的手掌按住琴弦,不言不語。

“西佛當真是好手段,奴家這藥從未失過效用,你一曲琴音卻能安撫下他們的躁意,防止藥性隨著放縱而恣意蔓延。”步雪遙勾起唇,“以西佛之能,會被奴家困在這小小渡厄洞,無非是一顆悲天憫人之心,而您這一番好意也的確讓這些人還有被救回的機會,只不過他們的命還在奴家手里,我想要的話,別說佛祖,閻王爺也留不住。”

色空終于開口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步雪遙曼聲而笑,語氣微諷:“奴家這輩子啊,做不了什么好人,規規矩矩太多,端得麻煩。既然做了壞人,就當然要壞到底,哪怕死后十八層地獄一一走過,也不枉此時生殺予奪。大師可切莫渡我了,佛渡有緣人,可奴家的一顆心就早爛透了。”

色空搖搖頭,道:“這些人,你要如何才肯放過?”

“明人不說暗話,我便是道了能放他們,想必大師也是不信的。”步雪遙一笑,“不若做個交易,我把他們留在這里,此后再不插手,生死都各安天命,看他們能否等到獲救那一天……作為條件,大師隨我走一趟,見見我們宮主,如何?”

“赫連宮主親至問禪山,貧僧是該遠迎,不過……”頓了頓,色空道,“施主雖非出家人,也應以誠相待。”

步雪遙挑眉:“大師何出此言?”

“你并沒打算放過這些人,話鋒隱含殺意惡念,貧僧雖眼盲,卻還沒耳聾。”

若是色空真的走了,這洞里的人絕計一個都活不下來。

步雪遙面色一寒。

這老禿驢說什么出家人四大皆空、明鏡無塵,實際上心眼兒不少,比之步雪遙見過的許多人都要不好糊弄,著實是老而不死是為賊了。

按理說軟的不行就該來硬的,可步雪遙深知自己的斤兩,他武功不錯、身法鬼魅,還有毒術傍身,坐穩朱雀殿主之位是名至實歸。

然而,他不是色空的對手。

此番能困住色空,還是多虧了對方眼瞎信錯人,被自己的弟子背后捅了一刀落于下乘,他又趁機布下人牲為局,利用佛者一顆慈悲心把人困在這里。

可是再多的,步雪遙便做不了了。

他的手指摩挲著腰間一個小瓶子,那里頭是步雪遙精養的毒蛛,也是他最得意的毒物,只是摩挲片刻,終究放開了。

色空有玄心琴在手,一弦一調暗藏機鋒,步雪遙難以接近,而尋常毒物不能奈何內功高手,加大劑量又恐壞了赫連御的事。這樣一來反而是他也被牽制,著實惱火。

他正在犯難,忽然聽到背后傳來一聲冷笑。

步雪遙還沒回頭,一道寒光已經掠過眼前,仿佛天上一彎月牙輪轉而下,剎那間橫過穹空,只余飛星墜落。

星子砸碎在地,卻是猩紅一片。

離步雪遙最近的一個人牲,沒了腦袋。

無頭之身撲倒在地,正砸在步雪遙腳背上,饒是他見慣了殺戮也不禁臉色一白。

人頭卻還在月上。

一彎月牙刀刃勾著滴血人頭,這人死不瞑目,卻有一只手慢慢撫下他的眼皮。

“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

趙冰蛾扯起嘴角,臉色還是無血蒼白,眼神卻依然那般不可一世。她瞥了步雪遙一眼,便將人頭當空一拋,穩穩砸在了玄心琴上。

人頭砸下琴弦,發出沉悶怪響,血腥味撲鼻而來,還有涓滴殷紅順著琴弦濡濕了色空的手。

佛者穩如泰山的手指,在這一刻輕顫。

他看不見,只能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側過頭,聽見了那個熟悉的聲音——

“老禿驢,你既然慈悲為懷,那我偏要殺給你看。”趙冰蛾對著那個高高在上的老和尚,眼里洶涌著喧囂狂風,又在下一刻歸于靜止,“你想救人,就別做縮頭烏龜,從我刀下搶命吧!”

黃昏余暉,逢魔時刻。

楚惜微親自送走了葉浮生。

他們兩人互換了身份,皆扮作彼此的模樣,葉浮生帶了一隊人暗中下山,楚惜微則頂著他的容貌身份,堂而皇之地走在無相寺里。

葉浮生臨走還打趣,說兩人之間聚少離多,楚惜微只是笑而不語,心里卻急。

都說“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注),他們自然也不是癡男怨女,然而留給兩人的時間是真不多了。

且不論眼下情勢逼人、福禍旦夕,單是“幽夢”奇毒未解,葉浮生的時間已經所剩無幾。如今孫憫風下落不明,“極寒之血”仍然杳無音信,楚惜微多見他一面、多說一句話,都忐忑于這是偷來的光陰。

他心急如焚,卻不能自亂方寸。

回到左廂房,玄素已經在屋子里等著,葉浮生臨走前特意去交待了一番,然而等他真正見到了扮成這樣的楚惜微,竟也有種恍惚之感。

百鬼門里自然不缺易容好手,雖不比蕭艷骨那般天衣無縫,卻也技藝精湛,將面具做得一般無二,細微差異也都添補了。楚惜微又跟葉浮生身量相仿,稍稍用縮骨功一壓,再寡言一些,別說相交不深的外人,就連玄素都差點沒看出端倪來。

他是頭一回知道,這世上真有人能模仿對方至此,連眼神和小動作都惟妙惟肖,倘不是天賦異稟,就是兩者太熟悉了。

玄素覺得有些微妙,可他從小在山上長大,沒見過這些世面,只好把滿肚子疑惑都吃回去,也不多嘴,只是倒了杯茶,道:“武林大會明天就要開始了。”

楚惜微這一天都忙著調動人員暗樁和安排路線計劃,直到現在才回無相寺,聞言抬眼:“誰來主持?”

藏經樓大火,色見方丈身死,誰能有替其主持大會的資格?

“藏經樓火患之事已坐實為葬魂宮所做,但是能瞞天過海在寺內藏下火雷,無論如何色若監寺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此番不得不退居懺罪、從旁協助以將功補過,寺內事務暫由恒明、恒遠代為處。”頓了頓,玄素道,“今日我借此事聯合眾人施壓,恒明只得說他今晚會去叩首渡厄洞,請西佛色空禪師出關主持大局,但是我擔心……”

“色空被葬魂宮使計禁于渡厄洞,恒遠此番又騎虎難下,他們為了不打草驚蛇,勢必要交出‘西佛’。”楚惜微的手指輕敲桌面,“由此可以確定兩件事,第一是火燒藏經樓之人必定不是赫連御所屬意,這等做法殘忍冷酷卻著實有效,逼得葬魂宮自亂陣腳;第二是我們明天見到的‘西佛’,要么是假,要么已經為他們所控,無論哪一種都是我們抓住葬魂宮馬腳的機會。”

玄素神色怔然。

他對端衡道長、色見方丈還有經樓里那些僧人的無辜慘死耿耿于懷,對縱火者恨不能以劍討仇,可是現在經了楚惜微一番分析,才驚覺做下這般血案的人竟然是有利于己方的。

于大局來說這是步好棋,于小情而言他難以接受。

然而事情已成定局。

楚惜微覷見玄素神色復雜,也不多言,他心里另有一番盤算,火燒藏經樓雖然事出意外,但從這行事作風和立場分析而言,幾乎毫不猶豫地,楚惜微便懷疑上了趙冰蛾。

他想起臨行前沈無端囑咐自己的話:“趙冰蛾是個瘋婆子,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所以你不能不信她,也不能全信她。”

倘若真是趙冰蛾火燒藏經樓,那么浮屠塔之事恐怕也少不了她算計,只是楚惜微不明白,以趙冰蛾的眼見心機,不可能莽撞到派人去劫囚,到頭來賠了夫人又折兵。

人們都說趙冰蛾愛子心切,視趙擎如性命,但是就楚惜微這些時日的觀察來看,趙冰蛾人前人后兩個樣,一面對趙擎的處境心急如焚,一面卻冷漠涼薄如看著一個外人。

倘不是腦子有病,就該是她心有陷阱了。

作為上任葬魂宮主親妹,還能在赫連御掌控下爬上左護法這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高位,趙冰蛾的本事能為非常人能比。她既然不是瘋傻,那就代表已經做出了取舍。

拋誘餌,釣大魚,待請君入甕,才一網打盡。

只是凡事都有因果,趙冰蛾布下這樣一個陷阱,舍得孩子去套狼,究竟所求為何?又原因為何?

諸般念頭在心中翻滾,突然間,楚惜微悚然一驚!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