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蛟龍出世 第四十四章 龍有逆鱗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世間愛的表達方式有多種,其中最直白,最長情,最永恒的就是陪伴。——

劉心看著面前的這位老人,他的頭發已經花白,鬢角擠出了很多鄒紋,心底油然而生出一種敬意。

對方年輕時無所依靠在上海只身打拼,后來創下了諾大的家業,為濱海的經濟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更是做了無數次的慈善事業。

在商海的幾十年里,對方用他種獨具的人格魅力激勵著一代又一代年輕人的創業的激情,劉心以前就是以對方做為目標而努力的求超越。

時光的確是一把無情的殺豬刀,誰也跳脫不了它在每個人容顏上的摧殘,滄海桑田,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體會過往的繁華與頹敗。

劉心知道,對方是因為蕭氏集團如今的遭遇而倒下的,畢竟還有什么比親眼看著自己一點一滴打下來的基業拱手于人來得痛苦呢?這就好比開國皇帝看著自己的江山被斷送在子孫后代的手中,其中的辛酸只有擁有過又失去的人才能夠理解。

他看著眼前的這位老人,鄭重地道:“蕭老,您有什么要求,我一定答應”。

“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蕭氏集團能交到你的手中,我也算沒有遺憾了,只是到現在老朽還有一個疑惑,你能告訴我嗎?”蕭天禮搖了搖頭,看著對方一臉期望的說道。

“蕭老想知道什么,我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劉心答應道。

蕭天禮眼中精光一閃,雖然是沒想到對方如此坦率直白,暗自的點了點頭道,“是關于飛鷹項目計劃……”,他沒有直接說出來,只是明點了一下,然后目光一直看著對方。

劉心當然知道對方指的是什么,于是對著身邊的黛安拉吩咐了幾句,只見黛安拉接著就出了會議室,不一會兒她又回來了。

這時她后面跟著一位高大英俊一副西方面孔的青年男子,此刻,會議廳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這個青年男子身上,看著對方灑脫的一笑,然后走到劉心的身邊,又對著蕭天禮鞠了一躬。

“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好朋友飛鷹先生,想必在座很多人已經認識了”,劉心指著帝羽一臉笑意的介紹道。

蕭天禮此刻恍然的點了點頭,在見到飛鷹的那一刻,這個縱橫商界數十年的老人什么都明白了,蕭氏輸的并不冤枉。

“哼 “,這時,會議室里有人重重地哼了一聲,眾人循著聲音望了過去,正是蕭忠,只聽他譏諷道:“原來這都是一場陰謀,你們狼狽為奸設計好圈套等著我們跳進去,你們合作坑了我們蕭氏集團”。

蕭忠說完后,蕭氏那一邊的人開始議論紛紛,他們終于明白為什么蕭氏在這場較量中會輸的這么慘了,原來對方早有預謀,這一招實在太狠了。

“商場如戰場,這不是陰謀,而是計謀,蕭老您認為呢?”劉心不以為然地一笑朗聲說道。

“都給我我住口,誰在再亂說話,就給我滾出去”,蕭天禮沖蕭氏一行人吼了一句,說完轉過頭看著對面的劉心和帝羽說道:“正是,戰爭沒有慈悲可言,善兵伐謀才是勝之道,商場即如戰場,說的好,說的好”。

“在座的各位都是商界的高端人才,在下問一句,哪一位敢說在生意場上沒有做過任何手段,對待合作伙伴我們真誠以待,對待競爭對手,這些都是取勝的戰略,劉某在這里向大家保證,我此次收購的是真誠的”,劉心看著對面的蕭氏一眾高層道,他之所以說這一番話,是因為收購了蕭氏以后,將來這些人都是為天意實創打工賣命了,主動一些示好還是有所必要的。

蕭忠被父親的眼神和怒吼嚇得不敢再出聲,而其他人也紛紛識趣的閉上了嘴巴,他們心中對劉心剛剛的那一番話也做了一些思量,不管怎么說人家都是自己未來的東家了,雖說他們為蕭氏奉獻了自己的青春,有很深的感情,但是他們在未來還要生存,所以都知道該如何權衡利弊。

“說的好,將蕭氏集團交給你這樣年輕人的手里,我才看到了希望,未來大有可圖”,蕭天禮贊了一句道。

劉心心想,對方不愧是濱海商界當年的神話,如今雖然老了,但是依然輸令人可敬可佩,拿得起放得下。如果當初自己的對手不是蕭忠,而是對方的話,自己還有機會贏得這一場戰爭嗎?

他雖然自信,但沒有試過,這個答案永遠不會知道……

帝楓來到夜市附近的那棟陳家小院.,發現家中并沒有人,而今天是學校放假的日子,此時又是白天,一般來說,這個時候陳家小院一定會有人在家的。

帝楓一想,陳老可能外出散步或者串門了,而陳思則有可能去了姚記大排檔打臨時工。

雖然帝楓與陳思已經確定了關系,但是陳老不愿離開陳家小院,陳思也不好勉強,于是只好留了下來。

陳思從小便養成了自立自強的好習慣,不想靠帝楓的關系不勞而獲過上那種奢侈舒適的生活,那樣的日子雖然安逸但不是她想要的真實,所以陳恩還是選擇在學校放假之余到姚記大排檔打臨時工。

現在姚記的人都知道了帝楓的真實身份,更明白眼前的這個美麗的姑娘就是帝盟未來的大嫂,那可是小說電影里大姐大一般的人物,那些人自然不敢得罪,更別說有非分之想了。

再說夜市這一塊地盤是帝盟的管轄范圍,負責人就是姚大力,帝楓倒也不相心陳思會出什么意外。

既然陳家小院沒有人,帝楓只好離開去夜市那里找找看,一想到陳思那清麗脫俗的容顏,想到和對方相處時的溫情時刻,他心里不自覺感到一絲甜蜜和滿足。

有時候緣份就是如此簡單,遇到便會鐘情,不見的時候相思,相思的時候無言,但彼此的心跳卻在一個節奏上,那是應該就是心心相印,深情相牽。

等帝楓趕到夜市的姚記大排檔,姚大力似乎預料到他會到來一般,早就候在在門口焦急等待,看到帝楓閑庭碎步的走了過來,姚大力急忙上前迎接。

“大力,有什么事嗎?這么慌慌張張的,思兒呢?”帝楓見對方表情似是焦急,眉頭一皺問道。

“思兒,哦,不是,大嫂……她被人請走了”, 姚大力上氣不接下氣的急道。

“快說,被誰請走了?怎么回事?她有沒有受傷?”,帝楓一聽對方的話,眼中兇光一閃,用一道凌厲的目光逼視著對方道。

姚大力被帝楓那兇狠的目光嚇得不敢與之對視,全身都在微微顫抖著,他諾諾的說道:“是我堂兄姚豐,他帶著一幫人趕過來的,一下車就往里面沖,我攔不住他們,他和我說請大嫂去他們那里坐坐,當時大嫂倒沒有受傷”。

“他們走的時候有沒有說什么?” 帝楓急切的問道。

姚大力從口袋里掏出一封信遞了過去,道:“這是他們讓我等你來了,要我交給你的,他們說你今天一定會來,所以我一直等在這里,一步也沒離開過”。

“他們走了長多久?還有沒有說些什么?”,帝楓一邊拆開信件, 一邊繼續問道。

“快有兩個小時了”,姚大力回想了一下說道,“ 對了,好像聽他們對大嫂說,陳老已經被他們請過去了,所以才請大嫂也過去”。

聽到對方這句話,帝楓緊鎖的眉頭稍微舒緩了一點,剛剛聽到陳思被人帶走的消息時,他頓時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他知道一定是對手的人干的,那么陳思處境就非常危險了。

當聽到是姚大力的堂兄姚豐帶走的陳思,帝楓已經知道了帶走陳思的人確定是公子俱樂部無疑了,他們從這里不知不覺地帶走她的目的,無非是知道了她和自己的關系,所以利用陳思來威脅他。

陳恩只是一個柔弱的女孩,手無縛雞之力,生命危險暫時還不至于,不過受些委屈和欺負在所難兔了。

可是聽到陳老也被對方帶走了,帝楓反而寬心不少,別人或許不知道,但帝楓卻深知陳老的身手有多深藏不露,即便是他自己也未必是陳老的對手,陳老在的話,定然不會讓陳思受到欺辱和傷害。

而他現在迫在眉睫需要做的就是盡快找到陳思他們,將陳老和思兒救出來才是最重要的。

畢竟在敵人那里,他們多待一分就危險一分,他的心中也會忐忑不安。

帝楓知道自己和陳思的關系一定是對手從姚大力這里得知的,不管對方是有意還是無意,姚大力定然脫不了干系,他低頭認真地看著手中信紙上的內容……

”帝盟主,酒會一別多日未見,韓某甚是想念,今日特邀帝盟主來我地方一聚望帝盟主只身前往,盡快趕至,否則韓某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信的落款正是韓玉的大名。

帝楓看完后心中頓時涌起一股無名的憤怒,對方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逼迫他獨自一人前往,真是不可謂不卑鄙。

可是現在帝楓除了應約而又別無他法,他當然不會因為此行兇險未知而不去顧陳思他們的危險不顧。

“這件事如果和你有關系,事后再與你清算,你應該知道我的行事風格。說吧,這個姚豐是你的堂兄,他會將人帶到哪里,你能知道嗎?”,帝楓看著對面的姚大力質問道

“盟主,這真和我沒關系,姚豐帶走人的時候我攔也攔了,求也求了,可他是一點面子都不給我,手下的兄弟們都上了,可是不是對方的人對手,你看,我臉上現在還有傷呢,就是剛才攬著他們的時候被打的,我想著這件事情至關重要,必須得您來了拿主意,要不然我拼死也會去救思兒他們的,哦,不不不,是大嫂”,姚大力看到對方凌厲的眼神,嚇得腿都在哆嗦,不過他確實和這件事情毫無關系,所以有些委屈的說道。

帝楓看對方戰戰兢兢的樣子,倒也不像在說慌,再仔細一瞧,對方左邊臉上確實有一個巴掌大的手掌印,只是現在看起來不怎么明顯了,也就相信了了幾分,點了點頭問道:“你這個堂兄,你熟悉嗎?”

姚大力剛剛被嚇得只是急于辯解,沒有注意對方的問題,這次帝楓又問了一遍,忙道:“這個姚豐以前倒也和我經常聯系,他父親也就是我的大伯父,是濱海共和社浦東區的副區長,姚豐是個名副其實的官二代”

“他們家和我們家在夜市做點小生意不同,兩家交往時,他們很看不起我們,后來他進了公子俱樂部,就更加不拿正眼瞧我們了,每次說話都是頤指氣使的,等我后來加入了帝盟后,被他知道了就沒來往過了,前些日子他突然找到了我,問了幾個問題就走了,再后來也就是今天,直接帶了幫人沖了進來”。

帝楓聽了一下子明白過來,對方果然是從姚大力這兒得知這些消息的,雖說姚大力是無心透漏的,但事關陳思的安全,他的脾氣自然好不了,于是不耐煩的說道:“別說廢話,你能想到對方會把陳老和思兒關在什么地方嗎?”

姚大力見狀趕緊閉上了嘴巴,認真地思索了一會恍然道:“我知道姚豐有一家私人會所,可能就在那個地方”。

帝鋼聽了也有幾分激動,趕緊問了姚大力私人會所的所在地,然后打了個電話后,坐上姚大力開過來的悍馬向姚豐的私人會所趕了過去。

帝楓已經做好了打算,先去姚大力說的地方探個究竟,如果陳老和思兒被他們軟禁在那里,自己就先想辦法救出他們,然后再去公子俱樂部找韓玉清算這筆賬。

當然了,這樣的結果自然最好,自己去了也不會被對方牽著鼻子走,到時候動起手來畏手畏腳。

如果私人會所沒有人質,那么他也只能獨身闖一闖公子俱樂部這個龍潭虎穴了,不管有多兇險,他也不會放任不管的。

此行的結果不論如何,帝楓都已經做好了決定,看來公子俱樂部這一趟自己是去定了,和韓玉之間的恩怨是時候解決了,因為對方這一次的行為已經觸及了他的逆鱗,絕不可饒恕。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