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出鞘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端清拿定主意之后就沒在若水觀多留,又囑咐了玄素幾句,便帶著葉浮生離開了。

他挑了山間小路,樹蔭如浪,人跡罕見,顯出歲月靜好般的如畫清幽。然而葉浮生雖是初來乍到,記性卻很好,怎么看也覺得這不像是去往欺霜院的方向。

等到他們來到一處竹林間的空地,端清才留步回身,道:“不問我為何要讓你去?”

“師娘做事,當然有道理。”葉浮生環著胳膊,“這第一嘛,應該是見玄素師兄初涉江湖,武功雖好經驗欠缺,讓人陪著比較妥帖……二來嘛,恐怕與我本身有關,是嗎?”

端清頷首:“你體內的‘幽夢之毒’已入肺腑,尋常外力只能暫時壓制,并非長久之計。”

葉浮生瞇了瞇眼:“無相寺有辦法?”

端清道:“不是無相寺,是這次武林大會。”

武林大會將聚集江湖上三教九流不知多少人物,其中的能人異士未嘗可知,與其偏安一隅虛度光陰等著余生轉眼過去,倒不如抓住每一個機會拼一把。

葉浮生明白了他的意思,道:“多謝師娘提醒。”

“這一次武林大會,必定不會簡單,需得謹慎。”頓了頓,端清道,“如今你已胸有溝壑,凡事不需我多話,這次我會讓端衡長老帶你們過去。”

葉浮生一怔:“師娘你不去嗎?”

端清目光微沉:“內功將要突破瓶頸,我要靜修幾日。”

葉浮生頓時有些好奇,算上這次重逢,他從小到大也才是第二次看到端清動武,雖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境界,總之怕是仍能甩自己好幾條街。

然而如今的葉浮生比起當年的顧瀟,早已今非昔比,雖已經過了年少氣盛的年紀,但習武之人少有不好斗的。葉浮生能自信自己不輸于當年的顧欺芳,但對于向來不顯山不露水的端清,還是好奇得緊。

更何況……

葉浮生的目光在端清身上打了個轉,從滿頭霜雪白發到挺拔如竹的身形,就連面容也依然如三十出頭的男子般風華正好,絲毫不見老態。

可在顧瀟開始記事的時候,端清就是這副樣子了。

二十多年過去,他已經從矮小稚童長成了身高體長的男子,端清卻還一如往昔,歲月似乎在這個人身上凝固了,除了發染霜目含雪,再也沒有時光的痕跡。

然而,天下怎么會有長生不老的人呢?

葉浮生心里想著,手上也有了動作,他行了一禮,笑道:“說起來,我都這么大了,還沒被師娘指點過一次,不知今日能了卻這個遺憾否?”

他嬉皮笑臉,話里話外都是找打的意思,端清道長看了一眼,準了。

端清點了頭,葉浮生腳下一蹬,便如驚鴻點水而出,腰間驚鴻刀錚然出鞘,余音尚顫,刀鋒已至面前。

他這一刀極快,尤其是在端清出手欲攔時后力又出,刃隨手腕翻轉,恰如踏水生波蕩開氣勁,三式虛招轉瞬晃過,刀刃捉隙直向端清咽喉,奇詭機變,就連端清都來不及攔下。

驚鴻一脈重于迅疾機巧,講究靈動猛捷,這些年葉浮生早在生死之間將這八個字練熟,只是他心里放不開結,手腳自然也被拖累了。

顧欺芳的入土為安,就像把他半身累贅也隨黃土掩沒,現在心輕身快,刀鋒在手如臂如指,同一招“飛絮”如今施展開來,以不可同日而語。

這一刀如清風送飛絮,飄然無著力,卻恰到好處地避開對手回防,轉瞬已切近皮肉。

天下武功唯堅不摧、唯快不破,葉浮生能在“快”上登峰,便是極致之道了。

端清眼里極快地閃過一絲欣慰,他腳下一錯,身子向左側偏移,驚鴻刀幾乎擦著他的肩頭掠過,葉浮生手下一動,帶刀回轉,轉眼又是七個會合。

他連出七刀,劈砍穿刺皆有,奇怪的是端清明明就在刀鋒間游走,速度也快不過驚鴻,刀刃卻像被無形氣勁黏住,每每都要偏移開去。

葉浮生眼疾手快,他看出端清現在并沒真正動手,而是在借力打力,用他的刀勢反帶動了人身,將戰局牢牢把握在方寸之間。

他被端清伸手一帶,身體不由自主地向前踏了三步,眼看端清回手一掌拍向胸膛,葉浮生空出的左手也捉隙而上。指掌相抵,葉浮生只覺自己的指力都被這一掌化去,但也抓住了脫身空隙,借力連退五步,右腳在地上一錯,腰身陡然一轉,就是“游龍”一式橫掃而出。

“游龍”一式刀勢剛烈,頗有橫掃千軍之勢,端清也不跟他硬抗,身形向后飛退,腰間玉簫入手,翻身一踏,便覷破虛影,穩穩落在了驚鴻刀上。

手下一沉,葉浮生震力迫開端清,只見白發道長身體在半空中一轉,上身向下,手里玉簫也豎直而下,直向他天靈刺來!

玉簫無鋒,卻已銳氣割疼,若端清手里的是一把劍,葉浮生心知這必定是要命的一式了。

他不敢大意硬扛,身如游魚般滑了出去,不等端清立身,手中便是八刀接連而出,快得仿佛把八招合為一式,只見寒光不見刃。

仿佛狂風驟雨頃刻而下,無一處分明,無一處不在。

端清的武功路數就目前看來,走的是中正之風,無論拳掌劍招皆清然有意,而葉浮生仗著《驚鴻訣》走的是迅疾奇詭之路,可謂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的典型,一時間竟有占據上風之勢。

可眼見刀鋒如奔雷閃電,端清依然不慌不忙。

習武之人最忌心浮氣躁,然而這些輕慢浮躁都要靠時間去洗滌,葉浮生是剛剛進入這個年紀,端清卻早就過了這段歲月。

他少時便修煉《無極功》,曾經十幾年江湖把一身嶙峋傲骨磋磨得血肉全無,只剩風骨如舊,不見熱血狂情,卻多止水于心。后來別江湖入深山,春花秋月與夏雷冬雪都在眼里漸漸褪色,到如今天地萬物于他都如蜉蝣滄海,更別提成敗輸贏。

勝敗不計于心,方能心無旁礙,所向無敵。

葉浮生的確做到了“矯若游龍、翩若驚鴻”,但這還不夠。

八刀幾乎是瞬時而出,最后一刀更是“驚雷”后發先至,然而端清手里的玉簫,只出了一式。

這應該是一式劍法,又好像不是。

簡簡單單的一式,在刀刃已經切開一線淺紅的時候才出手,卻仿佛流水繞過奇峰山巒,它從八刀縫隙中穿出,不沾分毫。

以葉浮生的眼力看來,這一式并不是很快,他可以看清從玉簫抬起到欺近的軌跡變化,也能看到端清的眼里剎那流過的一道冷光。

就仿佛一只手輕輕向自己的咽喉碰來,可葉浮生卻躲不開。

不是玉簫貫透了人性,而是這一招本身就能讓一個人孤立成利劍。

他的驚鴻刀余力未盡,玉簫已點在了咽喉上。

輕輕的,沒有絲毫力道。

可葉浮生背后一寒,額頭已經浸出冷汗。

端清這一式沒有用內力,他連絲毫疼痛都沒感覺到,卻在這剎那察覺入骨殺氣,并非針對自己,而是這一式本來就有的殺機。

化繁為簡,返璞歸真,卻避無可避。

一時間竹林里無聲無息,直到端清收回玉簫,葉浮生才如夢初醒,還刀入鞘。

端清頸側多了一道細細的紅痕,葉浮生拿捏住了分寸,只破了表皮,連血珠都只浸出些許,他也不在意,抬袖拭去,道:“你很好。”

葉浮生看著他,語氣微沉:“師娘剛才的一招,更好。”

“我只是占了年紀的便宜,歸根究底,我已不如你。”端清看著他,“驚鴻之名,在你手中已無愧了。”

葉浮生道:“弟子此去,定不負期許。”

“既如此,你就回去收拾行裝吧。”端清頷首,“出了竹林向西左轉就見欺霜院。”

葉浮生聽出他另有事務的意思,也不多話,向端清行了一禮,向欺霜院去了。

端清在原地目送他走遠了,才轉身向與之相反的一條小路走了。

這條路越走越偏僻荒蕪,端清走得也慢,約莫兩刻鐘后才在一處山壁前站定。

這是一扇巨石門,約莫有千斤重,端清伸手按下微微凸起的石磚,門便向上緩緩抬起。

里面是一個挺寬敞的山洞,端清摸出火折子點燃了壁上燈盞,才把暗色驅散,照亮洞內的一尊小石碑。

上面同樣是被劍氣凝指刻下的四個字,只是年代要更久遠些,筆鋒已經開始模糊,依稀看得是“苦海無邊”。

然而石刻的碑上,有早已變黑干澀的斑斑血跡,和幾個凌亂不堪的血手印,仔細一看,都出自一個人的手。

端清沒看那石碑,他只是往里面走著,最終到了一間被打造得頗為嚴密的石室。

比起他在欺霜院的住處,這里更像是個人居的地方,石床桌椅、衣被用品……無一不有,只是積了一層薄灰,看起來大概有月余沒住過人了。

端清拂開罩在石床上的寬布,盤膝打坐,雙目緊閉,默默平息著自己的內息。

良久,他才睜開眼,本來就沒什么人氣的臉,更冷硬了幾分。

手指撫過腰間玉簫,摸到了一絲細微裂痕,他借著燈光細細看了會兒,冰冷無情的眼里才慢慢出現了一絲柔色。

這是被刀鋒切到的痕跡,勁力留三去七,不多一分,不少一毫,拿捏得恰到好處。

端清方才那一式雖不是天下無雙,卻已經很久沒遇到過對手了。

他將玉簫放下,伸手入懷摸索了一下,掏出了一個荷包。

荷包上繡了兩朵碧桃,左邊的小些,針腳粗陋;右邊的大些,精致如畫。

可仔細一看,卻又能分辨出是一個人的手筆,只是技藝嫻熟不同,應該是繡者不同時間的作品。

他打開荷包,里面是幾塊碎玉,依稀能看出曾是塊成色不錯的翡翠。

端清很有耐心地將碎玉一點點拼好,又湊成了一整塊圓形玉佩,這才開了口,聲音清淡,語氣微溫:“他已今非昔比,你黃泉若有知,當是欣慰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