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險行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赫連御話音方落,楚惜微就反手推了葉浮生一把。

他們身后是那個藏了火雷的山坡,眼下情勢千鈞一發,萬沒有兩人都被絆在此處的道理。

更不用說……葉浮生與眼前這人,分明就是舊怨已深,楚惜微對他的情況知根知底,曉得這不著四六的浪蕩子不過是空有其表,體內余毒未清全靠孫憫風的針藥壓制著,最忌大肆妄動內力。因此一路走來,哪怕楚惜微三番兩次被撩起了真火,也沒對他動過粗,事事擋在前面,就怕一個疏漏,連說好的三個月都扛不住。

他這樣想著,就準備讓葉浮生先走一步去攔下那守著火雷的人。沒成想這一推沒把人推動,反叫葉浮生抓住了手腕,用了個巧勁,把他向后一轉,同時一掌附上后背,勁力吞吐,楚惜微只覺得身體一輕,腳下如御清風,頃刻被他推出了六丈之遠。

“你——”

開口便灌入攜雨冷風,楚惜微被嗆了一下,臉色極是不好看,葉浮生回過頭,輕輕道:“阿堯,我等你回來。”

赫連御武功之高深不可測,楚惜微上次與他交手已見高下,葉浮生是萬萬不敢再把他留下,與其硬抗,倒不如以輕功身法周旋糾纏更能拖延時間。

葉浮生想得周到,可楚惜微已氣得咬牙,奈何他早已過了任性妄為的年紀,顧慮更多,不可肆意,只得把這口氣咽下,憤然拂袖,頭也不回地朝山坡去了。

葉浮生看著他明明負氣卻還聽話離開的背影,心里籠罩的陰云忽然散了些許,嘴角不自覺地翹了翹。

“他是個不錯的人。”赫連御饒有興趣地看著葉浮生臉上那絲笑意,“不管你有多難過,他總能讓你笑起來……既然這么掛念他,不如讓他回來吧。”

話音未落,就見他身形一晃,整個人竟如鬼影般消失在眼前,直追楚惜微而去,然而踏出不到片刻,面前就是一花,一道雪亮寒光劈開風雨,抹向他的脖頸,若非赫連御步法靈活,在瞬息間已收勢后仰,這一刀就能割開他的咽喉。

驚鴻刀被放在百鬼門,斷水刀也由孫憫風帶了回去,此番事出緊急,楚惜微來不及叫人去把刀送回來,便解了自己的匕首丟給葉浮生,讓他做防身之用。

這把匕首比巴掌長不了寸許,柄端帶鉤,可于指間騰挪旋轉。它不曉得是用什么材質打造而成,除了刀口雪亮,遍體俱是黑沉,中間血槽里帶著清洗不掉的陳年血跡,不知曾渴飲多少人血。

此物據說是老門主沈無端早年贈予故人,可惜舊物尚在,故人已無蹤,事后不見尸骨,只于廢墟殘骸里找到了這把不畏水火的匕首,自此常伴身側,直到后來給了楚惜微。只是楚惜微用慣了長刀和拳掌,對這小巧的匕首實在不大感興趣,放在身上意義多于用處,倒是沒想到葉浮生在掠影衛里浸淫十年,倒是對這善于隱藏的兵器頗為順手。

“赫連宮主,舊還沒敘完,怎么就要走呢?”

匕首在掌中一轉,葉浮生已欺身而近,刀刃迫向心口,可惜撲了個空,他倒也不驚,腳下步法一轉,身體旋開避過一掌,順勢又是一刀橫過,正好與赫連御手掌相錯,劃過那只指套的時候發出刺耳摩擦聲。

“十年不見,你比當年進步多了。”

兩息之間,交手已過六回合,三攻三守滴水不漏。眼見葉浮生像無根浮萍般從手下滑了開去,赫連御虛虛一按咽喉,似乎還能感到勁風割來之痛,更顯愉悅的笑聲從面具下傳來:“你能有今天,顧欺芳若是知道了一定會很高興,可惜她沒這個福分親眼所見。”

“不必拿我師父來激我,當年仇自有他日分說,今天我氣竭之前,定不讓你離此一步。”

葉浮生慢慢吐出一口氣,內息已經翻滾,不在壓制的內力脹得經脈生疼,也讓他之前被怒火籠罩的腦袋清明許多。

挽了個刀花,葉浮生凜目而視,道:“想走?試試吧!”

這廂纏斗,另一邊楚惜微行如御風,他離山坡雖不遠,但是不算很近,前幾日被“纏綿”和“修羅手”傷到的地方因為沒能好好處理又連日奔波,已經開始發作,仿佛有無數蟲蟻在傷口上噬咬,這疼雖能忍,卻耗費了他不少精力,也正因如此,剛才葉浮生才不敢讓他留下。

他擰著眉,又把內力提了些,眼看就要落在一塊巨石上,忽聽得一聲尖銳哨響從谷地方向傳來。楚惜微當即臉色一變,左腳在右腳上一踏,生生扭轉了方向,飛身向后退去。

幾乎就在剎那,一聲巨響在山坡中轟然響起,震耳發聵,楚惜微腦子里嗡鳴一聲,耳鼻都滲出血來,身形從半空中墜落,好險在即將落地時稍稍穩住,只手在地上一撐,半跪抬頭。

只見那處山坡從中部炸開一隅,本就搖搖欲墜的巨石接連崩塌,挾著大量泥土順勢滑坡而下,仿佛洪水猛獸吞沒沿路草木土石,很快就匯聚成一股勢不可擋的洪流滾滾而去。

楚惜微落地之處雖高,但也并不安全,他眉頭皺得更緊,順著洪流方向看去,瞳孔頓時一縮——這一路都是順坡而下,一無轉折二無高山阻擋,必定會使滾滾洪流愈加磅礴,最后沖下斷崖,灌入谷地之中!

片刻之間,就是一個選擇橫于眼前——是回去接葉浮生,還是去救秦蘭裳三人?

然而世事兩難,卻很多時候不容猶豫。

楚惜微回頭看了眼之前離開的方向,雙手緊攥成拳,指甲都嵌入血肉,胸中氣血幾乎要炸開,被他生生按下,猛然伸手擦了臉上血跡,腳尖在地上一點,向著洪流奔涌的方向疾去。

他一身輕功是葉浮生所授,十年來無一日停止練習,雖不及葉浮生驚鴻掠影,也似風過青萍,飄然迅疾。此刻體內真氣被他強行催發到極致,經脈都發出陣痛,可他恍若未覺,腳尖連連踩過木石借力再起,只想著再快一些。

此時,谷地之內驚聞巨響,秦蘭裳尚在愣怔,阮非譽便撿起了地上那根鎖鏈,喝道:“走蛟了,快跑!”

陸鳴淵聞言,一手便抓住秦蘭裳腕子,此刻也顧不上非禮不非禮,恨不能把她變成一根繩子綁自己身上,跟著阮非譽向旁側高聳的山坡而去。然而他們三人的輕功都只能算是一般,尚未爬上高處,攜帶大量泥石的咆哮洪流已如千軍萬馬奔騰而來,轉眼間便沖下斷崖,幾乎是鋪天蓋地一般席卷過來!

中間有稀疏樹木,奈何根本擋不住這道泥流,頃刻就被連根拔起,跟著巨石一起翻滾,其中不少都向著他們這邊砸來。秦蘭裳根本來不及躲避,就被一根斷木砸中了身體,盡管陸鳴淵見機卸力,片刻的大力還是震傷了她的肺腑,一口血便嘔了出來。

洪流已近在咫尺,陸鳴淵帶著個人竭力亡奔,只覺得肺都要炸開,此時阮非譽揮出鎖鏈,精準纏住了山坡上橫出的一根大樹,借力竄了上去,抬手將鎖鏈另一端擲了過去:“抓緊!”

陸鳴淵卻猶豫了剎那。

他一個七尺男兒,再帶上個半大姑娘,分量自然不輕,何況阮非譽武功雖好,但畢竟年事已高,這幾年來體弱多病,比不得年輕人身強體壯。

這一手抓住,可能會把他也牽連下來。

這般念頭在腦子里轉了不到一息,陸鳴淵就做出了決定,他一把抓住鎖鏈將其飛快地在秦蘭裳手上纏了三匝,一掌打在她身上,不傷分毫,卻讓她借力拋起,上頭阮非譽順勢一提,就把秦蘭裳拖上了大樹。

秦蘭裳臉色慘白:“書生——”

這一聲呼喊還沒落音,陸鳴淵就因為這一擲失了后力,腳下一個踉蹌,他心道不好,背后滾滾而來的泥流瞬間壓下,眼看就要把他吞沒其中!

電光火石之間,一道黑影如飛鳥出林,從斷崖上一躍而下,踩著山石幾個起落就由遠至近。

來人正是楚惜微,他踩上了一截漂斷木,腳下勁力一動,不但沒有陷下去,反而在起伏不定的泥流上一滑數丈,頃刻就到了陸鳴淵身邊,彎腰抓住他胳膊,把人像拔蘿卜一樣生生扯了起來。

瞬息之內大起大落,秦蘭裳一顆心還沒落回肚子里,就覺得手上一緊,阮非譽扯動了鎖鏈,帶著她又往上去,秦蘭裳匆匆回頭,只見楚惜微帶著陸鳴淵跟在后頭,這才松了口氣。

洪流在下方奔涌,好在阮非譽輕功雖一般,眼力手法都非常人能及,迅速找到了上山捷徑,在一塊大石上重重一踏,騰身上了半山腰。不過兩息,楚惜微與陸鳴淵也踏上這處空地,兩人都沒站穩,重重跪下。

陸鳴淵死里逃生,驚魂未定。楚惜微單膝跪地,頭低垂著,秦蘭裳只能聽到他急促不已的呼吸。

秦蘭裳她連滾帶爬地上前幾步,看到泥流幾乎灌滿了這片谷地,所幸被高山所阻,后力也漸失,已經開始慢慢停下聲勢,這才兩腿一軟坐倒下來。

阮非譽倚靠著一塊大石,他畢竟是老了,一番戰后又帶著人上山逃命,咳得不成樣子。這咳嗽聲像是把楚惜微驚醒,他的手在膝蓋上用力一撐,身體晃了兩下才站起。

秦蘭裳這才發現,自己這位向來冷靜沉著得好像無所不能的小叔,現在臉色白得不成樣子,說話氣如游絲:“你……帶‘還陽丹’了嗎?”

還陽丹,并不是什么活死人肉白骨的救命神藥,反而是會要命的東西。它是百鬼門人隨身攜帶的一種藥物,能夠很快補充氣力,但只能保持一個時辰,過后就幾乎掏空內里,起碼要躺上十天半個月才能恢復過來,尤其是本就帶了內傷的人一旦服用了它,會讓內傷加劇。

這是不到瀕死危機,決不會動用的禁藥。

楚惜微除了早幾年拼死拼活時用過它,后來身在高位武功大進,就再也不碰這東西,因此身上也沒備用,倒是秦蘭裳出門時為防萬一,帶了一顆。

她聽懂了楚惜微的意思,神情慌亂,心里頭翻江倒海,說話也語無倫次:“不,小叔你現在……”

“給我。”

楚惜微累得狠了,連說句廢話的力氣也沒有,一雙眼沉沉盯著秦蘭裳,眼里是不容拒絕的肅凝。

就在這時,阮非譽忽然起身,看向了背后山路,道:“有人來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