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夜話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一夜,楚惜微披星戴月,終于回到了洞冥谷。

他去的時候帶著一隊人馬,回來時卻只隨行半數,剩下那些人都被他留給了秦蘭裳,跟著陸鳴淵向三昧書院而去。

都說“兒大不由娘”,這句話放在秦蘭裳身上雖有些不貼切,但孩子大了難免就會生出自己的心思來。當年的楚惜微是如此,秦蘭裳也如此。

那夜在醉春樓酒罷人散,楚惜微就帶著陸鳴淵等人離開天京城,半點也不打算在那地方多留。本想著派人送陸鳴淵回三昧書院處理南儒后事、協助院師整頓內務已經是仁至義盡,卻沒想到那丫頭還自告奮勇要去插上一腳。

楚惜微這一次沒急著訓斥她,只是問了兩句話:“為什么要去?去了,你又能做什么?”

那時是護城河邊、綠楊陰下,東方剛剛露出魚肚白,天光還黯淡,他看不清少女低垂的眉睫,卻能聽到她一字一頓的聲音:“沒有為什么,我覺得該去那就應去,絕不給自己后悔的機會。

“我會的不多,能做的很少,但總不能都讓別人去替我做。”

楚惜微沉默了片刻,才道:“三昧書院里有朝廷黨派的暗樁,內中勾心斗角,你此番去了,我和義父未必能保你萬全。”

“我總要學會保護自己,保護別人。”秦蘭裳想了想,牽起他的手合在自己嬌小的掌中,輕聲道,“葉叔說‘孩子總會長大,大人都要變老’……小叔,我覺得他說得對。”

也許等到他們都老去的那一天依然強大如斯,但孩子也不能一直在大人后面躲著。

參天大樹總會枯朽,高山流水也會斷絕。

更何況是生老病死、禍福難測的人?

楚惜微的另一只手抬起,在半空中停頓了片刻,終于還是落在她頭上,輕輕揉了一把。

“我留你‘引靈笛’和一隊‘鬼影’,好自為之。”頓了頓,他的目光又落在陸鳴淵身上,內力聚音成線,冷冽森寒,“若是她出事了,而你安然無恙,我便十倍加身于你。”

陸鳴淵依然折扇半掩,聞言笑彎了一雙眼睛,卻鄭重地點了頭。

此一別,各奔東西,禍福自主。

這一路去得危機四伏,回來也并不容易。等楚惜微回到洞冥谷的時候,已過了這夜的子時。

他帶屬下過了崗哨,沒驚動多余的人,發下簡單命令之后就將這些人遣散回去休憩,自己則頂著一路風塵回到了流風居。

然而流風居內,除了灑掃仆人和守衛,還多了一個人。

沈無端披著單衣坐在桂花樹下,一手閑敲棋子,一手搖晃著灌滿酒水的小銀壺,臉上有微醺之色,眼神卻還清明。

見他進了院門,沈無端揮手遣退仆從,又朝面前的空座一揚下巴,道:“從接到你飛書便開始計算日程,今夜果然回來了。先坐下喝口酒吧。”

楚惜微接住擲向面門的小銀壺,仰頭灌了一口酒,這一次的酒水入口苦澀,只是過喉之后又回甘,在口中彌漫開清苦與甘甜融合的味道。

他挑了挑眉:“這是什么酒?”

“伽藍城的‘十年燈’。”沈無端把玩著指間白子,“此番你北上天京,想必感慨良多,這壺酒不知可否慰你一身風塵?”

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注)

昔日春風得意看遍桃李,今朝江湖漂泊,十年提燈聽風雨。

故地重游,人事全非,果然是感慨甚多。

楚惜微閉了閉眼,又飲一口,在他對面坐下,道:“足夠了。”

他這三個字說得輕描淡寫,歸程時一身郁氣也仿佛隨著這口酒水沖淡,于吐息之間消失在微涼夜風里。

沈無端和他對視一眼,接過酒壺,心照不宣地略過這個話題,微微一笑:“來一局吧。”

他年長執白子,楚惜微執黑先行,兩人的棋路一脈相承,都走詭譎奇路,將一盤黑白分明的棋布出了環環相扣的局,到最后還是楚惜微先一步落定妙處,斬殺大龍。

沈無端仔細端詳半晌,長笑一聲投子認輸,道:“你贏了。”

“承讓。”

“不不不,這一局你我都全力以赴,你贏了是憑自己的本事,我輸了是已不如你,有何承讓可言?”沈無端掀眼看著他,“惜微,你的棋術是我一手所教,從最開始完全模仿我的路子,到現在有了自己的打算,也從最初的輸多勝少,到如今已強過了我……你可知道,這是什么原因?”

楚惜微道:“十年光陰,總不是癡長的。”

“哈,這世間虛度年華之人多不勝數,十年能讓生死兩茫茫,也能讓人從內而外地面目全非。”沈無端一只手虛虛指向他心口,搖頭晃腦,“惜微啊,你的心變了……好啊,好得很。”

楚惜微默然。

“這些年來我看著你長大,從一個擇人而噬的狼崽子變成了今天這個樣子,看起來人模狗樣很能鎮得住場,但我遲遲沒有真正放權給你,知道為什么嗎?”

楚惜微道:“因為我還不夠資格。”

“的確。”沈無端的手指敲擊著棋盤,“你天資過人,無論習武還是學識都進境極快,更難得是毅力堅韌,不怕磨難也不怕死,有眼界也有野心……可惜,你太狠了。”

楚惜微一言不發,就聽沈無端道:“你作風凌厲,手段狠辣,為人處世涇渭分明,鮮少給人留下余地,也就無形中給自己斷了許多退路,把自己逼到了一個看似高位實際是風口浪尖的地步。”

頓了頓,他又笑了:“而且你還脾氣甚倔,死不悔改。”

楚惜微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他眉目從母,從小就五官精致,長開之后更是細眉杏眼,若不是眉梢如劍、目光如刀,又時常不茍言笑,看著定是艷麗得咄咄逼人的模樣。

可是如今他將抿成刀刃的嘴唇勾成月牙,一雙眼里煞氣盡去,映出滿目夜色空華,眉眼流瀉出些許淡笑,柔和了常年森冷的神情,卻絲毫不顯女氣,只多出幾分云淡風輕的俊逸。

他仿佛在這一刻褪去殘留的青澀,真真正正地開始長成一個從容成熟的男人。

楚惜微笑問:“那我現在有資格了嗎?”

沈無端道:“得看你現在的本事如何……天京一行,收獲不小吧?”

楚惜微對他話里隱含的意思很清楚,畢竟自己雖然是門主,到底還是底蘊淺薄,百鬼門真正的大權還有大半掌握在沈無端手里,他能知道自己的大致行動實在合情合理。

不惱不怒,楚惜微坦然地將自己與楚子玉會面之事說了出來,連同自己的身世和楚子玉此番打算都攤開面前,再無保留。

對于他的身份,楚子玉當年與沈無端做交易時并未言說,楚惜微這么多年也從不提起,沈無端心里雖有個猜測,但到底沒有聲張調查,故而現在聽他承認了也不覺驚異,只有種“合該如此”的了然。

然而聽完了楚惜微這番話,沈無端沉默了半晌,問:“自高祖以來,‘俠以武犯禁,儒以文亂法’的確流毒甚廣,導致現在江湖廟堂之間明流暗涌不絕,阮非譽倒是好見識謀劃了這一條條后路……但是,你怎么看這件事?”

楚惜微道:“都說‘民不與官斗’,何況天子有令,當然莫敢不從。”

沈無端臉色一沉:“所以你就要拿百鬼門去做他手里的傀儡!”

他雖然年紀大了,但寶刀未老虎威仍在,此時褪去嬉笑,沉下臉就再也不似那個老頑童的模樣,眉目生出森寒殺意,如同閻王提筆勾命。

如此重壓之下,楚惜微卻還不動如山,只是輕輕笑了笑。

“刀劍之于人,正如人之于人上人,都是追名逐利的工具。”楚惜微給自己斟了杯酒,“然而利器生雙刃,傷人更傷己,莽夫舔血不以為意,智者出鞘必有千慮。”

頓了頓,他對著沈無端笑道:“提線傀儡雖操縱于人手,可線索縱橫,也牽制著人。”

沈無端瞇了瞇眼,故作的肅然沉色卻從臉上如潮水退去,身體一松,又是懶洋洋沒骨頭般的樣子。

“果然是長大了,心思不少。”沈無端挑了挑眉,“你且說來聽聽。”

“天生陰陽,世有清濁,正邪之間雖水火難容,但到底是相生相克、缺一不可的。”楚惜微眉眼輕斂,不經意流瀉出一線嘆色,“大楚自開國以來,就頗為看重武林的力量,從高祖時期的扶持招攬,到先帝之時的忌憚打壓,如今的楚子玉是打算以放權為表象,行掌控之實。”

沈無端道:“堵不如疏,殺不如控;退居幕后,化明為暗……看似割裂開與江湖的聯系,實際上把楔子釘在了至關重要的地方,好算計。想必他盯上百鬼門,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吧。”

要掌握一顆棋子,最先得保證這顆棋子不在任何一方的立場上,而江湖中勢力強大又中立的門派并不多,百鬼門還首屈一指。

一念及此,他掀眼看向楚惜微,意味不明:“當年我接下你,果然是自找麻煩。”

楚惜微也不惱,只是慢條斯理地分揀滿盤棋子,道:“然而義父現在,應該為有我這個麻煩感到高興。”

“你的個性,一旦拋下從前,就不會再走回頭路,而他也不會再允許爪牙俱全的你重回朝廷。既然如此,你還是我養了十年的義子,還是百鬼門的新主子,我當然為此高興。”沈無端伸手幫他揀著棋子,嘴角一扯,“你年輕氣盛,心有凌云之志,想鷹擊長空無可厚非,百鬼門這么多年積蓄的底蘊自然也不是為了生生世世做見不得光的死鬼……但江湖也好,廟堂也罷,都需得防范著鳥盡弓藏的下場,所以你要記住自己今天是怎么贏了這盤棋的。”

楚惜微眼睫一動,語帶諷意:“當然……為人處世留一線,方能天長日久好相見啊。”

沈無端撫掌大笑:“好,孺子可教也!”

歸置好了棋子,沈無端站了起來,沖楚惜微一勾手,道:“今天興致不錯,來陪我練練,松松筋骨。”

楚惜微想跟沈無端正正經經打一場已經很久了,然而除了少時的教導,自四年前開始,沈無端對他就是以實戰放任居多,鮮少親自動手指教。

如今楚惜微已卡在了《歧路經》第六層巔峰,沈無端則已臻化境,他迫切地想和沈無端放手打上一場,才有可能摸到自己的關竅所在。

聞言,楚惜微眼中難得閃過戰意,起身道:“那就,請義父指教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