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千鈞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那一聲巨響傳來的時候,葉浮生心頭一跳,很快便回過神來,抬手一擋,險險架住赫連御屈指一爪。后者不以為意,變爪為掌在他臂上一拍,整個人借力翻過他頭頂,轉眼就到了葉浮生身后,右手戴著指套的兩根手指疾點葉浮生后頸。

眼看就要刺入皮肉,葉浮生仿佛背后也長了眼睛般忽然回首,匕首橫在頸后,赫連御的兩指點在匕首上,勁力吞吐,震得他虎口一麻,腳下卻仿佛抹了油一般滑出丈許,凝視著赫連御。

此人身法詭譎,以葉浮生全力施為也只比他快上一招半式,所幸變攻為守,意在纏而不在勝。

“火雷炸了,走蛟已成,你說他們還有命活下來嗎?”赫連御屈伸了一下手指,遠遠看向那處崩塌的山坡,“你掛懷的那個人,說不定已經被炸成了一堆碎肉。”

葉浮生喉口一甜,強提真氣的后果就是他現在內力在經脈亂竄,本來被壓制住的“幽夢”又蠢蠢欲動,腦子里嗡嗡作響,眼前也開始發花,根本無心理會赫連御的話。

他強行把這口血咽了回去,手中匕首一亮,身影閃動,轉眼到了赫連御身邊,刀鋒自下而上,哪怕赫連御退得極快,也被這一刀從左腹劃上右肩,可惜只破裂了衣物,沒傷到皮肉。

赫連御一手扣住他小臂,葉浮生也不硬抗,手勢一轉從中脫出,兩人你來我往,不多時便是十幾個回合過去,再分開時,一人唇邊見了紅,一人肩頭也滲了血。

赫連御摸著自己左邊肩膀,剛才那一刀突然換手,可謂是神出鬼沒,左肩近頸的地方被切開了一條口子,雖然只是皮肉之傷,可他已經很久沒有流過血了。

他輕笑一聲,看著指腹上的血色,道:“十年之內能達此境界,不得不說顧欺芳挑徒弟的眼光還不錯。”

葉浮生手握匕首,盡量控制著氣息不亂,這樣全力催發真氣,他也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只是不到最后,絕不肯坐以待斃。

他不能走,因為一旦讓赫連御脫身,也許楚惜微他們就會有殺身之禍,眼下能多拖他一會兒,另一邊就要安全一分。

“不過,我玩膩了。”

笑聲忽然一冷,赫連御伸手扯下了罩衣,露出里頭同樣素白的束袖長衫。葉浮生這才發現,他腰上還纏了一把軟劍,兩指粗,四尺長,通體漆黑無光,纏在腰上就如一條墨色緞帶,此時被赫連御抽出一抖,發出毒舌吐信般的怪異聲音。

他想起了被自己帶出地宮的那把破云劍贗品,又想起十年前初見時此人背在身后的長劍,恍然大悟赫連御其實是用劍的,只是他指掌功夫已極為凌厲,值得用劍的時候已經不多了。

“它是‘潛淵’。”赫連御屈指在劍上一彈,“盡你的本事,在它之下搏命吧。”

話音未落,身與劍俱化寒影,葉浮生只覺得一道厲風割喉,連忙錯步側身,匕首抬起一擋,險險撞上了劍尖,奮力震開,來不及再有動作,也看不清赫連御手法身法,已是奪命七劍連連逼來。

葉浮生猝不及防,連換了三種步法,上身后仰,抬腳踢他環跳穴,然而這軟劍收發自如,轉瞬便如毒蛇回首兜轉而來,絞住了葉浮生小腿,他雖及時掙脫,可腿上也被割了一劍,血頓時就濡濕一片。

天上雨勢漸漸小了,但是赫連御的劍法仍如疾風驟雨,軟劍在他手中,時而如一條綢帶柔韌無重,飄忽不定,時纏時絞,讓人摸不清路數;時而又被內力灌注剛硬無比,未及皮肉,已感切膚。

剛柔并濟,變幻無窮。

葉浮生從未見過這樣的劍法,卻聽說過。

那日在客棧里,阮非譽談到了身為武林八大高手之首的“破云劍”,雖說此人已在江湖上銷聲匿跡三十載,可是見過他拔劍的人,至死都不會忘懷。

“所謂‘一劍破云開天地’,指的是他那套劍法里的最后一劍,他憑此‘破云’一式,便是天下無敵。”阮非譽將那把贗品還劍入鞘的時候,眼光里流露出追憶和贊嘆,“那套劍法內涵八卦之變,分分合合,可合為復雜難辨的六十四式,也可分為簡單難破的八招,陰陽相融、剛柔并濟,誰也窺不清其中變化。”

那時葉浮生皺起了眉:“沒有人破過這種劍法嗎?”

阮非譽笑了笑,道:“據老朽所知,從他初入江湖到銷聲匿跡,沒有人勝過他,一個也沒有。”

“……這套劍法,叫什么?”

“水云,綿延流水,蕩盡煙云。”阮非譽輕聲道,“若有朝一日你遇見了這種劍法,就全力以逃吧。”

葉浮生當時便記在了心里,只是沒想到這老家伙大概長了張烏鴉嘴,竟然一語成讖。

一念及此,又是一劍如靈蛇纏殺而來,抖擻吞吐,瞬息間已到心口,葉浮生不能跟他硬抗,只能使巧勁退避,匕首在掌中一轉,絞住了游龍似的軟劍。

還沒喘上口氣,赫連御左手便屈指而來,兩根手指直向他雙目,幾乎已經觸到了眼皮。葉浮生大駭,頭向后一仰,手指從眼角劃下,拖開一條淺淺的血痕。

他這一退,手里便是一松,軟劍如鞭般將匕首卷了出來,赫連御手腕一轉,匕首便反擲回去,直撲葉浮生面門。葉浮生此時后力已經不足,更來不及接這一下,匆忙間向后一退,只聽一聲刀鋒入肉的悶響,匕首便刺入了左肩。

這一刀勁力極大,幾乎要把他肩膀都釘穿,雖然他避開了筋骨,但刀鋒伸入血肉也不敢輕舉妄動,忍痛站穩了身體,就聽赫連御笑道:“禮尚往來。”

這人端得是睚眥必報,葉浮生在他左肩上割開了一條淺口,他就要拿葉浮生一處肩膀相抵。

拔出匕首,快速點穴止血,葉浮生左邊臂膀暫時便失了用處,雨水已經把他整個人都打濕,衣發緊貼著身體,本就瘦削的人看起來更清減了幾分。

匕首上的血混著雨水涓滴落下,他臉色蒼白,呼吸也變得急促沉重,十年來經歷了數不清多少次的刀光劍影,今日卻在幾個回合間無數次生死一線。

下一刻,匕首與軟劍再度相撞,葉浮生借力向后躍飛,抽開與赫連御的距離,眉目生殺,匕首在他掌中騰挪翻轉,忽地破空而出,這一刀太快太厲,幾乎帶上了風雷之聲,如驚鴻掠影而去,附于其上的內力攜著勁氣,生生在雨幕中劈開一道空隙,轉瞬便逼至赫連御胸膛之前!

這一刀委實太快,匕首又不似長刀,赫連御抽劍回防已來不及,戴著指套的兩根手指橫于心前,在間不容發之際夾住了匕首,臉上卻忽然一輕——葉浮生在出手之后便欺身而近,這一抓快如控鶴擒龍,把他臉上那張白銀面具給扯了下來。

險險避開當胸一劍,葉浮生退出丈許,近乎貪婪地看著這張臉,仿佛要把每一根汗毛都記在腦子里,恨不能刻骨銘心。

這的確是慕燕安那張臉。

只是換了一身打扮,變了一番神情,就似乎成了另一個人,由一個溫文爾雅的風流文士變作了生殺予奪的無常魔鬼。

白銀面具墜落泥水之中,赫連御一直輕松從容的雙眼忽然凝了片刻,他臉上的笑意如潮水一樣退去,微翹的唇角也慢慢抿成了直線,如一面鋒利的劍刃。

“這可真是……讓我,沒想到啊。”

他彎腰撿起了面具,用袖子小心擦掉上面的泥濘,可惜綁繩已經被扯斷,他只好把面具小心收起,抬眼看著葉浮生道:“我本來想留你一命,沒想到你這么喜歡找死。”

“你沒想到的事情還有很多。”葉浮生輕咳一聲,擦掉嘴角的血。

赫連御輕輕問:“比如?”

葉浮生的目光越過他,微微一笑:“比如你今天……殺不了我。”

風雨之中,一道黑影無聲逼來,貼近了他的后背。

赫連御眉頭一皺,喉間便抵上了一把刀,他竟然不管不顧,徑自旋身回轉,刀刃割開了一道淺傷,細細的血絲滲了出來,好似在他脖子上纏了一道紅線。

一刀一劍相撞,同時指掌相接,只聽兩道骨裂之聲同時響起,楚惜微已經與他擦肩而過,落在了葉浮生面前,冷冷看著赫連御。

他的右手不自然地垂在身側,赫連御左手兩根手指也蜷曲在掌,兩個回合之間,互有損傷。

千鈞一發之際,楚惜微終于趕回。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