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蛟龍出世 第四十九章 大戰前夕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不在沉默中滅亡,就在沉默中爆發。——

離會所發生的事情已經有一個星期了,帝楓自從對外吩咐了幾條命令之后,就將自已關在了一個房間里,每天除了少數幾個人能進去之外,這個房間成了帝盟的禁區,誰也不許靠近。

陳恩被帝楓救回來后,在別墅里睡了兩天,醒來后神智也恢復了,卻堅決要離開別墅回陳家小院。任何人勸說也沒有用,帝楓也沒有辦法, 派了兩個地煞成員負責今后暗中保護,就任由對方回去了。

經過這件事情,陳老也會有警覺了,再有人想傷害她就沒那么容易了,再加上兩個地煞的暗中保護,帝楓也放心不少。

平靜的背后暗流涌動,濱海的地下世界在這些天里人心惶惶,有些人心里清楚,帝盟的報復行動馬上要上演了。

現在公子俱樂部下面的各個地盤在這段時間里受到帝盟的瘋狂攻擊和猛烈打壓,一些酒吧舞廳會所等漁龍混雜的場所,不得不貼出休業整頓的招示牌。

帝生和王振帶著盟中的一幫兄弟在巡街,只要碰到公子俱樂部的成員出來消遣娛樂,他們都會沖上去就砍,砍得對方頭破血流,慘狀不忍直視。

一些腦袋機靈眼力好的見到帝盟的人就跑,最后他們還是被追的上天不能下地無門。

公子俱樂部曾經那些在濱海不可一世的公子哥們,他們現在嚇得連家門都不敢出去,生怕一出門,一把刀就砍在了自己的腦袋上,所以只能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守在家里。

好在如今是互聯網時代,既便呆在家里他們依然過得舒坦快活,每天品著紅酒摟著女人,各種花樣,卻是應有盡有。

當然,那些有權有錢又有勢的公子哥們也報了警,可是警察每次都來的慢半拍,砍人的都是一些街頭小混混,對方砍完人就跑,別說找不到,就算找到了也只是幾個甘愿進去頂罪的,他們被關進去一段時間后,外面的人通過關系很快又給撈了出來,幾乎起不到任何作用。

帝生帶著幾個人一路氣勢洶洶的沖進了一處到墅中,保安上來圍攔,被帝生身邊的兩個馬仔一腳就踹翻了,帝生接著一腳踹開了別墅的大門,頓時把屋內的一位保潔阿姨嚇得大叫不止,躲在了一桌子底下不敢出來。

帝生他們僅僅掃了一眼后便沒再理會,然后帶著人徑直上了二樓。

“砰”,當他們沖進二樓的一間房中,正看見一位青年男子和兩位穿著性感暴露的年輕女子在一邊喝酒一邊跳著艷舞嬉戲,房門突然被撞開,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對方差點兒摔倒,一臉錯愕的表情。

“喂,你們別亂來,我爸是共和社區辦主任……”,青年錯愕之后變成了一臉驚慌,他顯然已經知道了來的這些人是什么人,必然來著不善,看著逼近過來的一幫人,嚇得往后直退。

對方話沒說完,帝生手中的利刃已經揮出,從對方的的眉心處到胸口上,一道觸目驚心的血痕顯現了出來,帝生接著又是一刀橫劈而下,對方便被砍得皮開肉綻。

“你……”,青年手指還沒抬到半空,便仰面筆直的倒了下去,死相慘不忍睹。

兩個女子嚇得渾身發抖,蜷縮在角落里不敢發出聲音。

“今天的事情誰說出去,全家一個不留”, 帝生說完轉身離去,沒有再去理會她們,手下的馬仔們沖他們兇神惡煞的看了幾眼也跟著快速離離去了。

同樣的事情在濱海很多地方發生著,一幕幕慘烈血腥的場面在各處上演著,這些被帝盟追殺的都是公子俱樂部的核心人員,他們的身份莫不是高官子弟和商賈公子,一場人人心驚膽顫的噩夢開始蔓延……

“大哥,只剩下幾個人了,他們這段時間都躲在公子俱樂部的大樓里不敢出來”,帝楓所在的房間里,帝生正在匯報著情況。

“我會親自會會他”, 帝楓陰沉的臉上露出一抹邪異的笑密,眼中塞光一閃,說完目光轉向窗外的某個方向沉默不語。

帝生本想退出去,剛走了一步又想起了什么,他看向帝楓問道:“大哥,那三個家伙怎么處理?”

帝楓知道對方說的是傷害陳思的那三個家伙,他們自從帶到帝盟總部之后,每時每刻不在受著殘忍的酷刑,他表情冷漠的道:“帶我過去看看”。

是“帝生答道,說完兩人乘車離開別墅往帝盟總部趕去。

帝盟總部刑房, 帝釋看到帝楓進來后,站起來喊道“大哥”。

“現在什么情況?”, 帝楓點了點頭在一處坐下后問道。

“人又昏迷過去了,今天已經第九次了”,帝釋回道。

帝楓沒有說話,向被綁在架子上的三個人走了過去,眼前的三個人此刻面目已經全非,都認不清以前的樣子了,全身都是皮開肉綻,血肉模糊,能看見全身到處都是烙印和鞭痕,十根手指和腳趾的指甲都抽拉掉了,鮮血流的不止,身上幾乎所有的關節都被鐵錘敲碎了,四肢無力的聳拉著,場面極其殘忍恐怖。

“拿水來” ,帝楓吩咐道。。

帝釋對著身邊一位馬仔招了一下手,立即有人抬著一桶水過來了,其中一個人拿起一只盆子裝滿了水向昏迷的三人潑去,連潑了四五下,三人的腦袋開始有了一點反應,慢慢醒轉了過來,聳拉著一雙模糊的眼睛向來人看了過去。

帝楓發現對方想掙扎著要說什么,可是無奈發不出聲音來,因為他們的舌頭都帝釋讓人給割掉了,這樣一來,他們在忍受酷刑時連喊叫都變成了一種折磨。

帝楓一擺手,制止了他們繼續潑水,他湊近三人,表情猙獰的說道:“你們不該動她的,既然做出了這種不可原諒的事情,那就要為此付出你們償還不起的代價,不止是你們,所有與此事相干的人都要付出代價”。

三人聽了這句話后,眼睛微微眨動了一下,雖然他們全身不能動彈,三十殘存的一點意識讓他們知道了自己一時沖動和貪婪所犯下的罪孽。

是的,他們永遠償還不起,連累了許多無辜的人,也受了這么多生不如死的折磨,此刻他們只想一死來贖罪,即便下了阿鼻地獄也心有所甘,他們終于明白沖動如同魔鬼,甚至更為可怕。

帝楓從他們的眼睛里看到了悔恨,傷痛,絕望,連最后一絲求生的欲望也消失的了無痕跡了,還有什么樣的結局比這樣更恐怖呢?

帝楓打了一個手勢后,帶著帝生轉身離去,走到刑房門口時,一道利刃割喉,鮮血噴涌的輕微聲響傳到了耳邊,帝楓腳步微頓了一下,隨即頭也不回的踏步離去。

就在帝楓轉過身的時候,帝釋明白對方剛剛的手勢是讓自己給他們一個痛快,于是他抽出了身上的一把鋒銳的匕刀,走到三人向前,右手急速的一揮,一點寒光閃過之后,三人的喉嚨都被割開了,一擊之下瞬間致命,估計連留在塵世間的最后一點疼痛也未曾感受過便匆匆離開了這個無情的世界。

濱海徐匯區世興街道,公子俱樂部大樓:

帝楓走在世興街道上,上身穿了一件深藍色系扣西裝,內搭了一件白色翻領襯衫,披了一件黑色翻領休閑的風衣外套,下面是一件深藍色的直筒西褲,再配上胸前的一條藍色白點裝飾領帶,臉上戴了一副黃色邊框的純黑墨鏡,大踏步的走在眾人前面。

在帝楓的左邊,劉心身著一身淺藍色翻領長款襯衫,外穿了一件黑色定制款翻領長袖西服,下身穿了一件黑色直筒西褲,配了一條黑色綠點的針織領帶,臉上同樣一副金色邊框的純黑墨鏡,他緊跟著前面帝楓的步子,一分也未落下。

帝楓的右邊則是帝生,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色高領廊形毛衣,外面再套了一件棕色的風衣,下面穿了一條黑色皮褲,一副寬大的黑色墨鏡幾乎蓋住了半邊臉,他昂首闊步的緊隨其后。

走在第三排的是同樣一身拉風打扮的帝云,帝浩,王振,鳳九,鳳青,屌毛等人,而在這些人的身后跟著數百個身穿黑色西裝的威猛大漢,他們個個表情嚴肅,昂首挺胸,踏著整齊劃一的步子。

一群人有的赤手空拳,有的拿著各種刀槍劍棒,浩浩蕩蕩的走向公子俱樂部大樓,場面看上去極為壯觀,氣勢如虹,一股排山倒海,所向披靡的威勢壓迫得遠處圍觀的群眾呼吸困難。

那些擋在眾人前面的行人見此情況紛紛避讓開來,有好事者拿起手機要拍下這種難得一見的畫面時,被帝生等人瞪了一眼后,嚇得手機摔在地上也顧不得了,便急忙跑開了。

公子俱樂部大樓頂層的房間內,韓玉穿了一件白色格紋的定制翻領西裝,下身是一件白色的長款西褲,他翹著二郎腿坐在一張豪華精致的軟皮沙發上,手里拿著一杯紅酒輕輕搖晃著,眼睛里的目光停留在手中的紅酒杯中,凝思不語。

“大公子,他們來了,快到樓下了” ,李飛著急忙慌的跑了進來,聲音有些顫抖道。

韓玉抬頭看了一眼對方,仍然是一副處事不驚的神情,手中的紅酒杯慢慢地放在口邊,呡了一口后淡然地說道,“終于來了,這一天我等了好久”。

“下面要如何做?”龍十一問道,他表情冷漠,一直站立在一旁。

龍十一問完這句話后,李飛,蕭仁,史虎,龍九等人的目光都看了過去,似是都在等待對方的安排。

只見韓玉依舊不慌不忙的呡了一口紅酒,然后放下了手中的紅酒杯,看著面前的幾個人,臉上笑著問道:“你們在害怕什么?”

“他們還真敢殺了我們嗎?借他們十個膽”,李飛身上有些哆嗦的道,其實說這些話的時候他也非常心虛,這段時間以來他可是聽了很多關于外面的消息,所以嚇得一直呆在公子俱樂部,連外出都不敢。

韓玉似有深意的看了對方一眼,他從對方的眼里看到一絲恐懼,心中頗為不屑。

龍九和龍十一沒有說活 ,從他們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來,他們是無懼的。

“和他們拼了,大不了一死“,史慮憤恨的說了一聲,他同樣不害怕, 在選擇了走這一條路時,他已經無數次想到了結局,面對死亡的時候會不會很痛苦。

“哼,早就想和他們干一場了,一群卑鄙無恥的土鱉們”,蕭仁眼中閃過一道仇恨,他看著對面的大公子韓玉繼續說道:“把那個劉心交給我,我要讓他后悔對蕭氏所做的”。

顯然,在蕭仁的心里一直記恨著劉心整垮了蕭氏集團,沒有了蕭氏集團做后臺,便讓他沒了依仗,自覺在公子俱樂部的地位也一落千丈,他感覺自己沒有以前那樣受到大公子韓玉的重視了,因為帶著仇恨,所以他并不懼怕。

韓玉將幾人的反應都看了一 遍,心中一片了然,他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后緩緩說道,“蕭仁,史虎,你們帶著人去下面迎接他們,龍九和十一,你們帶人守住電梯和樓道”。

“大公子,那我呢?”李飛見對方沒有說到自己,心里隱隱有些不安的感覺,于是問道。

“你?”韓玉看著對方,隨意的說道“你就留在我身邊吧”。

李飛一聽,一臉喜色,心下安定不是,原來大公子最看重的還是自己啊。他認為在這個時候,敵人已經殺到樓下了,現在去哪里都不會安全,要說最安全的地方無疑是跟在大公子韓玉的身邊了,想到這些,他心里不免有些得意的看了其他人一眼。

“你們都去吧,不用擔心我這里”,韓玉風輕云淡的一笑,對著眾人說道。

“是”,四人轉身離去的時候,龍十一眼里閃過一絲不自然的神色,不過在看到韓玉投過來的一道別有深意的目光后,他還是忍住沒有說出來,點了點頭跟上了其他人。

四人出了房間后,龍十一表情冷漠的看著眾人道,“大公子讓我告訴你們,有機會的話一定要活著出去,他不會怪你們的”。

三人聽了一怔,瞬間明白了大公子韓玉的良苦用心,他們此刻深深感動著,不過眼里的目光卻更加堅定了,他們什么也沒有說,毅然決然地轉身而去。

士為知己者死,拋頭顱,灑熱血,又何如?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