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蛟龍出世 第五十二章 巔峰對決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對有些人來說,一生最強的對手,只有自己。——

公子俱樂部大樓頂層的房間中,坐在沙發上的韓玉放下了手中的紅酒杯,然后目光轉向大門處,看著一臉灑脫隨意走進來的帝楓一行人笑道:“你還是來了,時間過得可真快啊”。

帝楓看著對方風輕云淡地樣子,心中也暗自佩服對方居然在這種處境下仍然談笑風生,毫無所懼,于是淡談說道:“我早晚會來,這一點你心里應該清楚“。

”是的, 你我一戰不可避免,早來晚來也沒什么區別,我等這一天很久了,只是算計好了過程,卻未預料結局”,韓玉有絲感慨地說道。

帝機表情變得有幾分冷漠,他看著對方說道“你的所作所為,注定了今天這樣的結局,葛老,鳳影都是因為你而死,還有,你不該讓人傷害我的女人”。

冰冷的字句從帝楓的口中吐出來,慢慢地帶起了他心中一股無名的傷痛,怒火開始從內心深處噴發,看向對方的眼神變得兇狠凌厲,所以今天他來了這里,所有的一切都該有了斷了。

“李飛,給帝盟主倒一杯酒,去去火”,韓玉毫不在意的繼續說道。

“啊?” 李飛一臉不解地看著對方,心想人家都打上門了,這個時候哪還有興致喝紅酒呢?所以身子并未有動作,權當對方是故意揶揄帝楓一行人的。

韓玉見對方半天沒有行動,當即轉過頭 ,一道凌厲的目光向對方激射而去,然后有些微怒道:“難道你沒聽見我說的話嗎?”

“是,是……好……”,李飛看到對方那如狼似虎的眼神,感覺像要吃了他一般,嚇得打了個驚顫,然后唯唯諾諾的說道。

李飛一邊應諾著,一邊轉身走向酒柜,大公子韓玉那種多年的上位氣勢讓他剛剛有一種透不過氣來的壓迫感,在公子俱樂部的十多年里,李飛還沒有看見誰有過違抗對方的命令。

“酒就不必了”,站在不遠處的帝楓開口說了一句,然后盯著坐在沙發上的韓玉,繼續道:“我今天來可不是喝酒的,你還有什么要說的,我給你機會”。

韓玉擺了擺手,苦笑道:“帝盟主,我知道你今天來目的是什么,但我如果說你今天殺不了我呢?”

“可以試試看”,帝楓道。

韓玉轉過頭對李飛吩咐道: “你去把我的劍拿來”,說完,又對著帝楓笑道,“不急,剛剛你說過我們的恩怨是殺了葛老,還有叫鳳影的那個女孩,我韓玉向來敢做敢當,既然做了就不怕承認,這件事確實與我難脫干系”,

“但至于傷害了你的女人,我對此很抱歉,我派人請他們過來是想以禮相待,然后與帝盟主息坐下來真誠談判”,

“我韓玉雖然說不上光明正大,但是還沒有卑鄙到那種程度,這都是手下那幫畜生自作主張,擅自行事”,

“當然,我韓玉也不是為自己推脫責任,正所謂‘我不殺伯仁,但伯仁因我而死’,我說這些并非想取得你的原諒,而是你可以怪我管教手下無能,但不可以看輕我韓玉”。

帝楓靜靜地等對方說完,從韓玉的眼神中,他看的出對方并沒有說謊,于是冷聲道:“你說完了嗎?事情已經發生了,這一切都該有個了結了不是嗎?”

韓玉有些無奈的笑道:“我今天必須死,是嗎?”他盯著對方眼睛,仿佛能從對方的眼睛里能看到答案一般。

“可能有個消息你還不知道?”韓玉突然問道。

見對方沒有說話,韓玉繼續道,“我父親已經調任了,他離開了濱海這座城市,如果在此之前,你要殺我也許很容易,但是現在,你已經做不到了”。

“誰也改變不了結局,你今天必須付出應有的代價”,帝楓冷冷的道。

“那將是帝盟現遠遠不能承受的,你真的想好了嗎?”韓玉似乎心有所知一般,眼中深含的笑意總是令人琢磨不透。

聽過韓玉的話后,帝楓眼神微凝,眉頭深鎖,對方背后的人被調任去了京都這件事情他自然知道,可以說這整件事情推波助瀾里就有帝盟的影子。

想到這些,帝楓自然十分為難,因為對方所說的都是事實,如果這個時候殺了對方,以帝盟的根基是承受不了后果的,即便他可以不管不顧,但是帝盟現在的生死存亡關系著太多人的命運,他不可能做到如此自私與任性而為。

不過,帝盟與公子俱樂部之間,終究還是需要一個真正的了結,在這樣艱難的選擇面前,他今天必須要做出抉擇。

“大公子,你要的劍”,這時,李飛抱著一個長方形檀香木盒走到韓玉身邊說道。

韓玉點了點頭,示意對方放在面前的桌子上,然后抬過頭看了一眼帝楓繼續問道,“帝盟主知道這里面是什么劍嗎?”

帝楓沒有說話, 目光看了過去,只見眼前擺放的是兩米見長古木盒子,盒子的周邊是精雕細刻的奇怪圖案,仔細瞧去,圖案都是一些花朵形狀,似蓮非蓮,似梅非梅,他不由得對里面的劍也產生了一絲好奇,于是等著對方繼續說下去。

韓玉像是看出了帝楓的心里所想,他伸手打開了面前的木盒,然后小心翼翼地將一把長三尺多寶劍握在了手上。

眾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去,只見對方手里捧著的是一把青色的劍身,長有三尺多,暗緊色的劍柄,在劍身上紋著和木盒同樣的花紋,劍柄上似乎還刻有幾個字,眾人離得太遠看不清楚。

韓玉坐在那里一邊仔細地把玩著手中的寶劍,一邊緩緩道,“此劍名曰‘青花’,它的來歷還有一個傳說,據傳是北宋朝年間一位俠客闖蕩江湖所佩之劍,后來悟得大道,得以正果之后,又將這把劍重新鑄造了一番留在人間,而這位傳說中的俠客就是青城派的創始人,被稱為青城丈人“。

關于青城派的傳說,帝楓也曾聽噬魂的武術大師說起過,據傳青城派起源于北宋年間,分三大支系,道家武術講輕靈飄逸,舒展大方,佛家講小手連環,輕步行走,俠家講擅長在高低不平的地方作戰。

總體來說,都受青城派武術影響很深,而青城派的內功心法擅吐納養生,重實戰搏擊,步型,身法,手法都異常奇特。

而青城心法的“無為”修持集中體現在歷代的口訣上,即“守無致虛”,其中又劃分了三個層次:初步入手功夫為“守中致和”;第二步為“了一化萬”,第三步為“萬化歸一,一歸虛無”。

然而青城心法中的精髓“訣中訣”久已不傳,故修持者通常難以把握見驗,不過帝楓還是相信有人將他們傳承了下來,只不過那些世外高人向來淡泊名利,一心問道罷了。

如今在這里竟然見到這把傳說中的青花劍,心中自然吃驚不小,至于對方會不會拿一把假劍出來忽悠,帝楓認為以對方的高傲,這種可能性還是不大的。

“這把青花劍的最后一個主人叫公孫二娘,當年公孫二娘一介女流之輩,憑借著讓人拍手叫絕的功夫獨創天涯鬼門關,給后世留下了一段佳話。這把青花劍不喜飲血,所以劍刃所到之處不留血痕,它吹毛斷發,配合青城劍法與人交戰更是無利而不往,有一句詩文就是形容的正是此劍“,韓玉說著抬頭看了一眼眾人,他很滿意眾人看到這把青花劍時的表情。

“萬馬千軍過,滴血不留痕”,韓玉輕輕擦拭著劍身,嘴里輕輕吟誦道。

帝楓此刻也被對方說的心中一熱,一股豪情噴涌而發,雖然他不知道公孫二娘是誰,但是他能想象當年一個女子攜著這把青花劍走南闖北,闖蕩江湖時的瀟灑姿態。

“一劍斬恩仇,快意活人生”,那該是何等的逍遙自在,那種豪邁不拘的人生估計是每個大好男兒所憧憬的。

“也不知道這些傳說是不是真的,自從這把青花劍到了我手里之后,還沒有殺過一人”,韓玉像是自言自語一般道,他手中拿著一條絲質的絹巾細膩的擦拭著劍身,仿佛是要擦去上面厲害留下的滄桑。

“咻”,空氣被割裂的風聲在眾人耳邊響起,眾人只覺眼前剛剛好似一點青光閃現,眼睛再睜開時,那把劍還靜靜的躺在對方的手心里。

帝楓眼中閃過一絲驚訝,這把青花劍確實銳不可當,不過更令他驚訝的是對方手上的速度,快得一般人根本沒有發現剛剛發生了什么,但是帝楓卻是留意到了青花劍在空氣中劃過的一道微痕。

“砰”李飛的身體慢慢向后倒去,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驚的眾人無以復加,眼中盡是不可思議,他們向李飛的尸體看了過去,對方的尸體上沒有一滴飛濺的血漬,如果仔細看去,只能發現對方的脖頸出有一道淺淺的青色劍痕,但傷口處并沒有鮮血流出來。

讓眾人感到驚懼的是,李飛此刻卻是已經沒了生命的氣息,從對方死去后臉上表情來看,對方死前并沒有感受到痛苦,,甚至連一絲死亡的恐懼也未曾感受到。

“跟了我這么久,還不了解我的脾氣,真是死不足惜”,韓玉淡淡的說道,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讓眾人沒有想到的是,眼前的大公子居然如此心狠手辣,連跟了他十多年的手下說殺便毫不留情的殺了,不過他們也隨之釋然了,因為剛剛那一劍的速度估計也只有達到那種無情和至情的境界才能夠談笑間回首自如。

“現在該我們之間做個了結了”,帝楓冷漠的說道。

“帝盟主應該看清楚了剛剛那一劍,你覺得如何?”聽到帝楓的話后,韓玉停下了手上擦拭的動作,轉過頭一雙精光乍現的眸子看著對方。

“一年前我不如你”,帝楓面無表情的說道。

“華夏劍術已經成為花架子,西洋劍術太過炫耀技巧,真正一招奪命的是日國劍道”,韓玉輕笑道,他從對方的那句簡短話里已經聽到了想到的答案。

聽了對方的話,帝楓卻深以為是的點了點頭表示認同,曾經在噬魂基地,他的一位日國劍道宗師就跟他講過關于日國劍道的真諦。

兩人劍術對決,在出劍的0.5秒內就已經決定了交鋒的勝負,它不像繁而不簡的華夏劍術,也不同于華而不實的西洋劍術,日國劍道講究至簡,也就是所謂的簡單至極,它的突出點只在于快,準,狠,劍過無聲,一招致命,無所留情。

“來吧,帝盟主既然心中已有抉擇,那么今日所有的恩怨便一劍斬斷吧”,韓玉突然站了起來,面向帝楓而立道。

“大哥……”鳳九有些擔心的喊了一聲道,剛剛韓玉的那一劍的速度她也見識到了,心里十分清楚對方實力深藏不露,所以帝楓與對方的這一戰,在她看來勝負難以預料,實在過于兇險了,她擔心帝楓的安全。

帝楓一擺手,制止了對方繼續說下去,因為他與韓玉的這一戰注定是無法避免的,只要等自己打敗了對方,才能給死去的葛老,鳳影,還有遍體鱗傷的陳思一個交代,只要真正的解決掉帝盟與公子俱樂部之間矛盾,帝盟才能立足于濱海,他才能完成自己的使命,他想找到自己要的真相,只能一往無前的走下去。

“這把刺秦還是有幸從你手里得到的,我很喜歡它,不過它似乎和你那把青花劍相反,它喜歡飲血,自從到了我手里后,它已經飲了很多鮮血,今天就看看它們之間的交鋒孰強孰弱”,帝楓從袖口抽出那把刺秦匕首,看著對方道。

“當年‘太子豫求天下利匕首,得趙人徐夫人匕首,取之五金,使工以藥焠之,以試人,血濡縷,人無不立死者,乃裝以遺荊卿’,而荊柯就是拿著這把匕首去刺殺秦始皇,但沒能成功,反被秦始皇用劍砍死,它應該還有一個名字”,韓玉說道。

“哦?愿請教……”帝楓對此大感興趣,關于刺秦的這段傳說他曾聽說過,不過對它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卻無所知。

“毒匕寒月刃”,韓玉道。

“毒匕寒月刃……”,帝楓口中念叨了幾句,心中對這把刺秦更為歡喜,凡是好劍自有其威名。

兩人走到房間的寬闊地方,相隔七八米對視而立,在此刻,兩人身上散發的氣勢徒然變化,眼中只有彼此,一人一劍一世界。

韓玉雙手握住劍柄,所擺的姿勢正是日國劍道中的對決姿勢,他的雙眼凝視著對面的帝楓,表情凝重,顯然不敢有絲毫大意。

“日國劍道雖有可取之處,但過于剛直,和你手里的這把青花劍卻是不和”,帝楓看著對方道,手中的刺秦因為過短,劍柄一只手便可握住,他右手持劍,左手托住右手,用的同樣是日國劍道。

在帝楓看來,這是一場劍與劍的對決,也是刺秦與青花之間的交鋒,而對方在這種時候既然用日國劍道對決,他自然要讓對方輸的心服口服。

鳳九和其他人都在不遠處關注著這一場高手對決,他們此刻內心都異常激動,因為這一戰對他們來說太難得一見了,即便是若干年后,當他們對著自己的兒孫回首往事時,還是忍不住一陣唏噓。

帝楓和韓玉的身形在同一瞬間都動了,兩人的速度快的只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模糊的身影。

“叮……”劍刃的摩擦聲在耳邊回響,一陣清風吹起了兩人劉海,只見二人擦肩而過,滑出了一段距離后背對而立,空氣中寂靜的毫無聲息……

“你還是做出了最正確的抉擇,恭喜你”,韓玉背著對方說道。

“希望你能記住今天”,帝楓語氣冷漠的道。

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剛剛那一剎那間究竟發生了什么,不過,鳳九細心的留意到了,在韓玉的脖頸上隱藏著一道淺淺的血痕……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