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蛟龍出世 第十七章 意外收獲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雄鷹站在那里仿佛是在睡覺之時,猛虎行走像有病之時,其實都是它們為捕捉獵物而采取的慣用伎倆。所以智者不應該隨便暴露自己的智慧,夸耀自己的才干,要唐煉出承擔重大使命的能力,首先要學會韜光隱晦。——

場上的結果出乎所有人可意料,大家都沒想到表面上如此弱不禁風的老者居然隱藏的如此深,當真是深藏不露。

此刻眾人皆是一副不可思異的表情,一旁的韓玉顯然也未料到這樣的局面,本想挑起帝盟和青幫的矛盾,卻不想被這個不知名頭的老者給攪黃了,他的心中不免有些氣憤。

他吩咐了手下人去暗中調查一下這個老者,因為知己知彼是他的一貫作風。他已經失去了這個絕佳機會。絕不允許這把刺秦再丟失了。這些年來,吃虧的事情他從來沒做過。

帝楓對這樣的結果倒在意料之中,之前他就看出了老者的不凡,只不過也沒想到老者的實力強到了不可恩議的地步,即便是他和對方對上。也未必能夠討到便宜,他不由對接下來與老者的一戰有了一點期待。他是一個喜歡挑戰,迎難而上的人,再說臺上的那把刺素也讓他對此戰必須全力以赴,不允許放棄和退縮。

陳勇自從當上青幫戰堂堂主之后,曾幾何時有過這樣的屈辱?不過,對方老者的實力又確實讓他無活可說,剛剛打的自己是毫無還手之力。眼看著自己非常鐘愛的這把匕刀‘刺秦‘,馬上和自己失之交臂,又不覺痛心起來,臉色變得難看至極。

“現在兩場對決下來,勝出的是帝楓兄弟和這位葛老,那接下來就請二位進行比試,最后勝出的將贏得這把刺秦“,.韓玉雖然氣憤事情未按照自己預料的進行,但是此刻場中眾人都在,自己卻不好失信。此刻他只把希望寄托在這個神秘的葛老身上,那樣對他來說也許還有挽回損失的余地。

場上的眾位此刻也很期待帝楓與老者的對決,兩人都是難得一見的高手,對戰起來比起之前肯定更精彩。他們平時難得一見這樣的打斗場面,今日接連看了幾場精彩打斗,早已經看得熱血沸騰了。

“呵呵,這位小兄弟剛才的身手老朽看見了,真是英雄出少年啊,老朽自愧不如,下一場不用再戰了,我認輸”,老者在一旁突然出聲道。

此話一出,出乎所有人意料,他們都沒有想到老者突然放棄了爭奪這把寶貴的匕刀,而是將它拱手送人。眾人期待的大戰泡湯了,不覺大失所望。他們都知道老者說的什么自愧不如都是虛話,剛剛輕而易舉勝了陳勇的畫面還猶然在目,雖然帝楓表現的實力很強悍,但是老者來必不是其對手。

現在老者不戰而屈,讓眾人感到莫名其妙。帝楓也被老者的舉動弄的疑惑不解,自己確實想得到這把刺秦,但是他更希望靠自己的實力來獲得,不不是無緣故受一個老者的饋贈。

帝楓剛準備說話,劉心走到他的身邊悄聲說了一句,“這葛老算是我的師父,你就順其自然應下來。回頭我再和你解釋”。

帝機見狀只好點了點頭,對著葛老一抱拳道:”多謝閣下,今日之情帝楓記下了,來曰必當相報“。

葛老笑道:“小兄弟客氣了,老朽算是你的朋友劉心的師父,現在劉心跟著你我也放心,就當我們有緣,這把刺秦與你倒是相配,天造地設啊”。

“多謝葛老,在下卻之不恭了”,帝楓再次施了禮道。

場上最氣憤的莫過于酒會的舉辦主人韓玉了,一手精心策劃的局,最后功虧一潰還倒賠了一把珍貴的匕刀刺秦,這有點得不償失了。

“哼“,陳勇鼻中冷哼一聲,膀子一甩氣憤的道,“我們走”,說罷帶著幾個人怒火沖中地離去了。

帝楓慢慢踱步到臺上從韓玉的手中接過刺秦,匕刀剛一入手,一陣冰涼透徹心扉的寒意感覺就傳遍全身,他感覺到了這把匕刀瞬間和自己產生了共鳴,頓時全身的血液開始沸騰,心跳加速跳動,而原本冰冷的刺素在此刻也變得十分灼熱,帝楓握在手中感覺到了它的溫度在升騰,仿佛瞬間自己和匕刀二者合二為一,融為了一體般。

帝楓一時感慨萬千,短短一刻鐘,仿佛歷經了千百世輪回,看透了世事滄桑,他感受到了這把刺秦曾經的輝煌,孤寂,殺戮,血腥和王者般的傲氣,那是來自內心深處匕刀對他的呼喚和傳遞,他清楚的感受到了來自靈魂的觸動。這讓帝楓多年來不曾濕潤地眼睛紅了起來,口中情不自常呢喃了一句,“放心,今后你不會再孤獨了”。

在大洋州公海處一座私人島嶼上,一個身著和龍十一同樣唐裝服飾的三十多歲的青年,他急匆匆地走進一座華夏古典式的庭院。

庭院占地面積極大、內帶花園和假山流水,蜿蜒曲折的長連著數不清的精致小亭,給人一種無比愜意的感覺。如果生活在這建筑風格的庭院中,好似遠離了塵世的喧囂,脫離了大都市的燈紅酒綠,整個人也寧靜下來,聆聽著潺潺流水,鳥語落葉,聞著花香草馨,深處此地好像有種不似在人間的夢幻。

“老七,你這么急急燥燥的干什么?“開口說話的是花園小亭中的一位正在吞吐納氣的男子,對方看上去不過三十來歲。

“五哥,十一那邊來消息了。他說遇到了一個帝姓的青年男子,很像大哥讓我們注意的那個人,現在具體情況還不清楚,只知道此人身手不簡單“,急匆匆跑進來的龍七說道。他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似乎對自己剛剛的失態有些不好意思。

被稱作五哥的男子聽了這些話后,手上的動作也是一滯,眉頭微皺道:“哦?想不到這些年了,終于有些消息了”。

“五哥,對了,十一那邊說,這個叫帝楓的青年在濱海成立了一個叫帝盟的勢力,手下還聚集了不少高手,姓帝的很多,不知道這人和大哥說的是不是同一個人”,龍七道。

龍五皺著眉頭思索了一陣,才慢慢吐氣道:“不管是不是一個人,大哥既然讓我們關注這件事自然有他的道理,可惜大哥和老二,老三,老四他們去執行一個秘密任務了,現在還沒有消息,這樣吧,你去告訴老九和老十,讓他們去濱相助十一將這件事情調查清楚”。

龍七聽了對方的話后點了點頭道:“不知道這個姓帝的到底是何方神圣?大哥關注這個人有何用意?”

龍五見龍七的語氣似乎有些抱怨,頓時一雙凌厲帶著殺氣的眼神向對方看了過去,說道:“老七,不該打聽的不要打聽,大哥的命令你也敢置疑?快去吧”,說完,身形一動,又開始吐納氣息。

龍七被對方的眼神嚇得打了個寒顫,又似乎想起了他們大哥的手段,忙不迭的退了出去不敢再多說一句。

眾人出了酒會之后,一直懸著的心才放下,所幸擔心的事情并未發生。帝楓還意外收獲了寶刀刺秦,也算不虛此行了。

帝生接上眾人去了以前去過的歡唱酒吧慶祝,帝楓也沒有沒意見,眾人也欣然同意了。畢竟大家緊繃的弦緊張了半天也該釋放一下了。

葛老在大家離開酒會之時,已經不知所蹤,這讓帝楓本想當面道謝的意愿落空了,略微有些失落。

劉心勸慰道:“放心吧,以后還有機會的“。

公子俱樂部最頂層的房間中,韓玉比刻一臉陰沉,旁邊站著龍十一、李飛,史虎,蕭仁。

他們見眼前的大公子心情不快,也都默然不語站立在一旁,至于他們各自在想什么,估計也只有他們自己清楚。

韓玉突然轉身看向一旁的李飛問道:“這個葛老是誰?”

李飛被對方可怕的眼神嚇得一驚,忙回道:“我只知道他有個孫女叫著葛玲,還有這個葛老曾經蹲過監獄,好像在里面與帝盟的軍師劉心相識過一段時間,因為這人被陷害才進去的,關了段時間就放出來了,其他的打聽不到什么“。

“哼,這個老東西壞了我的好事,我不會輕易放過他,蕭仁,你聯系暗影,多大的代價我也不惜。對了,這個劉心不是帝盟的軍師嗎?既然是帝楓的左膀右臂,那我就斬了他一條胳膊,看他怎么和我斗”,韓王臉上的笑容變得越來越猙獰。

“這個劉心也請暗影的解決嗎?這樣代價可能太大了”,蕭仁小聲詢問道。

“沒有代價的事情不會成功,只要能除了對方,一點代價又算得了什么,快去吧“,朝玉道。

”是“,蕭仁應了一聲,很快的退出了房間。

韓玉轉過頭看著其他人道:“你們注意青幫和帝盟的下一步動作,現龍這個鬼手一定記恨上了帝盟,我們可以好好利用一下對方,最好能夠讓青幫和帝盟的矛盾激發,這樣我們便可以坐山觀虎斗,也不枉我舍棄了那把寶刀“。

“是”,幾人都應聲道,在這個時候,他們可不想觸了對方的霉頭。

“好了,你們出去吧“,韓玉轉過身看著窗外,生意寶淡淡的道。史虎和李飛見狀都退了出去,龍十一卻留了下來。

沉默良久的韓玉面向窗戶,似是自言自語般說道:“以前我倒低估了這個帝盟,要是任其成長下去,以后要對付起來就不容易了,不過似乎這樣越來越有趣了“。

龍十一沒有順著對方的話說下去,而是轉移了話題道:“:家里派了九哥和十哥過來,等他們到了這里,還要麻煩大公子了”。

“哈哈,十一,你這是說得哪里話,都是自己人,他們來了我高興還來不及呢”,韓玉陰沉地的臉色在聽到龍十一的一句話之后,頓時陰轉天晴,滿面笑容起來。

歡唱酒吧以前是千竹幫丁疤臉負責的,自從丁疤臉當上了千竹幫的幫主之后,歡唱酒吧的場子就交給了丁疤臉以前身邊的一個小弟,道上人都稱呼他屌毛。他也樂得大家這么叫他,雖然不好聽,但是好在順口。

據傳他能這么快爬上來,就是因為這個名字。當初丁疤臉就因為這個名字一下子記住了他,后面有要辦的事都喜歡交給他來。當然,屌毛辦起事來也非常有眼力見,往往能將丁疤臉吩咐的事情辦得妥妥帖帖,十分出色。甚至連對方沒想到的,他同樣提前給想到辦好了。

屌毛最近一段時間春風得意,自從當上了這一片地盤的老大,小日子過得也非常滋潤。歡唱酒吧的舞女都被他勾搭了一遍,連一些服務員也沒能逃脫他的魔爪。

現在下面的人都知道千竹幫和青龍會都歸附了一個叫帝盟的勢力,整個浦東區都在帝盟的管轄范圍內,而且帝盟對下面管理比之前嚴格多了,再加上整個地區的勢力形成一個體系后,整個浦東區的地下世界平靜了很多。

帝盟內部有刑釋堂的人執法監督,下面各個地頭的老大都對自身約束了一點,開始變得老實本分起來,守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不敢生事,這倒給帝盟省去了不少麻煩,看來軍師劉心當初對帝盟的規劃還是非常有遠見的。

歡唱酒吧內,屌毛正在二樓一間房間中摟著一個舞女親熱。這時,房間門被突然打開,一道急促的聲音傳了過來,“毛,毛,毛哥,快,快,有人來了”。

屌毛正玩得興起,一身YU火被對方打斷一下全泄了,正積了一肚子氣沒處撒,見對方毛毛躁躁的,氣得一腳踹了過去,怒罵道:“媽了個巴子,你大姨爹來了把你急成這樣?“

“不,不是,是帝生老大帶了一群人過來了”小弟回答道。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