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戰火前線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營帳之中,戴夢璃一直陪在姜玉恒的身邊,今天鐘靈替他醫治完畢后,姜玉恒的身體極度的虛弱,雖然祛除了蠱毒,但是體內的狀況仍然極其的槽糕,現在好不容易昏睡了過去。

戴夢璃看著熟睡的姜育恒,她想起了他們師兄妹這么多年以來的相處,師兄從小到大一直都很關照他們兩個,如今也輪到她來照顧師哥了。這么多年她漸漸熟悉了他陪在自己的身邊,看著他如今遭受巨大的痛苦,她的心比誰都難過。

在外面的營地之上,林子虛同樣把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對戴夢璃的感情并不比姜玉恒少,如今隨著年齡的增長,他越發的喜愛這個溫柔賢淑的師妹,可是面對師妹和師哥越走越近,他的內心十分的煎熬,他的才華和天賦并不比姜玉恒差,甚至處理宗門事務他更勝一籌,但是唯獨面對師妹的感情讓他陷入了痛苦。

林子虛獨自一人行走在營地周邊的草原之上,他對姜玉恒和戴夢璃的感情都很深厚,他們陪伴著他從童年一直到現在,是他們在自己最無助的年齡給了他溫暖,他的內心對這兩人是感激的,但是一面對師妹,他的心中卻有著一股恨意飄過,特別是今年以來,隨著師哥和師妹朝夕相處,感情更加深厚,這讓他的內心痛苦到了極點。

看著皓月如鉤的草原星月,“我林子虛到底比他差在哪里?是我的實力不如他嗎?好蒼天我會想你們證明,他即便是踏上過十級天階,我也會正面將他擊敗,我才是天華宗新一代弟子的最強者,我一定要成為天華宗的繼位弟子,我要為自己去爭取屬于我的一切”,林子虛暗中發誓,他一定要爭奪天華宗的繼位弟子。

雖然天華宗目前來看,繼位弟子的最佳人選有三人,姜玉恒、戴夢璃還有他,其余的后入門弟子中石軒和蘇成等人也是熱門人選,但是最具競爭力的還是姜玉恒和他兩人。

姜玉恒之前執行任務的失敗,無疑給了林子虛在宗門樹立聲望的機會,這一兩年來他的表現受到了天華宗上上下下所有人的稱贊,并沒有出現重大的失誤。

姜玉恒無論實力還是潛力都受到了宗門的極致肯定,但是姜玉恒因為國仇家恨的羈絆,導致他容易在執行任務之時比較的激進,導致了很多任務損失巨大,他的復仇信念使得他遭受了不少同門的怨言,但是此時此刻他再度歸來。宗門對他們師兄弟二人的全面考核其實已經展開,戴天德早已經有了閉關修行的打算,選拔最佳繼承人的事情,他已經多次在長老們面前提出,面對風云詭譎的局面,要想駕馭天華宗這樣的龐然大物,必須經得住各種各樣的考驗。

林子虛自然明白這個道理,只有在今后的行動中有更出色的表現,他的勝算才會更大。

到了第二天一大早,眾多師兄弟已經開始了晨練,師兄弟們相互打招呼,石軒和趙灼等幾個核心弟子則早早的來到姜玉恒的住處,直到看到他走出營帳之后所有人的心才放了下來,蠱毒祛除之后,他的身體恢復得很快,精神也好了不少,似乎當年的大師兄又回來了。

“咦,林師兄呢?怎么沒看見他?”戴夢璃突然發現林子虛沒在這里。

就在這時,林子虛精神有些恍惚的走了過來。

“林師兄你怎么了?身體不舒服嗎?你的眼睛這么紅,是不是熬夜了啊?”戴夢璃看著林子虛精神不佳。

“啊,近來事務繁雜,有些煩心的事情擾亂了思緒,有些失眠,師兄你的身體好些了嗎?”林子虛說道。

“鐘靈師妹的醫術果然了得,這些蠱毒基本已經祛除了,只需要調整些時日,必然可以全部恢復,這些日子以來,多謝所有師兄弟們的關心,是我拖累大家了”,姜玉恒對所有弟子說道。

“姜師兄是我們的頂梁柱,只要你好起來,我們大家都放心了,今后還要靠你來帶領我們完成任務”,趙天虎說道。

“功勞都是大家的,這些日子我不在身邊,全靠林師弟支撐場面,做師兄的愧對大家了”,姜玉恒說道。

“好了,我們都是師兄弟還這么客氣干嘛?一起去找何依竹師傅幫忙看看石軒的圖騰能否用靈陣驅動”,戴夢璃喜笑顏開的說道。

“我也想見識一番傳說中的圖騰有多么神奇?”他們一行人前往靈陣師何依竹那里求教。

何依竹乃是戴天德和謝天行的師妹,同樣有著極其強大的實力,她的靈陣造詣就算在西南大陸都算得上首屈一指,石軒親眼觀察過部落祭師的祭壇,他料想南方的靈陣也能奏效。

何依竹和她的諸多弟子都圍繞著眼前的三座獨特圖騰,“師傅這三座圖騰好像內部孕育著強大的陣法已經誕生了陣靈”,她的首徒陳婷玉說道。

“不錯,這三個圖騰最少也的是七階的靈器,想要全面催發,憑我們這些人是不夠的,要想讓它全面復蘇,天靈境的強者都辦不到,不過用來對付丹陽大軍,只需要催動三成的力量就足夠了”,何依竹說道。

“七階的靈器,天吶這么說來就算是掌教師叔都無法全面催動?”有弟子驚訝道。

“我聽昆拓說過這三個圖騰乃是他們的遠古尊者制作,想來并非凡品”,石軒說道。

“不錯這三個靈器最少也得是逍遙境甚至是涅槃境的強者,否則內部的陣靈不可能如此巨大,這三座圖騰的靈氣在這幾千年來已經喪失了一大半還多,如果這是巔峰時期的圖騰,全面催發足以滅殺一個巨大的城池,可惜時光的磨滅已經導致了它們的靈氣大量流失,將來可能也使用不了幾次了”,何依竹嘆息道。

“那這圖騰還能用多少次?”姜玉恒問道。

“很難說,將來不到關鍵的時刻最好不要催動,這樣的戰略武器在關鍵的時刻甚至能夠力挽狂瀾”,何依竹說道。

“那可有什么方法對它們進行修復?”石軒問道。

“修復這樣古老的靈器,甚至比重新制作還要困難,完全沒有必要,將來我們靈陣師如果能夠突破到逍遙境同樣能夠制作相同級別的靈陣或者靈器,提升自己的實力才是最有利的保證”,何依竹教訓道。

雖然有些惋惜,但是對于石軒來說已經很賺了,只要能夠在接下來的戰場上發揮出它們應有的威力,就算是大賺。

隨著盟軍援軍的到達,呼蘭若于多次催促前線向前推移,石軒他們的陣地也到達了戰爭前線,戰火離他們越來越近。

隨著戰線的遷移,雙方的摩擦加劇,幾乎每天都有戰爭發生,石軒他們作為先鋒,經常出沒在丹陽帝國的戰線前方,要么展開偵查,要么就是突襲他們的重型戰爭武器,這段日子每天都和拜月宗的靈師有著交鋒,雙方都有死傷。

姜玉恒終于找回了那種近乎無敵的氣勢,在戰場上無數的弟子終于看到了那個在戰場上大殺四方、橫掃千軍的男人,在他的重劍橫掃之下,如入無人之境,他的榮譽是從戰場上丟失的,這次他真的回來了。

天脈境巔峰的他,如今真的可以說得上同階無敵,即便是天賦卓絕的林子虛還是強大的尹千夕都有一定的差距,所有人似乎看到了一個強者的再度崛起。

林子虛看著無人能擋的師哥,他手中的劍更加的兇殘也更加的絕情了,他的實力想要短時間超過姜玉恒并不容易,但是為了他心中的這口氣,他必須得壓迫自己,他相信自己絕對不會比姜玉恒差。

更年輕一代的弟子,石軒、蘇成、云逸軒還是趙灼、鐘靈等新一代弟子間的較量同樣殘酷,隨著天地靈氣的復蘇,所有的修行者都已難以想象的速度成長,然而世間擁有的資源是有限的,想要獲得更多的修行資源,你就必須比其他人更強,只有更強大的實力才能證明自己的價值。

蘇成自從敗給石軒之后,這半年來同樣厲兵秣馬苦心修行,他早已屹立凝元境九階的巔峰,離突破也只是時間問題,石軒雖然先行一步,但是后面的壓力依然巨大。

后面緊跟的云逸軒和趙灼幾人同樣實力精進,不可小覷,將來也有趕超的機會,留給石軒的時間也不多了。

部落和帝國的混戰給了草原上其他勢力的人機會,帝國大軍無力繼續維持運輸通道的安全,無論是風雷閣、天星閣還是遠在滄海的靜月宗、血環宗等其他一線勢力也紛紛出手對帝國的運輸隊伍下手,丹陽帝國儼然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靈硝石這樣的戰略物資已經吸引了無數勢力的關注。

天華宗、神劍谷和游俠的盟軍還有一部分在李暮峰的率領下聯合四大帝國展開對帝國運輸部隊的絞殺,這些日子也收獲了不少,北蒼的六大王族同樣出動了不少突襲者趁火打劫,也是收獲滿滿。

李君賢和姚鏡誠此刻面臨著來自帝國的巨大壓力,幾乎他們開采的靈硝石有一半在半路上遭到了各方勢力的絞殺,這讓姜丙坤難以接受,能平安回到國內的已經屬于萬幸。

丹陽帝國完全低估了各方勢力的決心以及靈硝石的吸引力,這讓姜丙坤的軍隊身陷北蒼的泥潭,而他的中央戍衛大軍就像被一群吃不飽的孩子活活吸干,再這樣下去,他將難以收手。

然而,戰局也并非北蒼盟軍想象中那么順利,隨著帝國軍團的回縮,他們進攻的難度越發的困難。每次發動襲擊幾乎也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這樣的損失部落同樣承受不起。

石軒他們的靈師部隊同樣損失不小,拜月宗的弟子實力不弱,他們專門負責圍攻前來突襲的靈師和祭師,對帝國的軍事輜重起到了很好的保護作用。

雙方的大軍再次在牤牛部落的核心地帶展開了較量,只是攻守雙方交換了位置。

面對焦灼的戰況,雙方都不敢輕易的冒進,一旦被對手抓住機會,完全可能被對方團滅的危險。

雙方都派出了大量的偵查隊伍展開行動,能夠及時掌握對方的軍事動向,對戰局有著巨大的幫助。

在戰火前線的一處隱蔽營地之中,石軒他們一行人悄悄來到了這里,這里隱蔽的山丘環境足以讓他們躲避許多帝國的偵查。

這次姜玉恒、林子虛、尹千夕、韓云逸他們四人各自帶領一隊人馬朝著不同的地方展開了偵查和執行不同任務,石軒、趙灼、鐘靈跟隨大師兄姜玉恒來此一起執行任務。

“師兄,拜月宗的弟子現在越來越狡詐了,有他們在帝國內部幫助,我們的損失太大了,一旦陷入重圍我們就會陷入絕境”,趙灼說道。

“只要是我們的戰術幾乎被他們吃透了,所有行動都被他們占據主動,或許我們可以想辦法先行解決掉那些可惡的渣滓,沒了拜月宗弟子的援助,我們的天降奇兵才能真正的發揮功效”,石軒說道。

“你有什么好辦法,可以說來聽聽?”姜玉恒對石軒的提議還是很感興趣。

“人性的貪婪,就是他們最大的弱點,我們或許可以設計一場巧妙的計劃,將拜月宗的弟子吸引出來,我們設計將他們一網打盡”,石軒有了主意。

“想讓他們集體前來有些難度,要是引出了大批的帝國士兵,計劃也將失敗”,姜玉恒說道。

“這里附近有個地方,曾經在歷史上發生過巨大的戰爭死傷無數,白骨皚皚,那里的陰靈到處彌漫,亡靈到處行走,帝國的士兵可不敢前來,那里就是天鷹王族之前利用祭壇召喚無數亡靈大軍的地方,我們可以在那里設下我的三座圖騰,吸引他們前來,讓他們全軍覆沒”,石軒想到了一個可以阻擋帝國大軍的地方來設下埋伏。

“雖然聽說了天鷹王族的呼蘭若于大祭師曾經發動過數十萬的亡靈大軍,我還從未見識過,我們前去查探一番,看看是否能行”,姜玉恒說道。

可是鐘靈丫頭一聽有亡靈出沒,她的心一下子涼了半截,不過好在趙灼說道:“鐘靈師妹不要害怕那些靈魂,我和石軒的真火足以應付”。

石軒帶著他們來到了之前他們到達過的那個遠古戰場,此刻那里依然有著無數的碎裂骸骨,那里的天空多年來一直被濃厚的陰云遮擋,十分的嚇人,許多人都說這是無數亡靈的怨氣久久不肯消散的結果。

他們四人來到了陰風陣陣的戰場,之前的那座祭壇仍然矗立在那里,周圍開闊的大地都還有亡靈出沒,地上坑坑洼洼的,這些都是亡靈之前被祭壇召喚出來造成的結果。

石軒和趙灼召喚出烈火照亮了前路,許多的陰靈不敢靠近,一些實力強大的,也被他們順手斬殺。

“大師兄,我們眼前的這座祭壇,遠比之前的昆拓擺放的祭壇要強大,只要到時候我們在這里設下埋伏,我們一起催動祭壇,足以讓他們全部灰飛煙滅”,石軒設想到。

“我這就通知何依竹師傅,讓她帶領靈陣堂的弟子,收購祭品前來準備,我們也該布置陷阱了”,姜玉恒說道。

“可是如何讓拜月宗的弟子來此呢?”趙灼問道。

“他們拜月宗一直在這附近傳教,可以讓當地的牧民廣泛散發這里出現牤牛族遺跡的消息,他們拜月宗自然不肯放過,一定會前來,這里的土地早就被祭壇弄出了巨大的坑洞,我們可以好好利用一番”,石軒說道。

“那么我們需要告知呼蘭若于他們嗎?”鐘靈問道。

“讓我親自寫信給他吧,否則他們部落的人要是也前來尋找遺跡,那不是亂套了嗎?我還會讓他們的祭師前來幫助我們,我料想拜月宗也許也出動強大的靈師前來,最好通知李暮峰師叔前來”,姜玉恒說道。

石軒他們有了主意就開始運作,石軒和趙灼忙著布置環境,鐘靈將姜玉恒寫的幾封信全部用信鴿放出,他們再次準備陷阱。

很快他們就收到了答復,何依竹帶著陳婷玉和幾個得力的靈陣師前來,呼蘭若于也派出了昆拓和烏韋幾個實力強大的祭師前來設伏,李暮峰帶著一批精銳弟子從其他營地趕來支援。

石軒他們的到了后援的支持,很快他們就在積碳的周圍設下了陷阱,一個偽造的牤牛組遺跡出現在了這里,然后部落的祭師故意放出一些消息在牧民之間傳送,并讓一些人拿著一些古老的牤牛族靈器到處宣傳,說有部落祭師在這里發現了一個遺跡,獲得了許多強大的靈器。

果然在周圍傳教的拜月宗弟子果然注意到了這則消息,就連蘇月華長老都被驚動了,他將弟子繳獲的幾件古老的牤牛族靈器拿在手中觀察。

“蘇長老你手中的靈器如何?”一個陰險的老頭說道。

“不錯這就是牤牛族的靈器,或許我們要派遣精銳弟子前去探查一番”,蘇月華說道。

“那這次讓我帶人去吧?”兜帽遮擋的老頭說道。

“也好,以你的實力足以對付那些出沒的陰靈,你和田云一起去吧”,蘇月華說道。

就在老頭走出之后,一個拜月宗的強者說道:“哥,副掌教說過,王卓此人不可信任,這么珍貴的靈器出土怎么能讓他帶隊前往?”

“這次你親自前往,暗中頂著他和田云,關鍵的時刻,你親自出將重要的東西搶到手,我可信不過這兩個人”,蘇月華說道。

“王卓雖然表面歸降我們,但是此人陰險狡詐,實力極強,我恐怕未必是他的對手,到時候…”蘇月華的師弟說道。

“一旦有變故,你就捏碎這塊靈玉,我這里就能察覺到了,到時候我會前去支援,你我二人同時出手,就算面對戴天德都能一戰”,蘇月華給了他師弟一塊靈玉。

“我這就去”。

王卓再次找到了田云:“咱們的機會來了?在那片陰靈之地,我們的弟子又發現了一處古老的遺跡,蘇月華讓我和你帶隊前往,或許有巨大的收獲”,王卓陰險的說道。

“你別太得意,蘇月華連我和周陽都不信任,更何況你一個后來的?”田云并不覺得這次任務簡單。

“我又怎會不知道他暗中讓他的弟弟蘇月榮跟蹤我們呢?”王卓說道。

“你有辦法甩掉他嗎?到時候宗門這么多人看著你我二人,想要有什么收獲瞞得了他們的眼睛嗎?”田云說道。

“事在人為?我王卓其他本事沒有,對付一個蘇月榮還是很有把握的,大不了到時候你我二人逃之夭夭,他們又奈我何?”王卓說道。

“我可聽說你來拜月宗的時候,被破服下過副宗主的毒藥,你背叛宗門不怕毒發身亡嗎?”田云說道。

“你未免小看我王卓的本事了吧?我當初歸降你們拜月宗,只不過是為了暫時躲避天華宗和神劍谷的追殺,那時候我的實力還沒有突破,無法自行解毒,現在你不會還傻傻的認為我還身中劇毒吧?”王卓說道。

“想不到你的邪功還有幾分門道,居然連他的毒都能解開”,天云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這個憎惡的家伙。

“他的毒和我體內的夢魘之王想比,簡直就是笑話,連夢魘之王都控制不了我,小小的毒丹奈我何?”王卓說道。

“你有信心在他的面前奪得靈器?”田云問道。

“到時候你會看見我的手段”,王卓說道。

王卓和田云兩人已經獲得了強大的暗影巫師寶典,此刻他二人仍然貪婪的惦記著這里出土的牤牛族強大的靈器,他們滿懷希望的來到了陰靈之地。

在祭壇邊,石軒他們和后來的援軍已經回匯合,他們紛紛進入了之前的埋伏位置,等待拜月宗的弟子的前來。

“他們真的會來嗎?我看簡直是浪費時間?”烏韋之前敗給石軒,對他很不感冒。

“我相信他的計謀,就算是我聽到這個消息也會來此一探究竟,跟定想不到這里的埋伏”,昆拓說道。

“想不到狂獅王族的驕傲也變成了軟蛋?”烏韋對昆拓說道。

“你的強大只是在嘴巴上,真正的強者并不在意一兩場輸贏,你到現在還對失敗耿耿于懷,看來想要成為尊者你想太多了”,昆拓不屑的說道。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