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蛟龍出世 第五章 投其所好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戰勝敵人的方式有千萬種,只有擊中要害,則事半功倍。——

酒吧的燈光搖曳,氣氛迷離,男男女擁抱在一起接吻狂舞,隨著音樂的勁爆聲吶喊,暖味的像杯烈性洋酒。

帝生和帝浩穿過人群,大踏著步走到丁疤臉的包廂場中,兩人邊走邊雙手并用,攔下了丁疤臉一群人對王振他們的攻擊。

丁疤臉看見走過來的兩人,幾招幾式輕而易舉化解了自己人的拳腳,再撲上去又被一招擊倒,便知道來的兩人是高手且來者不善。他一揮手對著兩人道:“二位兄弟是誰?混哪條道鄙人有什么地方得累兩位了?”

帝生見丁疤臉問自己,笑道:“得罪了,我們是誰不重要,也不混哪條道的,只是這小子我們認識,還望能給個面子“。

丁疤臉聽對方不是道上的,頓時松了一口氣,如果是道上人加上這身手,定然不容小覷,現在不妨賣個面子,也許還能拉攏一下對方為己所用,如果自己得了這兩個悍將,在幫內也不至于這么受氣了。

丁疤臉內心欲望也是極大的,只是沒有那個實力,他將野心很好的隱藏起來了,于是說道:“既然都是朋友,全當一場誤會了,如果不嫌棄,我備酒給二位賠罪“。

”賠罪說不上,這位大哥如此豪爽,我二位有幸結識,喝上兩杯倒有必要,恕我們冒犯了”,帝生說道。

丁疤臉對著手下吩咐了幾句,手下小弟匆匆離去,應該去酒店訂宴了。帝生轉身對著站在一邊的王振說道“,帶著你的人走吧”。

王振此刻心思急轉,他剛剛看到帝生和帝浩出手,三招兩式就打倒了一群人,眼前二位一一定是高手,如果自己跟了他們學上幾手,以后對付幾個毛頭還不是手到擒來,也至于像今天這樣被打的這么狼狽了。

他于是說道:“剛剛多謝二位了,還未清教兩位大哥貴姓,今天小弟一定要設宴相謝,兩位大哥可不要拒絕,”,帝生剛要說話只聽王振繼續說道:“相逢不如偶遇,我和丁哥也沒什么思怨,今天這酒一定得我請了,算是我給丁哥道歉了,我們一起把酒言歡,盡釋前嫌,二位大哥意下如何?”王振心思活絡,見眼前二位被丁疤臉給搶先套絡上了,那自己就虧大了。

丁疤臉和對方的過節本來也不深,如此說了,丁疤臉因為急于和帝生,帝浩二人交結也不好再說拒絕的話,索性也一口答應了。

眾人出了酒吧,乘上外面早就停好的幾輛奔馳和捷豹座駕,向王振安排好的酒店馳去。王振辦事還是相當利索,在世紀五星級大酒店酒宴早已極安排就緒,車子剛到世紀酒店,等在門口侍生就跑過來打開車門,等帝生一行人下車后,將車子開到停車場去了,留下兩名待生領著眾人上了酒店六樓最豪華的包廂。

進了包廂,等全部落座后,丁疤臉被安排坐了主位,在王振的吩咐下,酒菜很快上齊了。一群大老爺們,都是鐵骨錚錚的漢子,丁疤臉在道上也混的時間不短,幾杯酒下來便一解恩怨,盡顯豪爽之氣,眾人相談甚歡。

酒吧內的帝楓幾人,看帝生和帝浩已經和丁疤臉他們離開了,計劃成功了一半,心里也釋然了。帝楓笑道:“這步棋的第一子放下了,下一步到越來越期待了。”

劉心點了點頭默然沉思著,眼睛撇了一服品酒的帝楓,他對眼前這人越發好奇了,從帝楓身上體現的神秘感讓他很有興趣看帝盟能走到哪一步,現在帝盟表現的實力也絕不是它真正的實力,從對方身邊的人來看,每個人都有不亞于自己的身手,而且這其中還有幾個西方面孔,這讓他很是宅異,不過對方既然沒說,自己也不好直接詢問,只能慢慢去了解了,他發現今后要走的路越來越有趣了,想到這些劉心嘴角不自覺浮現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

酒過三巡,世紀酒店豪包廂內,眾人都略有醉態了,說起話來都打著哆嗦,王振捧起一杯酒站起身來向丁疤臉敬去“丁哥,以前的事是兄弟不對了,丁哥見諒,別和小弟一般計較“。

丁疤臉喝得有些多,拿起桌上的酒杯,手不穩還晃了一下,說道:“王,王兄弟,我丁疤臉,不……不是個小氣的人,你還說……說這話,就見外了,來,咱們干了”,說完一干而盡。

王振見狀也是仰頭往喉嚨里一灌,一杯酒火辣辣的下肚了,嘴里沒顧忌的說道,“丁哥,聽說前段日子,陸虎那狗雜種又惹到你了?不是我提起丁哥你這傷心事,兄弟實在替你抱不平,你說丁哥你和陸幫主當年一起打的天下,什么時候輪到那癟三玩意狗仗人勢騎到你的頭上了,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長什么模樣,操T娘的”。

王振的話說到了對方的心坎上了,丁疤臉拿起一杯白酒仰頭一干而爭,將酒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臉色陰暗,從眼睛里可以看到隱藏的怒火,他在這里也不好發作,只好悶頭喝著悶酒。

對這些事情帝生也知道一點,為了不引起對方的懷疑,剛剛一直在喝酒,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正躊躇間,沒想到今天救的這小子把這事給點出來了,于是裝作不經意的順口說道,“我說今天丁哥一直喝問酒,臉色也不對,原來還有這樣子事,那陸虎是誰?”

“哼,他是我們幫主的親弟弟,我和幫主打天下的時候他還在穿開襠褲呢”,丁疤臉一臉憤恨的說道。

“要我說,這幫主的位子應該是丁哥的“,王振在一邊口無遮攔的說道,話沒說完,看到]疤臉一道凌厲的目光射了過來,頓時悻悻然的閉上了嘴巴,拿起一杯酒來躲避對方的目光。

帝生在一邊看著,心思急轉,這里面一定有名堂。于是拿起面前的酒杯舉起來向丁疤臉道,“丁哥,今天兄弟們都喝多了,說話沒經過腦,心里想什么說什么了,不過我看丁哥的氣度做一幫派的大哥應該是綽綽有余了“。

帝浩看著帝生投過來的眼神,把桌子一拍,大聲喊道,”丁哥,咱哥倆是粗人,也就會兩下子,用得著咱哥倆,你就知乎一聲,別的不說,幫你收抬幾個人不帶皺眉頭的”。

丁疤臉本來一直在往口里灌酒,聽到帝生和帝浩兩兄弟的話,眼中精光一閃,心想如果自己有這兩兄弟幫忙,那簡直是如虎添翼,還用得著怕陸虎那家伙嗎?

即使真是坐了幫主的位置也是沒什么不可能的,帝生和帝浩兩兄弟的身手,自己可是親眼見識過,二十來人被兩人三兩下就打倒了,自己都來不及看清楚他們的動作。他裝作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端起酒杯向眾人示意道,”來,兄弟們干了這杯。”

喝完這一杯后,他看著眾人開始訴苦道:“我在道上混了二十多年,當年和幫主一起打下來天下,到頭來,他做了幫主,我受他娘的氣。可是也沒有辦法,幫主他手下養著八個特種兵退役下來的手下,個個身手了得,我要有兄弟二位的身手倒也不用受這冤枉氣了”。

市浩喝了口酒大咧咧地道:“哼,幾個特種兵而已,我一個人就解決了”說完也不顧對方的表情,拿起桌上的一個雞腿啃了起來。

“呵呵,兄弟果然豪氣,這一杯酒我敬你”,丁疤臉一聽,心中剛剛的盤算一聽果然有戲,頓時有些喜不自勝的道。

“既然有幸認識丁哥,那就是緣分,丁哥的事就是我們兄弟的事,我這些天正好手癢,也想會會他們“,帝生見聊到這份上了,便直接應道。

“哈哈,好,我丁疤臉要做了幫主,絕不會虧待了二位”,見這頓酒解決了自己的心事,隱藏多年的野心終于可以一展抱負了,丁疤臉大聲笑道。

接下來眾人又是一番推杯換盞,天南地北的聊了很多,稱兄道弟相投甚歡。

酒宴結束后丁疤臉喝醉了被手下小弟們抬了坐車回去,酒店門口留下的帝生和帝浩還有王振一群人。

此時,王振已經喝的腦袋沉沉的,一身酒氣,他看著帝生說道:“大哥,你就認了我這個小弟吧,只要能教我兩手,讓兄弟偶爾也能抖抖威風,這輩子我王振就跟著你了”。

帝生看著信誓旦旦的王振道:“行,我認你這個小弟了,不過我丑話說在前頭,這個大哥是你要認的,將來有什么事情,你可要聽我的,現在后悔還來得及,過了今天想反悔就沒那么客易了”,說完表情有點玩味的看著對方。

這時,他突然想起眼前這家化和軍師劉心是老熟人了,兩人還有那么一點過節,今天要收了他做徒弟,將來見面的時候,自己替他不知不覺地解決這樁事,劉心是不是該欠自己一個人情呢?

王振沒想到帝生一下子想了這么多,見對方答應了自己,生怕對方一下子后悔了,于是趕緊說道,:“不后悔,絕對不后悔,以后大哥說一就是一,說二那就是二,有用得著小弟的,盡管吩咐,我保管辦得妥受的”。帝浩站在一旁玩味的笑笑沒有說話。

帝生點了點頭道,“好了,今天喝多了,我們也得回去了”。

王振見狀立即招呼了一個馬仔,對方將一輛奔馳開了過來,拉開車門請二人上了車。

看著漸漸遠去的車影,王振摸了摸臉上的一塊淤青,突然感到一陣火辣辣的疼,輕風一吹,酒醒了一半。

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又臆想了一下自己以后學了功夫和別人打架時,那瀟灑自如的姿態,到時候萬千少女都會被他所迷倒,這樣一想,似乎臉上的傷口又不疼了,他的嘴角翹起一抹彎彎弧度,看上去似乎有些猥瑣,一旁的馬仔見了,都以為他腦子好像出了問題,一時也不敢出聲。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