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蛟龍出世 第三十四章 相遇故人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越王勾踐,忍辱三十年可吞吳,有些人暫時的退縮是為了今后的一往無前,漫漫人生路沒有一帆風順的航行,只有歷經風浪,才能感受大海的壯闊,而潛龍在淵也是為了有朝一日的龍飛九天。——

“我……我們不知道是盟主”,姚大力等人嚇得腿腳發抖,一個站不穩都跪了下來,臉上已是痛哭流涕,他開口求饒道:“盟主,我們不知道是您老人家,饒了我們吧”。

帝浩轉過身來剛要說話,便被帝楓擺手給制止了,不管怎么樣,他和姚大力也有些交情,這時候自然是想替對方求個情,不過帝楓似乎看出了對方的心思,沒有給他說話的機會。

這時候一直在遠處觀注這里情況的姚三萬見情況不對,兒子姚大力好像是碰到鐵板了,應該是惹到了不能得罪的大人物。

姚三萬是個精明人,他雖然不混道上,但是作為一個生意人也清楚道上那些不為人知的無情和殘酷的一面,他的兒子今天保不住不死也殘了,于是他快步跑到帝楓限前,二話不說便一把跪在地上哽咽道,“老大……老大……您大人大量,就饒了大力吧,我就這一個兒子,他要死了,我這把老骨頭活著也沒意思了,真不行的話,我這條老命給抵了“。

帝楓的眉頭一皺, 沒想到出現這樣的情況,正欲說話,旁邊的陳思搖了搖他的胳膊小聲說道,“帝楓大哥,你饒了大力哥他們吧,姚叔和大力哥以前對我都很照顧的”。

“是,是……,小思這孩子就像我們親生的一樣,我們一直拿她當自己的閨女,這位老大,您就看在我們對小思的面子上,饒了大力吧,我回頭一點好好教訓他”,姚三萬看到陳思也在幫著姚大力說情,像是抓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眼神懇求的看著帝楓。

帝楓眼里閃過一絲驚訝,微微點頭,上前扶起了姚三萬,說道:“大叔,您放心吧,誤會一場而己,我不會怪他們的,我還要多謝你這些年對思兒的照顧呢”,說完轉過頭對著姚大力他們說道:“你們也起來吧,今天這也不怪你們,我說了不會拿你們怎么樣,自然不會反悔,只是等會有幾個問題要問你們”。

姚三萬站起來抹了一把眼淚,感激地說道:“謝謝老大,謝謝老大,思兒這丫頭乖巧聽話,干活吃苦耐勞,她幫了我們不少忙,照顧也是應該的,我們和喜歡思兒這孩子,只是大力這孩子和思兒從小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他從小就喜歡對方,但我也知道思兒這孩子只是把他看作哥哥,沒有那方面的意思,以前是不不知道思兒交了男朋友,我便想由著他們年輕人,我也希望思兒這么乖巧又漂亮的孩子能做我的兒媳婦,這樣也可以更好的照顧她,畢竟一個女孩子一邊讀書一邊打工,回家還要照顧爺爺,我看這孩子太車苦了。當然現在思兒是老大您的女人,我們也不會再有那份非分之想了,是我大力這孩子沒有那個福份,我會好好勸說他的,多謝老大心胸廣,不和我們這些小人物計較,我這就備酒給老大接風洗塵,還望不要嫌棄我這地方太寒酸“。

帝楓一笑,算是答立了對方的請求,他轉過頭正對上陳思眼睛里投過來的感激目光,他輕輕的摸著對方的腦袋,表示接下來的事情他自會處理好,讓對方放心即可。

姚大力一群人看到這樣的情況,一直懸著的心算是落地了。此前他們擔心帝楓要是怪罪追究下來,他們這群人肯定沒有一個好下場,不死估計也得脫層皮了。

酒席很快便被姚三萬安排的妥當,桌上擺滿了各種美味佳肴,各種珍貴的菜品以及他們的招牌菜,還有很多精巧的點心都被拿了上來,就連酒類,對方也是想的周全,洋酒,紅酒,白酒,啤酒都一一送了過來。

帝楓看了一眼,桌上的各類菜品以及酒水都是昂貴至極,顯然是經過姚三萬精心安排布置的,其目的自然有賠罪和討好的意思,畢竟自己的兒子在人家手下做事,如果能討得帝楓的歡心,付出的代價他當然不會在乎了,在生意人眼里,錢是永遠賺不完的,命卻只有一次。

酒過三巡, 桌上的人也都混熟了,在帝楓和陳思的要求下,姚三萬也上了酒席。

席間姚大力父子不停地敬酒賠罪,生怕對方心里還有芥蒂,以后會私下報復,不過一番吃酒下來,他們也大概摸清了帝楓的性格和脾氣,對方說的話向來是說一不二,絕不反悔的,心中頓時徹底放下心來。

此時, 帝楓放下手中的酒杯,眼睛看向姚大力,問道:“大力,你既然是千竹幫的人,可之前為什么聽你說起公子俱樂部?”

看著對方眼中的疑惑,姚大力心里一突, 難道之前的事情還沒有完,對方還是不肯放過自己嗎?現在對方故意換個接口來懲治他了嗎?

可隨即一想,當著帝浩老大和陳思的面,盟主又怎么會出爾反爾呢?

突然間,他心里一亮,敢情之前確實是自己口里提的公子俱樂部,所以對方誤以為自己是公子俱樂部的人,對這一點,對方身為盟主要問清楚也自然不過了。

“盟主,您有所不知,道上傳言你失蹤的這段時間,公子俱樂部欺負地咱們是有氣不敢出,有話不能說,只有有人聽到我們是帝盟的人,他們就拼了命的欺壓我們。而且幫主嚴令過我們在這段時間里,不管發生任何事都不得與其他幫派的人發生沖突。而且今天這事,是我仗勢欺人,有錯在先,說起來慚愧,當時我就怕給幫派抹黑,才一時糊涂,想借公子俱樂部的名頭嚇嚇您,畢竟現在外面聽說是公子俱樂部的人,別都不敢得罪”,姚大力腦筋轉的極快,他很快就想好了說辭,他知道面前坐的是什么人,自己既不能撒謊又不能實話實說,索性這樣說讓對方辨不得真假,于是脖子一抬繼續說了一句:“如果盟主要怪罪的話,就算要了我的命,大力也無二話“,說完眼神堅定無懼地看首帝楓,一副不懼生死,大義凜然的樣子。

帝楓看著對方,心里也為對方頭腦的靈活,見機處變的能力而感到滿意,他微微一笑,點了點頭道:“我已經說過了,今天的事情不再計較,這事你做沒有錯,不知者不怪,你以為我故意拿這個找你麻煩?我如果想對付你,根本不需要借口”。

姚大力見自己的心思被對方一下看穿了,臉上有些尷尬,隨后默默地低下了頭,心里更加堅信了對方,傳聞中的帝盟盟主不僅功夫厲害,心思更是細膩,城府極深。

帝楓見對方還算老實,也不再追究對方什么過錯了,畢竟當下形勢所逼,吃這一行的飯,也由不得對方的。

“跟我說說帝盟現在的情況”,帝楓轉向坐在一邊得帝浩問道,他心中更為擔心的是帝盟在兩家合攻之下如今變成什么樣了。

帝浩當下便與對方說了最近這段時間濱海地下世界的變化,雖說公子俱樂部和青幫這段時間對帝盟合力打壓,但是他們兩大幫派也是面和心不合,各懷鬼胎,都想著能夠坐收漁翁之利,而這便給了帝盟得以喘息的機會 ……

皎月如鉤,銀輝鋪灑,濱海這座霓虹光影的城市讓人向往而又迷茫。

帝楓和陳思走在回家的夜路上,燈光映錯,將兩人的身影拉得如夢似幻。

酒席結束之后,帝楓讓帝浩先回去召集眾人,而他自己則要陳思送回家中。走在夜市的路上,兩人都非常默契的沒有說話,在無言中兩人各有所思。

帝楓從帝浩那里得知了帝盟如今艱難的處境,帝盟在敵人額打壓之下,已經危在旦夕,而內部也是矛盾重重,完全被分割成了兩大派系,搞得帝盟現在是人心惶惶。

帝盟內部現在一個是以帝釋為首的堅守派,另一個則是以帝生為首的主攻派,雖然目前堅守派占了上風,但帝盟其他保持中立的各堂口老大們心里都清楚,帝釋和帝生二人勢同水火,弄到今天這樣的地步對于帝盟來說可不是件好事情。一般這種情況缺的就是一根導火索,如果自己沒有及時回去,只要導火索被引燃,帝盟最終的結果必然是走向滅亡。

帝楓眉頭深鎖,他在深思帝盟的下一步該如何走,因為一個不慎,將會導致帝盟走向萬丈深淵,對于帝釋和帝生兩人,他很了解,前者性格叛逆,心機極深深,有時候連他也看不透對方的真實想法。而后者性格豪邁,那種粗狂直爽真性性下面并沒有過多的心機城府。

帝盟在當下的境況確實不好抉擇與取舍,如果繼續再堅忍下去,帝盟名存實亡,而且也堅持不了多久了。

如果對公子俱樂部進行反攻,那就不得不考慮一些擺在面前的阻礙,一是青幫的虎視眈眈,二是白方層面的各種制約,但此刻這種艱難的抉擇又迫在眉睫,是箭在弦上 ,已經到了不得不下定決心的地步了。

這時候帝楓突然想到了劉心,不知道自己交給他的任務,如今辦得怎么樣了,在那么短的時間內,要完成如此艱巨的任務,對方身上的擔子比起自己來未必輕上多少,又想到自己和對方從初識到現在的那些點點滴滴,他的嘴角不覺上揚,一抹淡淡的微笑浮在臉上。

“帝楓大哥, 你在笑什么?“陳思停下腳步,側過身來看著對方問道。

“哦,沒什么”, 帝楓思緒停了下來,憐愛地看著對方輕聲道。

“帝楓大哥,你……是不是要回去了?”,這一句話已經憋了一路了,陳思一雙似水般的眸子一眨不眨看著對方。

兩人就這么深情的看著彼此,沉默好久……

“思兒,你知道的,我還有很多事情必須去做,身不由己,未來的兇險連我自己都不能說能挺過去”,帝楓慢慢開口道。

帝楓話沒說完,陳思便踮起腳尖,一下吻上了對方的嘴唇,帝楓很快融化在對方的溫柔之中,熱情地回應著對方。

這一刻,帝楓放下了身心的疲憊,放了肩上擔負的責任,放下了所謂的使命和任務,眼里,心里只有對方的深情和愛意,兩人的身影融入了靜謐的夜色之中。

良久,兩人才分了開來,陳思伏在對方的胸前,低聲道,“你什么都不要說,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我從小是爺爺拉扯大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開我了,我和爺爺相依為命,爺爺的恩情我無以回報,只希望他老人家平平安安的過完這一生。”

“夜市是我長大的地方,這里的每一個角落我都熟悉,每一個攤主的面孔我都認識,生活在這里的人每天雖然苦和忙碌,但回到家里,他們都是幸福的。”

“我一直渴望能有一個完整的家,能夠得到父母的關愛,我知道這些都很難實現,但我并沒有放棄對生活的信心,我得不到的愛以后卻可以給別人,將來我會有自己的一個真正的家,然后有自己愛的人,也有自己的孩子,我可以把自己的愛都給他們。”

“爺爺每日起早貪黑的在夜市擺推真的很辛苦,小的時候他要照顧我,還要賺錢供我上學讀書。我現在長大了,我就想能給爺爺分擔一些壓力,爺爺老了,我可以照顧他的。”

“夜市里的每一個人其實都很善良,他們經常幫助我們,姚叔讓我去他那里打零工,從來不讓我干重活,而且給的工資也不少。我和大力哥從小一起在這夜市里長大的,他比我大兩歲,小時候只要有人欺負我都是他幫擺平的“。

“我也知道大力哥對我的情意,但我只把他當親哥哥一樣,如果有機會我一定會報答他的,今天發生的事我知道讓你不開心了,但帝楓大哥你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原諒他嗎?我知道大力哥是你的手下,他很害怕你,我也不管你們是做什么的,我想永遠都跟著你,只要你不趕我,我就不走可以嗎?”陳思伏在帝楓的胸前,淚眼汪汪的低聲訴語著。

帝楓看著對方眼中淚水泛濫,心中頓時一陣酸楚,他抬起手抱緊對方,食指輕輕滑過對方的發絲,一縷清香慢慢飄散了開來。

“傻瓜,你看我是那么小氣的人嗎?思兒長得這么漂亮,別人喜歡你是正常的,那是他們的權利和自由,但從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我無法承諾給你什么,我愛你就是承諾永遠不會讓你受到傷害“,帝楓深情的看著對方說道,眼中是堅定和守護。

聽了帝楓的話,對方早已哭的泣不成聲,這一刻,她的心都融化在了這樣的愛情中,讓身為少女的她無法自拔。

在這片星空下,似乎只剩下兩個人的世界,不在遠方, 就在眼前的這處燈光……

情到深處不能自己, 愛到深處不能自拔。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