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出鞘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謝無衣本以為,那樣一個男人無論在什么地方,換了怎樣的名姓身份,都該是轟轟烈烈的。

可是葉浮生所講述的,卻是一段短暫而平靜的時光。

邊塞苦寒,幾乎每日都有傷亡的軍漢,莫要說馬革裹尸還,就算三寸薄土掩了殘軀已經是天大的造化。三年前夏秋之交的時候,邊塞軍營進了一批新兵,其中有個奇怪的男人,他雖然灰頭土臉卻模樣齊整,右手帶傷卻行動利落,在戰場上混過好幾年的老軍痞子都不是對手。

他愛說笑,性子也好,在軍營里算不得什么人物,卻很有幾分人緣,跟五大三粗的漢子們一起巡邏出戰,又跟他們抬著傷亡的袍澤灑淚歸來。

那年歲末,塞外游牧部落興兵來犯,有中飽私囊的上官克扣軍餉,兵卒們在饑寒交迫下倉促應戰,雖然將敵人打退,卻不知道有多少性命永遠留在了戰場上,斷裂的刀戟上滿是冰冷凝固的熱血,荒蕪的大地下半掩僵硬殘缺的尸骸。

一年來生死與共的士卒兄弟,大半都沒了。他親自挖開一個個土坑,把這些人送入幽冥,然后就聽說守城官正得意洋洋地準備請功。

五百多名兵卒,近百名役夫,眼下十不存三,每一個活下來的人,都是踩著犧牲者的尸骨。

因著天高皇帝遠,守城官虛報傷亡,大夸戰績,名為戰報,實為請功。這樣一來活著的人或許吃糧拿餉、升官發財,死去的卻只有寥寥無幾的銀錢發恤,然后又是新人換舊,掩蓋所有的痕跡。

那大概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的暴怒,闖入大帳,直言勸阻,而被利欲熏心的守城官則下令把他壓出去重罰二十軍棍。

二十軍棍落下,皮開肉綻,男人生生受完卻一字不吭,最后在守城官斥責其他士卒的時候,他奪了一把刀,砍下那顆令人憎惡的頭顱。

以下犯上,殘殺上官,他犯了這樣大的罪過本該被斬首示眾,卻被人保下了。

少年天子剛從藩王封地暗訪歸來,聽聞戰事慘烈遂特來監察后續安排,沒料想會遇上這樣的事,就讓身邊的暗衛出面,用皇家令牌帶走了這個男人。

回京路上,天子問他,還愿不愿意為國效力?

蓬頭垢面的男子已經數日未曾言語,只在這個時候抬起頭,說,愿為家國付死生,但求是非有公明。

天子悅,道:“朝廷廟堂都是渾水一灘,縱然朕身為天子,眼下也會做出很多無奈的選擇,你既然看不慣這些,就做我斬斷亂麻的刀怎樣?”

為人總有力不從心之時,世間終有無可奈何之事。

他沒有回答,直到巍峨城樓在前,才應了聲,深深叩首。

從那以后,世人再也看不到這個男子的分毫蹤跡,他終于把自己的存在一筆勾銷,化成了天子手里一把鋒利的刀,和同樣舍棄身份的影子共同隱藏在黑暗里不見天日。

一生一諾,至死方休。

直到月前北蠻扣關,驚寒關戰事告急……

“然后,他就死了。”

他至今仍記得,那時候腥風血雨披沐而下,自己本該被亂馬踏如泥漿,卻被那個人救下,拼了半條命才殺出重圍。

可是方圓十里都是北蠻駐軍所在,他們兩個傷殘,就算插上翅膀,也難以飛出這片天。

在那個時候,男人問他,有遺愿嗎?

葉浮生中了毒,什么也看不見,只好伏在他背上,認真想了想,說自己還有一個約定沒完成。

男人大笑,同是天涯淪落人,我也欠了一個約,看來我倆注定是要毀諾了。

葉浮生一邊咳嗽一邊笑,道,那倒不至于,你把我放下,我還能給你拖延片刻,讓你掙條命回去,總歸還有一個人能信守諾言。

男人依然在笑,沒回答他,只是跑得更快了。

那晚三更,他們逃進了一處山谷,背后的蠻族緊追不舍,只有很短的時間讓他們喘息。

就在這一時半刻間,男人把他藏進了一處洞穴,脫下他的外袍,拿走他手里的刀,然后留下錦囊和玉佩,只匆匆說了一句“別出來”,就轉身出去了。

葉浮生壓低聲音喊了幾下,沒有人回答,只有馬蹄震蕩土石的動靜漸漸靠近。

他住了口,很快,兵戈交錯的鏗鏘聲不絕于耳。

然后,他聽到了狂風呼嘯,仿佛有萬箭齊發。

“……他死得太匆忙,什么都沒來不及說,只夠把裝著玉佩的錦囊塞到我手里,然后就去送死了。”葉浮生垂下眼瞼,“那時我看不到他,也追不上他,不知道他有沒有回頭。”

直到第二天夜里,一切聲息退卻,天地寂靜如死,他才摸索著離開那個山洞,一瘸一拐地走出山谷,聽到有邊陲難民議論紛紛,才從這些零碎的只言片語里還原真相。

那個男人尋了一具和自己身形相仿的尸體栓在背上,又把葉浮生的外袍罩在身上,提了驚鴻刀亡命奔逃,將追來的蠻族引出了山谷,最后終于山窮水盡,在絕壁前被萬箭穿心。

屋里的燭光不知何時已經滅了,只有窗外點點微光透了進來,依稀可見謝無衣的輪廓。他依然坐在葉浮生面前,可是不說話,連呼吸的聲音都恍若未聞,仿佛也成了個死人。

半晌,謝無衣才道:“原來如此。”

“職責緣故,我曾經調查過他的來歷,但是江湖畢竟不是朝廷,我的所知也很有限,只能從他的刀法和面容上推測可能是在凌云峰一戰后很快隱沒的斷水莊主謝無衣,但是其他就不甚詳細了,便以為是謝莊主在戰后心灰意冷,決定退出江湖轉入廟堂,遂奉命停了調查。”葉浮生捻了捻眉心,“拿到這塊玉佩后,我終于確定了他的身份,于是就跟著一支商隊來到這里,想要探查個究竟,然后再作打算,卻沒想到……”

“沒想到斷水山莊里,竟然還有一個謝無衣?”

葉浮生苦笑:“正是如此,因此在親眼看到莊主的剎那,我就覺得自己又踩進一灘渾水中了。”

“后悔嗎?”

葉浮生淡笑:“如今水落石出,何談后悔?”

他拖著傷病之身不遠千里而來,就是因為那人與他幾番出生入死,最后以命相救,葉浮生覺得只要自己的良心還沒被狗吃干凈,就有責任為他完成遺愿。

事到如今,葉浮生終于明白,那人交給他這塊玉佩的用意其實就是希望葉浮生能在逃出生天之后,把它交還給謝無衣,雖說三年之約有負,但好歹是一個交代了。

“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他倒是好道義,好豪情!”謝無衣冷冷開口,“既然各得所需,那就請便吧。”

這般喜怒無常的變臉,葉浮生倒是不覺惱,他慢條斯理地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喝干之后才施施然起身,拱手道:“那在下就先去打個盹兒,莊主也請休息吧。”

他走后,謝無衣獨自一人在昏暗的屋子里枯坐了不知多久,直到一陣冷風吹開窗戶,冰涼的雨花隨之席卷而入,他才被驚醒般站了起來。

三年來沉疴多病,一朝破封拔針,縱然內力已漸漸恢復,謝無衣的身體底子卻已經敗了,這么猛然起身后竟有些頭暈目眩,一手撐住桌沿才堪堪站穩了。

過了一會兒,他的手指搭上斷水刀鞘,顫了顫,然后抓起長刀出了門。

轉入后廚,也沒管打盹的仆人,謝無衣徑自取了一壇烈酒,然后運起輕功去了望海潮。

望海潮山崖陡峭,風勢在這里更顯猖狂,碎雨亂葉狂舞不休,謝無衣衣裳被風拂得獵獵作響,仿佛一面孤傲的旗。

他拍開封泥,痛飲一口,然后揮手將酒壇扔了下去。

緊接著,他縱身躍下,快到崖底的時候,左腳在右腳上借力一踏,整個人踏水而行,最終身如鴻雁般落在一塊凸出水面的青石上。

大河浪濤洶涌,激起的浪花很快打濕他身上薄衫,冷得刺骨。

長刀出鞘,三尺青鋒照亮寒面如雪。

他揮刀,一如這三年來日日不曾間斷的練武,內力貫于經脈,抽刀斷水,蕩平波濤。

直到招式練盡,冷徹骨髓,他才抬起頭看向水天一線的遠方。

眼下已近卯時,然而深秋時節天色多晚,更何況又是風雨交加,謝無衣看了許久,才看到遠方那一線淡淡的白。

“……天要亮了。”

注: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出自林則徐《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