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遠道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玄素是被一記核桃砸醒的。

葉浮生離開房間的時候,他雖然正打坐練氣,但并非對周遭毫無察覺,只是出于尊重并沒有去跟蹤,沒想到過了個把時辰,就等到了這樣的回禮。

核桃是從窗口縫隙砸進來,外面的樹枝卻已停止顫動,可見那人輕功之高幾乎如風掠過。看了一眼熟睡的謝離,玄素撿起核桃將其捏開,里面藏著一張字條:帶上端衡長老,速至城南柳河,有無相寺中線索。

他不認得這字跡,卻看到了核桃殼里的一片葉子。

心里一定,玄素就像黑夜里的一道影子悄然離開房間,在走廊上無聲走過,也不敲門,并指在門縫上一撥,端衡的房門就被他打開。

回身接下一掌,玄素豎起指頭在唇邊“噓”了一聲,見端衡皺著眉頭撤招,就趕緊把字條和樹葉都遞了過去。

“故弄玄虛……”端衡輕嗤了一聲,卻還是展開字條閱過,眉頭擰起。

玄素輕功不弱,端衡身法也好,兩人從窗口躍了下去,借著樹蔭遮蔽向南而去。

柳河在城南郊外,周圍生長了許多柳樹,草木繁茂,流水潺潺,自然也多蛇蟲鼠蟻,少了人跡居住。

可今天晚上,這里注定要熱鬧了。

葉浮生倚在一棵柳樹上,雙臂環抱,閉著眼假寐,腳邊癱著一團肉。

不像個能直立行走的人,只如一團爛泥似的人。

他將這和尚從明燭賭坊拖到這里,先拿隨身攜帶的好藥給他處理了傷口,甚至還渡了一道精純內力護住對方心脈,這才開始問話。

約莫是他笑容溫和動作輕柔,就像個慈悲為懷的菩薩,這曾經刀口舔血的假和尚自然也不把他當回事,信口就是胡謅。

一通胡說八道結束了,葉浮生才動了手。

他臉上還帶著笑,眼神卻仿佛被刀尖戳破的窗紙,撕裂了虛偽和假裝,透出冷厲的鋒芒,色澤偏淡的嘴角勾成一道要命的鉤子,仿佛下一刻就要勾命。

這要真是個菩薩,也是面善心寒的鬼菩薩。

葉浮生道:“你身上有般若花刺青,看起來起碼已在皮肉上刻了五年,從皮爛到心,就是沒個人樣。”

他說話間一指點在對方肩膀上,驚雷指力一摧,經脈里就似炸開火雷,和尚差點就慘叫出聲,結果被一塊石頭堵住嘴,差點磕碎了牙。

左臂經脈寸寸斷裂,葉浮生拿下帶著血水的石塊,笑著道:“我今天脾氣不好耐心欠奉,尤其討厭葬魂宮的狗,只愿意聽想聽的人話,大師想好再說。”

掠影作為天子暗衛,常年做暗探刑獄之類的陰私事情,那些個逼供手段不管入不入流,葉浮生都了若指掌,哪怕現在沒有大內諸般刑具,他也能叫一個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黃花鎮那一場逼供,他本顧及楚惜微不愿叫那人見這些腌臜事情,卻沒想到楚惜微的手段已不遜于他。一念及此,葉浮生心情更壞三分,手指落在假和尚左膝上,卻是一記“拈花”的手勢。

“你在葬魂宮身居何職?來無相寺有什么目的?又在無相寺里是何地位?”

假和尚額頭冷汗涔涔,哆嗦著嘴唇卻一個字不吐。

比蚌殼還硬的嘴,難怪能跟盈袖耗了這些時日,畢竟后者想要情報就得留手一線,比不得葉浮生心狠手毒。

哪怕是千年王八萬年龜,摔碎了硬殼還愁踩不到軟肉?

他平時吊兒郎當像個好說話的鄰家叔兄,可對這些背后陰謀的小人實在沒什么慈悲可言。

石塊又堵了回去,那只手在膝蓋上一沉一提,將整塊髕骨生生從關節處脫出,內力在其中一震,哪怕皮肉還玩好,膝蓋卻已粉碎無處著力。

斷骨之痛撕心裂肺,葉浮生也捏起了他一只手掌,笑問:“這次發帖召開武林大會,究竟是不是色見方丈的意思?你們在各大門派安插了多少暗樁?這次大費周章又是圖個什么?”

假和尚眼珠暴突,像被活剮鱗片的魚一樣瞪著他,喃喃道:“殺了我……”

“呵,落在你們手上的人可有如此輕松解脫嗎?都是泥潭里掙扎的臭蟲,裝什么鐵骨錚錚的英雄?”葉浮生用力一扯,拔下片帶血絲的指甲,“你說出來,我叫你痛快去死;你不說,我讓你痛苦地活。”

等到玄素和端衡來到這里,刑訊已經結束。

假和尚全身經脈俱斷,內功也被廢了,身上多處骨裂,右手還被拔了五片指甲。

葉浮生問話很拿捏技巧與時機,并不一味倚靠酷刑,而是每每在其心神失守之際先拋出自己已有揣度的問題敲開心門,再從只言片語中旁敲側擊,把所有的細枝末節都組合起來,通過反復詢問觀察真偽,摒棄了摻雜其中的假話,留下自己想要的情報。

見玄素和端衡到了,他瞥了一眼地上的人,將去明燭賭坊打探情報的事情說了,只隱去暗羽的部分,簡單扼要卻直擊重點。

明燭賭坊之名雖不傳于明面上,卻在暗地里舉足輕重,哪怕太上宮也有所耳聞。端衡雖然在小事上跟他過不去,大事方面從不含糊,確定了葉浮生此言不虛,便仔細去看假和尚的面容,道:“我認得這張臉,這是色見方丈的大弟子恒和,現任無相寺西堂,據說是自小出家。”

葉浮生一挑眉,伸手在假和尚臉上摸了摸,笑了:“臉是這張臉,人非這個人。葬魂宮白虎殿主蕭艷骨最善易容之術,男女老少諸般色相于她都是信手拈來,尤其以人皮制作的面具栩栩如生,這張臉該是被她活剝下來移在了此人面上,天衣無縫。”

玄素面色一寒,此等辣手之事讓初出江湖的他實在有些不適應,恨不能抬手了結此人,替那慘死的恒和討個公道。

挪開眼睛平復胸中怒氣,玄素問道:“看浮生的樣子,似已有謀劃了。”

他年歲少于葉浮生,入門卻比之早,占了個師兄名號,然而葉浮生為人處世都有老練之風,玄素一聲“師弟”是怎么也喊不出口,索性喚其名字,平心相交。

“云舒高估了。”葉浮生搖搖頭,指著這假和尚道,“此人乃葬魂宮五毒衛里的‘天蛛’中人,專于潛伏刺探之事,受朱雀殿主步雪遙所管。此番他受命頂替恒和潛入無相寺,在色見方丈身邊施展手腳,暗中偷換寺內人手,將主于暗殺的‘百足’帶入了無相寺。”

端衡臉色一變:“這么大的動作,寺內難道無人察覺?”

“無相寺人口眾多,他們又從年前就開始謀劃此事,隔三差五偷梁換柱,頗具‘潤物細無聲’之道……何況色見方丈受制,西佛又多年閉關不出,只要遮掩得好,消息自然就隱下了。”葉浮生閉了閉眼,“何況這次動作,葬魂宮是從犯,還有主謀。”

玄素一怔:“主謀?”

“蒼天要下雨,北邊先起風。”葉浮生話說得隱晦,端衡卻立時明白過來了。

一手按住玄素,端衡有些渾濁的老眼里閃過精光:“楚淵竟敢?”

“已是風口浪尖,成敗之間云泥之別,何所謂敢不敢?”葉浮生道,“此人便是來此與楚淵暗衛接頭,只是被地頭蛇盯上才泄露了情況。不過這番節外生枝,無論楚淵還是赫連御都該得到風聲,后續的安排自然也做調整,從他口中得知的計劃當是無用了。”

玄素眉頭緊皺;“既然如此,我們當將此事盡快昭告武林同道,防備葬魂宮的陷阱!”

端衡搖搖頭:“三教九流,五湖四海,要在短時間內通知他們談何容易?一個不小心打草驚蛇,恐怕會使惡獸發狂,后果更不堪設想。”

“現在已經有許多門派弟子進了問禪山,我們現在跑路雖來得及,但要想把他們撈出來就免不得裝一回傻深入虎穴,伺機聯絡各門派管事,暗中清查暗樁,還要設法與色見方丈、色空禪師相見謀劃。”葉浮生掀起眼,“不過似這般黑手,都喜歡雙管而下才保險……比如設甕在前,再斷后路。”

武林大會召開,各門派精銳半數已出,正是內虛之時。

玄素臉色大變,端衡冷下眼神,道:“我會動用暗渠把情報和此人帶回太上宮,請端清師兄設法暗通各門派留守者當心山門,準備后路。”

葉浮生輕輕松了口氣。

端衡身為長老,自然不可離開客棧太久,提起這假和尚就向來處趕去,想來是要趁夜做下安排了。

徒剩玄素留在葉浮生身邊,年輕道長目光低垂,臉上神色淡淡,看著就有些郁郁寡歡。

左右睡不著,葉浮生一邊帶著他往回走,一邊問道:“聽到這等陰私算計,覺得不爽利?”

玄素點了點頭:“下山之前,端清師叔曾對我言‘紅塵十萬八千里,一步一傷是江湖’,讓我不可掉以輕心,也不可枉動理念……那時候我就覺得,江湖是個危險之地。”

“刀光劍影,愛恨情仇,自然是危險的。”葉浮生一笑,“然而曇花開于暮夜,絕唱起于末路,世間多少傳說都在九死一生里譜就。美人如花,江山如畫;恩仇一笑,濁酒一壺……江湖之險在于人心,江湖之美在于人情。”

玄素看著他:“可再美的江湖,于腥風血雨里走過之后,就不會厭倦嗎?”

“當然會厭倦,但人生何處不江湖?”葉浮生的手摩挲著刀柄,“曾經我師也封刀退隱、結廬為家,可最終也死在江湖。”

玄素皺了皺眉。

“都說江湖是一個三丈紅臺,唱著一折折悲歡離合的戲,等曲終人散就罷了。”葉浮生看向他,“可我覺得,江湖就是一條路,曲直起伏,風雨同行。”

這條路回環曲折,遍生鮮花與荊棘,有齊頭并進的大道,也有踽踽獨行的小徑,間或高山流水生出豪情,亦或深澗低谷徘徊不定。很多人都沒能走到結局,要么半途而廢,要么誤入歧途,或者永遠留在了某個山隘轉彎處。

各人自有心情緣法,進與退無可指摘,但人還活著一天,就得走下去。

“背負這么多東西走江湖路,不累嗎?”玄素聽懂了他話中隱意,不禁問道。

“當然累啊。”葉浮生笑了笑,“可真當我把背上的東西放下,又覺得自己輕若無物,還是得背上這些繼續走下去,免得被一陣風吹去天涯海角,再也無根無著。”

無所謂厭倦與喜惡,人生于天地,就當負重遠行。

或重于泰山,或輕于鴻毛,有恩仇對錯,有大義小情。

諸般種種之于外人眾口紛紜,只有自己了然于心,愿意背著它踏過千山萬水,披荊斬棘。

都說我心安處為故鄉,實則腳踏實地走過的每一步,已是歸途。

葉浮生雙手枕在腦后,嘴里叼著一根草莖,在夜路里邊行邊哼唱一首小曲——

“紅塵路迢迢,浮沉逐浪濤,少年方惜英雄老,又嘆紅顏遺晚照;壯志欲凌霄,三千愁絲繞,不問恩仇知多少,俠骨柔腸兩肩挑。酒正好,風逍遙,翻覆云雨皆談笑;情字澆,義氣嘯,肝膽付于一劍掃!一曲罷了,萬仞遠道,誰人與我生死交,任他風雨任瀟瀟……”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