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破繭(六)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顧瀟在泣血窟待了三天。

這里如赫連御所說的那樣,沒有水也沒有食物,連光線都是昏暗得可憐,里面兜轉得像千瘡百孔的心思,難以找到出路,還隨時會冒出人牲來偷襲他。

顧瀟身上有傷,雖然被赫連御派人草草上了藥,可那藥敷上去頓時就不覺疼痛,他便在心里叫道:“糟了。”

以他身上的傷口來看,再好的奇藥也做不到立竿見影,就算是有,赫連御也絕舍不得用在他身上,這藥敷上去立刻止疼,就只能說明……它很可能是有毒的。

他被扔進泣血窟,身邊只有把銹跡斑斑的長刀,還沒恢復多少氣力,養在洞里的人牲就聞著新鮮血腥味來了。

這個地方沒有什么禮義廉恥和正邪是非,只有獵物和獵手的廝殺,所有的對拼落到最后,都是簡簡單單的你死我活。

顧瀟好幾次都想著,我干脆這么死了吧。

死了就一了百了,不會饑渴,不會疼痛,哪怕尸體被這些人牲吃成光禿禿的骨頭架子也沒關系,大不了先給自己來上一刀,痛痛快快地去了,總好過受這樣的折磨。

可他死了,顧欺芳和端清怎么辦呢?

師父和師娘辛辛苦苦把他拉扯這么大,還沒來得及還上丁點恩情,恐怕到了閻王爺那里,下輩子也要去當牛做馬的。

更何況……死去終得萬事空,徒留生者意難平。若他真的死在了這里,赫連御也不會放過師父和師娘,反倒叫他們白費了心血,賠了傷心又遇危險,他怎么能這么干?

顧瀟咬著牙忍了下來,他一邊對付著隨時可能出現的人牲,一邊探索著復雜的泣血窟,想要找到逃離的辦法。

他找到了那間有著暗門的密室,可是試了許多辦法都不能推開它,曾自詡英雄年少天賦異稟,如今卻對著一扇門都無能為力。

顧瀟脫力地跪倒門前,體內火燒火燎,腦子里嗡嗡作響,敷過藥的傷口就像有無數螞蟻爬過,又麻又癢,他癱在地上就像一條離水以后很快就要干死的魚,只勉強保留著一絲清醒。

用在他傷口上的藥物,與馴養人牲的乃是同一種,只是減輕了些分量,不會讓他很快喪失理智,卻在泣血窟這樣的環境里,被一步步逼到渾噩癲狂,一步步從人變成只被殺欲支撐的畜牲。

他拼命想要保持住最后的清醒,可很多時候,人力不能與天數相抗,理智也終究敗給本能。

顧欺芳撕心裂肺的咳嗽聲,還有落在眼角的那只手,把他從瘋狂的深淵里拉出個頭來,可是他剛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從來都如山巒般巍峨不倒的師父……渾身染血的模樣。

刀口離心不過方寸,刀柄卻緊緊握在他手里。

顧瀟在那一刻,覺得自己還不如真的瘋了,至少不用如此深刻地意識到……是他給了顧欺芳致命一刀。

他整個人如遭雷擊,根本不知道自己那個時候有什么表情、說了什么、做了什么,腦子里清醒又迷亂。一時撿起驚鴻刀劈開刀刃,把顧欺芳從洞壁上放下來,一時又突然發了瘋不認得她,舉刀追著她砍殺。

顧欺芳用雙手死命推開暗門的時候,他就拖著驚鴻刀步步緊逼,眼里映出來的,都是血色。

她身上中了四刀,胸膛、左臂各一道,背后還有兩條深可見骨的傷。

顧瀟看得清清楚楚,心里拼了命想停下來,可身體就像被鋼絲操控的木偶,不可控制地舉刀。

刀刃劈向顧欺芳脖頸的時候,她已經沒力氣再躲了,顧瀟目齜俱裂,眼眶里都要滴出血來,可就是停不下自己的手腳。

幸好端清阻止了他。

顧瀟失衡跪下的時候,他腦子里的狂躁陡然如潮水退去,一雙血絲密布的眼睛愣愣地看著顧欺芳。

顧欺芳已經連看他一眼的力氣都快沒了,匍匐在地上,血染紅了她身下一片地面,從顧瀟的角度看過去,能明明白白地覷見她那被生生削去一塊血肉的左臂。

目光怔怔落回手里那把染血的驚鴻刀上,顧瀟從小到大都慣會甩鍋,可現在連個替自己開脫的理由都找不出來。

被赫連御一掌打下去的時候,顧瀟本能地將刀插入山石,勉強吊住身體,此時月黑風高,冷風就像毒蛇一樣在背脊亂竄,叫他不能不毛骨悚然。

他還在茫然,端清已經上前。

顧欺芳傷勢太重,他不敢隨便去移動她,又見顧瀟險象環生,就先撲到了崖邊,大半個身子都探了出去,伸手要去拉他上來。

顧瀟幾乎是木然地看著那只手離自己越來越近,端清滿臉都是焦急,似乎在說什么,可他一個字也聽不清。

殘留的藥效似乎又發作了,他腦子里一片渾噩,忽然看到崖邊多出一個人。

赫連御居高臨下地看著他,白銀面具在此刻就像無常鬼臉,嘲諷著他所有的愚蠢和無能為力。

嗤笑的聲音聚成一線傳入他耳中,清晰得字字刻骨銘心:“顧欺芳要死了,是你殺了她……欺師滅祖,做得好啊。”

那個時候,端清的手已經快要觸碰到他,顧瀟哪怕什么都不做,他也相信師娘一定會把他拉上去。

那個聲音笑意更深:“他要救你啊,真幸運……可你除了拖累他們,還能做什么呢?哦,對了,你還可以拿起刀,再殺他們一次。”

顧瀟抬起頭,看著端清蒼白如紙的臉。

端清的情況不好,他擔心著顧欺芳,又要來救顧瀟,更得提防身邊赫連御發難,以至于額頭上冷汗涔涔。

他從來沒見過不動如山的端清這般模樣。

大概是他臉色太難看,端清一邊去拉他的手,一邊安撫著他:“不怕,我拉你上來。”

就在兩只手就要相觸的剎那,神使鬼差般,顧瀟拔出了驚鴻刀,身子往后一仰,墜了下去。

他后背向著下面,面朝上空,可眼里沒映出夜色,只有師娘劇變的臉龐陡然縮小,然后飛快消失在視線里。

顧瀟在那個時候想,我早就該死。

可大概是老天爺都不想放他好過,顧瀟從斷崖滾下來,并沒死成。

這座斷崖并不十分高,中間老木橫生,下面還有一片樹林和一條河。顧瀟中途被樹緩了幾下,最后帶著一身傷滾進了河里,被水沖走了。

等到他醒來,卻發現自己在一個完全不認識的地方,身邊照料他的也是陌生人。

那個人說自己姓林,是被赫連御抓來的朝廷校尉,在逃離的時候撿到了他。

“本來大難臨頭不想管這些閑事,可看到你手里的刀……”那人笑著指了指他死死握著的驚鴻,“之前此刀還在一位女俠手里,她在迷蹤嶺救我一命,還打聽著一個少年下落……那時候在河邊看到你緊緊握著這把刀,猜測她要救的人應該就是你了。”

顧瀟木然地聽他說話,臉上沒有絲毫神情,甚至連心里都只剩下了空落,無聲無息,淚流滿面。

這世上本就沒有任何一種表情,能承載生離死別的真諦。

傷勢剛好了一點,顧瀟就在林校尉的嘆息里離開城鎮,身上銀錢不多,也騎不了馬,一路落拓如乞丐一樣,餐風宿露了大半個月,才回到了飛云峰。

顧瀟一路上想過很多種可能,想著師父那么厲害,一定能挺過這一關,等到他回到家,就抄起掃帚噼里啪啦一頓胖揍,中氣十足地罵上三個時辰不歇。

他也想過師父沒了,師娘再也不肯疼他,恨他這個欺師滅祖的逆徒入骨,等他一回去,就拎到師父墳前去領罰,任打任宰,絕無二話。

顧瀟想了這么多,卻獨獨沒想到……他沒有家了。

飛云峰抱翠盈碧,是個世外桃源般的地方,顧瀟在這里生活了六年,春日靠樹打盹兒,夏天下水摸魚,秋朝上山摘果,冬夜挽弓獵獸,點點滴滴累積了兩千多個日夜,如今卻點滴不剩。

整座山被大火焚過,寸草不留,土石都被燒焦,好幾處干裂,顧瀟茫然地走在焦黑山道上,看著路旁枯焦的樹干和地上被活活燒熟的鳥獸尸體,一時間幾乎以為自己走錯了地方。

可是當他看到那座被燒毀的木屋時,雙膝跪地,再也無法自欺欺人。

顧瀟在廢墟里挖了半晌,什么都沒找到。

顧瀟壓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的山,也不知道一路上摔了多少下,甚至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渾渾噩噩,就像丟了魂魄,成了具行尸走肉。

他終于成了個居無定所的浪子,除了驚鴻刀一無所有,茫然無措,有時候被流氓地痞欺負了也逆來順受,壓根兒不見了之前少年輕狂。

直到有一次,有幾個乞丐要搶驚鴻刀,覺得能當三四兩銀子,他好像從噩夢里驚醒過來,一拳一拳把他們全部打翻在地,手骨生疼。

打完之后,他就坐在滿地狼藉里,抱著驚鴻刀嚎啕大哭,泣不成聲。

漂泊了十來天,顧瀟回到了一個熟悉的地方——金水鎮的那家客棧。

看著店門招牌,他想起自己在這里與顧欺芳最后一次正經相處,聽她難得嚴肅的訓斥,又在青石長街上與她揮手作別。

店小二沒認出他是之前那個出手大方的客人,只把他當成了乞丐,忙不迭地趕人,顧瀟摸出身上最后一塊銀角,對他說:“我不打尖也不住店,你帶我去看看后院那棵桂花樹,我只待一會兒就走。”

他還記得那棵桂花樹很高,坐在上面可以望見顧欺芳當初住過的房間,也許現在已經有其他人了,可哪怕是一扇緊閉的窗戶,他也要看看,看過之后……就死心了。

店小二貪錢,趁著掌柜的不在,就答應了,只是叮囑道:“店里住了貴客,你不準驚擾他們,最多不過一盞茶時間就得離開。”

顧瀟無所謂,他左右只是看一眼,細細一想,那棵樹的花期也該盡了。

可是當他到了后院,卻見到意想不到的人。

那棵樹上的桂花的確快落盡了,金黃泛紅的小花在地上撲了細碎密集的一圈,有個穿暖黃色衣服的小孩兒正蹲在地上,用胖乎乎的手一朵一朵撿桂花。

他旁邊還守著幾個人,見到顧瀟立刻拔刀呵斥,小孩兒聽到動靜回過身,先被這邋遢落魄的人嚇了一跳,卻很快認出了他那張臟兮兮的臉。

“顧瀟!”

小孩兒踩著滿地桂花撲過來,又踩了個急停,嫌棄地看著他這一身,可到底還是伸手扯著他衣角,一半埋怨一半撒嬌:“你終于回來了。”

顧瀟怔怔地看著楚堯:“你……不是回家了嗎?”

“我說了要你做師父的,你不答應,我就不回去!”提起這茬,楚堯就有些氣惱,他一腳踢在顧瀟小腿上,勁兒不大,跟小貓鬧脾氣一樣,“我不知道去哪兒找你,就只好回這里等了……我等了你一個月,以前都沒人敢這么對我的!”

顧瀟忽然蹲了下來,抱住了楚堯,把他的小腦瓜往懷里按。

“你該去沐浴換衣了,討厭!”楚堯在他懷里活蹦亂跳,卻突然感到有一滴溫熱濺在臉上,愣了一下,抬頭看顧瀟的眼睛,“你……怎么哭了?”

“……”

“你別哭啊!”楚堯有些無措,抬手用自己錦緞制成的袖子給他擦眼淚,絞盡腦汁地回憶母妃哄他時的模樣,“你別哭,我、我給你吃桂花糖,可甜了!”

顧瀟被他硬塞了顆指頭大的糖塊,嘴里是馥郁的桂花香,并不是濃烈的甜意,卻讓他從里向外開始活過來。

他抱著楚堯,眼睛直勾勾地看著那扇熟悉的窗戶,聲音嘶啞:“對不起……對不起……”

楚堯還道是他讓自己久等了,覺得自己已經是個小大人,需得有些肚量,于是也學著大人的樣子輕輕拍著顧瀟后背,說道:“來了就好,再等一會兒也沒關系,我不怪你。”

最后四個字一出,顧瀟抱得他更緊了些,眼淚奪眶而出。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