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蛟龍出世 第八章 暗流涌動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現實和理想的差距,往往只有一種結果,那就是現實站在勝利的一方,理想被擊的一敗涂地,體無完膚,很多人總是活在理想里,刻意的躲避現實。可笑的是我們明白這個道理卻接受不了現實的到來,當理想被擊碎的一刻,一切都化成泡影,不過鏡中花,水中月。一

現在的陸千和陸虎就是如此,此時看上去陸干防佛一下老了十年,眼神無力,容貌頹廢,身后的陸虎和一眾千竹幫高層都驚悚不已,自古就是成者王,敗者寇,在道上混的,這種局面輸了只有一種結果。陸千在這一刻也釋然了,看著對面一臉得意的丁疤臉道,“你不怕手下兄弟們不服嗎?”

“你怎么死的,外面不知道,他們只知道今天是本幫和青龍會談判的日子,幫主若是有個閃失,誰心里都清楚怎么一回事,哈哈哈”,丁疤臉陰沉的笑道。

聽了丁疤臉的話,陸千慘笑一聲,忽然都明白了,原來這一切都是陰謀,對方設計好圈套等自己跳進來。他掃了一眼青龍會的眾人,苦笑道,“好一個里應外合,丁疤臉,如果你還念著曾經的兄弟之情,就請放他們一條活路吧”說完,他目光盯著看著丁疤臉。

丁疤臉道:“只要沒人亂說話,放了他們沒問題,只不過陸虎必須死“,說著,丁疤臉一臉兇狠的盯著陸千身后的陸虎,后者一聽,頓時就嚇得不附體,癱倒在地,腦子一轉,爬起來跪在地上不停的磕著頭道“,疤爺,疤爺,您大人大量不和我一條狗計較,您就把我當個屁放了吧,求您,疤爺,我下輩子給您做做牛做馬,不,不,這輩子,這輩子”,他一邊求饒,一邊磕頭,磕的頭破血流了也不停下來,面對死亡,他真的是害怕了。

眾人見到對方這副慘相不禁莞爾,陸千吐了一口唾沫道,“沒出息,想我陸千一世英名,怎么攤上你這個愚蠢的兄弟“,說完頭一偏不再理會。

丁疤臉從懷里拿出一把雪亮的匕首,慢慢走進陸虎免,蹲下身子將手中冰涼的匕首貼在對方的臉蛋上,轉頭看向站在一旁的陸千說道:”其實有今天這樣的結果,怪不了我,都是因為這家伙的存在,今天就讓一切都結束吧“,說完左手搭在陸虎的肩頭,右手中的匕首從對方的肚子上用力插了進去,緊接著用力一絞,左手輕輕一推,獻血順著匕首往外流淌著,對方一下倒在了血泊里。丁疤臉將匕首一下抽了出來,在對方衣服上擦了擦血跡,然后站起身來看著陸千道,”你還有什么遺言現在說吧,你的家人不用擔心了,我會照顧好他們,也不枉曾經兄弟一場”。

陸千見最后的幸掛也沒有了,淡淡的說道:“多謝,你動手吧”,說完閉上了眼睛。

丁疤臉沒再就豫,一步上前,匕首鋒利的尖端扎在了對方的心窩上,看著對方的呼吸停止,他的臉上沒有表情變化。在這行里混,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出來混遲早要還的,正所謂無毒不丈夫,同情只會把自己的弱點暴露在別人面前。

如此殘忍血腥的場面,在場看戲的眾人,除了劉心,似乎都習慣了。帝楓他們曾經經歷的,比現在恐怖百倍,千倍,而前者第一次見到,眉頭微皺,目光偏了過去,似乎有些不忍。

帝楓注意到了對方的表現,于是輕聲的說道,“慢慢地,以后你就習慣了“.

劉心雖然不知道帝楓他們為什么對這種場面熟若無睹,就連身邊的鳳九,一個女孩子也平談自如,但是他同樣明白,自己既然走上了這條路,今后免不了見這種場面,聽了帝楓的勸慰,他默然的點了點頭

處理完陸千之后,丁疤臉轉頭對著一群雙腿哆嗦著的千竹幫高層說道:“從今天起,我就是千竹幫幫主,前任幫主陸千背信棄義,在與青龍會談判之日,破壞道上規矩,欲行不利被對方亂刀砍傷致死,你們有意見嗎?”

眾人一聽,知道這是對方要給他們一條生路,連忙說道:“知道知道,沒意見,一切聽幫主的“。

丁疤臉見狀,這才滿意的一笑道:“這就對了嘛,陸氏兄弟專橫跋扈,以后跟著我丁疤臉,只要忠心聽話,照樣吃香的,喝辣的,錢和女人大家都有,哈哈哈”。

“啪,啪啪……”,一陣拍掌聲清脆有力的傳了過來,帝楓站起身來拍著手笑道,“丁幫主果然是人中豪杰,下手果斷狠辣,我沒有看錯了你“,其他人見帝楓站起來了,都沒有繼續坐著,一齊站了起來,連張橋也沒有例外。

這突然發生的一幕把丁疤臉驚的不明所以,他看著走過來的青年問道,”你是誰?說的話什么意思?這里什么時候輪到你一個毛頭小子說話了?“說完,他的目光轉向一旁的張橋和劉心,眼中帶著詢問的意味。

“允許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帝楓,至于我說的話什么意思,相信丁幫主這么聰明,很快就能明白”,帝楓看著一臉錯愕的丁疤臉似笑非笑的說道。

“帝楓,帝楓……帝生,帝浩”,丁疤臉恍然道“你們是一起的?原來這一切都是你們布好的局,哈哈哈……真是可笑至極,我還以為自己運氣好才能有今日呢“。

”丁幫主運氣確實不錯,加入帝盟不論對你還是對千竹幫都是一個最好的選擇”,劉心在這時候開口說道。

“哼,帝盟,我什么的候說過加入帝盟,劉兄弟是不是說錯了“,丁疤臉再看到劉心就一肚氣,這一切主意都是他出的,現在又說讓自己加入帝盟,可對方口里的帝盟他聽都沒聽說過,又怎么肯加入呢?

“呵呵,我們都是帝盟的人,你眼前這位就是帝盟的盟主,丁幫主真是貴人多忘事,這么快就忘記了你這幫主的位置是怎么坐上去的?不加入帝盟,別說你今天和陸千一樣的下場,就是你殺了陸千奪了幫主的消息要被道上知道的話,不知道下場會不會比陸千的好呢?據我所知,陸千和青幫的關系匪淺,青幫那里就饒不了你,依附青幫和加入帝盟,相信了幫主會做選擇的”,劉心語氣犀利,字字戳在了丁疤臉的心口上。

他心思急轉,權衡利弊做著盤算,事到如今除了加入帝盟,無論哪個下場都是死無葬身之地的,想到這里后者不禁打了寒顫。帝盟的布局太可怕了,今天導演的這一切,自己渾然不覺,可以說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自己做了這一切,他們最后坐收漁翁之利。

丁疤臉有些無奈的嘆了一氣道:“好,看來我也沒有其他選擇了,我愿意加入帝盟,不過……“。

話沒說完,就被帝釋冷冷打斷道:“你沒資格談條件”。

“你……”,丁疤臉指著帝釋,氣的一時說不出話來。

“丁幫主放心,你還做你的千竹幫幫主,外人并不知道千竹幫已經歸附了帝盟,不過,一些規矩必須按帝盟的來執行”,劉心看著丁疤臉嚴肅道。

“這個自然,我丁疤臉也不是蠢人”,丁疤臉道。

“哈哈哈,皆大歡喜,良禽擇木而棲,丁幫主我們以后又能一起喝酒了”,張橋走了過來,大聲笑道。

“哼,你們青龍會倒是行動的快,我說最近怎么青龍會的胃口怎么越來越大了”,了疤臉見對方調侃自己,心里還有點不爽的回道。

這時,帝生和帝浩從一邊走了過來,對著帝楓喊道““大哥,任務完成了“,然后轉頭看著丁疤臉壞笑道,“丁哥,別來無恙啊“。

丁疤臉無奈,對眼前二位他是真的當作朋友了,沒想到最后是這樣的結局自己被耍了一通后,還有氣不能出,于是苦笑一聲道:“多謝二位今天相助了“。

剩下的一切慢其自然了,丁疤臉最后不得不接受現實,成功加入了帝盟,不過,等他了解了帝盟的部分實力后,他才知道當初的選擇有多么正確,否則自己恐怕早就和陸千在下面再續兄弟緣分。

這個自己從未聽過的帝盟,背后的實力竟然如此可怕,帝生和帝浩的身手已經是萬里挑一的高手了,可是帝盟內部像他們一樣的高手簡直多不勝數。雖然他對帝盟非常好奇,可是也不敢過多的打聽。他是一個聰明人,知道自己該知道什么,也知道自己該做什么,在道上混久了,腦袋都是記在褲腰帶上,知道的太多未必是好事,有時候甚至死的更快。

就這樣這樣過了一段時間,千竹幫內部的事情也處理的差不多了。為了防止有人不服丁疤臉,故意生事,帝楓讓帝浩留在了丁疤臉身邊,這樣既可以起到震懾作用,同時也防止了丁疤臉的異心。帝盟在拿下了千竹幫之后實力更是大增,精英成員也很快得到了補充,各堂都挑選了一些成員加以訓練,平時的時候就在青龍會和千竹幫的地盤活動,發展步入了正軌之后,內部熱火潮天,每個加入的成員在了解帝盟之后,都自豪無比。

帝盟表面看去依舊平靜如水,但是大家心里清楚,潛龍在淵,蜇伏是為了以后更強勢的崛起。

上海南壽莊園座落在南林區最富饒的地段,青山綠水環繞,鳥語花香飄逸。這里附近五十里只有一處莊園坐落,莊園內綠樹成蔭,花草結珠,景色非常別致。往深處走,你會看見一幢高大宏偉的別墅建在地域中央。此刻,在別墅的一間房間里,一個白發蒼桑的老者正在端著一個復古紫砂壺在細細品茶。

他的頭發雖然花白,但帶有幾縷教紋的臉龐看上去卻紅光滿面,幽深的眸子慈祥而溫和。他坐在一張軟皮椅上,頭也沒抬一下的自顧說道,“陳先生,你看這個帝盟怎么樣?我倒對那個帝楓的青年有些興趣”,說完,呡了一口茶水,又蓋上了杯盞。

在老者的旁邊站著一位五十多歲的男子,從臉上能看出一點歲月的痕跡,不過對方身姿挺拔,孔武有力。只聽他語氣淡淡的回道:“帝盟雖然實力不錯,在吞并了青龍會和千竹幫之后也算上得了臺面,不過,和公子俱樂部比起來,還是有所不及,”說完,他給老者的茶壺添了一點熱水。

老者喝茶的動作突然一頓,然后道,“那就幫幫他們,我要看他們斗起來才有趣,這個公子俱樂部如果不是有所顧忌,早該消失了”。

“是”,旁邊的中年男子肅然道。

公子俱樂部的地點在整座城市的中心徐匯區,奢侈華麗的建筑可以說是這座城市的地標。每天這里的停車場內,頂級豪車數不勝教,勞斯萊斯,蘭博基尼,布加迪,法拉利在這里更是隨處可見。

此時,俱樂部頂樓的一間闊大的套間里,一個身材修長,穿著一件雪白的定制西裝,柔順的黑發整齊的梳在腦后,他手里端著一個紅酒杯,站在落地窗前,晶亮的眸子看著窗外的天空。看不清他的容貌,不過那股高貴的氣質仿佛渾然天成,只見他慢慢地搖晃著紅酒杯,嘴里輕輕說了一句,“有意思,我倒要會會你,這些年太寂寞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