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蛟龍出世 第四十一章 不堪回首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世界上每個角落每時每刻都上演著一場永無休出的斗爭,都是物種欲望使然,同樣有太多的因果關系,古今亦是,成敗亦是,生死亦是。——

濱海地點某處.,一間幽暗潮濕的廢棄公廠里,只有幾束零碎地陽光透過排風窗照了進來,屋項的吊扇悠悠蕩蕩地旋轉著,室內因為陰暗看不太清楚,陽光灑下的軌跡那里擺放著一排長桌,上面陳列的各種器械讓人觸目驚心。

從近戰刀具尼泊爾軍刀,三棱錐刺,暗劍短匕到遠攻熱火器D國造勃朗寧,M國巴雷特MB2AL,英國李恩費爾德AWP等殺傷力極強的武器應有盡有。

陰暗中,?一個身姿偉岸挺拔的男子看不見面容,只見他的一雙手在光影下飛快的翻動,像跳躍的舞蹈一般,優美而震憾。

在對方的手中,各種槍械迅速組裝之后又被拆解,整個動作如行云流水一般,一氣呵成,沒有絲毫阻滯。

當他最后一個分解動作完成后,他放下了手中那把精巧的瑞朗76式手槍,一束陽光從暗窗投射進來,照在這把槍支的金屬外殼上,光線被反射到他的眼睛處。

黑暗中,那是一雙陰森而寒冷的眼眸,泛著湛人的藍光,從眼睛里能看出,他決不是東方人,應該是來自西方的臉孔。

無聲的室內,一道聲音打破了寂靜,只見他的嘴巴緩緩張合著,用的是國際通用語,聽上去給人一種奇怪而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感。

“你的任務又失敗了”,他的語氣中不含絲毫情感,聲音波動頻率似乎與整個陰暗的空氣浮動在一個節奏上。

這時在他對面的陰暗位置里,一身淡綠色的服務員樣式的女子微低著頭,口樣說的是同樣流利的國際通用語,“是,刺中了目標,死亡未知,被對方躲避了要害,他受了重傷又大量失血,而且對方身邊還有高手保護,沒有再下手的機會”。

“我不需要聽你的借口,你失敗兩次了,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只聽對方冷漠地語氣中隱藏著一絲怒氣。

“請組織再給最后一次機會,我不想帶著失敗和遺憾接受制裁”,說話的女子似乎有些畏懼和驚顫,語氣中帶著一絲不甘的道。

她是一個高傲的女人,從小就被暗影組織收養培訓,成為了一個無往不利,心狠手辣,冷血無情的女殺手,她曾經執行過無數次艱險的任務,卻從未失敗過,不知道有多少的生命在她手下去見了真主耶穌。

讓她沒想到的就是這一次看似簡單的任務,卻一再失利,因為根據目標的資料顯示,對方過去僅僅是一個商界奇才,就算對方頭腦發達,智力過人,可是沒有經過特殊的訓練,又是如何躲過她精心策劃的暗殺,難道一個人的本能真有如此變態?

她不相信,因為失敗對她來說意味著恥辱,這比死亡更令她難以接受。而且暗影組織對執行任務失敗的處置只有一個,要么死在任務中,否則只能接受組織的制裁。

當然組織制載并不是意味著死亡,也許是比死亡更痛苦百倍千倍。

她依晰記得曾經暗影組織中的三朵奪命花,紫櫻栗,黑玫瑰,粉水仙……

三朵奪命花在當年的殺手界被稱之為“最后一個夢的終結者”,她們兇名赫赫,令人聞風膽寒,而她就是三朵奪命花之一的黑政瑰。

如果說殺手界是遠離俗世的另一個世界,里面充滿了殘酷無情的元素,那么三朵奪命花卻是這一個世界的例外。

她們從小一起長大,一起訓練,一起執行任務,她們幾乎從未分開過,她們的配合無比默契,所以這樣的經歷造就了她們之間的深厚感情,三姐妹沒有血脈相連的關系,可是卻有勝似姐妹的情誼。

只是如夢幻般的美好被一次任務給打破了,她們三姐妹受組織的分派去東南亞一個戰時國家執行秘密刺殺武裝首腦的任務。

雖然最后任務成功了,但是卻暴露了她們的身份,而這種秘密刺殺的任務是不允許身份的暴露,因為一旦暴露則意味著恐怖武裝的瘋狂報復,這是所有的殺手組織都不愿意承受的。

在那一次任務執行過程中,因為環境惡劣,且當地的武裝力量與雇主所提供的有很大差距,她們所有的武器裝備都消耗光了,也沒成功的擊殺敵方首腦。

就在她們準備接受失敗的時候,粉木仙卻將那最后一顆給自己的子彈裝進了槍膛,并且成功擊殺了敵方首腦。

而這顆子彈是有暗影組織標志的,因為這是組織交給每一位執行者,在最后任務失敗無力回天的時刻,留給自己用來光榮宣誓的。

這顆子彈只能留給自己,不能作為他用,否則不管任務成敗與否,執行者都是組織的罪人,會以背叛組織的罪名接受最嚴格的制裁。

其實粉水仙在裝最后一顆光榮彈時,她是看見的,但并沒有出聲阻止。

她不是怕死,而是接受不了任務失敗帶來的恥辱,所以最終她裝作毫不知情,默默地看著那顆光榮彈劃過一道凄美的軌跡,最后準確無誤的擊中了目標的眉心。

是的,目標倒下的那一瞬間,她眼角的一滴淚珠也掉了下來。

“你哪來的子彈?告訴我,你哪來的子彈?”,突如其來的動靜驚動了紫罌粟,她看著粉水仙質問道。

這時候她轉過頭看到了黑玫瑰臉上劃落的淚珠,在那一刻對方明白了,她知道那一顆子彈是什么了,是冷漠,是無情,也許是恐怖和笑話。

“呵呵……你爽了嗎?啊?你是不是瘋了?你知道這樣做的結果嗎?”紫罌粟的笑聲是那么凄涼,她不愿意相信眼前發生的這一切都是真的,她看著粉水仙,內心渴望對方跟她說一句這都不是真的。

可事實永遠都是真相,而真相無法被改變。

“我知道,但這個結果比任務失敗要好,這樣我一個人就可以來承受了”,粉水仙看著對方輕輕一笑道,可笑容在那一刻是絕望的也是滿足的。

“為什么?為什么?你為什么要這樣做”,對方的話卻像一把利刃扎進了紫罌粟的心里,而對方那一瞬間的笑容永遠凝固在了她的心里。

回到暗影組織后,粉水仙告訴了組織真相,說她因為害怕死亡,所以最后選擇了使用最后一顆子彈。

其實紫櫻栗和黑玫瑰心里都清楚,這不是真相,只是一切都已來不及了。

背叛組織的制裁結果讓人不寒而栗,粉水仙被組織帶到了一個封閉的房間里,整個黑屋沒有一點光線,除了呼吸的通氣孔,房間里剩下的就是無盡的黑暗。

除了每天一頓,估計連畜生也不會吃的惡臭飯菜,房間里沒有任何的設施,連棲息的床也沒有,?只能蜷縮在冷冰冰的角落里。

起初,組織安排了很多丑惡且有變態嗜好的男人進去蹂躪她,粉水仙被他們挑斷了手筋和腳筋,最后只能被動的承受那種非人能體會痛苦。

那群施暴的男人知道眼前的女人是曾經高不可攀的三朵奪命花之一,以前多么高貴的存在,他們連聽一遍都會顫抖的女人。

如今他們在她的身上盡情的索取,瘋狂的施虐,變態的折磨。時間久了,甚至到了最后,連那幫男人也不愿意去那間黑屋子里了。

不是因為他們同情心的悲憫,而是當初那朵名貴的粉水仙已經惡臭難堪,體無完膚,再也不是那朵神圣冷艷而不可侵犯的奪命花了,此時的她像是一朵凋零的花瓣腐爛在了泥垢之中。

兩個多月后,?紫罌粟和黑玫瑰見到了粉水仙的尸體,那副畫面恐怖的讓人嘔吐,但是她們都忍住了,因為只有她們明白那一次任務的真相,一個隱藏在兩人內心深處每天被火灼燒的痛苦真相。

那樣一幅不堪入目地畫面像永恒的一場惡夢般烙在了她們的腦海里,她們恨自己無能為力和膽小懦弱,但卻不能愧對粉水仙為她們的付出,所以她們要好好的活著,為對方而活著。

這件事之后,紫罌粟因為黑玫瑰在戰場上默許了粉水仙的行為而不阻止,所以她心里一直忌恨對方而不肯原涼。

兩人之間本來親如姐妹的感情有了隔閉,即便在組織里抬頭不見低頭見,她們也會像陌路人一般毫無瓜葛。

兩朵奪命花拒絕組織安排的聯合任務,她們甚至寧死不屈。

對這樣的結果,暗影組織也無可奈何,最后只能重新分配組合,三朵奪命花生死相依,共享榮辱的那一幕再也不會呈現了,

從那以后,紫罌粟便獨來獨往,一個人穿梭在暗黑的世界里,而黑玫瑰被分到狙神羅奧的行動組,負責配合對方執行任務。

此刻,在這間陰暗的室內,站在黑玫瑰面前的男子就是狙神羅奧,他們接受了組織安排的暗殺葛老和劉心的任務來到了華夏。

葛老就是被狙神羅奧一槍擊中要害奪去了生命,而他們第一次暗殺劉心,是因為鳳影和那場意外的大雨救了對方。

但是刺殺劉心的任務是她從羅奧那里接過去了,本以為能輕而易舉的完成,沒想到過程一再生變,目標劉心至今生死未知。

其實早在粉水仙走的那一刻她便無懼死亡了,只是她的生命是對方換來的,所以不想帶著失敗的恥辱去下面見對方,這是一種執著,更是對粉水仙的一份承諾。

“黑玫瑰,你讓我太失望了,難道當年的奪命花就是這樣執行任務的嗎?”羅奧凜列地目光看著她,冰冷地聲音從口中傳出來。

“嗖”的一陣風聲, 黑玫瑰的身形如同鬼魅一般竄出,黑暗中只有空氣摩擦聲,看不見她如何動作,只是她身形極快,眨眼間便逼近到長桌前。

微弱的光線下,她的雙手閃電般地探出,目標正是長桌上那把瑞朗76式手槍。

羅奧眉頭一鎖,眼神像刀光一般迸發而出,同樣是雙手探出,竟后發先至的擋住了對方的手掌,只見對方的雙手靈巧的變動著手勢,繼續朝手槍抓去,他同樣不緩不慢地拆解著對方的動作,每招都恰到好處的攔下了對方就要摸到手槍的姿勢。

就這樣你攻我守中,兩人的雙手飛快的揮動,幾十個回名之后,羅奧一把抓住了那把瑞郎76式手槍,在對方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用槍口指著對方的腦袋。

“?想殺我,就憑你你還做不到”,羅奧冷漠的眼神注視著對方道。

黑致瑰的表情沒有畏懼,?眼里滿含痛恨和怒火,森冷的聲音從她的口中吐出“奪命花寧死不屈,如果再聽到你說這樣的話,我即便死,也不會放過你,我想罌粟也會如此”。

羅奧不知道是被對方視死如歸的眼神震懾到了,還是對方最后話中提到的名字讓他有所忌憚,總之對方那一雙死氣沉沉,無視一切的目光,讓他感受到了對方的執著和信念,一個人有了信念才最讓人感到恐懼的。

即使他知道對方無論如何殺不了自己,但是心里還是有一絲忌憚,不過他嘴上卻強作鎮定地說道:“如果不是她,你知道你的行為已經足夠讓你死在我手里一百次了,真以為我不會殺你嗎?如果有下一次,你會死的很難看,我給你最后一次機會,你可以試試看”。

黑玫瑰明白對方口中的她就是紫櫻栗?,她沒有再說話,只是那雙冰冷的眸子依然死死的盯著對方,有無懼,不屈,執著,堅忍。

羅奧眼神躲閃了一下,陰暗的光線讓他很好的隱藏了他的不適,一道冷漠無情的聲音,像鐘表的指針一樣敲擊著周圍的寂靜,“最后一次機會,如果再完成不了,你不用回來了,最后一顆子彈留給自己吧”。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