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交易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39txt.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斷水山莊之主出現在斷水山莊的禁地,自然無可厚非。

葉浮生眼下頭疼的是,這位謝莊主看他的眼神中沒有驚疑,反而是冷冽如刀,說明他從薛蟬衣口中知道了自己的來歷,也擺明了不信任。

“葉……浮生?”謝無衣慢吞吞地叫出他的名字,薄薄的嘴唇勾成精巧的刃,“少莊主如何?”

“少莊主吉星高照,有驚無……”葉浮生話未說完,只見謝無衣手腕翻轉,火舌燎著了糊在燈籠外面的紙張,頃刻便燃燒起來,像一個火球向著葉浮生迎面擊來。

斷水莊主的刀快如驚雷,這一出手自然非同凡響,葉浮生方一撤步避開火焰,謝無衣人已到了他身邊,一只筋骨分明的手扣住他右肩,勁力一吐一沉,迫使他本就有些施不上力的右腿頓時屈了膝。

眼看葉浮生膝蓋就要落地,謝無衣卻只覺手下一松,那人如一條滑溜溜的魚從他手中竄了出去。嗤笑一聲,謝無衣再度欺身而近,手腳一展一屈間似長流細水,綿軟柔韌,仿佛被水蛇纏住身體,難以脫身。

繞至葉浮生身后,謝無衣一手反扣咽喉,一腳踏其腿彎,眼見勝負已定,葉浮生忽然一指點上謝無衣手腕,一股內力在關節間炸開,痛徹骨髓。謝無衣臉色一白,就在這片刻間,葉浮生身軀一折,便從他的桎梏中滑了出去。

兩邊兔起鶻落,燃燒的紙燈籠這才落地,尚有余燼燃燒。

謝無衣自然臉色難看,葉浮生也沒好到哪里去。

他一手摸上自己胸前,原本放在懷中的錦囊在脫身剎那被謝無衣抽了出去。

謝無衣把玩著手里的錦囊,淡淡道:“好指法,好輕功……好本事!”

“莊主亦然,這三式柔招深諳斷水刀法的‘纏’字訣,在下望塵莫及。不過……”葉浮生上前一步,“此物乃故人遺贈,還請莊主交還。”

“交還?斷水山莊的東西,我有何不可得?”謝無衣冷冷一笑,從錦囊中取出那塊方形玉佩,這是塊潔白無瑕的羊脂玉,背面刻著望海潮的縮影,正面則是一個鋒芒畢露的“謝”字。

謝無衣的手指在刻字上寸寸摩挲,聲音低啞森冷:“此乃我斷水山莊歷代莊主的信物,可惜在三年前遺失,我倒要問問你究竟怎樣得了它!”

見狀,葉浮生絲毫不露怯,反而愈加理直氣壯地伸手討要:“都說了是故人遺贈,自然……是從死人手里得到的。”

這話說得平平淡淡,謝無衣的身軀卻猛然一震!

他就像一棵參天大樹,長久以來傲立風霜,縱然滿身都是刀劈斧砍的痕跡,也依然頂天立地地站著,卻在這一刻晃動了身體,仿佛從根基開始死去,搖搖欲墜。

他臉上血色盡褪,無意識地退了兩步,手指緊緊摳著那塊玉,喃喃道:“死、死人?”

說話間,他壓抑不住地咳嗽起來,臉上浮現出病態的潮紅。

謝無衣這三年來身體不好,這下咳起來抖似篩糠,背脊弓成了一道將斷欲斷的線,偏偏又在臨界點慢慢挺了回去。

葉浮生看著他,道:“對,給我這塊玉的人已經死了。”

話音未落,葉浮生抽身后退,險險避開謝無衣雷霆一掌。這一次不再是試探,斷水莊主搓掌成刀,哪怕沒有碰到他分毫,鋒利霸道的刀氣已經切開葉浮生脖頸上的表皮,露出一線淺淺的紅。

就在這時,一道黑影似鬼魅飄萍而出,一拳抵住謝無衣再襲的一掌,另一手撈住葉浮生的身體迅速后掠,站定轉身。

這變故讓謝無衣立刻冷靜下來,他從袖中掏出火折子,吹燃之后點亮了墻邊燈盞,這才看清來人的臉,遂一整衣袖:“楚公子。”

“原來是謝莊主。”楚惜微現下目不能視,只能向他的方向側了側,方才他和謝離依言在斷龍石那頭等待,探路的葉浮生卻久久未歸。仗著內力深厚,楚惜微聽得石縫那端傳來打斗聲,就把謝離一個人扔在原地,自己摸了過來。

他放開葉浮生,笑道:“兩清了。”

這指的便是在人偶室里相助之恩,葉浮生為這場風水輪流轉翻了個白眼,問道:“少莊主呢?”

楚惜微沒回答他,葉浮生耳朵一動,就聽到身后傳來窸窸窣窣的腳步聲,謝離從石縫間走了出來,見到謝無衣后立刻站直了身體,乖乖喊了聲“爹”。

就葉浮生親耳所鑒,他這聲“爹”喊得就跟臣子拜皇帝一樣鄭重,沒聽出多大親昵,倒是規規矩矩。

謝離喊完“爹”,雙手就將斷水刀捧到頭頂半尺位置,謝無衣面沉如水地走過去,一手將刀拿起,一手攜風落下,給了他一記耳光。

“啪——”

這一巴掌打得極狠,謝離的臉頓時歪向一邊,差點沒摔倒在地上。好歹他終究站穩了,白皙的小臉上浮現一個紅紅的掌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了起來,小少年眼里水汪汪的,卻都一滴不漏地憋了回去。

葉浮生和楚惜微皺了皺眉,謝無衣握著斷水刀,居高臨下地看著謝離,冷聲道:“知道我為什么打你嗎?”

謝離搖了搖頭,他抬眼覷著自己的父親,倔強又委屈。

“為人者應進退得度、審時度勢,切莫目光短淺、因小失大,我沒告訴過你么?”謝無衣攥指成拳,“是誰讓你擅自去追竊刀賊?是誰給你的膽子險攀望海潮?是誰教你死到臨頭不懂得棄刀保命?”

“可是您說過,兵器是武者的手腳,斷水刀是斷水山莊的……”

他沒能把頂嘴進行到底,又是“啪”的一聲,葉浮生忍不住只手捂臉,不忍直視。

“雖然這手段粗暴了點,但是我不得不說一句……這熊孩子欠打。”他以袖掩面對著楚惜微竊竊私語,“人比刀長不了幾寸,就敢不自量力地玩兒命,這要是我兒子或者徒弟,一定打到他跪著寫‘再也不敢了’為止。”

楚惜微:“……”

他下意識地摸了摸臉,嘴角抽了抽,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事情。

又是一巴掌打下,謝離的另一半臉也紅了起來,他被打懵了,愣愣地看著謝無衣。

“沒錯,斷水刀是斷水莊主的責任,自然遲早是你該背負的東西,但是……”謝無衣慢慢蹲下來,直視著他的眼睛,“我還活著,哪輪得到你拼命?”

“可是……”

“或者說,你也聽了那些江湖傳言,覺得我已經廢了,不配做莊主,不配拿這把刀,要你這么個小孩子來替我扛起大梁?”

謝離慌忙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眼眶紅紅:“爹……我沒有,爹,我沒有……”

謝無衣看著他,冷漠的臉上難得笑了笑,目光深遠,空出來的手擦掉他的眼淚,道:“那就記住,我死之前,你只需要學著如何成長起來,至于我死之后……我所背負的這些東西,就都屬于你了,那個時候不要逃,也不能避。”

謝離終于忍不住哭了起來,他向來是個乖孩子,哪怕在襁褓的時候都是不愛哭鬧的,眼下卻忍不住抱著謝無衣的脖子,哭得涕泗橫流。

謝無衣喟然一嘆,好像在這一刻韶華盡拋,顯露出罕見的疲憊與衰老,但也僅僅是一瞬間。當他抱著謝離轉過身來的時候,又成了那個冷硬淡漠的斷水莊主。

他對楚惜微說道:“楚公子,那個交易我應下了,煩請轉告孫先生,謝某主意已定,今夜便開始拔針破封。”

拔針破封?

葉浮生眉頭一皺,他有些疑惑,卻什么也沒問。

“這可真是……意想不到的回答。”楚惜微負手而立,“機會只有一次,莊主可要考慮清楚。”

謝無衣道:“無需考慮。感謝公子相助,待大會之后,斷水刀就交付于君,不過……”

楚惜微饒有興趣:“不過什么?”

“待阿離及冠之后,必向公子討回斷水刀,那時還請公子行個方便。”

謝離渾身一顫,他惶恐地看著父親,不明白他這句話背后到底藏了怎樣的深意,只覺得在這片刻之間,已有泰山壓頂。

楚惜微一怔,繼而笑道:“但有所能,盡管來取!”

“多謝。”謝無衣抱著謝離,臉色在燭火下顯出幾分難得的活氣來,就連眼眸也耀耀生輝。

葉浮生看著他,就像看著一支將要熄滅的蠟炬被東風重新助燃,用最后的生命燃燒末路璀璨。

他聽說,這位斷水莊主本名謝珉。珉者,玉石也,以此為名,意為君子如玉,然而此人行的是武道,又素仰遠塞軍士之風,慷慨大氣,便自取“無衣”為字。

人如美玉,刀如頑石,玉不可摧,石不可移。

只可惜……人生非金石,豈能長壽考?(注)

謝無衣帶著他們,從黑暗重新走回光明,恍如隔世。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