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蛟龍出世 第四章 酒吧風云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世上很多東西并非一味的靠蠻力,我們更需要的是利用自己的智慧,當然,有勇無謀為愚者,有謀無勇為弱者,有勇有謀方為王者。——

經過上次帶生和劉心的一戰,帝楓拿下了青龍會,意件收獲了一員身手不錯的悍將,更讓帝楓開心的是,劉心的智謀也非常人。通過一有時間的接觸和了解,帝楓摸透了對方的性情,他向來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劉心性格沉穩,外表細膩嚴謹,不過城府極深,聽了帝楓接下來的打算,劉心十分見解的分析了濱海地區的地下勢力,為下一步行動計劃做好了謀劃,十分深慮長遠。

因為他剛從那里面出來,里面魚龍混雜,對整個上海的地下形勢非常了解。八年前劉心因受朋友陷害生意上失利,公司破產欠下高額債務被判刑十四年,他坐了八年被釋放。

帝楓聽從了劉心的建議成立了自己的勢力,將幫會取名為帝盟,從而構建了完整的幫會體系。劉心擔任的軍師,負責帝盟的擴張和發展,還分別成立了忠生堂。刑釋堂風信堂,血殺堂。

帝生是忠生堂堂主,主要訓練一些身手不錯的兄弟們,在當外面勢力血拼的時候起到關鍵作用。

帝釋是刊釋堂堂主,是監視帝盟內部人員的行為舉止,對背叛和觸犯了帝盟行令幫規進行懲治處罰,實施帝盟的家法。風信堂由鳳丹擔任堂主,負責為帝盟收集情報。

血殺堂堂主是鳳九,是帝盟藏在暗處的一把匕首,血殺堂只對帝楓負責,進行暗殺工作。

帝盟的內部體系就這樣初步建成了,盟內成員暫時從青龍會挑選了部分精英,然后各堂對外招募,條件非常嚴格,因為帝楓說過,寧缺毋濫。在圣彼得島嶼的噬魂基地,總教官撒旦曾說過,“無用的廢物不如死了更有價值,免得浪費地球上有限的資源”,帝楓就是要帝盟的一切精中求精。

在劉心對帝盟的下一規劃中,青龍會并沒有解散,對外張橋還是青龍會的幫主,因為外界還不知道青龍會已經暗中歸附了帝盟。

張橋也是一個輸得起,鐵錚錚的漢子,而且年紀又大了,他心里清楚,青龍會在歸附帝盟后,今后的發展只會更有利,當他見識到了帝盟內部高手如云,真正的勢力讓大大吃一驚,更是沒有二心了。

帝楓讓讓鳳娟聯系了家里,又從天罡地煞中調來了一些人員補充在各堂,帝盟的勢力無形中大增,劉心和盟內不知情的成員在看到帝盟突然空降而來的高手后,內心深處都翻起了驚天駭浪,前者對帝楓等人的神秘更感好奇了,后者則是歡喜不已,畢竟混道上的誰不想有一個勢力強勁的靠山呢?

通過一段時間的整頓,帝盟在暗中已經走正軌,初具規模接了。這天,帝楓和市盟的高層在商量下一步行動,眾人在一間裝修的非常低調而又內涵的房間沙發上列次進坐好了。帝楓坐在正中間的主位上,離得最近的是軍師劉心,帝釋,帝生,帝浩,帝云,鳳丹,鳳娟,鳳九,鳳影,風青,張橋分兩邊坐下。

帝楓看了一眼旁邊的劉心,后者會意到,清了一下嗓子說道,“今天帝盟的高層兄弟都在這里,我說一下帝盟的下一步計劃,我們打算吞并千竹幫,根據情報和我了解的,千竹幫是浦東區一個三流勢力,比起青龍會要強上一些,幫內成員有二百人左右,幫主陸千四十歲左右,手下高手不多,唯一值得注意是千竹幫和青幫有一絲瓜葛,我想他們應該暗地里歸附了青幫,所以這一次我們要周密計劃,不能打草驚蛇,青幫畢竟盤踞上海多年,暫時不宜交手,因此決定千竹幫從內部擊破,我們只能暗中控制“。

帝楓輕輕點頭,掃了一眼眾人,只見帝生拍了一下沙發扶手道:“我看還是由我帶著忠生堂的兄弟們全面出擊,直接一舉拿下,要不了幾天就能有結果,至于青幫我就不信他有多厲害”。

“我同意帝生的主意,只要大哥說一句話,我保管這個叫陸千的看不見明天的太陽”,鳳九開口道。

二人對帝楓如此看重剛認識不久的劉心,帝盟的事務一切聽他的安排,內心略有不服,所以都站了出來反對劉心的計劃。帝楓沒有理會,而是看向帝釋和其他人。

“我沒意見”,帝釋淡淡地說道。

帝浩是一個好戰分子,被分在忠生堂,此刻開說道,“我喜歡直接開戰”。剩下的人都坐著默然不語,顯然拿不定主意,雙方說的都有道理。

帝楓側頭,眼睛盯著張橋問道:“張哥怎么看?“

張橋一聽帝楓在問他的意見,而且喊自己張哥,一下子受寵若驚,也不敢托大道:“帝盟直接拿下千竹幫,對我們來說雖然簡單,但據我所知,他們背后的青幫沒有表面那么簡單,里面高手眾多,直接開戰勢必引起青幫的警覺,不說他們在我們開戰時候背后捅一刀,那樣對我們以后的發展也不利,況且濱海還有一個公子具樂部在一旁虎規眈眈”,張橋不愧久在道上混的,一席話說得有理有據,而且滴水不漏。

帝楓默默的點了點頭,閉上眼睛沉思了片刻說道,“一切按軍師的計劃行動,我們要從內部一舉拿下千竹幫,現在還不是和青幫交戰的時機”。帝機都已經發話了,眾人也沒有再說什么,對于帝楓,他們更多的是信服,帝楓雖然看上去溫和謙恭,他們都很清楚帝楓的真正恐怖之處。

最近,青龍會在帝盟的暗中支持和指使下,和千竹幫的矛盾摩擦不斷愈演愈烈,在一些小地盤的利益爭奪下,雙方平分秋色,各有所得和所失。帝楓帶著劉心,帝生,帝浩還有鳳九,風青來到了浦東區的一家歡唱酒吧找了一處地方坐下,要了一些酒水,一行人互相喝了起來,很快融入了酒吧的喧器中。

鳳九和鳳青的一身黑色皮衣的火辣裝扮偶爾招來一些不善的目光和幾個喝醉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上來搭訕,不過,在看到帝生和帝浩兩人高大健碩的身材和凌厲的目光之后,對方最后知趣離開了。

歡唱酒吧正是千竹幫的地盤,他們派了人駐守在酒吧場子里,防止有人鬧事和其他勢力的滲入,因為混他們這碗飯吃的,地下毒品交易屢見不鮮,還有美色交易也是他們的一大經濟來源。

丁健仁,道上人都叫他丁疤臉,他本人也愿意別人這么稱呼他,畢竟混道上,有個外號聽起來比他的本名叫上去好聽多了,反而給人一種威攝的感覺。在千竹幫,丁疤臉也是一號人物,這附近的十幾家酒吧都是他在負責,他今天也來到了歡唱酒吧,不過看上去那臉上的三道刀疤臉似乎有些不如意,在刀疤的襯托下,更顯得猙獰。

丁疤臉此時正和手下幾個人在一個包廂里喝問酒,在酒吧的燈光搖曳下,,身著暴露,體態妖繞的舞女在舞池中央瘋狂的扭動身體,一搖一擺,舉手投足都引起了酒吧內的一陣狂呼。劉心指著閃爍的燈光下,不遠處的丁疤臉和身邊幾人說道,“那個就是丁疤臉了,是千竹幫的一個堂主,在這塊地盤也算的上一號人物,根據打探的消息,丁疤臉和千竹幫幫主陸千的弟弟陸虎因為一個女人鬧了一些矛看,那陸虎不學無術,整天游手好閑,仗著陸千的勢,在幫中到處欺壓他人,惹得是人神共憤,丁疤臉和其他人都礙于幫主的面子也不敢直接反抗,所以往往只吃下暗虧往肚子里咽”。

帝楓一邊聽著,一手拿起桌上的洋酒開始搖晃起來,其他人也坐著沒說話。聽了劉心說的消息,他們對千竹都內部矛盾也大概有個了解了。

這時,酒吧進來群打扮的不倫不類,頭發染得五顏六色的,領頭的是一位中等身材,頭發被染得奶奶灰的青年帶領下,他們走過來一路拋眼吹哨,撩撥酒吧的端酒女部,眾人看到這一行人都閃到一邊自發的讓開一條道路,很顯然這幫人是歡唱酒吧的熟客了。

帝楓等人仔細一看,那位領頭青年正是前段時間在天俞酒吧和劉心有過矛盾的王家大少王振。

這幾天,王振非常得意,通過一些關系門路,他成功的弄了一張公子俱樂部的普通會員,雖然沒有正式加入,但公子俱樂部在上海的地位非常特殊,能成為其中的會員也讓很多人羨慕不已。昨天王振和幾個馬仔在歡唱酒吧慶祝,,碰到了一個清純女郎,在他的威逼利誘下成功的泡到手了,昨晚的一夜纏眠到現在還回味無窮,今天是又想來碰碰運氣看看有什么好貨色。

突然,王振在暖味的燈光下看到前面包廂里丁疤臉和幾個人在大口唱著酒,他頓時瞇起了眼睛,想起以前在一個夜場為爭奪一個小姐曾經和丁疤臉有過過節,他對丁疤臉在陸虎那里吃了癟的事聽公子俱樂部的朋友說起過,現在感覺成了公子俱樂部的會員后背后有人坐靠山了,于是便準備上前嘲諷幾句,找回以前的場子。

“這不是丁爺嗎?呦,被搶了個娘們,上這喝苦酒來了,沒事跟兄弟說說,晚上寂寞的話,本大少給丁爺找個妞,包丁爺滿意,哈哈哈哈”,王振走了過來大聲揶揄道。

丁疤臉聽到聲音抬頭看去,語氣不煩道:“呵,王大少長本事了嘛,在我的場子里也敢這么和我說話,我看你不想活了”。

王振身邊的一個馬仔見主子被罵了,拿起桌上的一個酒瓶摔在地上,罵道:“我C你個祖宗的二大爺,和王少怎么說話呢,我看是你不想活了吧”,說完還朝地上啐了一口。

“呵呵,小子夠膽量的,不知道是你的嘴硬,還是我們拳頭硬呢”,丁疤臉不屑地說道,拍了拍手,頓時從酒吧周圍涌出來二十多人、將王振一行人圍了起來。

一見這陣勢,王振等人嚇得腿一哆嗦,勉強穩往了身子。王振看著丁疤臉顫聲道,“丁爺,用不著這樣吧,鬧翻了對你們千竹幫也不好”。

“呵呵,王大少還真把自己當根蔥了,不過弄了張公子俱樂部的普通會員,我看他們會不會為了你來找我算賬”,丁疤臉不屑的嘲笑了一聲道,他擺了一下手勢,手下人見狀一貫沖了過來,與王振一群人開打起來。

王振雖然是個富家公子,平時也喜歡去健身房鍛煉一下,跟著父親的保鏢學了幾手花架子,此對和對方打起來也不含糊,尤其是下手的一股狠勁,放倒了一個后,又與沖過來的兩人纏打在一起。可惜架不住對方人多,雙拳難敵四手,王振一群人被打的鼻青臉腫,身上已經多處負傷,慘痛不已。

帝楓他們看著這里發生的一切,認出了那個惹事的青年正是王振,對方似乎和劉心有點過節,于是帝楓轉頭看著劉心不語,顯然是在詢問的意思。

劉心皺了一下眉頭道,“我們沒什么大的過節,曾經是同學,我六歲就輟學了,出來創業后也有所成就,當時和他的父親生意上有往來,當著我的面,他父親教訓了他,說他胸無大志,不學無術,由此對我恨的咬牙切齒,后來我進去了,剩下的你都知道了”。

帝楓和眾人一副恍然的樣子,臉上掛著似有似無的笑容。

劉心收回了心緒,一本正經的道;,“帝生,帝浩,麻煩你們倆出手幫那小子一把了,不過也別得罪了丁疤臉,如果他有意拉攏你,一定不要拒絕,找機會把我引見給他”,說完一到玩味的笑容看著不遠處廝打的場面。就在剛才,他已經想到了一種更快的方法從內部擊破千竹幫的計劃。

帝楓聽了劉心的安排,要微笑不語,暗自點了點頭,顯然會意了劉心心中的謀劃,望著帝生和帝浩站起身來向對面走去的背影,輕聲說道,“有好戲看了,不過,要讓這小子知道是你讓人救了他,他的表情會如何?有趣,有趣“。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