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紛爭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謝離這番識時務的裝睡只瞇了一小會兒,就被一陣嘈雜驚得睜開了眼。

那聲音是從樓下傳來的,葉浮生與玄素止住了談話,前者走到窗口往下一看,只見剛才還平樂的街道已生變故,兩伙江湖勢力不知因何產生沖突,竟然當街大打出手。

葉浮生的目光快速在雙方身上掃過,一方是天劍門的弟子,一方則是四海幫的徒眾。這兩者都是武林里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中等勢力,只不過前者向來行事高調,后者又在俗務里摸爬滾打,雖同屬武林正派,卻很有些“道不同不相為謀”的味道。

然而不管私下多少齟齬,于這個節骨眼上在伽藍城大打出手,還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實在是沒腦到了極點,無論輸贏都讓旁人看了笑話。

謝離扒著窗框探出半個小腦袋,看到下面亂成一鍋粥的街道,忍不住也皺起眉:“他們為什么要打?”

葉浮生一手按在他頭上,嘴角一翹:“要么吃飽了撐得慌,要么就是腦子里的水灌多了,都聽不進人話。”

謝離從這句話里聽出了滿滿的嘲諷,總覺得葉浮生的口氣有些古怪。

他年紀小不懂彎彎繞繞,玄素雖然初涉塵世,到底還是個心思聰慧的男子,聞言心里轉了轉,道:“你是說……被人挑唆?”

葉浮生笑了笑:“這一路走來,像這樣動輒斗毆的門派勢力,我們起碼見了十幾次了。”

玄素的面色沉凝下來。

這一次武林大會聲勢浩大,幾乎把中原白道數得上頭臉的門派都煽動起來,約莫有上千名武林人士向無相寺趕去。于情來說,武林白道多年來群龍無首,好不容易抓住共襄盛舉的機會,又有賊子人頭做紅彩,如此情況的確無可厚非;于理而言,在眾人都為了武林大會躊躇滿志時,偏偏摩擦齟齬越演越烈,不少門派為了些許名利之爭竟然在明里暗里動起兵戈,這可就有點問題了。

“趙擎是葬魂宮的護法,又曾經犯下黃山派的血案,眾人群情激奮無可厚非,但是……”葉浮生瞇了瞇眼,“首先黃山派血案過去已久,誰還會為此耿耿于懷、義憤填膺?”

時過境遷,當年的受害者也已不存,天底下哪有那么多正義凜然之輩肯為這樁多年血案勞心勞力?然而這一路走來,數次于茶攤驛館聽到江湖人士的談話,每有人提起趙擎,必紅光滿面地細數罪狀,恨不能立刻砍下他的腦袋,踩著這灘血站在那虛懸已久的盟主之位上。

趙擎原本只是個祭旗揚威的彩頭,現在卻成了眾人發泄野望的噱頭。

打著為民除害、替天行道的名義,實際上有多少人的目光越過了他,直直看著那個武林第一人的寶座?

玄素只是赤子熱忱,并不是傻。

他看著下面已經動起兵戈的雙方,眉頭擰起:“其中暗涌不明,但總不好這么放任他們繼續自損實力。”

葉浮生見他一點就透,笑道:“少宮主在山上見識過狗打架嗎?”

從小到大都是個狗不理的玄素:“……”

太上宮雖然沒養看門狗,但到底還有幾名心思柔軟的女弟子養了些小寵,但不知為何,那些溫順的小家伙每次見了玄素,要么扭頭就跑,要么就干脆上爪子撓,別說看狗打架,反倒是一起上來對他齜牙露爪來得多。

他輕咳一聲掩去尷尬:“不曾。”

“狗也好,人也罷,爭強好勝歸根究底,也不過是利字當先。”葉浮生瞥了一眼下方的人群,眼睛一瞇,“既然現在給不了他們共同的利益,就讓他們有個共同的敵人吧。”

玄素和謝離都順著他的目光看去,那是一個并不起眼的男人,看衣著是四海幫的打扮。

“看出什么了嗎?”

謝離人雖小,觀察得卻細致:“雖然是混戰,但他被身邊幾個同門護著,前襟還有血跡,可能在開戰之前就已經受傷了。”

他畢竟還不會看更深層的東西,葉浮生摸摸謝離的腦袋,又看向玄素。

少宮主見的世面少,可眼力見兒著實不錯。

“看樣子像是因內傷嘔血,臉色也蒼白,但身形穩當,躲過攻擊時看似借了周圍人庇護,實則是借力打力、禍水動引。”玄素的目光又掃了一遍,“周遭圍觀的人里也有古怪,普通老百姓見到江湖人打斗都會選擇明哲保身,可其中有兩個人看似害怕,卻借著混亂靠近了戰圈。”

謝離驚愕道:“他們想干什么?”

“當然是渾水摸魚,趁機把事鬧得更大。”葉浮生嗤笑一聲,對謝離道,“看過變臉嗎?”

謝離愣了一下:“沒……”

“那今天就讓你見識。”話音未落,葉浮生手在窗框上一撐,翻身躍了出去。

他一身青衣,輕功如驚鴻掠影,在這片刻間仿佛乘風而下,轉瞬已插入戰局,飄忽得就像一片倏然落下的樹葉。

然而那偽裝受傷的四海幫弟子只覺得眼前一花,臉上就傳來撕扯之痛,發出了“撕拉”一聲輕響。

混戰之中突然插入他人,雙方頓時一驚,四海幫的弟子更是臉色大變:“誰?!”

護著那人的幾名四海幫眾更是驚怒交加:“誰敢動四海幫的弟子?”

葉浮生如飄絮般避開刀劍加身,翻身落在路邊翻倒的桌子上,手里剛被他扯下的玩意兒如手帕一樣在指尖一轉,笑道:“常聞四海幫的好漢們都是水上漂浮手,沒想到還有這樣白凈的娘皮子啊!”

他手里轉悠的,赫然是一張做工精巧的人皮面具。

四海幫人聞言一怔,扭頭去看那“身受重傷的同門”,卻見那人一張古銅色的臉已變作了蒼白膚色,面容更是迥然不同。

這一下事出突然,天劍門的人也住了手,驚愕地看向這邊,四海幫領頭的男子持刀喝問:“你是何人?我陳師弟何在?”

那偽裝四海幫弟子的人目光陰鷙地看了葉浮生一眼,卻很懂得見勢不妙撒腿就跑的道理,一個字也沒吐,袖中滑落兩把匕首,一左一右割向身邊兩人,左側男子猝不及防被割開喉管,右側稍矮些的女子更是險被一刀戳進眼窩,幸好被身邊同門拽了一把。

掙了這一合之機,那人趁隙便跑,四海幫弟子立刻緊追而去。

葉浮生卻沒有去追,他瞥了一眼被之前玄素點出的兩人,其中一個混入人群趁機逃跑,剩下那人卻裝作被推倒,撲在一名天劍門弟子腳邊。

那弟子看著年輕,也沒多想,彎腰就要去扶這個看似白發蒼蒼的“老人家”。就在這一刻,他忽覺后領一緊,整個人被扯得倒退一步,險險避過了向小腹刺來的一把短刀!

葉浮生一手把人往后丟去,一腳踢在對方手腕上,這一下勁力十足,當即就聽到一聲骨斷脆響。

要逃跑的那人發覺有人壞事,又見天劍門弟子反應過來正在追趕自己,看到路旁有個抱著哭泣女娃拼命退避的婦人,竟是一手打在了婦人背上,奪過孩子,又一腳把受傷的婦人向后踢去。

婦人本就體弱,眼下還被打出內傷,天劍門弟子只好先卸力接住了人,可那罪魁禍首卻眼看就要消失在轉角了。

葉浮生身形一晃,幾個起落就要落在那人身后,然而還有一物比他更快。

那是一枚碎瓷片,以一個刁鉆至極的角度掠過葉浮生,無聲無息地釘入那人后腦。

人的頭骨十分堅固,可這一枚比指甲蓋大不了的碎瓷片卻像嵌入豆腐一樣釘在里面,皮肉來不及翻卷,連血都只在剎那迸濺了幾滴。

那人甚至沒反應過來,還往前跑了幾步,才頹然倒地。

小女孩猝不及防摔了出來,五體投地,嚎啕大哭。

葉浮生回頭一望,只見茶館二樓窗口,玄素依然站在那里,只是他原本拿在手里的茶杯已經碎了。

他離得遠,又被窗扉所遮,自然看不真切,然而屋內的謝離卻毛骨悚然,陡生寒意。

謝離清清楚楚地看到,在剛才就是玄素捏碎了手里茶杯,手指輕巧一動,便將內力附于瓷片上彈指而出,一去十三丈,穿骨入肉,不過彈指一揮間。

玄素臉上笑意沒了,他看著重傷的婦人和大哭的女娃,神情一時間冰冷下來,本是柔和如春風的男子,在這一刻無端染上寒冬肅殺。

他垂下眼瞼,謝離只聽到了一句輕柔的喃喃自語:“非武者不動,非罪者不殺……師父,弟子這次沒錯吧。”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