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滄露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葉浮生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清晨。

晨曦初露,剪云絲,裁霞帛。窗扉被微風吹開縫隙,落了幾片細碎的金葉進來,他躺在床上發了會兒呆,全身上下還殘留著活剮之后長出血肉般的疼癢,頓時讓他恨不得再暈一回。

“醒了就別裝死,不然會害死我的。”孫憫風施施然過來給他把了把脈,“脈象平穩,氣血有虧,暫時沒什么大事,回頭自個兒啃點紅糖棗子什么的。”

眼中的一切恢復清晰,右腿鉆心般的疼痛也消失不見,身體倒是難得輕快。葉浮生認出了孫憫風,再把昏迷前不成片段的記憶揉吧揉吧,總算拼湊起來:“多謝相救,阿……你家門主呢?”

“出門遛彎兒了。”孫憫風毫不溫柔地把他拎起來,塞過去一堆花生,“吃吧,剛煮的,不上火。”

葉浮生:“……”

兩人跟倉鼠一樣磕了一會兒,葉浮生看著孫憫風含著戲謔的眼睛,挑了挑眉:“孫先生有事要問在下?”

孫憫風想了想,點頭承認:“你斷袖嗎?”

葉浮生差點被一口花生米噎死。

“看來還不是。”孫憫風有些遺憾,又問:“那你看我主子像斷袖嗎?”

葉浮生錘了錘胸口,好不容易順了氣,道:“他……年紀尚輕,說這些為時尚早。”

孫憫風看他的眼神活像見鬼。

“你們不是斷袖,那我就太不明白了。”孫憫風翹著二郎腿,覷著葉浮生病懨懨的臉色,“非親非情,他憑什么為你……”

話沒說完,門口就進來一人,冷聲道:“鬼醫,你要是閑來無事,就先治治自己的大長舌。”

葉浮生聽了這聲音,空出的一只手暗自攥緊了被褥,然后又緩緩松開,抬頭一看,只見楚惜微面沉如水地進了屋,把手里的一只小銀壺往桌上一放,力道重得整張桌子都晃了晃。

孩子大了,脾氣也大了。

看他這樣的脾性,又想想之前在望海潮下的時候,葉浮生忽然就有了這樣滄桑的感慨。一別十年,物是人非,怎么都不能算把酒言歡的好時候,更別提兩人之間橫貫的不是陳芝麻爛谷子的舊賬,就是幾乎無解的血海深仇。

楚惜微沒有把他剁碎了去喂狗,已經是天大的意外了。葉浮生琢磨著自己好歹是長輩,萬不能再計較這些,于是揚起笑臉向他揮了揮手:“回來了?過來坐。”

孫憫風向來見機,遂圓潤地子滾了出去,片刻后聲音已經遠在門外:“主子我先去懸壺濟世,你們慢聊!”

他一走,屋里的氣氛不見緩和,反而更尷尬了些。楚惜微站在原地看了葉浮生好一會兒,看得對方臉上的笑容都僵了僵,這才邁腿走了過去,卻也沒坐,而是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嘴唇勾起,語氣玩味:“葉……浮生?”

葉浮生摸摸鼻子,有些不大習慣這樣高低轉換的視角:“一個名字而已,你愛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也是,我以前可都管你叫……‘師父’。”楚惜微看著他披散下來的黑發里摻雜了幾絲霜白,一時間如鯁在喉,負在背后的雙手緊握又松開,“可你覺得,自己還有資格擔這兩個字嗎?”

葉浮生心里一刺,笑容卻不改:“阿堯,你越大就越別扭了,小時候……”

“別跟我提小時候!”楚惜微忽然伸手卡住他的喉嚨,用力之大直接把葉浮生摁上背后的墻,后腦勺撞得生疼。

近在咫尺,呼吸相融,就連眼睫都分毫畢現,可是相隔這么近的兩個人,彼此間卻隔著難以跨越的天塹。

楚惜微的眼瞳邊緣隱隱浮現出不正常的暗紅來,他說話的聲音很輕柔,臉上也帶著微笑,唯獨眼神波濤洶涌。

他說:“我是真想殺了你,師父。”

葉浮生平復了一下呼吸,沖楚惜微揚起一個笑臉:“好啊。”

說完,他兩眼一閉,竟然撤去剛才本能的防御,安之若素地任人捏住要害,態度自然得仿佛不是有人要他的命,而只是想要再小憩一會兒。

楚惜微的目光從他臉上一寸寸描過,手掌顫抖了幾下,慢慢地收了回來。

“你的命,我已經等了十年,也不差這么一會兒。”他退回了桌邊,“不過,我是真沒想到,再見面的時候你竟然已經淪落到這個地步。”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誰還沒個倒霉的時候?”葉浮生睜開眼睛,聳了聳肩,上下把楚惜微打量了一番,搖頭道:“不過,雖然都說女大十八變,可沒想到男孩子變化更大啊。當年你連人帶鞋摞一塊兒都沒我肋骨高,還是個小胖墩兒,跑起來肉都一顛一顛的,練輕功時我把你拎上梅花樁,就跟往竹簽上扎了顆肉丸子一樣……”

“閉嘴!”楚惜微身在高位多年,已經許久沒被人揭過黑歷史,當下有些惱羞成怒的窘迫,可是對上葉浮生彎成月牙的眉眼,一肚子氣就倒灌回來,噎得他胸口發悶。

他磨著牙:“葉浮生,你是真以為我不會殺你嗎?”

葉浮生在脖子上比劃了一下,眨巴著眼睛;“這顆頭顱都替你寄存十年了,隨時歡迎來取。”

狗咬王八無從下嘴的感覺,讓楚惜微更覺煩躁,他瞥見剛剛被自己放在桌上的銀壺,一把撈過來灌了一口。

下一刻,他臉皮一抽,轉頭就噴了,狼狽地咳嗽兩聲,蒼白的臉騰起暈紅。

這酒無色無味,他也先用銀針試過了毒,但是現在甫一入口,就好像灌了一嘴黃連辣椒水,又苦又辣,刺得喉嚨生疼,剩下小半口咽了下去,簡直如同吞了一把銹跡斑斑的刀子。

葉浮生看得驚奇,掀開被子下了床,伸手拍著楚惜微后背給他順氣:“你怎么了?”

楚惜微嗆得說不出話來,捂著嘴壓抑住胃里翻江倒海般的惡心感,眼里的暗紅倒是頃刻褪去,只留下被刺激出來的眼淚,看一眼恍若秋水生波。

……以前那小胖墩兒被自己欺負的時候,也是這樣要哭不哭的樣兒呢。

葉浮生看著他這樣,從滿目瘡痍的心中開出了一朵花來,顫巍巍地,卻搔得心癢。

他給楚惜微倒了盞熱水,拿起了那只小銀壺細細端詳,巴掌大小,做工精致,看起來倒不是個便宜物件,湊近壺口嗅了嗅,也沒有什么異味,與其說是酒。不如說里面是一壺白水。

他輕輕嘬了一口酒液,整個人頓時一僵。

楚惜微感覺到輕拍他后背的那只手突然頓住,緊接著竟然有些微顫,他心里一慌,反手抓住葉浮生的手掌,抬頭一看,發現那人臉上的嬉笑頃刻褪去,只留下一片茫然無措。

“滄露……”

楚惜微怔了一下:“你怎么了?”

葉浮生的手不自覺地加大力道,銀壺被他捏裂了一條細縫,酒液泄露出來沾濕了他的手,這才如夢初醒般松了力道,把里面剩余的酒液都倒了出來,盛了滿滿一杯。

他看著楚惜微,眼眶發紅,嘴唇翕動:“這個,誰給你的?”

“……一個白發道長,道號端清。”猶豫了一下,楚惜微有些疑惑,“你認識?”

“端清,端清……”葉浮生反復念叨了一會兒,看得楚惜微幾乎以為孫憫風給他喝的是假藥,眼下犯了失心瘋。

正當他準備出門把那庸醫拎過來的時候,葉浮生忽然抓住了他的手。

楚惜微失了冰魄珠,體內武息不再平穩,身體溫度略高,然而葉浮生因為服藥和體虛,現在體溫偏低。他們兩人在猝不及防下肌膚相觸,就好像冰與火陡然相撞,一方因為灼熱而戰栗,一方因為冷凝而輕顫。

楚惜微愣了愣,甩開他的手,臭著一張臉:“你干嘛?”

“阿堯,那個人在哪兒?”葉浮生看著他,四目相對,楚惜微能看清他眼里驟然升起的一點光。

仿佛一個行將就木的人,在這片刻間死灰復燃。

他心里莫名有些不舒服,說話也沒好氣:“做什么?”

“阿堯,你帶我去見他,我見他一面之后,從此你說什么我都應你。”葉浮生捏著那只小銀壺,臉上沒有表情,眼眶卻濕了,“我這輩子沒求過你,就這一次,你答應我。”

這混不吝的浪子幾乎沒有如此正經的時候,就連十年前那一場生死之約,他也只是輕飄飄的一句:“你要殺我報仇?好啊,十年之后,這條命就歸你了。”

富貴如浮云,生死若等閑,楚惜微一直以為,這世上不會再有任何人與事會動搖他。

直到現在。

他心里有些無端的難受,好像自己一直等候的花終于開放,卻被人搶先一步折下,攏在袖里的手慢慢握緊,筋骨分明,眼瞳再度泛起猩紅,臉上不動聲色:“哦?真的?”

葉浮生沒注意他話語里的危險,看著小銀壺不轉眼,重重點了下頭。

“這位道長我在三個時辰前見過,你想見他的話,現在就可帶你去追,不過……”楚惜微慢條斯理地按住葉浮生肩膀,“你先告訴我,他到底是誰?”

葉浮生躊躇了一下:“他,是我的……”

楚惜微的眼睛慢慢瞇起,手不經意地扣住葉浮生肩井穴。

“……師娘。”

積蘊起來的煞氣就這么被一針戳破,泄了個干凈。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