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無衣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葉浮生有點想笑,笑到一半又眼眶發澀。

“我把那兩個果子拍落在地,他倒不生氣,只問我是不是恨他們。”謝無衣道,“我自然說是,沒想到他反而笑了,說我明白恨的是他們就好,這樣不會遷怒無辜的人。”

所謂的無辜,想來指的便是當時只有七歲的謝離和他尚在外游歷的弟子薛蟬衣了。

那應該是他一生最平和的日子,與奪走自己一切的仇人在這囹圄之地同甘共苦,不僅相安無事,竟然還頗為和睦。

也許這世上最能使恩仇兩忘的,除了胸襟寬廣,還有同為天涯淪落人吧。

有時候他會忍不住想,那個男人的確比他更適合“謝珉”這個名字,人如其名,君子如玉。

可他不能甘心。

那一晚下了暴雨,山洞內濕冷得讓人瑟瑟發抖,男人把自己的外袍脫給了他,自己挪到洞口準備用身體擋風。

他問道:“我廢了你的手筋,你難道不恨我嗎?”

男人笑了笑,說如果自己不恨他,怎么會在跳崖的時候拉他下來墊背,只不過在生死關頭走一遭,將心比心,突然覺得自己的恨比不上他的不甘。

“我八歲起被帶回斷水山莊,過了十四年暗無天日的生活,甚至連身份名姓都沒擁有,更不談自由,種種冷遇只因為爹還對流落西域的你存在一絲念想,又不怨落人口實,所以我對此不是沒有怨憤的。”男人搓了搓手掌,“你回來的前兩天,我其實有些害怕,因為我不知道當斷水山莊真正的少主人回來之后,我到底會是什么下場,可沒想到的是……”

“看到我那般情況,你很高興吧。”

“當然高興,因為我終于能夠取代你,去擁有向往已久的身份地位,能正大光明地活在世上,但是難免心生寒意,畢竟他當日能因為斷水山莊舍了你,他日也可能會舍了我。”

他冷笑:“你倒是聰明。也對,假如是個蠢貨,容翠也不會偏心于你,她和我十多年的感情,終究抵不過一場假戲真做的夫妻。”

“她是個好女人,相夫教子,溫柔嫻淑,我是真心實意想跟她過一輩子。”男人嘆了口氣,“因此,雖然這一次她在刀上下毒的確有失道義,但我不得不感懷于這份情。”

“那你最好現在殺了我,否則我一旦回去,就定會跟她討回代價。”

“你不會。”

“你哪只眼睛覺得我是個以德報怨的爛好人?”

“你不會以德報怨,但也不會以怨報德。”男人向他彎了彎嘴角,“可知洞冥谷孫憫風先生?”

“號稱‘閻王敵’的鬼醫?”他之前還拿這人的名號來譏諷過謝重山,但對于鬼醫的本事只是聽了江湖傳言,并不了解。

“嗯。一年前我帶著蟬衣在外歷練,巧遇他碰上些麻煩被人暗算,于是出手救了他一回,讓他欠下我一個人情。在這次赴戰前,我就秘密給他傳了一封書信,請他速速來古陽城一趟。”男人笑道,“你體內的毒現在只是被內力壓制,但是鬼醫一定有辦法救你。”

他道:“既然鬼醫有如此本事,你為何不讓他試試恢復你的右手?”

“這就是我給你的人情了。”男人看著自己右手腕上的傷口,“江湖上只能有一個謝珉,而我把你該擁有的一切還給你。”

他忍不住坐直了些,嘶聲道:“你以為我會感激這樣的施舍?”

“我說了,是還給你。”男人回身按住他的肩膀,“我把你的身份、榮譽、責任都還給你,這不就是你想奪回的東西嗎?”

“可笑,我變回了謝珉,那么容翠母子還有你的徒弟又將置于何地?”

“你說過,知道自己恨的人到底是誰。”

胸中千言萬語哽在喉間,他急促地喘了好幾下,這才啐了一口:“你是個懦夫。”

這個男人不畏懼報復,卻不敢接受面目全非的人生,寧愿放棄一切,做回一無所有的自己,也不敢承擔過去。

他嘲諷地說:“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看不起你。”

“我也覺得自己是懦夫。”男人苦笑了一下,“所以,我們做個約定吧。”

“什么?”

“三年,我們三年之后再見。在這三年里,你拿回自己的一切,了結前塵,而我重新開始,活出真正的自己來。”男人道,“我從未覺得自己遜色于你,相比你亦然。這一次勝負未分,三年之后再分高下,那時候生死輸贏皆由我們做主,究竟誰是誰非也終有定論,你看如何?”

他一怔,隨后嗤笑:“說到底,還是我吃虧,拿回自己應得的東西,卻還要幫你解決麻煩。”

“那就多謝你吃下這個虧了,三年后再會,我定請你好好喝一頓酒……嗯?天要亮了。”

男人扶著山壁站起來,透過雨幕看著遠方天空,忽然問:“你知道我為什么自取‘無衣’為字嗎?”

他搖了搖頭,就聽男人道:“當初我踩著你打下的名氣和斷水山莊的聲望入了江湖,接下你昔日結的恩怨,又承擔斷水山莊的責任,活得越來越累,那種欣喜也漸漸淡了,一時間連自己是誰都說不清楚,覺得四海之內竟無一處真正可以依憑,本欲取‘無依’自嘲,卻不想遇到了一位傷殘的老兵……”

老兵年近花甲,缺了一條胳膊,眼睛也瞎了一只,卻還要向邊關艱難趕去。他看得不忍,不禁出言勸阻,想替老兵準備車馬盤纏送其回鄉,卻遭到拒絕。

——男人這輩子要承擔很多東西,恩情道義,家國妻兒。我一個老漢,在疆場上廝殺了大半輩子,沒有家人牽絆,又做不了耕織漁樵,與其混吃等死,還不如回到自己守護幾十年的疆域去,也算有始有終了。既然公子好心,不如給我一把好刀一壺烈酒,畢竟那苦寒之地,沒有這兩件東西不好熬。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除了江湖恩怨,世上還有更多可以去付出和獲得的東西。”男人徐徐舒出一口氣,念道,“我以‘無衣’為字,也是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如此慷慨笑傲一回。現在,是時候了。”

眉頭一跳,他問:“你要去邊關?”

“我想去看一看,沙場的鐵血封疆……”男人低下頭,和他四目相對,微微一笑,“昔年種種,現在都還給你了,另把‘無衣’一字也贈與你,從今以后,你是謝珉,也是謝無衣。”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屋里的油燈越來越微弱,一段跌宕起伏的故事說到這里,葉浮生方覺背后濕冷,汗透衣衫。

原來世間的恩怨情仇,真是五味陳雜的。

謝無衣道:“那晚之后,他就拄著一根樹杖悄然離開,我也被謝重山他們找到,瞞過外人帶回斷水山莊。那五天里為了怕被人窺探這樁移花接木的事,請來的醫師一律被謝重山在事后封口,直到鬼醫親至……他得了那人的囑咐,遂同意了謝重山的要求,以換皮易容之術把我身上的瘡傷全部遮掩,使容貌也變得和那人一模一樣,只不過我體內毒疴深種,縱然是他也深感棘手,只能為我處理了外傷并暫時壓制了復發毒性,然后提出金針封穴的辦法。”謝無衣喝了一口水,眼露寒芒,“封穴能把毒性壓到最低,讓我在這幾年里性命無虞,只不過會把功力也封存大半。既然答應了那個約定,我自然還不能死,于是與鬼醫定下些時日,在期限里把那些想要趁火打劫的雜碎一個個摁下去,然后騰出手來收拾謝重山。”

哪怕曾經盛極一時,也終究馮唐易老。

謝重山已經老了,連番打擊讓他心身俱疲,更何況勢如驚濤駭浪的滄瀾十三刀從來所向無敵。

抽刀斷水已為霸道,可惜飛湍瀑流更爭喧豗。

他沒有變成刀下鬼,卻做了階下囚。

“我廢了他的武功,挑斷他的腿筋,又給他灌下啞藥,把斷水山莊掌握在手中。然而看著這個父親在地上爬不起來的時候,我心中有大仇得報的快感,更有悵惘若失。”

葉浮生道:“冤冤相報,本就不是一件能讓人快活的事情。”

就像謝無衣終于拿回了斷水山莊,但承擔著這些重如泰山的責任,想來也沒什么歸屬感和快意,只不過經年的執著一朝成全,哪怕粉身碎骨也不肯再放手。

背負著千鈞重擔的人大抵如此,并非冥頑不靈,而是如魚飲水,冷暖自知罷了。

“可惜我不像你這樣灑脫,向來恩仇兩清,錙銖必較。以謝重山當年行事,我把他關在后院,讓他衣食無憂地過完后半生,已經是仁慈。”謝無衣冷冷一笑,“他能空負一世父子恩,我也不怕以下犯上辣手無情,他日就算下了九幽地府,千刀萬剮我也長笑如今。”

“謝莊主果然恩怨分明。”葉浮生頓了一下,“所以,即使容夫人背叛你,還險些害你身死,你也看在那一根斷指的情分上,留了她一命是嗎?”

“女人偏心,更固執得可怕。”謝無衣嗤笑,“我承那人一次恩情,打算對她從輕發落,讓她依然可以擔著莊主夫人的名頭教子享福,可惜這個女人心里愛她的丈夫更勝兒子,她寧愿自囚禁地償還過錯,也不愿意面對我,不肯接受那男人離開的事實,甚至把兒子留給仇人撫養。呵,他們兩夫妻,倒也真是一路人。”

葉浮生想起謝離,道:“我倒覺得,你把謝離教養得不錯。”

謝無衣似笑非笑:“我對他非打即罵,連莊里的下人都看不順眼,你倒覺得好?”

葉浮生垂下眼瞼:“你又不是無緣無故地欺負他,將心比心,若我是你,也很難面對這個孩子。然而你終究還是教會了他很多東西,就連滄瀾十三刀也毫不藏私,他學這些雖然苦了點,但總比日后在外吃虧要好上百倍,畢竟不是每一次犯錯,都能有改正的機會。”

謝無衣的手摩挲杯沿,那目光是淡淡的,平如鏡水,一覽無波。

“那么,他是怎么死的呢?”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