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到底是誰(第八更)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oxfqra.tw】,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寧遠看著岳巋然,笑容深邃,似乎在欣賞著他的表情變化一般,看的人起雞皮疙瘩。

岳巋然察覺他神色,又是臉色一黑,干咳了一聲,問道:“敢問前輩這門手段,是與生俱來,還是修行了什么神通妙術?”

“修煉所的。”

寧遠淡淡說道。

岳巋然馬上道:“也就是說,也許還有其他人會了,看來以后,出門在外,言談行事,都要更謹慎一些了。”

“你這小子,倒是知道套我的話。”

岳巋然微微一笑。

短暫震驚后,就是恢復過來。

這千里眼,順風耳,聽起來厲害,但若是眼睛瞎了,耳膜被人捅破了,立刻就是廢了,比起元神之力來,下乘的太多。

不過——倒是正好適合用在此刻,不用像元神之力掃視一樣,被可能也擁有了元神之力的血手老怪察覺。

......

“我明白前輩的意思了,你的確比我——更適合在這里監視著血手老怪那個老家伙。”

岳巋然道。

寧遠點了點頭。

“小子,我的老底,已經被你知道了,你是否也該告訴我一點,搜天力的事情了,擁有這門力量的修士,個個都藏著掖著,不肯告訴別人。”

“別急,前輩的老底,我知道的還太少。”

岳巋然嘿嘿一笑。

又道:“前輩,你應該也不是什么善人吧,為何會出山來除我,你看我的眼神,也和別人不一樣,你到底是誰?”

終于問出這個問題!

寧遠聞言,目光與笑容,一起更加深邃起來,又是極有深意的打量著他。

“你的名字,應該不叫岳山吧?”

一開口,就是石破天驚。

岳巋然一震!

自己的事情,已經傳到這里來了嗎?但對方若是為了妖丹而找上自己,絕不應該是這樣的表情的。

“你從陰雨域來的,對吧?”

寧遠再道。

岳巋然已經無法多震驚,雙目微微瞇起,這是他警戒時,不由自主流露的姿態。

寧遠看著他笑。

“你的左腳腳底,有三顆紅痣。”

岳巋然雙目一睜,忍不住又震,開始隱約感覺到,和對方有關系的,只怕不是自己,而是這具身體的舊主人。

“把你的戒心收起來吧,老夫是不會對你不利的。”

“你到底是誰?”

寧遠聞言,一聲唏噓,目光里浮現出追憶之色。

沉默了一下,才再開口。

......

“百多年前,老夫親自送了一對男女和一個嬰兒,過了黑石山脈,叮囑他們,永遠不要再踏足這片大地,沒想到,百多年后,你還是來了!”

寧遠唏噓道。

話音落下,就是眉頭動了動,神色古怪的打量著岳巋然道:“我記得你不過是三氣海之身,怎么會修煉的這么快,手段又這么厲害的?這是沒道理的事情。”

岳巋然聽的一笑。

總算還有對方不知道的事情,感覺總算好一些了。

“前輩和我,到底是什么關系?”

又一次問道。

心中只是單純的好奇,對他來說,對這尊身軀前主人的事情,實在不覺得和自己有太大關系。

“你爹娘都還好嗎?”

寧遠反問。

岳巋然想了想,道:“他們已經去世多年了。”

寧遠聞言,目光一震,先是悵然悲傷,馬上又是疑惑起來。

“去世了,怎么死的?”

“病逝。”

“不可能,他們的修為,都是筑基中期,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病死的,這是多久前的事情?”

“我幼年時候。”

寧遠聽到這里,瞳孔立凝,目光里浮現出了極凝重的思索之色來。

“我明白了,定是那個老混蛋給我的解藥有問題,他從來沒有打算放過他們兩個,這個人性泯滅的老混蛋!”

下一刻,就是大罵!

這一瞬間里,寧遠終于再現那兇暴之色,仿佛被激怒到要爆炸的狂獸一般,面上青筋,都跳突起來。

岳巋然又是怔然。

他的意識,和身軀舊主人的意識,早已經融合,但并不記得,這一世爹娘,提過任何修真界的事情。

但如果寧遠連他腳底下的痣都知道,應該不會假。

......

“小子,你那是什么表情,知道自己爹娘是被人害死的,你就是這副樣子嗎?難道你還打算去投奔那個老混蛋不成?”

寧遠銳目看來,惡狠兇擰。

岳巋然一聽,便知道那個老混蛋,只怕也和自己爹娘,有些別樣關系。

怔了怔道:“前輩誤會了,晚輩爹娘的事情,我一點都不知道,他們也從來沒有對我說過什么,一時之間,轉不過來。”

寧遠聞言冷哼,神色這才好了一些。

“前輩,你到底是誰?”

岳巋然再次問出這個問題。

寧遠想了想,目光掙扎了一下,就是一狠道:“這個問題,你就不要再問了,只當我是你爹娘的一個舊識就行,和我扯上關系對你沒有什么好處,說不定哪一天,我也會像血手老怪一樣,成為人人得而誅之的大敵,死在某一場圍剿中。”

顯然,身份來頭不簡單。

岳巋然聽的微微點頭,想了想道:“......那個老混蛋,又是誰?”

身為人子,怎么都該問一問。

寧遠聞言,又是神色復雜的打量他,也是沉默了一下,才道:“這一點,你也不用再問了。總之,他是一個心中只有家族利益,玩冥冷酷的老混蛋,不準和他扯上任何關系,你將來,也不準去黑石域西北那一片闖蕩,你這身形長相,去了之后,一定會被人認出來的。”

不自覺間,威嚴彰顯。

岳巋然不言。

寧遠似知自己管的多了,眉頭微微耷了耷。

“罷了,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不過你這副身形樣子,必須改變,老夫待會傳你一門縮骨易容之術。”

要送禮?

岳巋然眼中一亮。

這才對嘛!

他的家族收藏里沒有,一直想擁有的縮骨易容之術,竟是這樣得到。

寧遠嚴肅道:“不過紅風暴跟著你,同樣會被人猜到是你,你自己想辦法去,我的這門手段,不可輕傳于人,還有——把鞋子脫了,讓我看看你的腳底。”

岳巋然無語。

敢情對方,根本沒有輕易相信自己。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香港最准六肖王六肖中特准