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武道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等葉浮生醒來,已經是卯時了。

這一夜黑甜無夢,是不知多久未曾享受的安眠,就連體內的“幽夢”也沒找到機會出來作祟,除了脖子后面有點酸痛,其他便沒什么了。

屋里沒點火爐,有些冷,葉浮生運起內息驅散了體內些許寒意,抬眼一掃,沒見著第二個人。

桌上有蓋得嚴嚴實實的飯盒,架子上也有打好的水,他草草洗漱了一下,掀開飯盒從中端出白粥小菜,舒舒服服地用完,才推門而出。

葉浮生沒見著端清,只看到謝離在院子里拿著一根枯枝練武。他先向梅花樹下的新墳鞠了躬,這才轉眼去看謝離。

謝離練武心無旁騖,哪怕察覺到他來了,也沒停下手腳動作。

他正練著大開大合的斷水刀法,當年謝無衣在山莊的時候只來得及給他打基礎,后來謝珉頂替坐鎮才開始教他刀法。由于謝珉本身對斷水刀法的了解也有限,因此謝離只記住了刀法的形,內中精氣神并不得精髓,反而對滄瀾十三刀更熟悉些。

雖說江湖上窺探別家武功乃是大忌,但斷水事變前夕,謝珉已經把謝離交托給葉浮生,由于這孩子年紀小,武道方面還需長輩看顧,葉浮生也就應下了。

此時他看著謝離練武,小孩的動作雖然熟練,但總透露著一股子生搬硬套的死板勁兒,葉浮生只看了他三四招,就差不多能摸清整個路數。

眉頭慢慢擰起又松開,他也沒找家伙,腳尖一點便閃身到謝離面前,抬腿就踢向他握枯枝的手。

謝離看出他有心考校武功,也不敢大意對待,肅容凜目,手上晃過虛招,腳下一錯,便從旁滑出兩尺來。

他學沾衣步也不過半個多月,但心法背得滾瓜爛熟,練習也是早中晚各一次,哪怕經風雨也不敢偷懶,身法比起當初快上了不少,也穩當了些。然而葉浮生絲毫沒顧忌“以大欺小被狗咬”的道理,眼見謝離用了沾衣步法,他只將唇角一勾,霞飛步瞬時施展開來,行似驚鴻照影,動如行云流水,謝離只覺得眼前一花,背后陡生寒意,憑著本能險險讓過這一擊,結果腳下步子就亂了,把好好的沾衣步差點練成了“沾衣十八跌”。

好在葉浮生的意思并不在于打贏這么個小孩兒,他也不再動手上功夫,只拿輕功跟謝離周旋,卻將其困在了九宮位間,跑不出一畝三分地,刀勢施展不開,難免縮手縮腳了。

“我雖然沒練過斷水刀法,但是見過。”葉浮生一邊穩穩壓制住謝離,一邊有條不紊地說出自己的看法,“三刀之中斷水重勢、驚鴻主快、挽月生變,你們家的刀法向來走大開大合之風,江湖上也素有‘抽刀斷水’的說法,但是……”

謝離本來見他負手行步就能壓住自己的刀勢,心里難免生出急躁和慌亂來,此時聽見他開口指點,趕緊清醒了頭腦,并不敢棄招,一邊繼續走著路數,一邊豎起耳朵聽他說話。

“所謂‘抽刀斷水’,其實是有兩重意思,一指刀法迅猛勢不可擋,二指流水奔騰浮沉瞬息分流。”葉浮生侃侃而談,“你年紀小,內功底子不如先人,想以內功為繼施展刀法,難免氣力不足,因此就要學著如何分大江入小流了。”

他說話間,謝離陡然變招,本該氣勢磅礴的一式“大江東去”在奔騰而出之時突然凝于一點,化劈為刺,纖毫不亂地轉為“滴水穿石”,點向葉浮生的關元穴。

葉浮生一笑,依然不出手,側身抬腿讓過這一下,順勢下壓就要踏中樹枝,謝離卻在間不容發之際抖手卸力,又是一招“細水長流”,繞過葉浮生這一沉力,抽身退開三步。

“分化路數,見招拆招,這就得注意到耳目的問題,不可錯估對手的套路。”葉浮生話音未落,就像算準了謝離退路一樣出現在他身旁,屈膝頂向他腰背,“斷水刀法走沉穩之風,滄瀾十三刀詭譎生變,但畢竟同出一脈,只是你沒把握住合二為一的要點。”

謝離就地一滾,狼狽地躲開這一下,捉隙問道:“哪一點?”

“傻孩子,既然是‘抽刀斷水’,那你不如試一試……”葉浮生腳步一轉,謝離還沒來得及出招,就被他一腳踢中了手腕,“勢如刃,氣如水!”

枯枝被踢了起來,葉浮生順手接住,看也不看地回首揮過,再轉回身前時,枯枝上竟然平平躺著一片落葉。

他吹了口氣,落葉飄了下來,未及地,一分為二。

落葉切口平整,可他手里明明只是一截枯枝罷了。

葉浮生用的當然不是斷水刀法,或者說他這一揮都沒有招式可言,只是平平淡淡地一個轉手而已。

可是一式之力,迅猛如斯。

他手中無刀,招勢卻鋒利無匹。

他未動功力,內息已瞬變如水。

謝離看著葉浮生,再低頭看著地上兩半落葉,一時間說不出話了。

葉浮生曉得這孩子聰明,提醒要點到即止過猶不及,要說的暫時夠了,得先等謝離自己琢磨過來。于是他聳了聳肩,就要放下枯枝的時候,突然耳朵一動聽見了輕微腳步聲,隨即有一道凌厲勁風從腦后襲來,葉浮生偏了偏頭,勁風擦過臉龐,竟有些微刺痛。

枯枝一掃,才看清那道去勢未絕的“勁風”也是一片落葉,只是上面凝聚了內力,鋒利不遜飛刀。

摘葉飛花可傷人,這可不是一般高手能做到的了。

葉浮生回頭,看見院門口多了一個人。

那人看起來二十多歲,身穿白底青紋的道袍,潑墨長發被青竹簪豎起,看著便生出“君子如竹”的清雋之感。

可是他左邊戴著半張面具,遮住了從額角到顴骨的小半張臉,只露出一雙清澈寧靜的眼睛,和膽鼻之下彎成月牙的唇。

這是一個年輕清俊的男子,卻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如聞檀香靜氣,油然生出寧然之意。

這人身上倒是沒感到敵意,葉浮生雖然沒松下警惕,但還是好言好語地問道:“在下葉浮生,不知閣下……”

“貧道玄素。”男子抬手對他行了個道家禮,語氣溫和,“貿然打擾是有事尋端清師叔,不意見二位較武,一時技癢冒昧出手了。”

他不說話時微笑站立,便有細水長流的潺潺寧靜,開口卻不掩青年本色,還帶著些許天真直率。

可是這樣一個單純無害的人,卻已有了摘葉飛花的內功底子了。

葉浮生忍不住也有些技癢,他多年心結一朝宣泄,正是慢慢解開的時候,不再把自己拘在心牢里,對其他的人事也開始熱情起來,聞言笑道:“打擾談不上,左右是場晨練,道長有意切磋一番否?”

玄素想了想,先問道:“端清師叔不在嗎?”

葉浮生看向謝離,小少年道:“前輩寅時出了院子,現在還未歸來。”

葉浮生笑了笑:“既然如此,與其空等,不如來戰?”

玄素也沒多加猶豫,捉在腕上的拂塵輕掃:“貧道卻之不恭,請。”

他看出自己比葉浮生小些,便不托大,抬手便一記劫指凝氣點來。眼看就要點中肩頭大穴,也不見葉浮生如何閃避,掌化刃自下而上斜劈過去,就要切上玄素手腕。

兩人你來我往拆了十幾個會合,葉浮生身法靈活經驗老道,再加上眼疾手快總能在見招拆招之余直擊要害;玄素則始終沉穩應戰不亂陣腳,在明知自己身法不如的情況下化攻為守,他內力渾厚,拳掌更是滴水不漏,饒是葉浮生捉隙甚快也難以抓到他不繼之機。

僵持了一會兒,葉浮生眼睛一瞇,以手中枯枝使出了氣貫長空的“白虹”,其勢之強絲毫不弱金戈鐵刃。枯枝未至,刀氣已逼面門,玄素被這招式一驚,但依舊不亂,手中拂塵輪轉如圈,鎖住枯枝借力一帶,不料葉浮生并未與他角力,反是陡然松手,趁隙指點天池穴。

玄素手腕翻轉,被拂塵絞住的枯枝順勢向下打去,與葉浮生手指相交,卻輕若無力。但見葉浮生化指為爪在枯枝上一繞,輕松將其奪回,反手便是“游龍”橫揮而出。

這一式太快太厲,以玄素現在的武功路數已不及回防,下意識地,他空出的左手豎掌成刀,拇指、無名指卻內扣于掌,是個怪異的手勢。

然而這一招未出,便有白影插入戰局,左手一掌推開玄素,右手豎臂擋下枯枝,黑白衣袖頓時裂開一條口子,但下面皮肉未傷分毫。

端清不知何時回轉,瞬息已分開兩人,他擋下了這一記,側頭對玄素道:“非危急時刻不得動用那套功法,你是忘了嗎?”

玄素被他打斷,現在也撤了招,欠身道:“一時過興,下不為例。”

葉浮生看了一眼他的左手,扔掉枯枝,對語氣嚴肅的端清笑道:“切磋之中難免興起,不算什么大事吧?”

端清回過頭,沒接這句話,只是看了他一眼:“你的氣色好多了。”

葉浮生悄悄給玄素丟了個“放心”的眼神,繼續岔開話題:“說起來,師娘你大清早地上哪兒溜達去了?”

一旁整理自己的玄素差點被這個稱呼給噎死,抬頭看他的眼神仿佛在看一頭膽大包天的孽畜。

端清道長被“師娘”二字荼毒多年,早已修煉到“四大皆空”的境界,聞言依然面不改色,道:“四處走走。”

頓了頓,他又看向玄素,道:“此乃我師侄,太上宮的少宮主,俗名紀云舒,道號玄素。你們無須客套,自在便好。”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