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蛟龍出世 第三十二章 小試牛刀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堅強的意志和決心可以戰勝一切因難,執著的信念和無畏的心靈,才是最強大的武器。——

良久, 兩人唇分,都看到了彼此眼里的眷戀和不舍。

帝楓一把將對方攬入懷中,這時候,他們發現周圍已經有數十雙眼睛都在盯著自己,場地頓時響起了一陣轟雷般的掌聲。

不知道哪個好熱鬧的圍觀路人大喊了一聲,“在一起,在一起”。

接著就是一群圍觀路人的起哄聲,這里一下子成了這夜市地區里最獨居風格喧鬧場地,帝楓有些尷尬地朝著周圍的群眾干笑著,而陳思則羞得鉆進對方的懷里不好意思露面了。

過了一兒,圍現群眾見沒有熱鬧可看了,便也無味的離開各忙自個兒的事情去了,這一幅永恒地畫面便成為了這些過路人生的一個插曲一樣,也許要不了多久就被遺忘了,但在帝楓和陳思兩人心里卻永久的封存了。

姚大力今日閑來無事,帶著手下一幫兄弟來自家的地方吃喝消遣, 一群人邊吃邊鬧,氣氛相當活躍。

姚大力才二十出頭,身材卻高大挺拔,長相也算俊朗,波眉大眼高,高鼻梁厚嘴唇,上身著一套棕色風衣,配上駝色的V領衛衣,下身穿著一件駝色體閑褲,腳上穿著白色板鞋,給人一種青春陽光般的感覺,顯然對方今天的一身行頭是經過刻意打扮的,他滿面春光看上去心情是極好。

“大哥今天這身裝扮那叫一個帥氣,這回我看那丫頭肯定被大哥抱得美人歸了”,姚大力旁邊一個馬仔拍馬屁道,說完拿起桌上的幾根內串大口唬食起來。

“怎么說話呢,讓思思聽見又該生氣了”,姚大力臉色一板,故作威嚴道。

這時右手邊的一個年紀不大的青年非常會察喜觀色地說道,“你小子會不會說話,那是咱們的大嫂,要叫大嫂知道嗎?”

聽到這句話,姚大力喜笑顏開 ,“還是你小子有眼力色,來,干了這杯,今天這事成了,少不了你們每個人的好處”,說完,十分豪氣的端起面前的酒杯舉了起來。

手下的馬仔們見狀,也紛紛舉起酒杯往嘴里倒,一邊道賀的道賀,道喜的道喜。

“大哥,大哥……”這時,坐在姚大力的對面,正面向姚記大排檔大門的馬仔,他指著大門那里連喊了幾聲道。

姚大力正在和手下的一群馬仔喝酒吹噓,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繼續拍著桌子大聲嚷著:“我和你們嫂子那是叫青梅……后面什么來著?”

“大哥,是不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一個馬仔笑道。

“那不就是嫂子嗎?旁邊那男的是誰?好像還牽著嫂子的手呢?”一個馬仔一臉奇怪的說道。

聽到聲音的姚大力轉過頭看去,臉色頓時就暗了下來。

剛剛說話的那個馬仔還想說什么,感覺胳膊被人搗了一下,他扭頭一看是旁邊的一位兄弟,然后順著對方手指的方向看到了黑著臉的姚大力,頓時知趣地閉上了嘴巴。

下一刻,整個桌子的人都停下了動作,目光看向剛走進來的帝楓和陳思二人,沒有一個人敢發出一點動靜,生怕惹怒了這個看上去儀表堂堂,發起狠來卻毫不手軟的老大。

姚大力此時的臉色黑成了一條線,他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站起身來,慢慢踱步走到帝楓兩人的面前,一下擋住了兩人的去路。

“大力哥 你干什么?”陳思看見對方的臉色,知道來者不善,于是出聲問道。

“你問我干什么?這小子是誰?” 姚大力指著帝楓,陰陽怪氣地問道。

陳思偷偷打量了一眼帝相,生怕對方誤會 ,急忙轉過頭對著姚大力道:“這是我朋友,大力你不要故意找事情”。

“呵呵”,姚大力一聲怪笑,“我看不是朋友這么簡單吧?說我故意找事情,哼,我看是這小子沒活明白,連我姚大力的女人也敢搶”。

“誰是你的女人,姚大力,你亂說什么”,陳思聽到對方的這句話氣得酥胸直鼓,滿面通紅。

她剛和帝楓的關系更進一步,特別害怕對方看輕了自己,認為她是個不檢點的女孩。

姚大力沒有理會對方的大呼小叫,一步踏前,逼近了帝楓,眼中滿含兇光的盯著對方。

帝楓沒有退避,凌厲冷峻的目光也看了過去,與對方針鋒相對。

此時,整個大排檔客人的眼光都被吸引了過來,見氣氛劍拔弩張,一觸即發,眾人都自覺的退避了開來,然后站在遠處看著熱鬧,生怕波及了自己。

“你小子是什么人?不知道我姚大力是誰嗎?”姚大色眼色一挑,兇狠地說道。

“沒興趣知道”,帝楓絲毫不懼 ,風輕云淡地說道。

“呵,還跟我耍個性,既然不知道,那我就讓你知道知道”,姚大力一聲怪笑,說罷對著身后的一群馬仔們一擺手道:“給我揍,留他一口氣,讓他知道得罪我的后果”。

手下的一群馬仔見大哥發話,掄起膀子全涌了上來,全都一副英勇就義的表情,大有一種只要老大一發話便要大殺四方的氣場。

這時候帝楓身邊的陳思伸直了胳膊攔在了對方身前,望著沖上來的一群人大聲喊道,“你們不要動,姚大力,你快叫他們退下,我說過我不喜歡你,你怎么這么不講道理”。

陳思見到這種陣勢,雖然她知道帝楓學過一點功夫,但是對方實在太多了,她擔心帝楓吃虧,心里有些自責,嚇得淚珠都在眼睛里打轉。

帝楓見狀上前一步,一把攬過對方的嬌弱的身子輕聲說道:“思兒,沒事的,你到旁邊站著,一會就好”。

“我怕……“, 她話還沒說完,帝楓用一根手指豎在她的唇邊,勸慰道,“別怕,我不會有事的”。

陳思看著對方堅定自信的目光,乖巧的點了點頭,然后走到了帝楓的身后,一臉關切的看著對方的身影。

一群馬仔們見陳思躲開了,立即沖了上來,起初他們見陳思攔在帝楓身前,他們一時還真不好下手,因為對方畢竟是大哥喜歡的女人,要傷著了,還不得找他們算賬,那真是吃力還不討好了,正騎虎難下的時候卻發現對面的小子自己勸她離開了,這正好合了他們的意。

他們猜想面前這小子不是怕了準備求饒,就是準備在美人面前打腫臉充胖子裝英雄了,然后利用受傷博取對方的同情,在他們看來,這種下三爛的技倆他們都是門兒清,甚至都被玩透了,各自心下一陣冷笑,準備讓對面這小子嘗嘗裝逼得后果。

于是,一通雜七亂八的拳腳全朝帝楓招呼了過來,帝楓剛好想試試這段時間學的太極對敵效果,準備今天就拿這些人來做試驗了。

只見他身形在原地未動,兩腳在地上輕輕劃了一個圓,雙手微微抬起,如輕風般走了一個八卦的形態,一下子便將面前的一堆拳腳給化解了開去,手上微微用力,頓時就有四五個人被甩的東竄西撞,撞倒了幾排桌子。

后面的人見狀,準備撲過來的身形一下頓住了,他們沒想到對方居然有兩下子身手,倒不是個軟柿子想捏就捏的,心里當下也有些杵了。

但那些馬仔們看到不遠處姚大力那狠辣的目光,還是一咬牙,硬著頭皮沖了上去。

見十幾個人一下子就圍了上來,帝楓輕輕一笑,右手伸到胸前一帶,攜住了對方揮過來的拳頭,接著側身一閃,對方被他用巧勁連拉帶扯的地撞上了后面沖過來的兩人身上,三人頓時都被一般沖擊力撞得眼冒金星地摔在地上。

這時,從兩邊各有一人掄起廳內的一張木椅朝帝楓當頭砸了過來,帝楓見狀便不再以靜制動了,他發現太極在混戰中還是有些破綻的。

于是旋身一腳踢在了左邊一人舉在空中的椅子,對方的椅子摔在地上七零八落,又接著左腳一蹬飛身而起,一腳踹在右邊正要舉起椅子砸過來的馬仔胸前,對方連人帶椅飛出了幾米遠,砸倒了后面的一排桌椅。

帝楓用凌厲的眼神掃視了一圈,對方嚇得紛紛往后倒退了幾步,他又上前走了半步,其他人見狀也各向再退了兩步,看樣子他們是被帝楓的身手給震懾住了,欲要和對方拉出距離,才會覺得人生的安全有所保障,臉上再也沒有當初的輕敵之意了,皆是一臉凝重與畏懼之色。

在一旁觀看的姚大力也看出了帝楓的功夫非比尋常,單自己一個人未必是對方對手,但此刻要想退縮,卻也是不可能的了,更何況他心愛的女人陳思還站在一邊看著,要是她知道己怕了眼前這小子,不僅手下的一幫兄弟看不起他,還有陳思估計也會看輕自己,那么他真是一點機會也沒有了。

想到這些,于是他鼓起勇氣走了出來,表情凝重的道:“未請教兄弟大名,不知道兄弟是不是道上混的,有沒有聽過公于俱樂部的名頭”。

帝楓見對方的主要人物站出來了,本來也不愿理會,但忽然聽到了對方提到公子俱樂部,心下有些好奇來了些興趣。

這五個月來,他一直呆在陳老的家中休養生息,未與外部任何人取得聯系,之前因為失憶倒也沒有什么感覺,現在記憶恢復了,心中自然牽掛這帝生和劉心他們那些人。

還有帝盟如今的處境如何也是一無所知,他記得自己出事前,帝盟的局勢就不客樂觀,在公子俱樂部和青幫的聯合打壓下,已經處于分崩離析的狀態了。自己受傷失蹤了五個月之久,如果帝盟還存在的話,估計也是茍延殘喘了。

帝楓記得上次葛玲帶他們來過這里的夜市,這塊區域是在浦東區,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應該是千竹幫丁疤臉的地盤,但現在聽到對方在這里提到的是公子俱樂部,而不是千竹幫或是帝盟,心下猜想莫不是這塊地區已經被公子俱樂部給搶占了?

“賤名不提也罷,這位大哥肯定沒聽過我這個小人物,至于哪條道上的,小弟我以前還真是在道上混過,所以公子俱樂部的大名自然知道”,帝楓有意調侃對方道。

姚大力聽了對方的話,有些驚訝道,“哦?原來小兄弟也是道上混的”,聽對方說知道公于俱樂部的大名,他心中猜想對方估計是哪個小幫會的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物,在道上沒混出一些名頭,所以連與對方的稱呼都不覺的改了。

他的實際齡還沒有對面的帝楓大,卻自得起來,語氣中也帶著居高臨下的味道:“不知道小兄弟是哪個幫派,說出來我和你們老大有些交情也說不定。今天發生的我權當一場誤會了,你看怎么樣?”

姚大力手下的一群馬仔,也聽出了兩人對話里的意思,看來眼前這個身手不錯的青年是濱海哪個小幫派的混混而已,現在得罪了他們老大,要是對方知道了他們老大的身份后,接下來的精彩就有得瞧了,心中頓時覺得十分解恨,眾人又變得趾高氣揚,一副老子后臺強硬怕過誰的表情,一下全圍了過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