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二百七十一章?層層上扒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看來沒有辦法,只能是行下策了。

秦蕭直接施展起了搜魂術起來,雖然說秦蕭并不善長搜魂,但他的實力畢竟擺在那里的。

即便是再不善長,全力施展起來的威力也依然是非常的大的。

江家主也馬上明白了秦蕭的意圖,他想要極力的反抗,可是卻并沒有辦法反抗的了。

在秦蕭的強大力量面前,他根本沒有辦法掙脫的掉,只能是拼命的對抗著。

搜查一個人的靈魂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也非常的危險。

不僅是被搜查者危險,施展者也非常的危險的,極有可能會被反噬。

一旦稍有不慎的話,那極有可能就是萬劫不復的境地。

特別是此時江家主還激烈的對抗著,這就更加的危險了。

此時沒有別的更好的辦法,秦蕭也只能是行如此下策了。

既便是冒一點危險,也一定要好好的搜查一下江家主的記憶。

在江家主的記憶之中,秦蕭很快便搜查到了一些模糊的畫面,有用的信息。

那些那畫面太模糊了,而且也僅僅只有一閃而過罷了,其他的全部被清除了,只殘留了一點點。

單純是從這一點點的殘留畫面之中,倒是很難去確定具體的一些情況。

有一道氣息極強大的身影,感覺上來說,應該是極歷害的四步古圣境存在,甚至有可能是更強大的存在。

那模糊無比的畫面之中,還有一道身影閃爍而過。

“嗯?怎么可能?”

那道模糊閃爍而過的身影,讓秦蕭有了一絲熟悉的感覺,這可是著實讓秦蕭驚嚇的一大跳。

他又反復的觀察了好幾次,確認了好幾次之后,最后不得不確定,自己應該是沒有看錯的。

那道身影,的確是熟悉的人。

可是怎么會這樣?

這道身影怎么會出現在江家主的記憶之中?

在秦蕭搜查完江家主的記憶之后,他也靈魂崩潰而亡,死的不能再死了。

看到秦蕭表情的變化,純潔哥不由的問道:“怎么了兄弟,有什么情況?”

秦蕭看了看純潔哥,遲疑了一下,才道:“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剛才江家主的記憶之中,我看到了一位故人的身影。”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就說明我的那位故人也牽扯到了噬魂者的行列之中去。”

“之前在八域同盟會之上結識,也算是一見如故了,我也視他為兄弟。”

“可是——”

“唉,沒想到,竟然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真是不愿意看到的。”

嗯?

聽到秦蕭的話,純潔哥也不由的皺起了眉頭來:“兄弟暫時也別多想了,也有可能他也只是個受害者呢?”

“就像江藍燕那樣,她其實就是個純粹的受害者吧,而且害她的竟然還是她父親,真是人面獸心啊。”

“如此之事,他江家主都做的出來呢。”

“所以,你那位朋友,未必是自愿的。”

“噬魂者一族在劍修道圣域之中蔓延了開來,肯定會有諸多的受害者的。”

秦蕭點了點頭,他也是這么想的,暫時也只能是這么想了。

不過,秦蕭還是非常相信浪驚鴻的為人的,他不可能會做出如此極惡的事情出來。

再者來說,浪驚鴻可也是正義同盟會的人啊,他可是經受住過正義同盟會的考驗的啊,各方面來說,都應該是值得信賴的才是。

或許來說,浪驚鴻只是在調查噬魂者一族的過程之中,遭受到偷襲罷了。

但不管怎么樣,這個情況還是讓秦蕭很擔憂的。

浪驚鴻畢竟不像是江家主那般只是一名四步天尊境,以浪驚鴻的天賦潛力來說,就算這些年提升進步稍慢一些,相信也應該達到以了二步古圣境的層次吧?

一名二步古圣境層次的噬魂者,那可是極難極難對付訴啊。

想要清除他身上的詭異吞噬之力,恐怕根本沒有辦法做的到。

這個問題,也是讓秦蕭很擔心,很頭疼了起來。

他也不希望看到浪驚鴻有事,如果最后還是沒救的話,那恐怕只能是要做殘忍的選擇了。

這個選擇,是秦蕭不想去想的。

“江家主現在已經死了,你朋友那里現在是唯一的線索所在了。”純潔哥道。

秦蕭點了點頭,是啊,現在浪驚鴻是唯一的線索所在了。

所以啊,不管怎么樣,自己也要去弄個清楚明白。

但現在的問題是,要怎么去找到浪驚鴻呢?

想了想,秦蕭還是決定先將這情況告訴下伏蕓妮,讓她去聯系下劍修圣域正義同盟會的成員。

浪驚鴻畢竟是正義同盟會的成員應該劍修圣域正義同盟會的二級成員能夠有辦法找的到他。

與此同時,秦蕭也傳音給浪驚鴻,可是最后的結果是并沒有得到任何的回復。

秦蕭想來也得不到任何的回復的。

現在沒有辦法了,只能夠從江家主入手。

江家主應該也是最近才變成噬魂者的,現在,也只能是從最笨的辦法入手,來查查看,百多年前江家主到底是去了哪里,才會變成噬魂者的。

要查這一點,直接動用時光回溯來查,這樣查雖然費力費時,但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果然,秦蕭用時光回溯查到,江家主是兩百多年前離開藍淅城,一百多年后回到藍淅城,就已經變成了噬魂者了。

所以,他一定是這一段時間內被噬魂者盯上的,才會變成噬魂者。

沿著這條線,秦蕭兩人一路上追查了下去,一路竟然追查到了一座叫天洗城的地方,時空才被破壞了,沒有辦法再追查下去。

“線索在這里斷了,顯然是有一股力量特意的抹掉了一段時空。”

“而江家主也足足在這里呆了近百年時間才離開了,離開之后,就成為了噬噬者。”

“所以來說,江家主肯定是在這天洗城中變成噬魂者的。”

“而據我們所知的情況,江家主來天洗城的目的,是受他老友丁家主之邀,來喝喜酒的。”

“那目前我們的第一個線索,就是天洗城的丁家主了。”

“我們,先查一查天洗城的情況再看。”

秦蕭對純潔哥說道,于是兩人馬上查起了天洗城的一些情況。

天洗城比藍淅城要強大上許多,家族勢力也要復雜的多。

而這丁家,就是其中一支家族力量。

秦蕭查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情況,那就是丁家本來在千年前在洗劍城的地位還比較低的,但是這短短千年的發展,丁家在洗劍城竟然有種首屈一指的感覺。

這發展的速度,簡直就是有點匪夷所思啊。

如此的情況,也值得人深思的。

“兄弟,看來這個丁家絕對的有問題啊。”

“能夠在短短的千年時間發展壯大這么多,必定是有一股極強大的力量在背后支撐著丁家的,否則完全沒有可能。”

“如此看來,江家主噬魂者的傳揪應該是從丁家傳出來的。”

“但丁家,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家族勢力罷了,肯定也只是一顆棋子的。”

“丁家再往上,必定還有層層的后臺。”

純潔哥分析道。

秦蕭點了點頭,道:“是啊,丁家上面肯定還是有層層的后臺的。”

“現在我們沒有很好的線索,那只能是一層層的來扒了。”

“從這丁家,一步步的扒上去,也還是能夠揪出后臺出來的。”

“現在,我們也在等伏師姐那邊傳來浪驚鴻的消息。以浪驚鴻的實力的話,他的層次應該是比較高的。”

“現在,我們就先從這小的魚抓起吧。”

……

天劍樓,天洗城最高檔的酒樓,丁家的產業。

隨著丁家的壯大發展,天劍樓更是一路直竄,直接成為了天洗城最高檔的酒樓,是一種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一般人,已經是沒有資格進入天劍樓了。

想要進入天劍樓,那門檻都是極高的。

天劍樓樓頂,是最為顯赫之地。

若不是天劍樓的貴客,那想要進入這里的雅間喝酒用餐,獲取一份樂趣的話,那最低的起步價都是一人十萬混沌源石。

如此的價,已經不是一般的四步天尊境能夠享受的起的了。

秦蕭和純潔哥要了一間雅間,在他們對面的一間雅間里面,坐著四名公子哥模樣的男子,全部都是四步天尊境的修行者。

這四名公子哥模樣的男子在那里有說有笑,坐主位上的一名藍衣男子,是丁家主之子,也是秦蕭兩人盯上的對象。

這件事情,不能輕易的打草驚蛇,所以秦蕭二人也是想從丁家其他人入手,看能不能夠獲知一些有用的信息過來。

丁家主之子,顯然是一個很不錯的對象。

對于兩個陌生的人,坐到了這頂樓的雅間之內,丁公子自然很快就發現了。

丁公子對其他三人道:“這兩人,你們認識嗎?”

三人看了下秦蕭二人,都表示搖頭。

其中一名白衣男子道:“看起來,氣息強大,實力應該還是很不錯的。”

“氣場也很強,應該是有些來頭之人。”

“不是我們天洗城的人,也不知道是從哪里來的。看樣子,是出外游歷的公子哥吧。”

丁公子嘴角勾起了一抹輕笑出來,手中的酒杯忽然猛的甩了出去。

那酒杯也頓時化做了一柄劍一般,鋒利無比的向秦蕭呼嘯涌殺而來。

秦蕭自然看的出來,丁公子只是在試探他的實力罷了。

秦蕭很隨意的手一揮,便是將那酒杯給拍了回去,那酒杯還才飛到一半,竟然就被秦蕭給拍了回去。

拍回去之后,竟然變得更加的凌厲鋒芒了起來,速度極快的向丁家子殺了過去。

如此的情況,讓丁公子眉頭也不由的微皺了起來,看向秦蕭的眼神也變得幽深凝重了起來。

嘩啦!

丁公子拔劍揮舞,一劍斬殺而下,才將那個酒杯給斬成兩半,落了下來。

若是單純的用手,他感覺他都不能夠輕易的將那酒杯給擋下來。

如此的情況,讓他心中一陣驚訝,對方的實力,很強嘛,應該是在他之上的。

而且來說,可能比他都強上不少。

如此強大的實力,如此強大的氣場,那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丁公子起身,竟是向秦蕭兩人這邊走了過來。

看到丁公子來了,秦蕭和純潔哥對視了一眼,一切都在他們的預料之中。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