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鬼谷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秦蘭裳在歸靈河畔等得已經不耐煩了。

她被拽下洞時只驚了一下,隨即就反應過來這是守林者出動了,雖然沒想明白自家祖父到底是要做什么,左右也是不會害她,就放心大膽地隨之掉了下去。

只是沒想到陸鳴淵會跟著跳下來,雖說“子不語,怪力亂神”,但這書生大概是天生怕鬼,一路上聽著旁人胡扯的鬼神之說也能被嚇得瑟瑟發抖,發現風吹草動更如驚弓之鳥,著實讓秦蘭裳好生嘲笑了幾回。

可就是這么個兔子膽的家伙,跳下來時毫不猶豫,一手把她護在懷里,若非這暗道傾斜曲折卸去沖力,他能摔得四分五裂。

“笨書生!腦殼都讀書讀傻了嗎?”秦蘭裳心里槽了他一句,到底還是笑了出來。

洞下是一條密道,九轉十八彎,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好在沈無端派來的人并不為難,只是引著他們出了密道口,就退了回去。

密道之外是一片荒草萋萋的空地,面前還有一條長河。這條河名喚歸靈,因為暗流疾涌的緣故,自古以來吞沒了不少船只,下面更不曉得埋了多少尸骨,水色昏黑,在晚間更與夜色融為一體,因此百鬼門創立之時就以此河做了天塹,旁人就算能憑借輕功一葦渡江,也難逃河下“水鬼”攔路。

秦蘭裳這次離家出走,還是偷了令牌才使動“水鬼”幫她渡河,眼下可不敢再造次,乖乖拉著陸鳴淵在河畔等著,結果這一等就是大半個時辰,她都快把腳邊一小塊草地拔禿了,才看到三道人影從山壁上飄搖而下。

那山壁上垂著鐵索,中間并無陡峭山石可攀爬落腳,唯有輕功高強又藝高膽大的人才敢走這條路,秦蘭裳長這么大也不過看見自家祖父、小叔還有孫憫風三人能在這山壁上來去,今天倒是又多了一人。

她思及在清雪村謹行居里看到的一幕,眨眨眼睛,正要上去說點什么,卻見三人臉色都有些不對勁,聰明地改口道:“你們總算來了,我都快餓扁了。”

沈無端捏了捏她的臉,笑道:“我看你出門一趟還胖了些,不像是吃了苦的樣子。”

大概這世上的女孩子都討厭極了這個字眼,秦蘭裳當即不服,一手卡著自己的腰:“怎么可能,我連腰帶都多系了半寸!”

楚惜微收斂思緒,回過神來后補了一刀:“心寬體胖。”

秦蘭裳跺腳道:“小叔你的良心呢?”

葉浮生作為一個外人,在人家嘮嗑的時候明智地不去插嘴,手肘捅了捅陸鳴淵,打趣道:“英雄救美的感覺如何?”

陸鳴淵以扇掩面,無地自容:“我、我是被秦姑娘拖出來的。”

葉浮生:“……”

笑鬧了一陣,沈無端就忽然變了臉,對秦蘭裳沉聲道:“你這次擅自離谷,行事莽撞,給門中招了大麻煩,認錯嗎?”

他說起“麻煩”二字時輕輕瞥了陸鳴淵一眼,目光淡淡,卻像一把刀毫無預兆地插了過來,陸鳴淵背脊生寒,好在還是站住了,拱手行禮道:“晚輩陸鳴淵,受家師遺命行事,有叨擾得罪之處還請前輩海涵,事后定負荊請罪。”

沈無端“哦”了一聲,不置可否,秦蘭裳深知自家祖父是個變臉比翻書還快的人,趕緊出言解圍:“我認錯!等下我就去跪祠堂跟祖母懺悔,然后自己去刑堂領罰!”

沈無端嗤笑一聲:“刑堂對事不對人,你能挨得住三刀六洞?”

秦蘭裳還沒開口,陸鳴淵便躬身道:“秦姑娘是受晚輩所累,何當由晚輩受罰,請前輩不要錯怪。”

沈無端的目光在他臉上一閃即收,道:“你既然說了,我就記你身上,回頭可不要抵賴。”

秦蘭裳急得直跳腳,只是被楚惜微按住肩膀根本無力反駁,倒是陸鳴淵如放下心頭大石,對她小心翼翼地笑了笑。

沈無端說完這句話,就屈指在唇間吹了一聲口哨,不多時,一張竹筏逆流而來,上面卻不見撐篙人。

葉浮生定睛一看,隱約從昏暗水下看到了幾道黑影,原來這竹筏下有水性極好的人推船行水,難怪不用撐篙也能逆流行船。

他曾經聽說南地多水鄉,有水性高強、內息深長者可于水中潛伏一日,只需短短幾次換氣,行如游魚,以水為居,沒想到在這里能看到。

五人上了竹筏,筏子只微微一動就穩住,下面的“水鬼”用繩索拖著竹筏向對岸行去,絲毫不遜色于技術熟稔的老船家,轉眼間便把山林草地悉數拋在了背后。

上了岸,又于矮木叢中行數百步,打開了一處山壁上的暗門,五人陸續而入,過后方覺別有洞天。

這是一個幽深的山谷,靠山環水,樹成迷陣,石砌長城,亭臺樓閣、屋舍崗哨應有盡有,鳥獸蟲鳴俱全,間或有黑鷹扶搖而上,消失于茫茫天際。

沈無端領著他們從一條幽靜石徑走過,繞行了幾處機關道,這才看到一扇隱蔽山門,站在門口的正是多日不見的鬼醫孫憫風與白衣女子二娘。

孫憫風見了他們,上前來圍著五人繞了兩圈,嘖嘖有聲:“挺好,都囫圇個回來了,沒缺胳膊少腿兒。”

楚惜微聽到這熟悉的說話方式,心里莫名松了口氣,秦蘭裳更是上前抱著他胳膊蹭了蹭,委屈道:“孫叔,祖父和小叔都欺負我!”

孫憫風進百鬼門的時候,秦蘭裳還是小小的一團,從那時便由他醫治看顧,關系十分親厚,她爹又去得早,打心眼里把孫憫風當成了自己第二個父親,沈無端夫婦也睜只眼閉只眼。

聽到告狀,孫憫風安撫地摸摸她的頭,對楚惜微道:“主子,您吩咐的事情我已經交代下去了。”

哪怕沈無端權威再大,現在坐在位子上的人終究已經是楚惜微,孫憫風對這點認識得清清楚楚,也擺正了自己的位置,如此玲瓏心思,也難怪他在兩代門主面前都能得重用。

沈無端不以為意,懶洋洋地擺著“太上皇”的姿態,楚惜微頷首道:“通知他們于子時三刻到森羅殿。”

葉浮生在旁邊看著,心里驀地一軟,楚惜微發號施令的時候很有些氣勢威嚴在,已經完全不見了當年稚氣。

他突然前所未有地意識到,自己錯過了這個徒弟的成長,整整十年,人事全非。

葉浮生不后悔十年前與楚子玉的交易,只后悔沒看顧好楚惜微這十年光陰,可惜到現在才后知后覺,昔者早已不可追。

等楚惜微安排完了正事,沈無端才開口道:“帶回來的這兩個外人,都過了門里的考驗,這個書生就安排到‘凝墨廂’,至于這個……”

他目光在葉浮生身上一轉,停頓了片刻,道:“帶他去‘拂雪院’。”

此言一出,百鬼門四人同時臉色變了變,楚惜微眼中驚色一閃而過,孫憫風原本看熱鬧的神情也沉淀下來,再打量葉浮生時就多了一絲鄭重。

凝墨廂是客房,也就是百鬼門招待生意往來的外人所居之地,安排陸鳴淵住在那里無可厚非。

但是拂雪院不一樣。

在秦柳容病重后,沈無端為了方便她修養,特意選了谷中溫暖宜人處建造輕絮小筑,之后就定居在那里。

可是在此之前,他住的是與拂雪院相鄰的流風居。

這兩個院子地處稍顯偏僻,但勝在清凈,門前是桃花夾道的流水小徑,門后是四季常青的小松林,流風居里種了墨白兩色秋菊,拂雪院中卻是遍地修竹蘭草,幽香化風。兩個小院湊齊了“梅蘭菊竹”,說不出的風雅。

因為流風居上任主人是沈無端,現在住著的又是門主楚惜微,是實打實的內在之地,那么安排葉浮生這么個初來乍到的人去住只有一墻之隔的拂雪院,就頗為耐人尋味了。

二娘掩去眼中驚色,并不敢質疑他的話,恭敬道:“是。”

她喚來一名下屬領走陸鳴淵,自己親自給葉浮生引路。等兩個外人都走遠了,楚惜微才開口問道:“義父,這不合規矩。”

“規矩都是人定的,誰不服就去把定規矩的死人挖出來跟我分說。”沈無端嗤笑一聲,瞥了他一眼,“越大越沒出息,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嘴上說不合規矩,心里頭可高興了。”

秦蘭裳捂嘴竊笑,落井下石地道:“沒錯!小叔臉上板成了石頭,心花早就怒放了!”

“蘭裳。”楚惜微轉過頭面無表情地看著她,“你出門受了驚嚇,連喝三天蓮子心煮黃連水,良藥苦口利于病,不服你憋著。”

秦蘭裳:“……”

沈無端仿佛沒看到有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欺負自個兒孫女,輕咳一聲,道:“你也別死鴨子嘴硬,憫風都跟我說了,你連冰魄珠都舍得給他做藥,現在讓你承認一句就這么難?”

楚惜微又不說話了,他只要不想開口,就是拿棍棒也打不出一個字來。

“兩年前我送了個丫頭到你房里,結果被你給扔了出來,還說自己是斷袖……嘖,我還以為你是騙我的。”沈無端摩挲著手上的白玉扳指,“后來我在你房中看到了上百張畫像,畫的都是一個男人。那個時候,我才意識到,你沒說謊。”

頓了頓,沈無端又道:“今天一見著他,我就知道你想的人是誰了。這小子年紀比你大幾歲,我看他事事都順著你,哪怕無關風月,心里總是有你的,挺好。”

楚惜微不吭聲,秦蘭裳捂著嘴也不敢插話,只有孫憫風開了口:“可他畢竟還是外人。”

“只要這兔崽子不犯傻,總有一天會變成內人的。”沈無端似笑非笑地看了楚惜微一眼,“而且,我讓他去住拂雪院也不只是因為這個。”

楚惜微有些疑惑,就聽沈無端的聲音忽然沉了:“憫風說他叫葉浮生,這個名字我是沒聽說過,但是剛才他施展的招式,我卻很熟悉。”

楚惜微心里一跳,沈無端轉過頭來,臉上的笑容凝固如畫皮紙上的一筆濃墨重彩,目光深邃,一字一頓地問:“他,是驚鴻刀的傳人?”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