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蛟龍出世 第七章 談判風波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夕陽余輝,樹影婆娑朦朧,陽光灑下來碎了一地。此時的濱海正是下班高峰期,車水馬龍,熱鬧的商場人來人往,摩肩接踵,外面是一片樣和的世界,每天忙碌的普通人永遠不知道寧靜的濱海市也有著不為人知的一面,黑夜下的濱海暗流涌動,殘忍,血腥,骯臟,算計的事情時刻都在發生著。——

千竹會所前,兩輛雷克薩斯緩緩駛來,最終停在了會所的大門前,在門口學候的一名青年忙不迭上前打開車門。帝楓一行人從車上走了下來,五人身穿黑色風夜,腳踏深黃色皮鞋,一副寬大的墨鏡遮住了眾人的面孔,由內而外散發出的一股凜然的氣勢,讓門口的幾個馬仔打了個驚顫,心里卻涌出無限崇拜,幻想自己將來有一天也能夠在人前這么威風,在家左擁右抱,出門前后開道那有多好啊。

會所內,一臺金絲楠木的長桌上面放著幾盤巧色點心,還有紅酒和高腳杯,陸千一行人在談判桌一邊已經整齊坐好,正中間的正是濃眉大眼精神奕奕的陸千,左右兩邊分別是丁疤臉和陸虎。

在一行人的背后站著一排虎背熊腰的大漢,仔細看去,站立在丁疤臉后方的兩個青年男子正是帝生和帝浩。此時,他們和其他站著的大漢一樣,都是保鏢,只是各懷鬼胎而已。

張橋大踏步而來,嘴里爽朗笑道,“直是抱歉了各位,濱海下班高峰期,車子堵得實在開不動,讓各位久等了”。

“張幫主能如約而至,我這里蓬蓽生輝,早來一點,晚來一點又有何妨呢?快清坐”,陸千嘴笑肉不笑的說道。

“哼,我看他娘的,你們是故意的,也不看看是什么時候,還擺臭架子呢”,一旁的陸虎不耐煩道。

”哦,這位是哪家繩子沒系緊給偷溜出來的?“張橋看著陸虎一臉驚定的問道。

”我操,他媽的,不想活了是不是?”陸虎氣得跳了起來拍著桌子大聲罵道。

“小虎坐好了”,陸千目光一掃朝對方說道。

“陸幫主,這架勢倒不像來談判的,恐怕今天是要吃了我張某吧?”,張擠指著屋內的一排保鏢笑道。

“張幫主又說笑了,談判是你們提出的,我不是得隆重嘛“陸千打著馬虎說道。

等眾人落座,陸千吩咐手下人給在座各位倒上了杯紅酒,然后看著對面的張橋說道,“既然是談判,也不必藏著捏著,還是開了見山來得爽快,張老弟認為如何呢?”陸千不知不覺改了稱呼顯然是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

”正有此意”,張橋淡淡的道。

“好,爽快,那我就說了,浦東區的所有廠子都歸我,另外你們拿的貨我抽三成”,陸千一本正經的說道。

“哈哈哈,陸幫主真是好大的胃口啊,難道不怕撐了?”張橋大聲笑道,眼睛著對方一動不動,他沒有想到對方獅子大開口,這樣的條件就是不給自己青花會的活路了,要不是今非昔比,背后有了帝盟這個靠山,自己的青龍會遲早要被這個早有狼子野心的千竹幫給殘食了。既然如此,不妨先耍要他,張橋于是繼續說道:“陸幫主,張某真心誠意談判,能不能聽聽我們的條件?”

陸千本也沒想對方一口就答應了,畢竟剛剛提出的條件太過分了,不過既然是談判,那就是雙方一個討價還價的過程,現在千竹幫占盡優勢,他不怕對方最終不答應。陸千故作意外的道:“好,那你說說看”。

張橋沉默了一下,才抬起頭來一字一句的說道:“浦東歸我們青龍會,而且你們拿的貨要經過我們青龍會的同意,我只要四成,陸幫主你看如何?”

“啪”,桌上的高腳杯被摔碎了一地,陸虎氣極敗壞的罵道:“操你奶奶的,敢情是拿我們開涮來的,也不看看在什么地方,既然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倒要讓你來得容易想走就難了”,見陸千在一旁一臉陰沉沉的,也沒有出來阻止,顯然也被張橋說的條件激怒了,坐在那里一聲不吭似乎默許了陸虎的舉動。陸虎見狀更囂張了,大手一擺道:“給我打的他媽爬不起來,操“。

“哈哈哈,我要看看這罰酒是什么味道?“張橋笑道,說完依舊穩穩的坐在那里不懂絲毫,臉上也沒有一點懼色。

這時候,丁疤臉慢慢踱起身子道:”張兄不必生氣,陸家只弟是腦子糊涂了,條件我們再談怎么樣?“陸千本來準備說話見丁疤險開了就沒有說出了,但一聽丁疤臉的口氣不對,頓時一拍桌子,連桌上的酒水都灑了出來,怒不可遏的道:”丁疤臉,原來你們早串通好了,你是要造反嗎?”

“大哥這話怎么說的,好好的一場派判被你們弄成現在這樣子,你讓兄弟們怎么想呢?兄弟們在外面拼死拼活,你們一句話就砸了兄弟們吃飯的碗,讓兄弟們以后怎么活?“丁疤臉陰陽怪氣的說道。

“哼,找死,今天你們一個也走不了”,陸千見丁疤臉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就來氣,于是狠聲說道。剛說完十幾個手下一擁而上,將丁疤臉和帝楓等人團團圍住,只有八個保鏢依然沒動身形守在陸千的身邊,也許是認為這種場面還輪不到他出場,九個人對對幾個人綽綽有余了。

“男的給我往死里揍,那娘們給我綁了,今晚讓只弟們樂呵樂呵”,陸虎一臉淫笑的說道。從帝楓一行人進來,他就盯上了身材火辣的鳳九臉,對方臉部雖然被墨鏡擋住了,但看的出來對方絕對是個絕色美女,那一頭波浪式金發,凹凸有致的身材在黑色皮衣和風衣外套的包裹下更顯得火辣性感。

“找死的人確實有,死的是誰就不一定了”,丁疤臉退后兩步,突然模棱兩口的說道。

陸千一聽對方的話,心里頓時有種不妙的感黨,但有身邊的八個保鏢在,倒也說不出來哪里不對勁。正在想著,只見丁疤臉帶過來的兩個健壯青年迅速左右開攻,一拳打到一個下,一腳踢飛一個,三下五除二就解決了十幾個手下馬仔,自己都來不及反應,陸千頓時有種上當的感覺,可事到如今也只能硬著頭皮道,“丁疤臉,原來你早有準備,我說你今天長了兩個膽,居然敢造反了,看來招買了兩個高手就以為穩操勝券嗎?”

“哈咯哈,我知道你這老狐理狡猾,把自己的命看的比誰都重要。你以為今天還能活著走出去嗎?你在外面的安排我打過招呼了,里面無論發生什么都不準進來,你現在已經是網中之魚了,哈哈哈“,丁疤臉一臉得意道。

他沒想到帝生和帝浩兩兄弟身手這么好,十幾個人眨眼功夫就解決了,他對今天的行動更有信心了,他知道陸千是個小心謹慎的人,外面肯定來了不少人埋伏著,本來是為了防止青龍會的突然襲擊,只不過沒想里面會上演一出窩里反。陸虎和剩下一幫千竹幫高層早已經懵逼了,有的甚至到現在還沒反應過來。

陸虎龔平時的狐假虎威可以,真正遇到事立刻就慫了,一個人躲在陸千身后,大氣都不敢出。陸千不愧是一幫之主,風里來雨里去過,此刻也臨危不亂,一招手身后的八個保鏢站了出來,他硬聲說道,“以為有這兩人,你真能贏了嗎?”說完,一揮手,八個身材魁梧的大漢慢慢靠近帝生.帝浩二人,剛剛他們都看到了兩人出手,顯然知道對方身手不凡。幾個人配合的似乎相當默契,悄無聲息的逼近對方,將兩人包的滴水不漏沒有了退路。

帝生見狀笑了笑,對著帝浩擺了一下頭,然后松了松筋骨,兩人背靠背做好了招架之式。兩人碎步輕挪,原地旋轉起來,顯然是防守側面的進攻。

帝生說道:“以前和你們特種兵交過手,不知道你們怎么樣?來吧”。

帝浩嘟噥了一句:“好久沒有痛快打一場了”,說著兩人先發制人,沖進靠近過來的四人。帝生一拳擊了過去,雖然被對方一人用胳膊擋住了,但他左腳迅速踢在了對方腹部,逼的對方退了三四步,只見左邊一個大漢一個鞭腿掃向了自己。

帝生一個轉身一掌劈在對方的小腿肌肉上,接著頭部一偏躲過了從后面擊過來的拳頭,然后抓住身邊一個大漢的肩頭,借力雙腿一掃逼退了三人的圍攻,又一拳擊在一個大漢的頸部,雖然沒有致命但對方也暈了過去。只見他幾步快跑,緊接著騰身一躍,從上而上兩腿踢了其中一人連連后退,等快要落下來時,右腿又橫掃而去,對方來不及招擋,砸碎椅子后倒地不起。

剩下兩人見狀,眼里有點畏懼,但骨子里的兵性又不肯退縮,于是大叫一聲,揮舞著拳頭沖了過去。帝生雙手連揮,擋下了兩人的九個回合的招式,一個空中旋風腿踢倒一人,剩下一個人也被腿風逼退了好幾步才穩住身形。

帝生見狀。一個健步飛了過去,膝蓋由下自上擊在了對方的下頜,對方被撞得應聲而倒。帝生拍了拍手看向帝浩那邊,只見那邊的戰斗也接近了尾聲,帝浩一拳擊在最后一人的頭部,對方直接向后倒去躺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見此,兩人相視一眼,只聽帝浩嘴里輕聲說了一句:“和以前見到的差距太大了,打的真不過癮。

帝生只是笑笑沒有說話,確實如此,這些特種兵退役的保鏢,比起他們以前執行任務時遇到的那些雇傭兵來差距確實不小,畢竟后者經歷了真正的生死考驗,而前者選擇了安逸,貪圖生活的享受,所以今天這樣的結果也是理所當然。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