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蛟龍出世 第三十八章 神秘任務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當黑夜退走,拂曉必然來臨;當霧霾散開,大道立即顯現;當王者歸來,前途豁然坦蕩;濱海的地下世界始終奉行一條生存法則,入得江湖,義字當先,忠于其主,莫忘厚恩。——

帝楓正襟端坐在忠義廳居中的主位上 ,一雙威目泛著精先掃視著在下首的眾人。

軍師劉心不在,左邊的首位上由忠生堂堂主帝生坐上了,其余人依次而坐,右首位上仍是一臉深沉冷漠的帝釋,對方自從進來后一直眼睛微瞇,一言不發。

此刻,整個忠義廳 一片沉靜,似乎能聽得見一群人厚重地呼吸聲,每個人都倚在帶著靠背的座椅上沉默不語,只有一雙眼珠子轉個不停,時而瞄向主位上的盟主帝楓,似是在等待著對方發話,時而環視周圍的眾人,心里揣測著對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這時,只聽風帝楓沉穩而有力的聲音緩緩傳入眾人耳中,“帝盟成立至今已有一年了,在座的都是功臣,什么感激的話自不必說了,入得忠義廳便是刀口上舔過血的過命兄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前段時間我遇到敵人的埋伏身受重傷,所以失蹤了幾個月養好傷勢,因為種種原因未能及時和你們取得聯系,讓各位擔心了,但所幸一切相安無事,帝釋,我不在的這段時間,由你主管帝盟事務,辛苦你了”。

聽到帝楓的話 ,帝釋站起身行了一個江湖禮節道:“大哥,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帝楓點了點頭,接著轉向帝生歷聲道:“帝生,聽說你這段時間獨來獨往,行事毫無自律,手下兄弟與人起了多次沖突,可有這回事?”

帝生被帝楓犀利的眼神看的不敢抬頭,但似乎也憋得一肚子氣不吐不快。

帝楓看出來了對方有話要說,于是語氣一松說道,“你是直性子,有話就不要憋著了”。

見帝楓這樣說 帝生抬起頭來看著對方,雙眼通紅,隱含淚花,一向豪爽坦率地漢子在此刻再也無法控物內心積壓沉淀的情緒,他痛聲說道:“大哥,你是不知道,你失蹤的這段時間,我和兄弟們都急瘋了”

“明知道你被那幫孫子暗算了,生死都沒有消息,兄弟們一直都在勤練身手,可是苦有一身力氣氣卻無處可使,都想沖到對方那里砍死他們,砸碎那幫龜孫子的腦袋救出大哥”

“可是……可是兄弟們實在過得憋屈啊,所以行事難免有些急躁,要怪就怪我,都怪我這個當老大的管教不嚴,約束不力,大哥你要處罰就處罰我一人就行,和手下的兄弟們沒關系,都是我的主意”

帝生本想說出帝釋不讓他們去解救帝楓,可這時候說這種話,未免有些挑撥離間的嫌疑在里面,那樣則顯得他帝生是個小人了,他是個直漢子,向來行的端做得正。

雖然與帝釋有些不合,但也不想通過告小狀被人落下話柄,于是心中憋的氣一橫,大義凜然的把一切都承擔了下來。

“哼,你以為你脫得了關系嗎?”帝楓瞪著對方道,“如果每個老大都像你一樣,我這個大哥你來做好了”。

帝生被說的啞口無言,低著頭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他知道這一次大哥帝楓是真的生氣了,心里清楚,這頓處罰是少不了了,只是他一時沖動連累了手下的兄弟們,他覺得十分不忍和慚愧。

這次開會每個堂口的精英骨干都來了 一些,有的端坐著,有的站立著,剛剛聽到帝生老大的一番義薄云天的慷慨陳詞,眼中都已熱淚滾滾,尤其忠生堂的幾個兄弟感動的一齊出聲道:“盟主,不怪老大,是我們脾氣暴躁惹出來的事情,罰我們吧,我們甘愿受罰”。

帝生轉過頭看著這幫兄弟們,幾滴珍珠般的熱淚一滾而下,他沒想到這些平日里相處的兄弟們如此講義氣,都是鐵骨錚錚男兒漢,他的情緒再也控制不住,受了這么久的怨氣恨不得都隨這幾滴熱淚流淌而去。

在座的其他人也被這種豪氣千云場面感染了,不由得都望向了帝楓,眼神中期盼著對方看在事情情有可原的份上就此算了。

帝楓自然明白大家心中所想,他此刻也被忠生堂的這幫兄弟情義感動了,但是作為一個幫會合格的老大,就好比一家之主,更像古時候的帝王,行軍打仗的將軍,有時候面對這種情況必須得使出一些手段,畢竟無規矩不成方圓,無法度不成一體,倘若日后盟內有人違反盟規,同樣情由可原的話,是否都能網開一面呢?

現在帝楓的心境重要有些理解諸葛亮當初揮淚斬馬謖時所承受的壓力和痛苦了,好在他在噬魂基地以前的學習中學過帝王心術,知道有些時候永遠不能感情用事,必須地得處置的妥當,既讓所有人明白帝盟的盟規是不能違反的,同時又不會讓下面的兄弟們寒了心。

他點了點頭看了所有人一眼,這才轉過頭對著帝生說道,“國有國法,幫有幫規,盟規絕不可破,議會結束后,自行去刑釋堂領二十鞭刑吧”。

“盟主,不可啊,盟主……我代大哥受罰”

“大哥 ……原諒帝生這日吧”

“大哥,帝生也是擔心你,才一時沖動”

“盟主……不是老大一個人的錯,要罰一起罰吧”

“大哥,這處罰太重了”

……

一時,忠義廳的眾人都開口向帝楓替帝生求情,甚至有兩個忠生堂的兄弟都跪了下來,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這個時候,為了平日對他們極為照顧的大哥也顧不得許多了。

“此事就這么決定了,無需再議”,說著轉頭看著忠生堂的那幫兄弟,走上前去扶起那跪著的兩個兄弟,動情深觸地說道:“這段時間你們訓練辛苦了,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我知道你們此刻有股子怨氣無處發泄,活的憋屈,我知道你們都說鐵骨真正的好男兒,寧可刀下死,也不愿偷著生”

“我也和你們大家一樣,想當初帝盟是何等的意氣風發,在濱海這龍潭虎穴中打下了今天的家底,連青幫和公子俱樂部,他們哪個敢小瞧了我們,濱海各界哪個聽到帝盟二字不是聞之敬仰,談之色變“

“現在我們被他們逼得忍氣吞聲,別說你們,我也恨不得現在就帶著你們沖過去和他們決一死戰,但是大家想過沒有,這一仗且不論勝敗,上面會繼續容忍我們的存在嗎?“帝楓說著用手向上指了一下,然后繼續說道。

“我知道各位兄弟都無懼生死,我也不怕死,但是大家有想過自己的家人嗎?你們出事了,家里的父母老人怎么辦?誰來照顧他們?從你們加入到帝盟的那一天開始,我就不想看到有一天你們受到傷害”

“你們要記住,我們帝盟和別的幫派不一樣,我希望大家以后能堂堂正正做人,而不是被別人認為我們就是街頭上的混混,地痞流氓,整天無事生非,我們要讓所有人看到,我們也是這個社會的一份子,憑著自己的辛苦在掙錢養家,我們不比任何人差”帝楓一口氣說完了,然后看著大家。

“啪啪啪……”整個忠義廳響起了熱烈的掌聲,今天來到這里的每一位帝盟成員無不動容,都被對方這些話觸到心里最脆弱的一處神經了,感到的熱淚盈眶。

“大哥,我們都聽你的,你說怎么辦吧”,帝浩這時候說了一句。

“是啊,大哥,現在我們都沒有主意,大家都聽你的”,鳳丹道。

“盟主,我們都聽你的”,這時候下面一位忠生堂的兄弟喊道。

“龍潭虎穴我們都走過來了,還怕什么刀山油鍋,盟主,你發話吧”又一位青龍會的精干成員高喊了一聲,隨即下面一群人都喊了起來。

……

帝楓手勢一壓,整個大廳又再次安靜了下來,都翹首以盼著。

“以前時機不到,我們與之爭斗必然自取滅亡,但是兄弟們,今時已不同往日,我們反擊的時候到了,我們以后不會再忍氣吞聲了,別人欺負我們的,我們要十倍,百倍的還給他們,我們可以告訴每一個敵人,你們的末日到了,從今天起,我們帝盟將一往無前,無人可擋”,帝楓慷慨激昂的說道。

“一往無前,無人可擋”,這時,剛剛被帝楓扶起的那位忠生堂的兄弟揮動著拳頭大聲喊道,見此,其他人也都相繼呼應,群情激昂,整個忠義廳呼聲震天,震耳發聵,豪氣沖云。

他們這段時間積壓的郁氣頃刻間煙消云散,只剩下一腔熱忱和無所畏懼的英雄膽氣。

這一刻,他們等的太久了。

議會結束后,眾人滿懷激情的離去了,他們這一次離開和以前的每一次都不同,這一次他們回去即將整備待發,只要帝楓號令一下,他們就將奮勇當先,一舉反擊。

帝盟總部的一間議會廳中,只剩下了帝盟的各個堂口老大們,帝楓既然準備進行反擊了,勢必要與眾位老大們商量一下戰略和計策,要想勝利,就不能打無準備的仗,這一點大家心中都是清楚的。

“鳳九,血殺堂現在準備的如何?” 帝楓留下眾高層自是有所安排,他看著鳳九問道。

“只要血殺令一下,隨時可以行動”,風九自信的回道。

“等會鳳丹會給你一份名單,對名單上的人執行血殺令”,帝楓滿意地點了一頭,隨即說道。

.“是,這一刻已經等很久了”,鳳九道。

其他人此刻都一本正經的端著那里,等待著帝楓接下來的各項安排,他們心中也和手下的那幫兄弟們一樣,等這一刻好久了。

“風信堂做好情報收集,青部和公子俱樂部的核心人員要做一份詳細的資料匯總,我們要熟知對手的情況,這些包括他們的生活習慣和活動的時間地點都要摸清楚”。

“是,大哥你放心吧,保證完成任務”,鳳丹道。

“帝釋,帝生 ,丁疤臉,張橋,你們可以通知下面各個堂口的兄弟,先從我們以前的場子進行反擊,將之前訓練的精英都分散到各個堂口做武力支援,帝浩由你從每個堂口挑選出一批功夫不錯的成員,然后成立一個特別戰斗小組,四處打擊,擾亂敵方勢力,必要時給其他堂口火力支援,另外可以對本盟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強行鎮壓,特殊情況可以先斬后報,無需請示”,帝楓看著眾人一一吩咐道。

“是”,眾人異口同聲道。

這時候,王振瞪著一雙大眼睛,看看這個看看那個,最后又轉過頭看向帝楓一臉苦澀的說道,“大哥,我呢?給我派個任務啊,我好歹也是個副堂主了,這段時間經過老大的特訓,功夫也練得不錯了,不能就讓我這么閑著呀”。

王振見帝楓都給其他人安排了沖鋒陷陣的任務,卻沒有給他安排,頓時有些急了,說完便一副苦瓜臉,眼巴巴地看著帝楓,等待對方給他的命令,一副越越欲試的樣子,他似乎已經看到了自己大殺四方,感風八面的場面。

“去去去,你小子那三腳貓功夫還沒練到家,跟著我就可以了,逞什么能”,帝生在后面踹了對方屁股一腳,訓斥道,其實他和王振已經處的像親兄弟一般了,所以每次有危險的事他都會找借口把對方給避開,正因為如此,王振才會主動向帝楓請纓。

“大哥,跟著你一天除了訓練還是訓練,都給我憋生銹了,這種好機會你得讓我自己磨練磨練吶,嘿嘿”,王振踉蹌了兩步站穩了后轉過身來,朝著對方嘻嘻哈哈的說道。

帝生作勢要打,對方趕緊躲開了,帝楓擺了一 下手道:“好了,你們都去辦事情吧,鳳娟和王振留下”。

“是“ 眾人齊聲回道,說完便都退了出去,帝生走到門口時回過頭來,正看到王振一臉得意的勁兒,于是他故作威脅道:“小子,等著回去再收拾你”。

王振吐著舌頭扮了一個鬼臉,毫不擔心,這段時間的相處他和帝生的感情亦師亦友,不是親兄弟卻勝似親兄弟了,對對方的脾性卻是了解透徹,相處起來自然無拘無束很放的開。

等眾人都離開了,王振收緊表情和鳳娟一臉嚴肅地等著帝楓接下來的吩咐,他們心里都非常期待帝楓將他們留下來是不是有什么神秘任務要交代二人去做的。

“你們不必這么嚴肅,都放輕松點”,帝楓見兩人表情如此正經,忍不住一聲輕笑道。

鳳娟還好,她早都習慣這種等待,王振卻心急道:“大哥,有什么神秘的任務,你說吧,我保證完成”,他表情急切,生歸對方反悔似的,于是信誓旦旦的保證著。

“是啊,沒說不給你任務啊,你可給我保證了啊,必須完成,不過也沒必要搞得像要打仗一樣嘛”,帝楓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王振見對方不是反悔,一臉激動和興奮地道:“大哥,你不反悔就好”,他第一次執行對方說的神秘任務, 想到馬上就要大顯身手了,到時候在手下兄弟們面前裝裝逼……

大顯身手?王振突然感覺哪里不對,仔細回想一下對方剛才說的話 “是啊,沒說不給你任務啊,你可給我保證了啊,必須完成,不過也沒必要搞得像要打仗一樣嘛”。

不對,這對方要交給自己的任務好像不是打架,不打架他興奮個啥,感情白高興一場。

“大哥,你可不能這樣啊,不是要打架嗎?”王振理所當然地說道。

“誰說派你去打架了?”帝楓笑道。

“啊,那不打架,我能干嘛?”王振不解的問道。

這時,帝楓和鳳娟兩人相視一眼,皆忍不住笑出聲來,鳳娟笑道:“派你去大吃大喝”。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