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蛟龍出世 第五十章 一觸即發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人生就像弈棋,一方執黑,一方執白,在某一個特定的時刻,就已經決定了整盤棋局的輸贏。——

公子俱樂部一樓大廳內,雙方人馬已經對峙起來。

帝楓匆匆掃了一眼對面的攢動的人群,眼里閃過一絲疑惑,因為他在這些人里沒有發現大公子韓玉的身影。

在這段時間里,他派了很多的風信堂暗哨,手下人并沒有發現大公子韓玉有離開過公子俱樂部大樓,既然對方此時不在人群之中,那么只要一種可能,對方還留在大樓的房間內,或許在等著自己等人闖上去。

帝楓看了一下,對方也有一百多號人,帶頭的是公子蕭仁和史虎。

“稍后我帶些人突圍沖過去,韓玉應該還留在上面,下面就交給你們了”。帝楓側過頭對著身邊的劉心小聲道。

“小心”,劉心點了點頭答應道。

“韓玉難道嚇得不敢出來了嗎?就派你們這些吃軟飯的也妄想擋住我們嗎?”帝楓輕笑一聲,然后沖對面的人嘲諷道。

“對付你們這些流氓出生的街頭混混,還用不著大公子親自出手”,蕭仁朝地上啐了一口唾沫,滿臉仇恨道。

“真希望你能一直說這些大話”,帝楓不置可否的輕輕一笑,笑容中帶著不屑道,說罷,他向身邊的帝生傳遞了一個眼色。

“兄弟們,上啊,給我砍死這幫鱉孫,今天一個別放過了”。帝生見狀大喊一聲,說完身形一動,揮動著拳頭一馬當先的迎上了對面的史虎,這一招的威勢不凡,拳頭虎虎生風,直接朝對方的腦袋砸了過去。

只見對面的史虎身手同樣不差,反應更是極快,頭微微一側便躲了過去。

帝生口令一下,兩邊的人立刻一涌而上,手中的刀和棍棒都朝對面的人招呼了過去,一時之間混戰一起,打的難分東西,天地黯然失色。

蕭仁早就盯準了對面的劉心,此時雙方的人已經打了起來,他見劉心站在原地未動分毫,臉上閃過一絲陰狠的表情,接著從懷中抽出了一把白晃晃的匕刀,悄悄地避開了混戰的人群向對方逼近過去。

劉心本來認為這種混戰場面暫時不需要自己親自動手,他一邊看著帝浩和王振沖進了混戰的人群之中,兩人的攻勢猶如猛虎下山一般,雖然赤手空拳,可周圍那些拿著武器逼近他們的人也沒能近得他們的身。

此時,帝浩招式犀利,力量精準,巧妙的躲過了對方幾個人的攻勢,拳腳并發,每揮一拳之后都會打到一片,腿風橫掃出去更是無人能擋,眨眼間,幾個從身后偷襲過來的人便被踢得飛起,摔落下去的時候又砸倒了幾個。

王振經過帝生的特訓之后,身手有了十足的長進,只見他一個側身躲過背后對手偷襲砍過來的一刀,接著一個手肘撞擊在對方的胸口,對方一聲痛哼后連退了數步,險些沒有站穩,剛要咬著牙再次沖上來的時候被旁邊一位帝盟成員一刀砍中胳膊,頓時鮮血飛濺半空,只剩下了半截臂膀連在了身體了,一聲撕心裂肺的痛吼之后便倒在了地上哀號不止。

王振見此哈哈大笑一聲,然后撿起了掉落在地上的沾滿了血漬的大刀,痛快的大吼一聲,邁著大步朝周圍那些公子俱樂部成員砍了了過去,招招狠辣,刀刀見血。

劉心目光所到之處,血雨飛灑,斷臂殘肢掉落的到處都是,地下已經躺到了一片,血肉模糊,慘狀不忍直視。

突然,他眼角的余光瞄準了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形在人群中穿梭著,看對方步伐的軌跡,顯然是向自己這邊逼近。

劉心嘴角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笑容,他已經看清楚了來人,當下準備將計就計,索性裝作沒有看見對方,不過整個精神的注意力已經鎖定了對方,對方的一舉一動都落在了他的眼里,他打算已經制動,防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蕭仁借助混亂的人群遮擋了劉心的視線,身形穿梭的過程中左閃右躲,偷偷地逼近了劉心,在離對方還有兩三米的距離時,他躲在一人身后握緊了手中的精鋼匕刀,心想:哼,劉心,我說過有一天你會死在我的手里,去了陰曹地府,你會后悔曾經對蕭家所做的一切的。

當下,他腳下猛地一發力,整個人如同迸射的箭矢一般彈射了出去,手中的匕尖就像箭頭一樣刺向劉心的胸口,這時候,他臉上閃過一絲陰謀得逞的笑容,他仿佛看到了對方捂著流血不止的胸口倒在血泊之中,然后瞪著一雙大眼睛,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

下一秒,蕭仁的臉色瞬間變化,由得意轉化為失望最后又變得的一臉驚悚……

只見他的匕尖要刺進對方的胸膛時,劉心突然一彎腰躲過了這偷襲的一擊。

其實劉心早在蕭仁身形撲過來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閃躲的準備,此刻蕭仁一擊未中,在沖過來的慣性作用之下,對方的身形繼續朝他這邊撲了過來。

對方一個撲空,踉蹌了一下身形不穩,劉心抓住此刻的時機,轉身一記手刃朝對方的手腕砍了過去。

蕭仁感覺手腕一麻,手中的匕刀被這猝不及防的一股巨大力量給震落到了地上,接著整個手臂一陣酸麻。

劉心的攻勢依然不止,只見他鞭腿緊接著橫掃而出,一下重重地撞擊在對方的胸膛上,對方被撞得在空中倒反了幾個跟頭,最后“砰”的一聲,砸落在地上,一口猩紅的鮮血忍不住吐了出來。

“像為蕭氏報仇,你這功夫即便偷襲還是不夠看啊”,劉心一副淡然自若的樣子,慢慢踱步走到對方的身邊蹲下道。

“你……”,蕭仁聽了對方話后,氣的喉嚨一舔,又一口淤血被吐了出來,他想撐起身子朝對方撲過去,可是剛剛胸口受的那一擊力量實在太過恐怖,此時胸悶氣郁,渾身的力氣都仿佛泄掉了一般。

“八年前的那筆賬,與你們蕭家脫不了干系,若不是看在蕭老未知情的份上,蕭氏如今已不復存在了,到了下面好好的為這些年做過得那些見不得人事情贖罪吧”,劉心附在對方耳邊,語氣不屑的道,他很清楚剛剛借用了葛家心法內功的那一招蘊含了多大的威力,想必對方已經五臟破碎,此刻不過茍延殘喘而已。

蕭仁已無力抬頭看著對方,這一刻,他恍然明白了對方為何如此記恨蕭氏,想盡辦法不惜一切的手段針對公子俱樂部。

原來八年前,公子俱樂部向劉心拋了橄欖枝被拒之后,大公子韓玉心情不悅,說對方年少輕狂,不識抬舉。

而蕭仁當時為了討好韓玉,他將此事告訴了蕭忠,最后蕭忠憑借蕭氏集團在濱海商界的影響力,將所有與劉心創辦的瀚藏公司的合作全部撤銷。

幾乎一夜之間,劉心的公司破產,而且欠下了金行的巨額債務,同時面對多家企業的聯合指控,劉心和自己的公司被安上了集資詐騙的罪名,最后對方

敗訴,成功的被蕭氏陷害入獄,整整坐了八年牢獄才得以重獲自由。

蕭仁表情苦笑,沒想到八年后的今天,蕭氏的命運和其當年何等相似,蕭氏集團不也是因為飛鷹財團的突然終止合作才走進困局嗎?

對方忍辱負重,臥薪嘗膽,終于以彼之道還施彼身,難道這就是命里所謂的因果循環,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嗎?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在冥冥之中,一切都有輪回報應。

“不過,你今天就算殺光我們,你們也活不了多久了,我在下面等你,哈哈哈……咳咳……”,蕭仁感覺自己快不行了,他慘笑一聲道,笑完之后,口中猛地一陣咳嗽,幾口夾雜著內臟的血漿被吐了出來,,然后目含嘲諷的看著劉心。

劉心有些疑惑對方話里的意思,心里徒然升起一絲不安的感覺來,總覺得一切計劃之后哪里卻有遺漏,但一時也理不清頭緒,他輕輕擺了擺頭,索性不再去想。

他撿起對方剛剛掉落的那把精鋼匕刀,然后頂在對方的喉嚨上,小聲說道:“可惜你看不到最后的結局了”。

說完,劉心手上一劃,一趟血漬便順著刀刃滴落了下來,對方睜著一雙驚悚的眼睛看著對方,然后身體倒在了血泊之中悄無聲息。

帝生和史虎那邊的打斗也到了最后階段,只見帝生飛身一躍,一個肘擊狠狠的撞在對方的下巴上,對方高大的身體被撞得倒飛而起,一口夾帶著牙齒鮮血噴灑在空中。

在對方的身體快要落地的時候,帝生緊著右腿高抬,自上而下踏在了對方的胸口上,只聽見“咔嚓'一聲,響起了胸骨碎裂的聲音,對方身體在沖擊的慣性之下砸到了地面上,又是一口混雜的血漿噴出,然后瞪著一雙恐怖猙獰的大眼睛死不瞑目了,死相極為血腥殘忍,臉上的表情似乎帶著痛苦與不甘。

在雙方混戰在一起的時候,帝楓已經帶著鳳九從對方的人群中殺出了一條血路,他們突圍出來后,便趕到了通往公子俱樂部大樓的頂層專用電梯。

“帝云,你帶一些人從那邊上去”,帝楓看了一眼附近的樓梯道口,然后朝帝云說道。

“好,跟我走”,帝云應了一聲,然后帶著十幾個人向樓梯道那邊走了過去。

雖然樓梯較為陡峭,但是他們每個人走起來確是身形矯健,腳下健步如飛,沒走多久,走在最前面的帝云卻是打了一個止步的手勢。

眾人見狀都停了下來,抬頭向上方看了過去,原來樓梯道的前方已經被一群人攔住了去路,而為首之人帝云也認識,正是他的老熟人,當初在韓玉的酒會上有過交手的龍十一。

沒想到當初未曾分出勝負,今天又在此狹路相逢……

“等你好久了”,龍十一淡淡的開口道。

“你們不該殺她”,帝云看著對方冷冷的道。

龍十一眼里閃過一絲疑慮,對帝云的話感到莫名其妙,他并不知道對方口中所指的是誰,但也不屑去做一些解釋,于是道:“你我當初未分出勝負,今天再打一場吧”。

“今日一戰,既分高下,也決生死”,帝云冰冷的目光從眼中迸射而出,帶著無可匹敵的凜然之勢,冷漠的語氣中更不帶絲毫的感情波動。

說完,帝云對著身后的一幫兄弟打了一個后退的手勢,眾人見狀便識趣的退下了一層,站在下面抬著頭望著,只要有一點反常突發的動靜,他們就會立刻一沖而上。

對面的龍十一同樣也支退了后面的人,因為高手之間的較量不需要其他因素混在其中,他居高臨下的看著帝云,豪氣萬丈道:“好,即分高下,也決生死”。

龍十一說完之后,立即先發制人,借助高處的優勢,一招猛虎下山朝對方撲了過去,雙手變成虎爪狀向對方的腦袋抓了下去,似是一下要將對方的腦袋撕扯下來。

對方這一招由于身在高處,攻勢極為兇猛,同時巨大的力量帶著俯沖的慣性,而且樓道過窄,帝云左右看了一眼,知道已經避無可避,只得雙手緊握成拳與對方硬對而上。

一擊過后,帝云的身形倒飛而出,他在空中倒翻了兩個跟頭然后落在了一階陡峭的樓梯上,腳下一踉蹌險些沒有站穩向后倒去。

帝云穩住身子后向對方看了過去,他沒有說話,迅速一腳踏在前面的階梯上,飛起一腳朝對方踢了過去。

龍十一眼里閃過一絲驚訝,對方的實力他最清楚不過,當初在酒會上的一戰,兩人大戰了幾十回合,最后平分秋色,實力可以說在伯仲之間。

如今他借了地勢,同時先發制人掌握了時機,全力一擊之下竟然沒有重傷對方,看對方的表現,剛剛那一重擊只是讓對方肌肉有些酸麻,受了一點輕傷卻無大礙。

此刻,帝云的飛腿已經踢了過來,他來不及多想,也架住胳膊擋下了這一招,否則要被擊中身體必然重傷。

帝云一擊未果之后,攻勢不減,又是一拳極速的揮向對方的腦袋,這一拳似有千鈞之重,快的肉眼難以捕捉,只見一道颶風閃過,對方的眉頭一鎖,似乎感受到了危機的面臨。

龍十一對敵經驗極為豐富,他自然清楚對方這一拳暗含的內勁力量有多恐怖,如果自己被擊中,輕則受傷,重則斃命,到時候落敗即是必然。于是他右腳快如閃電般的踢了出去,一下與帝云的一拳撞擊在一起,然后身形借助了彈射力在空中一翻滾,便穩穩地落在了身后的幾步階梯上。

帝云心里快速思量了一番,對方身處上方,占據了地形優勢,自己剛剛只能通過連續的猛烈攻勢才能讓對方沒有機會反攻的機會,如果時間再拖延下去,勢必對自己不利,看來只有尋找對方防守的間隙,給予對方致命的一擊……

的弦帝楓上身一件深藍色系扣酸內搭白色翻領彬,外套黑色翻領休的風衣道,下軍一件課藍色直尚西確,系著一提藍色百意裝飾領帶,月位上載著黃色邊拒純黑墨鏡, 大踏號-馬當先的走在最前面,左機跟著的劉心,一身崗藍色翻領長款村極技外穿件黑色定制版翻領長軸西裝。下面穿著黑色直筒西褲,配了一余黑色綠點針織領帶,臉上也戴了一副金色邊拒純黑黑鏡,右手邊的帝生時內勇了一件黑后高領康形毛衣再套了一件棕色風衣,下面是一條黑色皺褲昂首姓胸的緊跟帝楓身后,第三排是同樣拉風打扮的帝云,帝浩.王振月九,犀毛等人在這些人身后跟著數百個大漢、全套的黑色西裝打扮,個麥情嚴肅挺著胸膛踏著整齊劃一的閩步有的赤手空量有的看著各式刀的根掉一種人選浩黃楚的走向公于集手部大楚,整個馬面看玉去帶北大、氣教處宏,提山創海程正自面來周國商分人勞的道讓,翰來的拿起機中有些人相機在指攝,帶生他們兇后的眼體掃那人對下得越條收因機,發其愛跑開去,海丸萍了下來摔得整破碎也不敢再抬起便退讓到一邊。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