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蛟龍出世 第六章 智取千竹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有的人之所以成功,是因為他們從來不打無準備的仗。——

時間不緊不慢地又過了一個星期,帝盟這些天暗中招募的成員也有點小成果,一共招了二十多人,人雖不多但也是精挑細選,經過帝生和帝浩他們的一番訓練,將來以一擋十絕對不是問題。

對這樣的結果,帝楓也滿意了,現在帝盟還沒有走進人們的視線,不宜大張旗鼓,手下的人也是借著青龍會的場子做幌子混個生計,雖然看上去還很艱難,帝楓相信時間不會太久了。

這天,帝楓一行人正在合計帝盟的發展規劃,帝生的手機收到一條短信,他看過知短信對著眾人道,“丁疤臉決定今天行動”。

“好,事成之后,我們再去給丁疤臉看一出好戲”,帝楓意味深長的笑道。

“不知道他知道這一切的時候會不會氣得狗急跳墻,哈哈哈“,帝浩大聲笑道。

”不會,丁疤臉雖然稱不上是個梟雄,但也算一號人物,俗話說,識時務者為俊杰,歸附帝盟和依附青幫是一樣的,沒有我們他坐不到那個位置,他明白這一點”,劉心坐在椅子上,一本正經的道,通過這幾天的接觸,劉心看出了丁疤臉的為人,在揣摩人心理這一點上,劉心對自己很有自信,八年的牢獄生話,見過形形絕色的人,對丁疤臉這一類人,劉心非常了解他們。

五天前,在酒吧離開的第二天,帝生和帝浩與丁疤臉已經很熟絡了,彼此相互信任。

在帝生的介紹下,丁疤臉認識了青龍會幫主張橋的把兄弟也就現在帝盟的軍師劉心。在明面上劉心,依然是青尤會的人,因為千竹幫和青龍會最近一段時間雙方鬧得很兇,丁疤臉對青龍會的內部情況也是知根知底,也聽過張橋確實認了一個把兄弟,而且還是在那里面認識的,所以對這一切也沒有感覺到不受之處。

見面的時候,丁疤臉看著瀟灑走進來的青年笑道,“想必這位就是只聞其名素未謀面的劉心兄弟吧,早就久仰大名啊,今日一見,果然風度翩翩,儀表非凡吶“。

“呵呵,閣下就是丁大哥了,丁大哥的名號更是如雷貫耳啊,小弟能有幸一敘,真是無上榮光呢”,劉心走進來拱了拱手笑道。

帝生和帝浩也坐在房間里,見人都到了,帝生起身道,“場面話不必多說了,既然都認識,二位都是帝某信得過的人,丁哥托我的這樁事我算是辦妥了,接下來我們聽聽劉心兄弟的高見吧”。

丁疤臉見說到正事,事關自己,臉上的笑客也收斂了,嚴肅道,“這個陸千也不是輕易能夠對付的,對方極其極猾,手段更是心狠手辣,千萬別走出了一點風聲“。

“各位若信得過我,我有一計,必然叫這個陸千上當,到時候丁哥必然能夠順理成章的坐上幫主這個位置”,劉心沉思片刻道。

“哦?不妨說來聽聽,真若成功,哥哥少不了你的好處”,丁把臉見狀感興趣的說道。

劉心恩索了幾分鐘,開始款款道來:“這段時間,我們青龍會和千竹幫關系鬧得很僵,雖然青龍會實力比不上你們千竹幫,但是這些天來,也不見得你們千竹幫落了什么好處。這時候我們青龍會示弱,讓我們幫主約上這個陸千談判,到時候你們再下手,如果需要的話我們也可以幫忙。事后陸千被殺就推到我們青龍會頭上,我們會對外宣布這一切是因為談判不成,陸千欲對我青龍會不利,最后反被我們誤傷致死,到時候丁哥站出來證明,千竹幫屆時群龍無首,幫主的位置自然是丁哥你了。有帝生和帝浩兩兄弟的震懾,相信他們也說不出什么二話,丁哥,你看呢?”

“妙,妙,妙極了,此計正合我意,劉心兄弟果然智計無雙,諒他陸千有三頭六臂,這次也逃不出我的手心了,哈哈……”,聽了劉心的計謀,丁把臉哈哈大笑道,心里不由佩服對方,不過他也有點恐懼對方的心機太深了。

如果當天青龍會就會倒戈,對他們不利要一網打盡的話,那就真的載了跟頭了,于是又笑道:“多謝劉心只弟好意了,我帶上帝生和帝浩兩兄弟,再加上我的提前準備,對付陸千那老狐貍足夠了,如果不成,我也沒驗坐在這里了,劉心兄弟好意丁某心領,不必麻煩青龍會的兄弟了“,劉心幾人一聽,暗道這丁疤險果然是老狐貍,老奸巨猾還防備著自己這一手呢。

他們當初定下這份計劃的時候確實想到了這么做,不過這樣做的后果青龍會就會在道上落下言而無信的名聲,變成眾矢之的了,畢竟在道上混的,談判的時候下黑手是道上最忌諱的。

如果有對方人做證明,那就不一樣的,到時候眾人會認為是陸千背信棄義而破壞了道上的談判規矩,而且,拿了陸千之后,千竹幫群龍無首,勢必變成一盤散沙,這時候幫主由外人坐的話,內部必然各懷鬼胎,人心不服,這樣的結果最后只會得不償失。

但是由丁疤臉做幫主那就不同了,一切都是順理成章,眾人即使有意見,也不敢生事。而且丁疤臉對千竹幫最為了解,只要控制了丁疤臉,也就相當于控制了千竹幫。在以方對付青幫的時候,千竹幫也許還可以做為一把暗棋來使用,出其不意是一場戰爭的關鍵致勝點,劉心深諳用兵制敵取勝之道。

千竹幫內部,陸千與幫內高層會聚一堂,丁疤臉赫然在列,他坐在離陸千最近的左手邊,右邊是一個尖嘴猴腮的精瘦男子,目光不善的盯著丁疤臉,對方就是陸千的弟弟陸虎,在幫內一直與丁疤臉是死對頭,彼此看不慣對方的的居功自傲和行事作風。

在他們的下面,左右兩排依次都坐了七八個人,此刻坐在主位上的陸千,半瞇著眼在把玩手里的鉛珠,后面還站著四個雄壯威武的中年漢子,他們一動不動的站在那里像座山一樣。

大概一盞茶的功夫,整個堂內一片靜悄悄,下面的人都在等幫主發話,丁疤臉眼神木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這段時間他一直精神高度集中,連睡覺也不敢閉上眼睛。

今早一出門他就給帝生發了一條短信,他決定之前謀劃的事情宜早不宜晚,遲則生變,要被陸千發現了馬腳就不好辦了。

陸千目光掃視了眾人一眼,語氣不溫不火的道:“這段時間我們下面的場子屢屢受到青龍會的挑斗,雖然他們沒占到便宜,但是也影響了我們盤口的生意,沒有生意讓兄弟們吃什么喝什么?”

話設說完,陸虎搶先大聲說道,”這幫狗N養的,不給他們顏色睢瞧還真不知道馬王爺長幾只眼了,大哥,你讓我帶一幫兄弟去滅了他們老窩,看他們怎么蹦達”。

陸千壓了一下手勢,示意對方不要說話,陸慮有點懼怕的坐回椅子上閉上了嘴巴,前者繼續說道:“今天我收到消息,張橋約我談判,地點我們定,你們怎么看?“

“哼,談他的狗腿,打不過就求饒,哪有這樣便宜的事”,堂中一個毛臉大漢跳起來說道。

“小小青龍會,老子就知道蹦達不了幾天了”,又一個圖頭圓腦的中年胖子得瑟道。

”大哥,既然他們要談,那我們就開個天價條件,不怕他們不答應“,陸虎陰沉沉的說道。

說完之后,下面一時七嘴八舌,有要開戰的,有要談判的,丁疤臉見眾人都發話了,咳嗽了一下才慢慢說道:”大哥,我同意陸堂主的意見和他們談判,既然地點由我們定,也不怕他們耍花樣,到時候我們開出條件,他答應了也就算了,要不答應再開戰也不遲“。

對面的陸虎聽了丁疤臉的話,一時有些驚愕,對方居然破天荒的和自己站在同一條戰線上,既然對方識趣有意討好自己,他也不好一直和對方計較,畢竟對方也是幫會元老,臉色頓時緩和下來,鼻子里輕哼了一聲轉過頭去看著主位上的陸千。

“好,既然如此,我們就去會會他們”,陸千停下手中轉動的鉛珠,臉上似笑非笑的敲定道。

談判的地點約在千竹會所,這是千竹幫自己的地盤。既然是對方要談判,在自己的地盤上,籌碼到時候也可以加重。陸千一直是個小心謹慎的人,即使地點是在自己的地盤,安全保障也要做到萬無一失。

最后他還是帶了自己的八個私人保鏢,這樣他心里才踏實不少。對這些保鏢的身手,陸千從沒有懷疑過,畢竟陸戰特種部隊退役下來的,而且足有八個,他相信能夠對付他們的人不多了。

對于談判的地方約在對方的地盤,帝楓他們也在意料之中,陸千這個老滑頭是想師子大開口了,不過最后的結果意是不是和他所想的一樣就不得而知了。

眾人會心的一笑,這次談判,他們也沒去幾人,帝楓,帝釋,劉心,還有鳳都偽裝成張橋的保鏢隨對方一起前去,這樣的陣容在外人看來似乎不堪一擊。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