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送別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顧欺芳已經在這里等候十三年了。

都說人死的時候最容易胡思亂想,哪怕大大咧咧如她也不例外。在快撐不住的時候,顧欺芳腦子里來來去去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抱著她的端清,一個是那時候不見蹤影的顧瀟。

她舍不得端清,更放心不下顧瀟。

自己養大的崽子自己知,顧欺芳曉得顧瀟的脾氣隨她,只是還沒經歷那么多風風雨雨的錘煉,還看不透什么悲歡離合。

她本以為自己還有很多時間去教他,結果天有不測風云,轉眼間就把生離死別擺在了眼前,千言萬語都來不及出口,便要抱憾而去了。

江湖人命不由己,顧欺芳曾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死于非命,但無論是她設想的哪一種結局,都不該牽連顧瀟染上這份血腥。

天底下最難以逃脫的囚籠不是鋼澆鐵鑄,反而是自困囹圄、畫地為牢,因為心上帶著枷鎖,便是去了天涯海角也不得自由。

顧瀟也許會從此一蹶不振,或者走入極端,要么變成廢人,要么變成跟赫連御一樣的瘋子。

倘若如此,她就是魂墮九幽也不能瞑目。

所以,她臨終最后一個托付,是讓端清去把鉆牛角尖的小徒弟找回來,說師父不怪他、不是他的錯。

她要顧瀟親手為她灑下第一抔土,從此前塵都被朽土埋沒,遺恨盡去,怨疚兩輕。

顧欺芳等了十三年,終于等到了游子歸家,入土……為安。

她下葬之地,就在欺霜院中那棵未綻的梅花樹下。

端清打開冰棺,葉浮生親手把早已冷硬的尸身抱了出來,一步一步地從黑暗走回光明。

他走得慢,視線都被眼淚模糊,喉頭哽咽,牙關咬得死緊,但抱著她的手很穩,猶如磐石,一動不動。

端清一路帶他走到院子里,才伸手接過了顧欺芳,靜靜地看著葉浮生俯下身,拿起放在樹下的鐵鏟一下下挖著泥土。

他動作很慢,從后晌到黃昏,葉浮生一言不發,淚水和汗珠子一起掉進泥土里,終于挖出了一個大坑。

直到這時,端清才開口道:“夠了。”

葉浮生身體一震,他將鐵鏟放下,緩緩轉過身來,目光從端清臉上慢慢下移,最后定格在顧欺芳唇角的微笑上。

他一口氣險些沒喘上來,狠狠在胸中捶了一下。

顧欺芳的遺容在當年入棺時就由太上宮中的女弟子幫忙整理干凈,只是現在離了寒潭冰棺,又在外頭呆了一下午,身上凝結的冰霜已經融化了,顯出了亡者特有的青白枯槁。端清脫下了自己身上的外袍,將她小心裹了一層,最后蓋住了頭臉,才親手將她放進土坑里。

再簡陋不過的下葬,已遲了十三年,端清總覺得委屈了她、虧欠了她,哪怕自己如今已經成了個心如止水的活死人,也還是從四肢百骸都傳來細密綿延的疼。

他的手在袖袋里摸索了一下,拿出一個木盒,里面是一支經年的烏木簪,簪頭上雕了兩朵小小的桃花。

端清將這個木盒放在了顧欺芳身邊,這才起身,對葉浮生道:“覆土吧……有什么話想說,就趁現在吧。”

葉浮生跪了下來,他沒有用鏟子,而是拿自己的雙手捧起了泥土,顫抖著灑在了顧欺芳身上。

他扯了扯嘴角,啞聲道:“師父,孽徒不告而別十三年,今日來為您送行了……”

端清站在他身后,面無表情,目不生波。

“這些年讓您老人家睡在這么冷的地方,是我不好,回來太晚了……晚上的時候您可別懶,托個夢過來罵罵我,打幾下也行。”葉浮生用臟兮兮的手抹了把臉,“當初在泣血窟一別,我回過飛云峰,沒見到你和師娘……我就到處亂走,可走到哪兒都沒有家了。

“你記得楚堯嗎?就那個喜歡抱你腿裝可憐的小胖墩兒,當初他把我撿回天京,我收了他做徒弟,本來以為是能把驚鴻刀給傳下去了,結果沒想到人心比天意還會作弄……我為了查清葬魂宮底細重組掠影,結果卻發現了更難堪的真相。”一下下覆著泥土,多年來已經習慣把什么都往肚子里藏的葉浮生,在這一刻好像被洪水沖開了閘門,絮絮叨叨地說著經年不提的舊事,“咱們驚鴻一脈啊,從師祖開始就被人算計著,那些人啊,不把人命當回事,眼睛里頭就一個破椅子,只想著怎么爬上去,不會管腳下踩了多少骨血……”

他是在說給顧欺芳聽,也是在向端清交代這十三年的歲月,白發道長靜靜地聽著,身影不動如一棵經年老樹。

“十年前,我殺了那個跟赫連御勾結、算計您的人,但也辜負了楚堯,把好端端的小皇孫變成了一介庶民,淪落江湖。我對不起他,但不后悔報仇,只是終究還是虧欠……”葉浮生吸了吸鼻子,“這十年來我自不量力地當了您最不喜歡的朝廷走狗,做了很多不喜歡的事情,但好在……到底不負蒼生大義不違師門戒律,今日還有臉跪在您面前絮叨。”

層層薄土已掩去尸身形容,葉浮生還在繼續撒土,好像要把自己心里藏了十幾年的往事都隨之埋下。

“今年秋,驚寒關戰事緊急,我本來以為自己要到下面找您磕頭賠罪了,結果被人所救,又遇到了長大的阿堯,現在還跟您和師娘重逢了……老天爺,到底還是眷顧了我一回,不虧了。”

眼眶血紅,熱淚淌過臟兮兮的臉,葉浮生終于把最后一抔土也灑下,俯身重重地磕了三個頭。

其實他還有很多話想說,但是到現在又覺得已經夠了。

那些未盡的話語在胸中翻滾了幾下,最終凝成了短短一句話:“恩師一路走好,弟子叩首拜送。”

直到這時,端清才動了。

微涼手掌凝了些許內力切在葉浮生后頸上,男子最后一個頭磕下,人也軟倒下去,被蹲下來的端清接住了。

大喜大悲都傷肺腑,更何況葉浮生如今的情況,讓他送葬話別是情理之當,現在已經夠了。

端清道長不大會安慰人,那就干脆讓他抱著一線如釋重負的心情,好好睡一覺吧。

他將昏睡過去的人背了起來,其實葉浮生現在已經跟他差不多高了,但端清依然背得很穩,就像當年在飛云峰時他背著還是小孩子的顧瀟往家走一樣。

端清因故在太上宮閉關十三年,對葉浮生這些年的事情了解實在有限。剛才把那些話收入耳中,于心底描摹了一幅掐頭去尾的線圖,哪怕葉浮生隱去了其中的九死一生和進退兩難,也依然曲折得令人觸目驚心。

他背著葉浮生,落日的余暉灑在滿頭白發上,仿佛讓不化的高山之雪多了幾分暖色。

端清看著梅花樹下的無碑新墳,看了很久,淡淡道:“他回來了,這些年過得很不容易,你別生氣,以后我看著他。”

頓了頓,他輕輕動了動嘴角,似乎是想笑一下,可惜整張臉似乎都已經僵化,只能維持眉目如畫的假相,卻笑不出來了。

他眼里流露出一絲微不可及的嘆然,輕聲道:“你安心吧。”

說完這四個字,端清就背著葉浮生往寢居走去,夕陽把他的影子在地上拖了老長,就像還留戀著背后那座墳,可惜隨著光與影的交移,終究是陰陽殊途,背道而去了。

端清沒有回頭,枕著他肩膀的葉浮生自然也沒有。

人間有句老話“生離死別莫回頭”,因為一旦轉眼看了,總會生出斬不斷的牽掛,讓走的人不安心,留的人不放心。

端清覺得顧欺芳這十三年等得已經夠久了,不應該讓她在黃泉路上還走得磕磕絆絆。

未曾回頭對他來說并沒什么,雖然眼里不見她,可心里記得她,天地間便無一處不有她。

而葉浮生親手埋了顧欺芳,仿佛也把自己十三年或渾噩或清醒的歲月也陪葬下去,從此就要一揮手作別前塵舊夢,過他自己該有的日子了。

死去未必萬事輕,生者從來意難平。

應借長陽三分暖,笑與故人送晚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