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蛟龍出世 第三章 拜訪青龍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萬事開頭難,但很多人都缺乏開頭的勇氣,當你決定做某件事情的時候,那就下定決心勇敢并且不要放棄的做下去。——

來上海有一個星期了,帝楓讓鳳娟在離市中心偏遠的郊區找到了一個落腳點,是一套帶大院的私人別墅,畢竟一行人住在酒店很不方便,接下來他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在別墅的大廳里,帝楓對其他人在說接下來計劃。

“帝釋和帝浩,你們在上海找一個場地,地方偏遠沒關系,要大而且足夠隱蔽安全,順便再布置一些器材,裝上安防系統,那里做我們以后的訓練基地“,帝楓轉頭看向鳳九和鳳丹道,“你們從現在開始在濱海建立起一個情報組織體系,我需要地方白道,黑道,商界和各勢力情報,越詳細越好,鳳娟負責和家里聯系同時給他們提供助力,帝生這幾天我們去會會那個青龍會。”

風娟是電腦高手比起世界上的頂級里客也是不遑多讓,讓她負責提供后緩是再好不過了。

通過一星期的了解上海盤踞的勢力盤根交錯非常復雜,有兩大勢力控制著整個上年的大部分地區別是青幫這個傳承已久的老幫派勢力,還有一個就是最近十年來崛起的新勢力——公子俱樂部。

這是一個由官二代和富二代組在一起的努力也不容小覷。剩下的都是一些小勢力,大部分依附兩大勢力才得以生存,一些占據著偏避落后的地區都是當地的地頭蛇。青龍會就是離他們住的地方不遠的一個勢力,根據幾天的調查,幫主是一個叫張橋的中年男子,帝楓打算就從這個青龍會開始計劃的第一步。

這個星期五,對青龍會所有成員來說是一個大日子,因為今天是幫主張橋的五十大壽,青龍會上下早已歡騰一片,都做好了給幫主賀壽的準備。壽誕宴會的地點在張橋的往處藍林別墅,一般像他們這種刀上舔血的人為了避免麻煩,聚會都選擇私人地方。

傍晚時分前來藍林別墅賀壽的青龍會高層絡繹不絕,一輛輛高級轎車駛進早已準備好的停車場內。今天幫主張橋比平時更顯得精神抖擻,穩坐在大廳的主位上,他略顯滄桑的臉上掛著得意的笑容,不斷地向恭賀壽詞的來賓點頭示意,嘴里嘖噴稱好。

時間大概過去了半個小時,人員差不多都到齊了,此時,大廳內已經聚齊了近二十人,年紀有老有少,坐在張橋旁邊的是一個青年,這人看上去和這里的氣氛格格不入,也沒有理會周圍人不停的對著幫主說好話,一副溜須拍的諂媚表情。偶爾也見到有人向他敬酒,可他頭也沒抬一下,只是將手種的酒杯仰頭一干而盡,其他人也發現了這個青年的不擅言談,于是也很自覺的沒有再去打擾。

雖然如此,那些向對方的人并沒有表現出一絲不高興,因為他們心里都清楚,自從這個青年來了以后幫主張橋就和對方稱兄道弟了。據說五年前,幫主張持是在監獄里面和他認識的,具體什么情況也不得而知了。

酒宴舉行到一半,大家都有些醉意了,張橋舉起酒杯向周圍一揖,大聲說道,“感謝各位兄弟盛意,張某一干而盡”,說完仰頭,正要將酒水灌進嘴里,大廳的大門突然被打開了,帝楓和帝生慢悠悠的走了進來。帝楓看著主位上的張橋笑道“張幫主果然豪爽,不知道鄙人有沒有來遲呢”?

大廳內的眾人看著突然間進來的兩個年輕人,內心一陣驚詫,因為在別墅的外面有不少馬仔站哨,如果有客來訪,肯定有人打招乎。對方既然這樣一聲不響就進來了,只能說明一個問題,外面的人都被解決了。如果真是這樣就太可怕了,這樣的速度和身手簡直聞所未聞。

不過,張橋畢竟是道上混跡已久,他很快就恢復過來,知道來者不善,于是招手道“二位兄弟來者是客,不知道怎么稱呼“?

帝楓微微一笑道:”我來有兩件事,一是給張幫主送賀禮,只不過來的匆忙賀禮忘記備上,還請見諒了二來準備問幫主借一樣東西,還望張幫主不要小氣。”

張橋聽了眉頭一皺,心想對方是來砸場了,不過他在自己人面前也不能表現心虛,畢竟現在有這么多的幫會兄弟看著呢。

張橋語氣冷道,”二位既然不請自來,我青龍會向來廣迎五湖四海的兄弟朋友,不知二位看上了張某什么東西了,如果張某有的話也不妨做個順水人情,就當多交一個朋友了”。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東西,青龍會“,帝楓仿佛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在座的眾人一聽,無不悚然,敢情對方是要來踢山門砸場子的,不過口氣也太大了,來了兩個人就敢說這樣的大話,頓時火氣都被帶上來了,有幾個老者將酒杯往桌上一擲,剩下的十幾個大漢迅速將帝楓和帝生圍了上來。

“哼,真是年少輕狂,不知者不畏,我倒要看看二位有什么本事從我這里借走青龍會”,張橋怒聲說道。

話剛說完,一群馬仔就沖了過來。帝楓不以為然,看了帝生一眼道“給你一分鐘”。

只見帝生兩步跨上前,一掌擊倒附近一個三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接著一個空翻,右腿橫掃,將靠近的三個男子踢飛撞倒在桌上,砸的滿地狼藉,兩手一伸,將左右準備夾擊的兩人頭撞在一起,對方便立即暈了過去。整個打斗過程不到一分鐘,十九人全部倒在地上不起。帝生拍了拍手走到童帝楓的身后,沒有說話。

這些顯然都在帝楓的意料之中,他一臉淺笑的看了一眼桌上還坐著的幾人,張橋和旁邊的青年,還有三個年紀偏大的老者。

帝楓眼神突然一凝,這才發現桌邊坐的青年似乎有些眼熟,想了一會,記起來了這個情年正是一個星期前自己和帝釋在天俞酒吧遇到的劉心,沒想到這么快在這里又遇見了。對這個劉心,帝楓很有興趣。

“敢問閣下是哪個道上的,之前若有得罪,張某在這里賠不是了”,張橋見對方身手如此了得,好漢不吃眼前虧,語氣有些服軟的道。

帝楓一笑道:“初次上道,門頭還沒來得及立上”,說完沒再理會對方,而是目光轉向劉心道,“我說過我們會再見面的,沒想到這么快,不知道這次有沒有機會喝上一杯?”

張橋聽到帝楓前面的話,怒氣達到了極點,敢情這兩個牛犢子是把自己當開張上道的墊腳石了,不過聽到后面的話一時倒有些疑慮了,原來這二位認識劉心,頓時放松了一些壓住了升騰上來的怒火。

劉心看了一眼張橋,對方遞過來一個全由你做主的眼神,這才轉過頭來看著帝楓說道:“什么條件放青龍會一條生路”。

張橋對于劉心很是放心,自從幾年前兩人在那里面通相識,就相當于過命的交情了,他對刻心的心機和能力更是清楚,自然放心不過,帝楓走到桌邊在對面拉了張椅子坐下說道:“我看你那天的身手不錯和他打上一場,贏得了我們,今天就當我們冒犯了,輸了,你還有青龍會都是我的“,說完眼神示意了一下站在旁邊的帝生。

后者隨之邁了一步走上前來,冷俊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從眼神里能看出一絲強烈的戰意,畢竟能被帝楓認可的人似乎并不多。

“好,我答應你”,劉心猶豫了片刻,在張橋的點頭示意下,劉心應道。接著他起身瀟酒的走到大廳的空場處,諾大的大廳足夠兩人大展身手比上一場了。帝生也跟著走進空地,對著對方擺手道,“請”。

劉心留意了對方剛才表現,心里知道這一戰估計很艱難。于是做好招架之式道,“請”。

只見帝生幾步速跑,飛身一躍,一個高抬腿就從空中壓了上來,劉心趕緊雙拳交叉緊握擋下了這一腿,不過腿上也輕微一抖,顯然對方的力量非常大,接下比較吃力。他左腳輕挪借助撐勢彈開了對方的腿,帝生一個后空翻穩穩地立往了身形,立即一步踏前,一個右腿橫掃對方面門,劉心用左手又擋下了這一擊,可是來不及緩息,帝生的右拳又擊向自己的頭部。

對方這一拳虎虎生風。如果要被擊中必然頭破血流,劉心不敢大意,頭部一偏躲過了這一拳。接著帝生的左掌又砍向劉心的左肩,這一掌來的太快,劉心已經來不及躲開,只好硬生生抗住了,不過左肩此時已經非常吃痛。

劉心牙關一咬,右手直拳擊向對方胸部,這一拳也帶有千鉤之勢,帝生反應很快,一個轉身用左腳對上了這一拳,力量當下立分,劉心足足退了四五步才穩住身形,反觀帝生慢慢的放下了左腳,身形卻不動分毫的看著對面的劉心開口說道,“你不是我對手.十招內你必敗”。此時,劉心也明白自己不是對手,不過自己從未認輸放棄過,除非自己倒下,他擺了一下胳脖說道“來吧,還想見識下你的真正實力”。

“如你所愿”,帝生說完一步踏上前,兩只手快速攻擊了上去,招招直取對方要害,劉心不得不奮力拼擋,只見帝生騰空一躍,兩腳輪踢了兩下擊在對方的胳膊上,又逼得劉心退了兩步,接著在空中一個倒空翻,一腳將劉心踢飛摔出去了幾米遠。

劉心倒在地上,擦拭了一下嘴角的一絲血跡。這一戰,他已經輸了,而且輸的很徹底,他是一個言而有信的人。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