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蛟龍出世 第三十九章 手到擒來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自古至今,不分地區不論時代,與權力最接近的絕對是財富金錢,二者兼濟,相形映彰,權力是獲得金錢的捷徑,而金錢是控制權力的手段,缺一則難有其為。——

有人說“無官不貪”是至理,彼此相知無言似乎見怪不怪。貪腐之風從古往吹到今來從未停止,也永運不會停止。

濱海是華夏最大的一座城市,不僅歷史文化悠久,經濟繁榮鼎盛,還是除了帝都以外的第二大權力中心。

這樣一個政治強盛之地,貪腐之風吹得自然更是強烈,有些人辛勞半輩子好不容易爬到權力的位置上,在巨大的金錢和美色誘惑下,又有誰能抵力抗拒呢?

一個圈套套著一個圈套,總會有讓你防不勝防的時候,當你越陷越深有了深度自然無懼,權力所至,比得是誰給的錢多,誘惑大。

在濱海絕對是一個有錢能使鬼推磨的地方,當然了,錢多的話磨推鬼也未必不可能。

在一輛疾馳的高檔奔馳車里,王振和鳳娟坐在車的后座,前者一副失望無奈的表情,后者俏麗的臉上總有一抹似笑非笑地表情。

“姐姐,我的鳳娟親姐姐,你干嘛選我呀?我真的不適合干這活”王振突然轉過頭來看著對方,一副苦瓜的樣子抱怨道。

“哼”,鳳娟鼻中一哼,下巴抬起道:“別叫得這么親熱,有人說沒有人比你更適合了”。

王振精神一振,他知道對方的話說漏嘴了,于是趕緊問道:“誰說的?帝楓大哥還是是劉心?”

因為除了他們也沒有別人了,以帝生的性格,這種吃喝玩樂的認為肯定不會推薦他的,看上去他們相處的很隨意,其實帝生對他很嚴格的,從他這段時間功夫大漲就能看的出來,對方平時對他的訓練多么殘酷和要求苛刻了。

其實現在這個件務對他來說確實興趣不大,畢竟辛苦練了許久的功夫不能在兄弟面前抖抖威風裝逼一下了,這讓他很苦惱。

“都不是,他們才沒功夫搭理你呢?”鳳娟搖了搖頭,狡黠地一笑道。

“那還有誰?”王振說著臉上笑容變得怪怪的看著對方道:“不會是你看上本大少,然后跟大哥推薦的吧,唉,看上本大少早說啊,這任務有美女相陪,現在看來也不差嘛,嘿嘿”,說著,他得意的偷樂起來。

“喂,臭小子,你腦子里想什么呢,我對你這種花花大少可感興趣,少在那自作名情,小心我揍你”,鳳娟一巴掌拍在對方腦殼上道。

“那是誰?你告訴我,我跟他沒完,我要拿他腦袋敲榔頭”,王振見對方不像說假話,所以更加好奇的問道。

“是嗎?完成了任務,我保證滿足你的愿望”,說完別有深意地看了對方一眼,搖了搖頭似是替對方擔心起來,心想“誰的腦袋敲榔頭還說不準呢,讓你這個臭小子不懷好意的看著我。

一想到昨天晚上,帝楓留下自己派任務的情景,王振心里一陣委屈。當他聽到風娟說派給自己的任務是大吃大喝時,他就覺得這是不可能的,對方一定是跟自己開玩笑的,哪有任務就是去大吃大喝呢?

昨天晚上帝盟總部議會廳:

“嘿嘿,這種美差哪輪到我呀,別開玩笑了”,鳳娟說出派給他的任務就是大吃大喝,王振一臉的不相信道,

“你認為美差就好,之前還擔心你不愿意呢”,這時,帝楓看著對方輕輕笑道:“鳳娟她沒跟你開玩笑”。

“啊?“王振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又看到風娟在一旁偷笑的樣子,頓對明白了過來,心急道:“別啊,大哥,我對吃喝不在行呀,這差事別人肯定比我合適”。

“ 第一次執行我給你的任務,你就要推辭嗎?”帝楓臉色一黑道。

王振看到對方臉色都變了,語氣聽上去也不善,何況這確實是對方第一次交待給己任務,怎么說也得漂漂亮亮的完成任務,于是忙說道:“不是,不是,我樂意,保證完成任務”。

“那就好,任務看似輕松,卻是關鍵,一般人還真沒這個能耐,我很看好你”, 帝國險色臉色稍緩,拍拍對方肩膀,然后走出了議會廳。

“謝謝大哥”,王振看著對方的背影,心里也有些期待對方交給自己的神秘任務了……

“姐姐,咱可說好了,完成任務后,你要告許我到底是誰在后面搗我屁股”,王振轉過頭來看著鳳娟,直看到對方心里心里瘆得慌。

“哼,沒問題,你還是準備一下吧,今天邀約的章副局長聽說是個人精,未必好對付”,鳳娟聽了對方的污言穢語,俏麗的臉上緋紅一片,轉過了頭去,避開了對方目光。

“那種人本大少從小就見得多了,都一個德性,見了金錢美女,那就走不動道了,本大少對付他們還不手到擒來”,王錚不屑的一擺頭,自信滿滿的說道。

“別吹了,馬上到了”,鳳娟見對方志得意滿的樣子,忍不住在對方頭上敲了一下道。

原來帝楓交給他的任務就是宴請濱海白方的權力人物,只要今天將備的大禮送出去,他的任務也就完成了。

帝盟要向公子俱樂部開戰,這是至關重要的一節,因為此前有白方的人干涉,帝盟無論如何也不是其對手,只有斷了對方的后路,讓公子俱樂部沒有了依仗,那么對付起來就容易多了。

帝楓當然也沒想過這些人收了自己的好處會幫助他們,畢竟公子俱樂部的當家人韓玉在濱海的背景實在難以撼動。

這種交涉牽一發而動全身,如果真到了那種層次,牽扯面太廣了,后果是現在的帝盟遠遠不能承受的,所以帝楓是也只是寄望這些人收了好處之后能夠獨善其身,睜一只眼閑一只眼,對于帝盟和公子俱樂部之間的戰爭不加以干涉就夠了。

帝楓相信這些人是能控制往這種局面的,而這次派王振執行這個任務,與這些權力人物打交道也是經過慎重考慮才決定的。

王振是濱海王氏集團的公子哥,王氏在濱海雖說不是大門大戶,但家族企業也是小有名氣,他從小便跟著父親與這些權力人物打交道,自然深清其中門道。

這些混跡官場幾十年的權力人物,哪一個不是人精呢?如果直接由帝盟與其交涉,勢必引超對方的警覺,因為誰也不愿去得罪韓玉背后的人物。

之所以最后選了王振和鳳娟一起執行這個神秘的任務,因為對方絕對是執行這項任務的不二人選,為了防止這小子辦事不牢,粗心大意著了別人的道,所以特意讓七十二地煞中最嚴謹細心的鳳娟陪其一同前往,這次任務勢在必成,不能有一點馬虎和意外。

世紀五星級大酒店門口,王振和鳳娟等候在這里翹首以待,因為他們要等的人物是濱海共和社副社長章德志,在濱海這座城市,對方作為市共和社的二把手,可以說絕對是個相當的實權人物。

據說共和社一把手張萬全馬上就要到退休年齡了,而章德志今年剛滿五十,等張萬全退下去之后,就會上任社長的位置,可以說對方在白方前途無量。

這時候,一 輛黑色奧迪A6緩緩駛近世紀大酒店,王振和鳳娟遠遠地看見便迎了上去。

等車子剛一停穩,王振殷勤地上去拉開了后車門,臉上笑道:“章社長來了,快請,快請,我早就備好薄酒,章局長肯賞光,鄙人不勝感激呀”。

鳳娟也一臉微笑的做著歡迎的手勢,心想王振這小子還真會說話,對方現在還是副社長,他卻把那個副字無形之中去掉了,而且這種諂媚的場面話隨口道來,不愧是還有點用的花心大少。

鳳娟也許自己都不知道,隨著兩人的相處,對方在她心中的形象也慢慢有了改觀,因為在她以前看來,對方就是一個不學無數,只知道吃喝玩樂的富家公子哥而已。

王振不知道鳳娟心里還有這種心思,要是知道了定會吹說,“本大少聰明絕頂,應付這種小場面,自然綽綽有余了,像這些溜須拍馬的場面交際話,他以前不知道聽手下小弟說了多少,此時自然隨口就來。

章德志被對方一口一個社長的叫著,心里也是一陣得意,臉上卻故作謙虛客套的說道,“王少大名,我也有所耳聞,今日一見,果然是一表人才,青年俊杰吶”。

“ 得章社長如此夸獎,小子可要飄起來了”,王振道。

“哈哈哈……年輕人嘛,能有王少這樣風度的確實少見”,章德志大笑道。

“章社長如此夸贊,小弟感謝的話也不多說了,稍后多敬兩杯以表謝意了”,王振一邊說,一邊引著對方走進了酒店大門,鳳娟則在后面招呼著同行的司機。

世紀大酒店豪華包廂內,一桌子美味佳肴看著琳瑯滿目,秀色可餐的海鮮盛菜早已準備妥當了,王振引章社長坐了上座,等同行的司機也坐下來,這才坐在章德志的右側,而鳳娟笑著在王振旁邊坐了下來。

等都坐了下來,王振招呼旁邊服務員將一瓶珍藏的經典茅臺遞了過來,親自打開給幾人倒上了,然后笑著對章德志說道:“聽聞章社長海量,今天可得給小子一個面子,喝得盡興了”。

章德志也客氣的擺手道,“王少太客氣了,隨使上點酒萊就行了嘛,這一大桌哪能吃得下喲”,對方是江南人,說話都帶著地道的江南方言,嘴上雖說客氣話,臉上卻紅光滿面甚是得意。

王振也知道對方故作客氣,于是道:“章社長,叫我小王就行,叫王少可顯得生疏了,今天招待不周之處您可得包涵,小子先告敬一杯以表謝意”,說著端起酒杯站了起來,在他的眼神示意下,鳳娟也拿起桌上酒杯向對方一起敬去。

章德立見兩人站起來敬酒,自然笑客滿面,不過他的身子未動,只是端起酒杯道:“這位小姑娘是?”

“章社長叫我小娟就好,我是王振的表姐,聽他說章社長為人豪氣,在濱海說一不二,所以特想拜會一下,就跟著一起來了,章社長不會介意吧?”鳳娟笑著回道。

“哈哈哈……好,好,有美食美酒,又怎可少了美人嘛,我歡喜還來不及,哪里會介意”,章德志一邊笑一雙眼睛色瞇瞇的目光盯著對方,眼珠子都快掉了下來。

王振見這個老色鬼心懷不軌,忙插口道,“章社長,我表姐來濱海做生意,以后還需要你多多照顧了,這是見面禮,還望不要嫌棄”,說著從口袋里掏出一張金卡遞了過去,密碼就寫在背面。

章德志聽了一驚,沒想到對方年紀輕輕的出手便如此闊綽,心想對方一點是做大生意的,當下也不動聲色的收回了輕浮的目光,不過并沒有伸手去王振手中銀行卡,嘴里故作推辭道:“小王,你太見外了,你表姐有什么事,我樂意幫忙嘛,你這是什么意思?看不起章某喲”。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