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蛟龍出世 第三十五章 強買強賣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九月的濱海,驕陽似火,整座城市像在燃燒一般,人們處在這種水深火熱的環境中,情緒容易暴躁、不安,多疑,忐忑,甚至每一秒都不得安靜,一場由人類主導沒有硝煙的戰爭一觸即發。——

天意實創集團在劉心精準的戰略投資下,通過資本運作成功的控股了六家市場前景優越的上市公司后,順利的躋身于濱海商會僅次于蕭氏集團的重要席位。

如今的天意實創集團,可以說在濱海的經濟領域里取得了相當的話語權,,這是任何人不敢忽視的。

即使占據了濱海商會絕對地位近三十年的蕭氏集團,也不敢說天意實創的成功是偶然的。

因為天意實創集團的總裁劉心對經濟風向敏銳的捕察力,加上其資本操作超穩的控制力不得不讓他們嘆服,甚至連國內著名的經濟學家張韶華先生也由衷的稱贊了劉心一句,“古有成語一字千金在其身上不會體現,我看價值要再翻十倍,未來或許還不止“。

這樣一句高度的評價掀起了國內的輿論旋風,很多并不了解天意實創集團一路走來歷程的人,對這個年僅二十多歲的青年劉心能夠獲得如此評價嗤之以鼻,但那些與其合作過,還有作過對手的人卻深以為然,這樣的評價則當之無愧。

天意實創大廈頂樓,劉心對著黛安拉吩咐道,“將我們手里收購的蕭氏股份全部拋了,要不留痕跡,不要引起對方的警覺”。

“是”, 黛安拉一身職業套裝將火辣的身材展現的的淋離盡致,對于眼前這位老板,她是從心里欽佩對方,對其下達的任何指令,更是深信不疑地執行。

黛安拉是一個商界的職業女強人,讓她真正打心眼里欽佩得人不多,她很難想象眼前的這個年輕不大的青年,不僅是商界的奇才,而且還具有如此吸引人的人格魅力,連在北美洲亨譽盛名的飛鷹財團都與其有些說不清的關系。

其實在對方手下辦事這么久,她最好奇的是對方身上究竟還有多少不為人知的神秘,未來還能創造多少奇跡。

“今天的事程還有什么安排?” 劉心隨口問了一句。

“下午三點約見飛鷹先生,晚上六點參加蕭氏集團蕭忠副總裁舉辦的私人酒會”,黛安拉不假思索地道。

“好了,你先下去吧,對了,告訴前臺,飛鷹先生來了不用招呼,直接請對方上來就可以了”,劉心又囑附一句道。

濱海最高的商業大廈金藝大廈,位于浦東新區世紀大道,占地面積245平方米,樓高420.5米,主樓一共八十八層,如果算上地下樓層的話,那就是名副其實地百層大樓。

其宏偉壯現自不必說,已然成為濱海這座繁華都市的地標性建筑,即使在國內也很難找出幾幢大廈與其相媲美。

然而這幢豪氣中帶著奢侈的大廈都是蕭氏的不動資產,在蕭氏旗下的數百家分公司,他們大部分都在此處辦公。

而蕭樂集團的股東會辦事處就設在蕭氏集團大廈的四十六層,此刻,蕭氏集團的股東會成員全員集齊,他們坐在一張碩木的圓木桌前,股東大概有十幾人,都一臉嚴肅的正襟端坐在椅子上。

這些股東們偶爾會用眼睛的余光向門口的方向掃過去,每個人都翹首以待著,像是在等候什么人的到來,因為他們來到這會議室已經半個時辰了,而會議還沒有開始。

靜悄悄的會議室里,誰也沒有率先打破這份怪異的沉默……

又過去了二十分鐘,這時,一個身穿職業套裝,外表顯得十分干練的年輕女子當先走了進來,她沖會議室的眾位股東喊了一聲:“讓各位久等了,董事長馬上就到”。

各位股東一聽,互相看了一眼后,目光都聚集在門口的方向,只見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滿頭蒼發,臉上帶著褶皺的老者,唯一值得讓人注意的,是對方那雙精光四溢的眼神,帶著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看的出來,老者已經快到耄耋之年,可是從對方的整個氣場來看,依然是老態龍鐘。

老者拄著一根精致地拐杖走了進來,后面跟著一排蕭氏集團的核心骨干人員,蕭忠,蕭信,蕭義赫然在列。

而老者自然是被商界奉為神話的蕭氏集團創始人兼董事長的蕭天禮,對方走進來后大刀闊斧的坐在首席位上,而蕭忠,蕭信,蕭義他們則到坐了兩旁。在他們各自的背后都有著貼身助理,手里拿著幾份文件,正式以待。

此時的會議室已經座無虛席,蕭忠眼光掃過了一圈,然后清了一下嗓子開口道:“今天召集各位股東開會的目的,想必大家也有所耳聞,為了蕭氏集團的長遠發展和大家的共同利益,現在準備對各位董事手中的股權進行一些調整變動,相信各位沒有其他意見吧?”

蕭忠的話一出來,下面頓時議論四起,坐在一起的股東們紛紛竊竊私語議論了開來。

“這是要吃掉我們這些股東呢”

”還要不要我們活了,連我們這點股份都收了,一家子人還能指望什么”

“你們蕭家也欺人太甚了”

“唉,接著往下看吧,船到橋頭自然直”

“哼,我就不信他們有這么大的胃口,也不怕撐了”

……

這些雜言碎語都被蕭氏一千人聽在耳中,其他人沒有說話,坐在主席位上董事長蕭天禮雙眼微疑,眉頭深鎖,看著一千人沒有緘默無言。

蕭忠見狀,輕輕咳嗽了一聲,緩聲厲道:“大家安靜一下”。

眾位股東見總裁蕭忠開口說話了,會議室一下子安靜了下來,目光都向對方看了過去。

“大家什么心思我也明白,自從蕭氏集團與飛鷹集團展開飛鷹項目合作以來,蕭氏旗下的上市公司股票都大幅拉升,有些公司市值甚至翻了幾倍,各位作為蕭氏集團的股東,身價自然是水漲船高,恐怕腰包里都裝了不少了“

“想必各位股東也心知肚明,自己做了什么虧心和有損公司利益的事情,我在這里也不一一說破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公司的利益是大家的,公司的發展自然也系在各位身上,為防止公司的股權流失,所以集團決定做一些戰略性規劃與調整,我想在座的各位都應該支持,沒有人會不顧集團利益,只在乎個人的一點的得失吧?”蕭忠的目光觀察著每個人的表情變化,口中緩緩說道。

等蕭忠說完,站在對方身后的一個青年拿著一摞文件走到每個股東身邊,將一份寫著《蕭氏戰略規劃書》放在他們面前的桌子上。

“各位打開看看吧,沒有意見就在后面簽上字吧”,蕭忠擺了一下手,語氣不容置疑的說道。

眾位股東依言都打開文件細細地看了起來,沒過多久一個中年男子,身材微胖,臉形微圓,雙眼含著怒氣一把推掉了面前攤開的文伴大聲說道:“我不同意”。

這時候其他人又議論紛紛,有的搖頭,有的無奈嘆氣,有的強忍著怒氣一言不發。

突然一個偏瘦的男子,對方年紀有些偏大,大概五六十歲的樣子,對方拍了一下會議桌子,怒氣沖沖地道:“我看蕭氏根本沒將我們這些小股東放在眼里,這合同與強買強賣有何分別?”

見有人做出頭鳥,不少的股東們紛紛附和,不過,倒也沒有一個人站出來開口發言。

看到下面眾人的反應,蕭忠臉色陰沉的一 笑道:“在座的各位可真是精明,拿錢的時候都知道往腰包揣,覺得理所當然,飛鷹項目啟動以后,蕭氏需要大量資金的投入,我們蕭家也拋了手中的股份套取資金投入到飛鷹項目中,而你們手里的一點股份一直攥著”

“現在蕭家是看在各位都是陪著蕭氏集團走過來的元老和功臣,所以對你們干的那些骯臟事情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如今蕭氏的股價拉升,你們也賺了不少了,現在我們按市價的百分之九十來回購你們手里的股份,也是看在這些年的情份上,蕭時對得起你們,你們有些人可不要貪心不足蛇吞象,最后落得什么都沒有的下場”

蕭忠的一番話說得色厲語重,一些干了虧心事私下將手中股份賣給他人的股東們大氣都不敢出一下,羞得頭差點都埋到桌子底下了。

還有一些股東當初擔心飛鷹項目投資的失敗,到時候會損失自己的個人利益,于是都站出來反對合作,雖然他們沒有同意,但是蕭家是大股東,對蕭氏的決策向來獨斷。

現在飛鷹項目投資工程前景廣闊,在市場利好消息的刺激下,蕭氏旗下的股票紛紛拉升了幾個漲停板,可以說這段時間他們的財富幾乎是呈幾何式增長。

這個時候又因為飛鷹項目需要大資金的投入,蕭氏明知道拋掉手中的股份不合時宜,卻又不得不如此。

而那些小股東們則憑借手中攥的那些股份賺的是腰包鼓鼓,蕭家低拋高收,已是元氣大傷,但是為了飛鷹項目的正常運轉,不得已只能出此下冊,要通過回購這些小股東的股權來套取市場資金了,可是蕭氏資金吃緊,如果以現在的市場價格來收購的話,他們必然是難以承受的,所以才出現了以上的一幕。

現在的情況是飛鷹項目不能停止運轉,因為一旦飛鷹項目停止,蕭氏所承擔的風險是巨大的,一是蕭氏旗下的各大上市公司的股價都會受到劇烈沖擊,而是飛鷹項目套進了蕭氏這么大量的資金流,一旦停滯便功虧一簣。

其實今天蕭氏給各位股東的《蕭氏戰略規劃書》也并非只有一種選擇,擺在各位小股東面前的是兩個抉擇。

一是簽署共同參與飛鷹項目工程計劃,這樣一來蕭氏利益風險便與這些人綁在一起了,二是將手中的股份以低于市場百分之十的價格轉讓給蕭家。

這兩個選擇看似簡單,實則非常艱難,雖然共同參與飛鷹項目的利益誘惑力很大,但是與利益共存的風險也讓他們惶惶不安,他們目前生活平安富貴,害怕這種未知的風險,因為失敗便意味著最后身敗名裂,一敗涂地,那樣的結果是他們最不愿意見到的。

而第二種選擇讓他們氣憤的是蕭家僅用市場價格的百分之九十來回購,要知道現在蕭氏的股票可是天天飄紅,股市前景非常可觀,股權在他們手里一天,他們就多賺一點,現在蕭家這樣做無疑于強買強賣,從他們的嘴里搶食,

這時, 之前開口說活的微胖男子怒氣沖沖的喊叫道:“我堅決不簽,你們這是威脅,是強買強賣,破壞了自由、平等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是違法行為,我金某人在商界也是摸爬滾打出來的,想我就范,你們做夢”,說完不待其他人說什么,站起來就要離去。

這時候坐在主席位上的老者蕭天禮輕輕擺手于意對方坐下,于是對方只好老實實的坐了下來。

剛剛另一位說過活的偏瘦男子,他的目光轉向老者說道:“蕭老,我薛某跟著你幾十年了,辛辛苦苦的打下如今的這份基業,現在在我面前竟是上演了一場飛鳥盡,良弓藏的好戲,罷了,罷了,我也已經老了,現在是他們年輕人的天下了,你們想怎么樣就怎么樣,薛某沒有意見,也該在家里養老享享清福了”說罷又看了一眼對面的蕭忠,然后枯瘦的一雙手拿起桌子上的筆將面前的文件簽上了同意和自己的大名。

蕭忠看著這一切,默默不在言語,他知道今天如果想達到目的,只能把自己的父親蕭老親自請過來鎮場,對方只要坐在那里,對所以人而言就是一種無形的震懾力,誰敢不從呢?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