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蛟龍出世 第二十章 葛老遇襲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世間有太多值得去留戀的,有山,有水,有人還有一份珍貴的記憶。有的人永遠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先來,明天未到,意外悄悄的搶先來了,從此與這世間告別,那山,那水,那人,還有那份珍藏的記憶便成了永久的遺憾。——

回到家的葛玲,沒想呈現在眼前的是現在這樣的一幕,剛剛活潑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此刻葛老正奄奄一息躺在床上,聽到走進房間的腳步聲,他迷糊的雙眼慢慢地睜了開來。他用盡全身精力看著站在眼前的三個模糊的身影,已經對方看不清面容了。

葛老拼盡力氣用微弱的聲音在呼喊著:“玲兒,玲兒,是你回來了嗎?玲兒,快來讓爺爺看看你”。

此時的葛玲的雙眼早已經通紅,淚水在嬌俏的面容止不住的流淌,她撲通一下跪在葛老的床前,聲音哽咽道:”爺爺,爺爺,是玲兒回來了,你看清楚,是玲兒,爺,你怎么了?“‘

“玲兒,我的好孫女,你不要哭,回來就好”,葛老伸出蒼白的手摸在對方的臉上繼續緩緩道:“回來爺爺就開心了,爺爺能看上你最后一面了,不要哭,孩子”。

葛玲雙手抓住葛老蒼白無力的雙手握在自己的臉上哭道,“爺爺,你怎么了?怎么突然會這樣,我們趕緊去醫院,對,趕緊去醫院,劉心大哥,你快開車送爺爺去醫院,爺爺不能有事的,求求你”,她臉上都大的淚珠的滾落下來,掉在地上濺起朵朵水花。

劉心聽到葛玲說語,正要過來幫扶,卻聽到葛老有氣無力的小聲道:“是劉心嗎?來,到我身邊來,你們不用送我去醫院,我自己的情況最清楚,我時間已經不多了,去醫院的話,你們連我最后的遺言也聽不見了”。

“葛老,不會的”,劉心嘴上安慰道,身形一動,也跪在了床前,雙眼也被淚水沾濕了了。

“爺爺,你會好起來,你會好起來的”,葛玲一邊哭一邊說:“你不會有事的,你還有玲兒,爺爺,你不能有事,你走了讓玲兒以后怎么辦?”

葛老使盡力氣抬了一下雙眼,看著床前的兩人聲音開始有些斷斷續續,“玲兒,人總會死的,你不用傷心,爺爺……爺爺只是提前一些而己,爺爺走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葛老說著目光轉向劉心說道:”孩子,如果你看得起我老頭,我也算你的師父了”。

“師父,,葛老在我心中一直是我的師父,葛老曾經的恩情,小子終生不敢忘”,劉心的聲音也有些嘶啞,強忍著淚水沒有流下來,他知道這時候葛老一定希望看到自己堅強的一面。

葛老咳嗽了一聲道:“孩子,那師父拜托你一件事,在我死了以后,玲兒就拜托你照顧了,玲兒這孩子,父母走的早,從小與我相依為命。前些年我出了事,留她一個人在外面吃了很多苦,脾氣是有些任性,但是個好孩子,我走以后,她更加孤苦了,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麻煩你以后照顧她了,看在我的面子上,多遷就一下她”。

劉心聽了重重的點頭:“師父,你放心,我會照顧好玲兒的,以后她就是我的親妹妹,她不會一個人的”。

葛老蒼白無神的臉上浮現一絲欣慰的笑容:“呵呵,我的眼光果然沒有看錯,玲兒交給你我也就放心了,你把我枕頭下面的盒子拿出來“,說著用無力的手,指著枕頭下面。

劉心照著葛老說的,小心翼翼地抬起對方的頭,抽出了下面的一方木盒子。

這是一個寬一尺,長有兩尺的檀木香盒,盒的上面和四周都雕刻著暗黃色花紋,看上去很古舊,不過卻擦拭的很干凈,不染一點塵埃。

葛老看了一眼盒子,微弱的聲音喘息著:”師父該教你的功夫都教你了,這盒子里面是我葛家代代相傳的刀譜,里面還有一把金絲寶刀叫月光寒,今天我都傳給你了,你要好好的去學,學會了將來能救你“。

“師父,這太貴重了,應該交給玲兒保管”,劉心見對方將家傳之寶傳給自己,感動的控制不住眼淚一涌而下。

“咳咳”,葛老又咳了一下,一口鮮血被咳了出來,葛玲趕忙用毛中將葛老的嘴角擦拭干凈。

“你都叫我師父了,那就聽我的”葛老憐愛的看著身邊的葛玲道:“可惜玲兒是個女兒身,跟我學了幾招防身倒是可以,這家傳的刀譜通卻不適合她,我希望她能像普通女孩那樣在親人關愛和快樂的環境下生活,可是我看不到了,劉心,能遇到你這孩子,是我們的緣分,玲兒今后有你這樣的哥哥,也是她的福氣,你不用多說了,一定要學好這刀譜,更要善待月光寒,它將是你今生最忠誠的伙伴”。

劉心只是點頭,難過的再也說不出話來。

葛老用最后一點力氣看著葛玲說道:“玲兒,爺爺不能陪著你了,你要聽話,好好的活著,別讓爺爺在下面擔心,爺爺死了,會變成天上最亮的星星,會一直陪著你……”剛說完,葛老便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葛玲握著葛老漸漸冰涼的手,哭的痛徹心扉,哭的昏天暗地,哭的不能自己。這一刻,她最親最親的人永遠離開她了……

劉心和鳳影一直陪在葛玲的身邊,這時候他們都沒有說話。也許讓對方大哭一場最好,因為淚水是治療心痛的良藥,哭多了心就累了,心累了痛就少了。

直到第二天清晨,陽光透過房間的窗戶灑進來,葛玲撲在葛老的身邊靜靜地睡著了,臉頰上殘留的淚珠在陽光下晶瑩閃爍。

在她的夢里……

葛玲還是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葛老正坐在小院里的躺椅上,手里拿著把破葉扇,一邊搖晃一邊慈祥地笑著,他看著穿著碎花裙的葛玲在一邊嬉戲,女孩突然轉過頭來,一臉天真無邪的問道:“爺爺,陽光有顏色嗎?”

葛老笑著說道:“有啊,玲兒,陽光有七種顏色呢”。

聽了這話,小女孩笑得很燦爛:”爺爺,哪七種顏色呀?“

葛老溫和慈祥的答道:“紅,橙,黃,綠,青,藍,紫“。

小女孩聽完滿臉驚喜:”真的嗎?陽光好漂亮呢,以后我每天都捧一束陽光送給爺爺”。

葛老聽了哈哈大笑,那笑聲如此永恒……

劉心看著嘴角露著一抹甜甜笑容的葛玲,請求走過去抱起了對方,然后將她送到她房間的床上,替她蓋好被子,才悄悄退出了房間,輕輕關上了房門。

接下來他還要處理葛老的后事,來到葛老的房間,劉心和鳳影幫葛老整理儀容。

這時,他們突然發現葛老的身下壓著一封信,紙張被壓得已經褶皺,紙上面的字跡也潦草無力,他們看著信中的內容,原來真相竟然是這樣的。

從酒會離開以后,葛老悠閑地走在路上,想著今天發生的一些事情,沒想到這些年過去了,今天又巧遇了以前的朋友劉心,對方現在一副風度翩翩,謙謙君子的樣子讓他看著很滿意。

他又想到自己那調皮機靈的孫女葛玲,臉上的笑容更幸福了。轉過幾個街角后,他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因為住的小院比較偏僻,路上行人越來越少,日落近黃昏,偶爾一陣涼風撲面而來,吹得身上有絲絲涼意。

葛老忽然全身一驚顫,心頭一絲危險的感覺油然而生,只見一顆子彈擦著空氣呼嘶而來,葛老閃避馬經來不及了,身子微微一側,子彈穿胸而過,離心臟的位置只差幾分。如果不是有所警覺,這一槍絕對打在了心臟上一擊致命。

胸口的血瞬間沒濕了前胸后背,葛老雙指一并,在胸口連點了數下止住了傷口流淌的鮮血,然后勉強站住了身形,看著空無一人的深巷淡談的開口道:“你們不用躲躲藏藏,都出來吧”。

話一說完,在深巷的拐角處,兩個身穿唐裝的中年男子慢慢走了出來。

兩人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的樣子,眼睛有神走起路來很輕,幾乎聽不到聲音。這時候其中一個男子說道:“沒想到還得我們出手,看來這暗影的殺手也不過如此”。

聽了這話另一個男子提醒道:“老十,你不要大意輕敵,我看不是暗影的殺手不行,而是這老頭確實是高手,他受了這么重的傷,還能發現我們,內功看來深厚”。

對方似乎對這句話不以為然,口中抱怨道:“五哥這次派我們過來,沒想剛到十一這里,就要我們出力,我看這個大公子是不是懷疑我們兄弟倆的實力,既替他解決了麻煩,又試探了我們,一石二鳥,真是好深的心機啊,要不是還有五哥派的任務還需要他,我饒不了他“。

“老十,不要亂說,先把眼前的麻煩解決了”,另一個男子目光如炬,盯著對面身形一動不動的老者。

被稱作老十的男子桀桀一笑,和另外一位男子慢慢向葛老逼近。

這兩人正是龍五派過來相助龍十一的龍九和龍十兩兄弟,兄弟二人剛到濱海就見到了大公子韓玉,后者有意無意提到葛老這個麻煩,對方故意說葛老的武功深不可測,雖然請了暗影的殺手,但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又拜托兩兄弟在暗影殺手失手后相助一下,必須徹底解決了這個麻煩。兄弟二人初來乍到,對方如此盛請便不好拒絕,于是就有了剛才的一幕。

龍九和龍十逼到葛老身前,一人揮動著拳頭,一人手掌成刀快速向葛老攻來,招式帶著一股勁風,將空氣摩擦的滋滋生響。

葛老雙眼一睜,眼中射出一道精光,左手推出,擋住了龍十的拳頭,右手并指點在了龍九的掌心。

兩人頓時被一股勁道阻擋了身形,接著兩人一個左腳,一個右腳從兩側橫掃過來,葛老無處躲閃,手上一發力,龍九和龍十兩人被震的向后一退。

他們向后退的同時,兩人一個拳一個掌迅速拍打在葛老的胸前,劇烈的疼痛扯動了透胸而過的彈孔傷口,被止住的鮮血又流了出來,染紅了葛老的青布衫。

龍九和龍十也被剛才一下內勁震傷了,擦了一下口角的血漬,接著又閃電般奔襲而來,手腳并用。

葛老此刻已無力招架,勉強擋了幾回合之后,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左右手雙雙并指,趁對方一個防守的縫隙,兩指點了出去,龍九和龍十頓時倒飛而出,摔在地上吐了一大口鮮血。

葛老收回身形站在場中一動不動,一雙眼睛爆射出精光,他盯著對面的兩人看著,身上的威勢散發出來直逼對方而去。

兩人見狀,心中突然有些膽寒,于是趕緊爬起來逃離而去。

葛老看到對方走遠不見了身影,突然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步伐一踉蹌,身子險些沒站穩,他吸了一口氣慢慢向家走去。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