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蛟龍出世 第四十二章 酒逢知己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人生如戲,有的人不能理解,那是因為沒有經歷滄桑輪回的洗禮,戲如人生,有的人能深刻體會,那是因為體驗了繁華褪盡后的花木凋零。——

離劉心上次在東方珍珠塔的旋轉餐萬遇刺已經一月有余,好在搶救及時和他的身體足夠健壯,所以他的傷勢基本痊愈了。

此刻,他在一家喧鬧的酒吧中喝酒,今天他沒有選擇豪華的包廂卡座,而是坐在離酒吧舞池不遠處的柜臺邊一個人獨自品酒,一身休閑舒適的打扮,看上去有些很隨意,其實有心的人還是能看出對方這身衣服做工的精細。

劉心偶爾會瞟上兩眼舞池中那些瘋狂舞動著身體一群年輕人,他們都在盡情的釋放著自己,臉上掛著暢快地微笑容。

這樣輕適的生活體驗好久不曾有過了,今天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劉心很愜意地享受著。

這時,屌毛風塵仆仆的走到對方跟前,扯著嗓子大聲道:“大哥,盟主已經到了”,因為這里的聲音實在太嘈雜了,聲音小了很容易淹沒在DJ和那群年輕人嘶吼的聲潮里,于是又喊了兩遍。

“好了,聽到了,我耳朵又沒聾”,劉心一巴掌拍在對方的腦袋上道。

屌毛被對方打了一下還訕笑著,可以說最近他越發的得意,因為他不管走到哪兒,只要遇到道上的兄弟,別人都對他點頭哈腰,一臉恭維的拍著馬屁,就連曾經的小幫派幫主見了他,臉上也盡是諂媚之色,說不盡的好活捧的他是飄飄然,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而且自從跟了劉心之后的好處不止如此,那財源可真的是滾滾而來,找他辦事的,出面做主的人是絡繹不絕。

屌毛現在在濱海已經買了兩套精品套房,更是配了一輛寶馬座駕,想到如今金卡里的數字,他睡覺都常常笑醒了,顯然這段時間里,他借助自己名氣撈到了不少的票子,腰包賺得鼓鼓的。

“哈哈……,你還真是趣味不改,身體剛剛恢復,就來這種地方嗎?”帝楓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了過來。

劉心循著聲音望了過去,對方已走到跟前,他站起來相迎了一下,對方很隨意坐下后,便示意他也坐下,兩人臉上都是濃濃的笑意,眼里透著兄弟之間的關切。

轉眼間,兩人分別已有大半年了,雖然劉心住院的時候帝楓去看過對方,但是那時候劉心還是昏迷的狀態,此后帝盟一直忙于盟內的事務,便沒有時間探望。

“?這種地方怎么了?我看最貼近生活的地方就要屬這地方了,在這里有說不出的真實,輕松”,劉心不以為然的說道。

“哈哈……這可一點也不像身價億萬的企業家口里說出來的話啊,要外人聽見了,你可要上頭條熱搜了“,帝楓接過調酒師遞過來的一杯酒笑道。

“?我想他們要知道坐在我面前的是帝盟的盟主,不知道他們是驚得下巴都掉下來,還是嚇得抱頭逃竄呢”,劉心笑著回道。

“我們今天都是普通人,和這些放松的年輕人一樣,你看如何?”帝楓故意裝作很小心謹慎地看了看四周,一副擔心害怕的樣子,然后轉過頭看著對方,手指著那群在舞池跳動的年輕人。

“哈哈……正有此意,我還擔心你不樂意呢”,劉心笑道,然后對著屌毛一擺手,“你先回去吧,今天不用等我了,一會我和大哥自己離開”。

“是,大哥“。屌毛答應了一聲便匆匆離開了,估計是想著和哪個妞約會,跑得竟像一陣風似的。

“這個混小子,跑的比兔子還快”,劉心看著對方匆匆消失的身影啼笑了一聲。

“帝云呢,這子今天怎么不在?”,帝楓找了半天沒有看見帝云的身影,于是疑惑的問道。

“因為我上次受傷的事,他非常自責,雖然沒說出來,但是我看的出來他一直怪自己,其實上次的事故是我大意了,根本不怪他,住院的這段時間他一直寸步不離的守護著我,精神高度集中,他累了,我便找了一個借口讓他去幫我辦件事情,是想借這機會讓他能好好休息”,劉心感慨道。

“這小子心事我知道,鳳影走了之后,他活得像行尸走肉一般,讓他來保護你,也是讓他能夠繼續鳳影生前的職責,或許這樣他才有活下去的是勇氣”,帝楓十分動容的道,其實作為三十六天罡和七十二地煞的大哥,他們從小一起長大,又怎么不會了解他們心里的想法的,只是有時候感情的事情無法勉強。

在愛情里,一廂情愿總是會受傷,所以一切注定成了一場遺憾,人死不能復生也是一個不得不面對的事實。

兩人很有默契沒有再繼續這個傷感的話題,對鳳影那件事,可能是他們心中永遠的遺憾了,在沒有找到兇手之前,他們都無法面對。

“傷勢怎么樣了?帝盟這段時間要處理的事務太多了,都沒有抽出時間去醫院看望你,不會怪我吧”,帝楓關切的問道。

帝楓自從回了帝盟以后,就開始著手處理帝盟之前殘留的事務,加上這段時間與公子俱樂部矛激化,是帝盟全面反擊的時刻,所以一刻也脫不開身,連今天約見劉心,也是難得的忙里偷閑。

“我們之間還在乎這些形式嗎?”劉心笑了笑,拍著胸口繼續道:“傷勢都痊愈了,等會要不要練練?我可是好久想跟你打一架了”。

“哈哈……好,我也見識見識你葛家刀的威力,看你的功夫長進了沒”,帝楓也笑道。

“別看我一直忙,練功我可沒偷一點懶,這得一直堅持”,劉心眼里透著一股自信道。

“是啊,練功不易,它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有所成的,難在持之以恒”,帝楓感慨的說道。他對此最是深有體會,要知道他們可是從小就開始接受各種訓練,從未有過間歇,

撒旦曾經說過:“這個世界上,即便所謂的天才如果不夠努力,他也會有淘汰的那一天,更何況你與天才的差距還難以逾越,所以你憑什么不夠努力呢?”

劉心對帝楓這句話自是深有體會,好的功夫技巧最多只能讓你有捷徑可以走,但是如果你連步子都不邁,又怎么達到目的地呢?他不相信所謂的一步登天,那在他看來也許是不屑的。

“你那邊的情況怎么樣?”帝楓喝了一口酒繼續問道。

“要不了一個月,他們就撐不住了,蕭氏要想保住自己,只能答應我的收購哦計劃,到那時候,濱海商會就再也不是他們說了”,劉心知道對方問的是蕭氏集團如今的狀況,于是回道。

帝楓看著對方臉上自信的表情,欣慰地一笑,沒想到短短時間內,對方就能取得這樣的成績,實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這不得不讓他驚訝于對方在生意場上的能力。

當初計劃中讓劉心成立天意實創公司,首要目的是為了帝盟的資金后備力量,以應變地下世界局勢的瞬息萬變,給帝盟留一條后路,即便帝盟在這場較量中隕滅了,也可以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其次是帝盟如果想繼續生存下去,必須要有足夠的資金打通濱海各種錯綜復雜的關系網,為帝盟今后的行動起到一些保障作用。

而現在的結果出乎有人的意料,只要等蕭氏集團一倒,公子俱樂部等于斷了后援力量,這比斷了一臂的創傷更重,足以讓對方傷筋動骨了,從而大大增加了帝盟與公子俱樂部決戰的勝算。

公子俱樂部本身最大的依仗就是背后靠山的無形力量和蕭氏集團在濱海商界的影響力,如果蕭氏沒落了,那么韓玉就沒有足夠的資金來維持背后龐大的關系網。

雖說只要大樹能夠不倒,一盤散沙倒不至于,但至少在濱海再也不是一家獨大的局面了,這便給了帝盟絕地反擊的最大機會,可以說不出意外的話,公子俱樂部再想恢復當初的盛況的可能微乎其微了。

“現在我們下面各個堂口的反擊已經開始了”,帝楓想了一下說道。

“情況如何?”劉心似乎并不驚訝,很隨意的問了一句。

“ 有帝生他們之前訓練的小弟,公子俱樂部沒有了白方的支持,他們的都是一群官富子弟,戰斗力并不是他們的強項,很多場子已經被我們搶回來了”,帝楓道。

“看來他們猖狂的日子到此為上了,不過在這個時候,我們也不能大意了”,劉心提醒了一句道。

帝楓點了點頭,對劉心的話深以為是,他吐了一口氣道,“我們的對手不是他們”。

劉心看著對方凝重的表情,心領神會地說道:“你說的是青幫?這個對手與公子俱樂部可不一樣,確實是我們在濱海的最大的敵人”。

“公子俱樂部能夠成為濱海的一大勢力,這些年更是不可一世,我想沒有青幫的默許,他們不會如此順風順水的,能不能存活到今天也是未知,畢竟青幫盤踞濱海有上百年的歷史,他們絕對不會像表面上看去這么簡單,要說他們沒有厲害的底牌更是不可能的”,帝楓分析道。

“你是在擔心什么”,劉心看出了對方是有所疑慮,于是問道。

“我在擔心他們會不會有什么陰謀在背后,總之我說不出哪里出了問題,但心中有一種不適的感覺,好像我們走路的時候被人牽引著……”,帝楓自己也說不出來心中那種奇怪的感覺,自從那一次去過夜市之后,他感覺好像一切都變了,感覺走進了一個被人布置的圈套里。

“青幫能夠如此靜心忍氣的坐山觀虎斗,我猜測有兩種可能,一是他們醞釀了巨大的陰謀,已經設計好了圈套等著我們跳進去自取滅亡,第二則是他們根本沒有把我們放在眼里”,劉心皺了一下眉頭,神色有些擔憂的道。

“你希望是哪一種呢”,帝楓突然問道。

哪種對帝盟來說是有利的,劉心一時也還不上來,因為任何一種對帝盟而言都是不利的,青幫現在躲在暗處,他們的底牌沒有露出來,而帝盟與公子俱樂部一戰,勢必會露出一些底牌讓對方所關注到,這樣一來,不論哪一種都是負面的。

帝楓似乎看出來了對方還沒有思量這個問題,臉上一時有些尷尬。

“你也不必在意,我也只是突發奇想而已”,帝楓圓場道。

劉心知道對方有些誤解了,他之所以沒有立即回答這個問題,并非沒有考慮過,而是在憂慮帝盟究竟該如何面對,因為對帝盟而言,其實最可怕的是未知的危險。

“對就們來說,都是一個挑戰,不過我更希望是第二種,強大的對手并不可怕,如果是夜郎自大的對手,那么未免令人失望了,我擔心如果是第一種,對手早就算計好了,我們毫無防備地一步步走進他們設計好的圈套,那樣的對手既可怕又可敬,才是我們將來真正要面對的”,劉心道。

帝楓的一番話似乎意有所指,但劉心能聽得出來,這說明了他作為帝盟的軍師想的也是足夠深遠,因為在帝楓心中,帝盟將來所要接觸的對手絕不僅是濱海的青幫,不過未來究竟如何,現在言之過早,現在只能步步為營,走一步看一步了。

帝楓和劉心出了酒吧走在大街上,此時夜色已晚,月亮上了梢頭,華燈璀璨。

兩人喝了不少烈性的洋酒,剛才還沒有感覺,現在酒勁上來了,頓時感到腦袋昏沉沉的,走起路來飄飄忽忽。兩人互相持扶著,嘴上還不停的吹噓著。

“我……我還能……能喝,這……才那到哪,再……再……上兩瓶,繼續,續喝”,劉心抱著對方口齒在打顫道。

“喝酒,你……你不行,帝生那小子能喝,可惜那混小子挨了鞭子,估計心里還憋著一口氣,躲著我呢,要不然今天聽說有酒喝,肯定跟過來了,跑的比兔子還快”,帝楓感覺腦袋也是暈乎,但是冷風一吹又清醒了許多,他搭著對方肩膀笑道。

“帝生又……犯錯了?那小……小子,我就知道,脾氣直來直去....遲早要吃虧”,劉心繼續道。

“誰說不是呢,讓他長點記性”,說著,帝楓看著對方一臉深意的笑道,“剛剛誰說要陪陪我練練來著?”

“就……就是我,怎么的了?你以為我怕……怕了?練練……就練練,誰怕……誰就是孫……孫子”,劉心已經醉的話都說不清楚了。

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喝醉,他的身心從未像今天這樣放開過,也許是在帝楓面前他有一種前所未有的信任和安全感,也許是積壓了這么久的心情終于可以放飛,也許是他需要像這種簡簡單單的生活……

兩人說著,就在大街上你一招我一式的干了起來,兩人打的都是毫無章法,卻是精彩至極,畫面有違天和,讓人啼笑是非。

不一會兒,兩人都滾倒在大街上了,這時兩人停了下來,目光看著彼此,晚風吹亂了發絲,對方看起來都如此滑稽可笑。

一片枯黃凋落的楓葉被風吹起又飄落,在這樣靜謐的夜里,這一刻的寧靜又能溫存多久呢?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